《铁血抗日》 第四集中国远征軍 第二章、冤家路窄

dontbb 收藏 6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URL] [内容简介] “NO,你们搞错方向了,快调头往北走,前边全是野蛮的日本人!” 一向自认是绅士的英軍溃兵们在第200师坦克,汽车周围忍不住操着英语大喊大叫。    “没错,我们就是去打日本人的,你们英国人快让道。”一名英俊的中国远征军青年軍官从驾驶室探出头来,同样用熟练的英语自豪地大喊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英国是一个老牌的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国家,十分自高自大。他们幻想以大英帝国的招牌吓唬日本。以为大英帝国有雄厚的軍事力量,认为日寇不敢轻易向他们挑衅。如果日寇要截断滇缅路的话,必然从中缅或中老(老挝)边境,而不会经过缅甸。


因此,中英虽签订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但英国仍然不允中国军队及早入缅布防。但没把大英帝国这只纸老虎放在眼里的何峰,即暗地里让武元甲中央督战总队和何本末守中校“回归军”秘密潜入缅甸,在缅甸广大爱国华侨中和缅甸抗日志士中,组建武装游击队和情报网。此事不久被英国人查觉,但英国此时心中也明白:日寇一旦侵袭它的远东殖民地,它没有任何的防御能力,所以也不敢正面得罪重兵在握盘踞云南省的何总司令,只是屡次三番强调时机未到,不同意中国远征军先行入缅。不过英国仍然要借中英合作的声势,进一步唬住日本。但英国人的如意算盘打錯了。


1942年1月,10万狂妄的日军突然大举进攻缅甸,比历史上足足多出二万,而且其中有3万是强悍的异种兵,战斗力比历史上高出不止一倍。当时在缅甸英军与跟历史上一样。加上缅甸各族人民六十多年在英帝国主义统治下,深受殖民主义者奴役的痛苦,要求民族独立自由的思想日益增涨,不少激进党派且为日本利用,甘作缅奸,到处进行破坏的活动。同时缅甸人民普遍仇视英军,遇机即杀,造成当时缅战中英軍极为被动。很快被日军打得丢盔弃甲的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只好向中国远征军总司令何峰求援。


一九四二年三月十八日,当何峰与李矛率中国远征军第200师,荣一坦克师,荣三师,107师趕到同古时。从南边过来无数乱哄哄的英軍溃兵,把公路挤得水泄不通。连走在最前面的中国远征军第200师的坦克,汽车也走不动,急得司机们不住地按喇叭。


“NO,你们搞错方向了,快调头往北走,前边全是野蛮的日本人!” 一向自认是绅士的英軍溃兵们在第200师坦克,汽车周围忍不住操着英语大喊大叫。


“没错,我们就是去打日本人的,你们英国人快让道。”一名英俊的中国远征军青年軍官从驾驶室探出头来,用同样熟练的英语自豪地大喊道。


“咦!是中国人,”一位见过世面会中文的英軍雇佣军老兵﹙缅甸华人﹚惊讶地说,“日本人飞机大炮坦克厉害得很啦!而且日本兵人人胸前挂个小佛像,生吃人肉,刀枪不入,一个班就能抵我们英軍一个连,你们上去了就下不来啦!弟兄快掉头逃命吧!”


“哦,我明白了,准是上面故意让中国人去送死!替我们断后。”一名英軍溃兵喃喃自语

……


戴安澜率第200师原想仗着本师是机械化部队,能早点赶到同古以南约五十公里的皮尤河及其南十二公里的大桥附近布防,没料到溃兵塞道比步行快不了多少。更令人气愤的是公路两旁的田野里遍布溃兵遗弃的机枪、山炮和整箱整箱的炮弹和子弹,几辆挨了日机轰炸的汽车翻倒在路沟里,仍在熊熊燃烧。


陈代军的荣三师尾随在第200师之后,他们也很快就与溃兵相遇了。陈代军站在车顶举起望远镜一看,溃兵多如蝗虫,望不到边。先头部队的汽车很快就被溃兵阻死,南进和北退的两支军队搅在一起,又发生了第200师刚刚碰到的那一幕。


