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第三节

sglgs1960 收藏 0 32

梁伟军挠着头嘿嘿笑:“罗娜向来支持我的工作。”


“我是问你主动征求过小罗的意见吗?”


“没有,随后我写信向她承认错误。”


“你呀!”魏峰嗔怪说:“小罗已经来队了,你当面向她认错吧!”


“不会吧?她没对我说起过呀!”梁伟军拔着脖子向魏峰身后张望。


魏峰与蒋禹尧会心一笑说:“小罗害羞,我派车去接,才发现她自己偷偷跑来躲在家属楼里不肯出来!”


梁伟军有些摸不着头脑,又不好意思问,干笑着说:“这怎么行,见首长害什么羞,我一定批评她。”


“傻小子!”魏峰爱惜地给了梁伟军一拳,笑着说:“我和你们政委、团长一起与小罗单位的首长碰了一下,准备在建军节把你俩的婚事办了,总这么拖下去,影响感情。现在我代表师党委征求你的意见。”


“我……我不知说什么好了……我想听听罗娜的意见。”


魏峰哈哈大笑:“罗娜都来队了,你还征求什么意见!征求一下双方父母的意见,才是关键。”


梁伟军幸福地笑着说:“写结婚申请的时候就征求过了,老人们没有意见。只是要求,我们一起休探亲假回去看看。”


“那就这么定了!”魏峰对蒋禹尧说:“我们开始着手准备。婚事要热闹隆重有新意,还不能铺张。”


蒋禹尧眨眨眼,像早有准备似地说:“师长,跳伞婚礼,你看怎么样?”


“好!这个主意好,体现了我们空降兵的特色!到时候让宣传科干事全程录像,给新人留念也让老人们高兴高兴。”魏峰扭头问傻笑的梁伟军:“你的意见呢?”


“没意见!我服从组织安排。”


魏峰笑着还想说些什么,蒋禹尧悄悄捅捅他,向家属楼方向眨眨眼。


魏峰大笑起来:“老了,老了!梁伟军,我代表你们团长放你三天假,回去准备一下,去吧!”


一群早就得到消息的参谋、干事,挤在办公楼门口探头探脑。梁伟军不想给他们抓到笑柄,推说要拿几件换洗衣服,提着背囊回到办公室兼宿舍。一群年轻参谋们喊着报告挤进来,这个说去给他打洗脸水,那个说要去打开水,还有拿起抹布打扫卫生。参谋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看到梁伟军猴急地赶他们走。


梁伟军洗了脸,泡上一杯茶悠闲自得地看着参谋们忙。不足二十平米的办公室很快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就连那盆君子兰的叶子也被仔细地擦过两三遍。参谋们实在无事可作,悻悻退出。


政治部的干事们上阵了,络绎不绝地前去请示工作、汇报思想。梁伟军来者不拒,仔细听认真记。搞得参谋干事们一个劲儿地埋怨,参谋长真不够意思,让大伙儿高兴一下不行吗?团长结婚前还让我们笑了一下呢!


梁伟军镇定自若,一直等到下班号响,才不紧不慢地踱到食堂打了饭慢慢腾腾地向家属楼走去。几名调皮的参谋跟到单元门口探头探脑,梁伟军头也不回边走边说:“同志们,我只打了两个人的饭!”


参谋们吓了一跳,一哄而散。


罗娜听到梁伟军的说话声,连忙跳起来,收起丝扣藏起皮箱,躲到门后。门锁响了一下,房门打开,梁伟军双手端着一个小铝锅,喊着娜娜走进来。罗娜蹑手蹑脚地凑上去扬起双臂,没想到梁伟军放下铝锅,猛地转身把她抱在怀里:“丫头,偷袭失败!”


“哎呀,你就不会假装没有发现,让我高兴一下!”罗娜跺着脚撒娇,梁伟军突然红着脸松开她,望着门外嘿嘿地笑。罗娜回头,看到蒋禹尧用报纸挡住脸,正向楼上走,也跟着红了脸,忙不迭地关上门。小两口好一阵缠绵……


梁伟军脱下外衣,摆好碗筷招呼罗娜吃饭。罗娜摇着胳膊嗲声嗲气地说:“坐好,张开手!”


罗娜一贯开朗大方,从未这般娇娇憨憨。梁伟军有些费解地张开手,罗娜笑嘻嘻地坐在他腿上命令说:“抱着我!”


“小姐,我刚从一千公里外赶回来,累啊!”


“我不管!”罗娜索性闭上眼睛说:“我喜欢这样。”


梁伟军说:“丫头,你……怎么像个小女人似的。”


“你不喜欢小女人吗?小鸟依人啊,你应该觉得幸福!”


“是是,我很幸福!”梁伟军埋藏在心灵最深处的那根最隐秘的弦,莫名其妙地颤动了一下,他不由自主地向书房瞟了一眼。


吃过午饭,罗娜打开她的小皮箱,把积攒了多年的小玩意堆到桌面上开始布置新房:


“窗纱,粉红色的那块,对对,就是那块,递给我!”罗娜站在椅子上指挥。


“军,把枕套拿进来。”罗娜在卧室里喊。


“你别坐着,把茶具洗了摆好,我的皮箱里有茶杯垫。”


……


梁伟军像刚到部队的新兵面对班长的连续命令,显得手足无措团团乱转。好不容易按照命令布置完毕,罗娜一检查,说不行!然后再亲自动手摆放一遍。一个小时过去,军营一样的新家总算有了新房的味道。


两人抱着肩膀欣赏,越看越觉得不伦不类。窗帘粉红的刺眼,军绿色饭桌上亮晶晶的玻璃杯,就像在战士的头上戴了朵鲜艳的花,显得那么碍眼。


梁伟军说:“看着有点别扭,像是兵舍被妇联占领了。”


“好像有点俗,花里胡哨的。”罗娜咬着手指,皱起眉头说:“怎么回事?”


“乱就乱去,这是我们的家,想怎么布置就怎么布置!”


“就是!”


两人相拥,看着不伦不类的新房,越看越觉得好笑,嘻嘻哈哈笑成一团。


罗娜把她的衣服、洗漱用品摆好,推说累了,爬上床休息。梁伟军坐在床头与她说笑一阵,罗娜慢慢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梁伟军抓抓头,鼓足勇气俯身去吻她,罗娜闭着眼笑出俩酒窝,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


罗娜呼吸均匀,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微笑。梁伟军慢慢爬起来,溜下床,蹑手蹑脚地走进书房,点上一支烟端详着那个手榴弹包装箱。他确信,罗娜打开过这只箱子。


现在要怎么处理?梁伟军吸了口烟,透过袅袅的灰白色烟雾看着那只箱子。


直接告诉罗娜那段让他不堪回首的爱情?梁伟军扭头看了一眼沉睡的罗娜摇摇头,心说不好,过去就是过去了!如果问就告诉她,也许大大咧咧的罗娜根本没注意到信件下的东西。


梁伟军把烟头丢进烟缸掐灭,蹑手蹑脚地爬上床轻轻亲了罗娜一下,侧身挨着她躺下闭上眼睛。一颗清亮的泪珠滚出罗娜的眼角,洇入崭新的印有鸳鸯戏水图案的枕巾中。



《兵道》全文阅读地址:/Book/13178/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