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按照团里“新人掏钱部队操办”约定俗成的老规矩,在团部小食堂按照八菜一汤的标准开了几桌婚宴。梁伟军刚脱“虎口”又入“狼窝”,陷入心怀叵测的同级、上级军官包围中。白酒、啤酒轮番上阵,杯杯见底次次要干。梁伟军面如重枣,声若洪钟,来者不拒,舌头见短。蒋禹尧借机发难,端着一茶杯白酒要与梁伟军好事成双。梁伟军醉眼惺忪,结结巴巴,说你这是要报一箭之仇,不行,我结结婚了,还没去看老连长和鹏飞,媳妇老婆爱人娜娜,咱们去看他们。大喜之日哪能上烈士陵园,军官们一起站起来阻拦顺便讲情,说团长,参谋长是真醉了,别喝了,他向来说一不二,真会跑到烈士陵园去。蒋禹尧端着酒杯笑,说我看这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自醉的成分大一些。说的梁伟军心头一惊。


这时,大瓢领着当年侦察连的一班精英闯进来,把一茶杯白酒塞给梁伟军,说老连长,祝你早得贵子,干了!说完一仰脖,亮亮杯底,眨眨眼。梁伟军面带难色,犹豫一下,仰头把一大杯白开水喝下肚。蒋禹尧大声叫好。大瓢眼前一亮,说团长,总算找到你了!我们敬您一杯!蒋禹尧扭头喊,政委,基层干部们来敬酒了!政委躲在卫生间里不吭声。蒋禹尧说,政治部主任上!我去找政委!政治部主任带领部下一拥而上,与大瓢等人讨价还价,掩护蒋禹尧、政委顺利撤退。


众人尽兴而散,罗娜送走宾朋好友上级首长,回到新房,发现刚才坐在沙发上前仰后合的梁伟军不见了。慌慌张张地推开卫生间的门,才发现梁伟军毫无醉态,稳稳当当地对着镜子刷牙。


“你没醉啊?”


“没醉!我和他们打游击呢!”梁伟军漱了口,回身把对好水的脚盆端给罗娜:“这里挤,去外面洗脚。”


罗娜脱了鞋袜,把脚泡进盆里,托腮看着精神抖擞的梁伟军说:“没看出来,你挺能装,把所有人都骗了,包括我!”


“瞒天过海,无奈之举!”梁伟军把毛巾递给罗娜说:“没办法的办法,由着性子喝下去,今晚你就伺候着我吐吧!”


“看不出来,你这个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怎么刚结婚就全暴露出来了,这也太快了吧?”罗娜擦了脚穿上拖鞋,冷不丁问:“你不会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梁伟军闻言一悸,瞥了罗娜一眼说:“该交待的我全部交待了,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如果你深究十四五岁时的事情,那我只能说在幼儿园时我比较纯洁。”


罗娜咯咯地笑了一通,说:“我怎么说,你对女孩子从来都是不屑一顾,高傲得像一只小公鸡,原来是花丛中的小蜜蜂变得。”


梁伟军不想再去掀心里的伤疤,岔开话题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小公鸡,你是什么,小母鸡?”


“我是被狐狸欺骗的小母鸡。”罗娜站起来命令梁伟军:“坐下!”


“干什么?”


“洗脚!哎呀……不要动,我是你媳妇,听话!”罗娜脱下梁伟军的鞋袜,把一双大脚按进水盆认真地洗。


梁伟军感动地看着罗娜,眼神温柔。


“军!”罗娜柔声说:“结婚了,我的少女生活结束了。我现在最亲的人是你,我不要求咱们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只要你对我好就行了……”


“娜娜,我……”


“我知道你把事业看得比家庭还重要,这也是我选择你的原因之一,围着老婆转的男人没出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拖你的后腿。”罗娜给梁伟军擦了脚穿上拖鞋,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只有一个要求,你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了,心里不能再有其他女人。你能做到吗?”


“能,我能!”梁伟军激动地抓住罗娜的手,看着她幽幽的略含哀怨的眼神,下定决心说:“娜娜,其实我……”


“什么也不要说,那都是过去了!”罗娜环住梁伟军的脖子柔声说:“把你的新娘抱上床,从今天开始,你只能属于我了!”


透过粉红色窗帘撒向窗外的柔和灯光消失了。月牙害羞地躲入轻纱般的浮云后。


微风轻拂,一排金丝垂柳柔软的枝条,随风舞出一片婀娜多姿,沙沙吟唱。





《兵道》全文阅读地址:/Book/13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