陈代军知道乱哄哄的英軍溃兵根本不会听自己指挥,打又不能打,他只好决定让部下弃车离开公路……


荣三师在缅甸爱国华侨带领下从小路抄近道,步行直插战略要地皮尤河及其南十二公里的大桥。


三月十八日,下午六时,腿长跑得快的英缅军已全部撤退,日寇跟踪追击,到达皮尤河南十二公里处,与赶到的荣三师侦察连发生了激烈的前哨战,就这样在荣三师侦察连掩护下,英军脱离敌人,安全撤退。该连当时还从敌人死体身上的符号,发现当面之敌为第六师团。荣三师前哨侦察连当日达成任务后,即在黑夜撤退,埋伏于皮尤河南岸南侧,准备狙击冒进之敌。


十九日晨,敌人还未完全弄清对手是谁,依然采取追击英军的姿态,以一大队轻快部队冒进,不知在皮尤河岸已踏入我远征军荣三师一营部队预设的埋伏阵地。当敌军用汽车数辆行至桥北端时(桥长约二百余公尺),


荣三师侦察连连长见时机已到,猛地按下电柄,顿时下一道火光冲天而起,桥中段被一股强大的能量高高地抛上半空,七零八落的各种碎木片、石子四处飞舞。同时发出巨大的轰鸣爆炸声,然后结结实实地砸在河里,溅起无数水柱,全桥轰然陷落(英军在皮尤河以南桥梁皆未破坏,故敌人有此冒进),敌车尽覆。但敌兵仍在车下水中企图顽强挣扎,敌后续车辆霎时拥塞于南岸公路上。这时荣三师枪声四起,埋伏的无数机枪和冲锋枪从尾到头,反复射击,打得敌人落花流水,向公路两侧逃窜。但企图顽抗的敌人,多被智勇双全的荣三师一营一连一排“枪王”王若坤排长予以消灭。敌后援不济,大部被歼,仅有少数向森林内逃窜。


荣三师官兵搜索敌人死体,发现击毙敌人中,有联络军官一员名。从他身上缴获地图、日记、望远镜、文件。文件证明从泰马入缅之敌为十五军之两个师团,是从泰国经毛淡棉进犯缅甸;中路仰曼公路为敌五十五师团和日軍第六师团;其进入仰光向西路普罗美英军进攻之敌为三十三师团;东路敌为十八师团,尚在泰国景迈及毛淡棉间;敌原企图分三路向曼德勒进攻。没想到英軍如此不堪一击,被日軍第六师团一个师团就打得溃不成軍,又知这天被我消灭之敌是——第六师团,第二联队的一个中队。


午后敌人增加兵力并以步炮联合向我皮尤警戒阵地进攻,双方发生了激战,均伤亡不小,这是日軍第六师团入侵缅甸以来遇到的最顽强抵抗。见对手是中国远征军,而且出手就干掉自己一个中队,督战的魔鬼谷寿夫中将心中突然有一种不祥之感……



同古,中国远征军司令部,一名参谋忙碌地在作战地图标着敌我双方攻守态势,另一参谋则向总司令何峰报告最新战况;“荣三师来电;陈师长率部在同古以南约五十公里的皮尤及其南十二公里的大桥附近与日軍发生激战,歼敌一个中队。第200师来电;该部正火速赶往皮尤增援。”


“好!陈师长干得不錯!” 何峰忍不住赞道。然后问道;“英軍情况如何?敌情又如何?”


参谋;“报告总司令,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所部英缅军第一师(欠十三旅),英印军第十七师,英澳军第六十三旅,英装甲车第七旅,在我軍掩护下均已撤下来。不过英缅军各部大都损失过半,而英空军飞机共四十五架全軍覆灭。敌情暂时不明。


参谋话音刚落,又一名参谋闯了进来,递给何峰一份文件;这是陈代军的荣三师送来的缴获敌軍文件。


“日軍第六师团?”何峰从缴获敌軍文件中见尾随英軍至皮尤的是;臭名昭著的,参加过南京大规模烧杀淫掠的日軍第六师团,师团长仍是魔鬼谷寿夫中将。特别是第六师团約3万人孤軍冒进。很少失态的何峰心中大喜忍不住叫了起来,他不顾司令部其他人惊诧的目光,也没有做任何解释,一个箭步窜到作战地图前,盯着代表敌我双方攻守态势的红蓝箭头,比划了好一会,突然对手下一名参谋大声道:“通知李矛、赵建林等师长以上軍官开会。”


“是!总司令。”参谋似乎受到了何峰情绪的感染同样大声答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