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六十五章


朱冲锋和罗云燕回来后,江海洋为他俩专门找了一家清静的酒馆设宴招待二人,还请来了唐合江和肖大卫作陪,主要是不想让自己成为二人的公敌。虽然两人只带回来一纸空文,但却为江海洋带回来了贷款时间表。

“二位劳苦功高,兄弟略备薄酒为两位接风洗尘。”江海洋为大家亲自斟酒时说道。

“江总,无功不受禄。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想早点回家休息,请原谅,多谢你的美意,我走了。”罗云燕说完起身走了。

这让四个当兵的一时感到茫然无措,还是江海洋反应快,叫朱冲锋赶快开车去送。被蛰回来拿提包的罗云燕听到后说:“免了,我打拓儿车回去,不劳朱总大驾。”

等罗云燕消逝在大家视野后,江海洋问朱冲锋:“罗主任啷个了嘛?”

“啷个了?问你各人噻。”朱冲锋没好气的说。

“嘿,格老子,未必我派你去公私兼顾还拐了唢?哼,一个徐娘半老的女人都拿不下来,愧对自己的名字叫冲锋喔。”

“是因为有你这个‘碉堡’噻。那天在‘朝天宫’吃火锅,你在车上悄悄告诉我,要我欲擒故纵,与朱玉婉亲近,结果呢?适得其反。她除了工作上的谈话外,几天里压根就没有理过我。”

“哈哈哈!这不能怪我哟。想当年,你不是在永久煤矿看演出时告诉我,恋爱也要讲三十六计噻,这欲擒故纵一计还是你教给我的。我现在又好心好意的把这计策又还给你,结果各人擒不住倒还怪起我来了,二位战友评评理,我有何错?”江海洋笑嘻嘻的旧事重提,让朱冲锋难以还击。

“我怀疑是不是我的人格魅力差了唛?还是因为不相貌堂堂哦?……”朱冲锋有些悲观失望的说。

肖大卫也在一边陪着小心的劝说朱冲锋,态度极其和蔼可亲,就像一位大哥在谆谆教晦小弟弟一样,又恨不能为他两肋插刀,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插。

唐合江倒是听出点明堂来,他一口喝完杯里的啤酒说:“我看哪,解铃还需系铃人。”

江海洋听了连忙说道:“合江,你千万不要恁个说,我对罗云燕没有任何承诺,这是冲锋都知道的。至于他爱我是她的权力,不过要让她爱冲锋,的确要想想办法。但冲锋也要做好思准备,强扭的瓜不甜,何况大丈夫不要儿女情长,为情所困。你还没到非她不娶的地步噻,天涯无处无芳草嘛。”

“老兄说得有理,管他妈的啥子欲擒故纵,徐娘半老哦,喝酒,今天来他个一醉方休,干!。”朱冲锋觉得江海洋说的于情于理,也想把爱情的烦恼甩在一边,以酒销愁也许是现在最好的一招。

朱冲锋喝得酩酊大醉,不能开车。江海洋只好亲自驾车送他们回去,唐、肖二人怕他一个对付不了朱冲锋,便驾着人事不醒他到他们的工棚里去委屈一夜。

江海洋独自驾车回到住地,这是胡娜来的时候,罗云燕替他找的一处住房。这里离公司和工地都不太远,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出租房,听罗云燕讲,房主两口子留学加拿大,租金由房主的表姐每月到公司来收取。

他开门拉灯一看使他大吃一惊,罗云燕不知何时进了他的房间,看样子还沐浴过,既性感又兴奋还有一丝不安的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他。

“你怎么可以随便进我的房间呢?……”江海洋站在门口问她。

“我私下留了一把钥匙,就这么简单。”罗云燕一动不动的坐着解释道。“你进来噻,我又不吃人,我有话对你说。”

“明天行吗?夜深人静的,再说我也很累了。你回去吧,要不我送你?”江海洋劝说道。

“行,我说完话就走,你把门关上。”

江海洋看看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为了让她早点离去,只好把门关上,在心里却大骂朱冲锋喝醉了酒不能前来救驾,妈的酒这个东西,真是害人不浅。

“说吧,我洗耳恭听。”他坐在床边说。

“你坐到我身边来我才说,不然就不说。”

“你要挟我?”

“有那么一层意思。”

江海洋无奈的走了过去,他想反正中间还隔着一个茶几。他刚一坐下,罗云燕就嘤嘤的哭起来,这让江海洋手足无措,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

他突然灵机一动的说:“哎,你别哭啊,让邻居听见了,还以为我一个大男人在欺负一个弱女子呢,那多不好意思,假如报警,没准我俩还得到公安局去呆一晚上。你说是不是?”

罗云燕听了后,止住了哭声,抬起泪流满面的粉脸说:“海洋,我知道你的好心,可你不能非要把我推到朱总怀里。我是爱你的,爱你的,知道吗?!如果你硬要叫我嫁给冲锋,那么今晚你必需先占有我,我是心甘情愿的,我说过我要为你以身相许。”说完便站起来开始拔自己的衣服。

江海洋见状连忙制止道:“云燕,你这就不理智了。难道说冲锋不好吗?他是我最好的战友。假如你不愿和他成婚也就算了,但用不着这样义气用事嘛。我们是多年的好朋友了,这样做,对得起谁?何况你胡娜姐为了我,苦苦等了我十八年,为我守身如玉,冰清玉壶,我绝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希望你能理解。其实,我对你和冲锋是有安排的,只是时候未到,我没有对你们说出来而已,也许不久的将来,你们会明白我的苦心。我曾对冲锋谈起过我的志向,一生要做三件事,第一件事,在我任科技副区长时办完了;还有第二件第三件事等着我去完成。……”

“你别说了,在我作出最后决定的时刻前,你能亲吻我吗?”罗云燕含情脉脉的望着他,提出一个让人心跳的要求,这让江海洋很为难。

他想了想说:“如果是同志和朋友式的,我会像外国人那样吻一下你的额头,不过从此以后,你对我的私人感情必须划上一个句号。”

“行,我答应你,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打败你这凡胎金身。”罗云燕说着慢的把头伸过去。

“信念,一种百折不挠的信念。”江海洋说完把她的头轻轻捧起,在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不想罗云燕一把把他紧紧抱住,嘴唇在他脸上狂热的亲吻,最后寻找到他的嘴唇,使劲的亲了好几下,才把他推开,然后趁他一愣,抓起提包开门旋风般的走了。

江海洋并没追赶她,只是在窗户边看着她捂着嘴巴奔出单元大门,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上车前她朝他的房间凝望了一阵,才万念具灰的乘车离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