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第二节

sglgs1960 收藏 0 28

梁伟军瞠目结舌地问:“老兄,你不是给我编故事吧?”


“不是!这是我第一次说起。一是,这种事说出去都没人信。二是,我担心人们胡乱评价娟子。信不信由你,将来你可以问娟子。”


“你开什么玩笑!”


张爱国笑了:“娟子是我财产的第一继承人,不动产都挂在她的名下,没有她的签名我无法出售。这下你相信了吧?”


梁伟军连连摇头:“娟子,奇女子也。看她小时候的样子怎么也想象不到,她能做为爱情付出一切代价。当时你小子眼睛里只有燕子对娟子不屑一顾……你有燕子的消息吗?听说她也去了南方。”


“你没去她家问问,她爸爸挺喜欢你的。”


“去了,他妈不说,大概是燕子嘱咐过了。”


“哦,还真不知道,有时间我打听一下。”张爱国欲言又止,斟酌一下问道:“你成家了吗?”


梁伟军微笑着说:“工作忙,几次推迟婚期,快了。”


“有时间把你未来的老婆带出来见个面,看看你挑了个什么样的人。”张爱国叹了口气说:“当年你和燕子都在强努,当时不管是谁向前迈一小步,也不是今天的局面。尤其是你,三番五次地伤燕子的心!”


“现在明白过来已经晚了。”梁伟军叹了口气说:“快十年了,燕子应该成家了。算了,过去的事情不提了!”


梁伟军看看时间,起身说:“时间不早了,我还要赶回部队去。”


“多长时间不见了,你怎么不念旧呢?喝两杯再走!”张爱国起身阻拦,梁伟军正色说:“驻训已经结束,部队下午就要返回营区。要不这样,你跟着我回部队喝酒。”


“真想回部队看看,可是时间不允许,下午四点我还要飞回去。”张爱国拍给梁伟军一个BP机:“送你个电蝈蝈,方便联系。”


梁伟军好奇地拿在手里摆弄。张爱国得意地拿起手机按了几个键,BP机就“滴滴”地叫起来。梁伟军看着砖头大小的大哥大问:“多少钱?”


张爱国伸出一个手指头:“猜!”


梁伟军不猜,骂:“少他妈的给我显摆!”


张爱国笑骂:“这都多少年了,你还是这副狗熊脾气,一万块!”


“呵呵,你真是个冤大头!”


“我高兴,懂不懂?这是身份的象征。”


“哦,还是身份的象征啊!”梁伟军牙疼似的笑笑问:“通讯距离多远,军用合适吗?”


“不合适,你不要把什么都要与部队挂钩好不好?部队用得起这东西吗?”


“忘恩负义,标准的奸商嘴脸。要不是部队挽救并重新塑造了你,你早就成了枪粪,不知在哪儿哺育狗尾巴花呢!”


“服了!心服口服加佩服!”张爱国挥手叫来司机说:“让我的车送你回去。”


“这破车能跑山路吗?送我去停车场!”梁伟军出了酒店钻进奔驰,扬扬手中的BP机说:“有事儿,您呼我!”


张爱国开心的大笑。


二、


一辆长途客车风尘仆仆地停在路边。罗娜跳下车,拉着一个涂有军徽的红色小皮箱,绕过S师大院正门快步向东便门走去。


从正门走到生活区途经一营驻地,那些战士又会嘻皮笑脸地叫她嫂子,跑上来帮她拿东西。哪怕她手里只提着一个小包,战士们也会抢过去提着。从战士们的热情中,罗娜感觉出他们对梁伟军是如何的尊重与爱戴,心里也美滋滋的,但那一声声热情饱满的嫂子让她脸红。


罗娜走到一栋五层居民楼下,从衣袋内拿出个信封对照一下门牌号码,爬上二楼,在201室门外停住脚步。这是团里刚分给梁伟军的房子,两室一厅80个平米。罗娜第一次来担心走错,掏出钥匙犹豫着去开门。门锁“嗒”地响了一声,罗娜松了口气,吐吐舌头,拉开房门跑进去。


房间布置的很有秩序,客厅里摆着一套打着编号的沙发、茶几,角柜上摆着一台21英寸的彩色电视机。大卧室内摆着两张单人床拼成的双人床,铺着粉红色的床单,透出一丝家的味道。小卧室被梁伟军当成了书房,三个宽大笨重的书架占去了大部分的面积,上面摆满了书。


罗娜想,这大概是梁伟军最值钱的东西了。她好奇地翻看,书籍林林种种,从天文地理到方言民俗,从军事理论到计算机编程语言,看的出梁伟军涉猎广泛。


罗娜一路翻看下去,无意中发现书架下塞着一个木制手榴弹包装箱,在满屋书香中显得很突兀。木箱很重,罗娜费了点力气才拖出来。包装箱被木板分成三格,一格里放着梁伟军的军功章、奖状,中间一格里放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大部分罗娜不认识,但从形状上大概可以判断出,这些都是伞具上的零件应该是外军的装备。第三格就让她脸红了,里面放的是她写给梁伟军的信,用橡皮筋勒成整齐的几叠。


罗娜信手拿出一叠来看,信封都是用剪刀整齐地剪开,一角上注明了来信日期,表面被橡皮筋勒出的痕迹很多。看样子,这些信经常被打开。


罗娜脸红心跳,低声嗔怪:“傻不拉几的,摆着这儿也不怕被人看到。”她把信抱在怀里,然后去拿剩下的几叠,准备把两人爱情的见证转移到隐秘位置。突然,罗娜看到信件下面露出一抹暗红。


“什么东西?”罗娜奇怪地把几叠信件拿出来,露出放在箱底的一把折刀和一个红丝扣。这两件东西看来年代久远,折刀握把上的漆面斑驳,丝扣也变成了暗红色。她把丝扣拿在手里端详,丝扣编织得很精细,看样子是出自女孩子之手。


罗娜心里起了波澜,难道梁伟军还有一段让他至今不能忘记的感情?这个女人是谁,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罗娜看看红丝扣又看看她布满茧子的双手。她把东西原样放好,匆匆跑回客厅,打开她的皮箱,从给梁伟军还未打好的毛衣上抽下一段毛线,坐在沙发上认真地编丝扣。


数十台由各种车辆组成的车队,轰鸣着开进车场,在交通调整哨的指挥下有序地停放整齐。疲惫的士兵们从一辆辆卡车上跳下来,在军官的大声督促下加快脚步向各自连队的集合位置跑去。


梁伟军从披挂伪装网的指挥车上下来,疲惫地伸了个懒腰,揉揉熬得通红的双眼。这次带着几十台车长途开进一千多公里,经过山区、丘陵、林地、平原数种路况,把他累坏了。


一名挂着值班员袖章的军官跑步上来向他报告:“参谋长同志,部队全员到齐,车辆完好无损,请指示!”


梁伟军还礼:“组织部队洗澡休息,汽车连明日全天保养车辆。”


“是!”军官敬礼后,向部队跑去。梁伟军从车上提下背囊,向团部办公楼走去,蒋禹尧陪着魏峰迎面走来,梁伟军连忙整整军容跑步迎上去敬礼:“师长好!团长好!”


魏峰说:“辛苦了,部队情况怎么样?”


“报告师长,全部安全返回,装备车辆无一损坏!”


“很好!”魏峰扭头看看身边的蒋禹尧说:“我听你们团长说,为了这次拉练,你又推迟婚期,征求过小罗的意见吗?”



《兵道》全文阅读地址:/Book/13178/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