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第一节

sglgs1960 收藏 0 60
导读:一、   盛夏,繁华的荫山街头人头攒动摩肩接踵。梁伟军拿着两本书从一家书店内出来,拐进一家副食店,时间不长提出一兜营养品,边看表边大步流星地向附近的停车场走去。   一辆黑色的奔驰250型轿车迎面驶来,在街口调头,无声地滑过来跟在梁伟军身后。梁伟军快,车快,梁伟军慢,车慢,梁伟军有些生气,闪到路边站定。奔驰也停下来,司机嚣张地对着怒目而视的梁伟军按按喇叭。   “嗨,你怎么回事?”梁伟军向奔驰走去,后排车窗玻璃无声滑下,张爱国露出笑脸:“梁毛毛!”   “爱国?”梁伟军一怔,对着奔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


盛夏,繁华的荫山街头人头攒动摩肩接踵。梁伟军拿着两本书从一家书店内出来,拐进一家副食店,时间不长提出一兜营养品,边看表边大步流星地向附近的停车场走去。


一辆黑色的奔驰250型轿车迎面驶来,在街口调头,无声地滑过来跟在梁伟军身后。梁伟军快,车快,梁伟军慢,车慢,梁伟军有些生气,闪到路边站定。奔驰也停下来,司机嚣张地对着怒目而视的梁伟军按按喇叭。


“嗨,你怎么回事?”梁伟军向奔驰走去,后排车窗玻璃无声滑下,张爱国露出笑脸:“梁毛毛!”


“爱国?”梁伟军一怔,对着奔驰就是一脚:“下来!”


“嘭!”司机心疼地一闭眼,手忙脚乱地解安全带准备下车理论,张爱国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不要动,开门下车笑骂:“大兵!”


“奸商!”梁伟军回骂。


两人笑呵呵地看着对方,看着看着眼圈就红了。张爱国当胸一拳骂:“他娘的!”梁伟军也是当胸一拳骂:“他妈的!”两个大男人当街拥抱在一起。已经做好捍卫准备的司机挠挠头,低声嘟囔:“搞什么啊?”


张爱国问:“你怎么在这里?”


“驻训!”梁伟军指指远处连绵山影,反问:“你不是去南方了吗?”


“回来了,我的酒店。”张爱国指指附近的建筑工地。


两人站在路边有问有答,丝毫没有注意到奔驰车后已经堵了一溜车。烦躁的司机们把喇叭按得震天响,张爱国醒过盹来,拉了梁伟军就走:“上车,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奔驰车七转八拐,停在胡同深处一家僻静的小酒馆前。张爱国拉着梁伟军下车驾轻路熟地穿前庭,过小院,钻进一个装修雅致的小包间问:“怎么样?”


小包间一角摆着古香古色的几案,上置一具古琴,古琴一侧的铜质香炉中冒出袅袅青烟,带来满屋好闻的檀香味。靠窗一张古铜色竹制方桌,两把藤椅,方桌上黑白对奕至半途,仿佛主人刚刚离去。窗外,几株翠竹临风轻摇,似一面精制屏风隔断了闹市的喧嚣。依墙而立多宝格橱柜,点缀几套线装古籍几件精美瓷器。四壁挂有竹兰梅菊四幅君子图。房间正中,摆一套藤制圆桌椅,上面放着细瓷茶具。


梁伟军迭声称赞:“不错,不错!琴棋书画,竹兰梅菊,透着一股文人的清高,雅而不俗,难得!”


张爱国笑问:“知道老板原来是干什么的?”


“应该是研究中国文史方面的文人。”


“真不愧是干侦察的,眼睛够毒!”张爱国介绍说:“这家酒馆的老板是大学教授,能上这儿来吃饭喝茶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最主要是有品位的人。一般人,不接待!”


梁伟军耸耸鼻子说:“我闻到一股铜臭气!”


张爱国笑道:“商品社会了,没听说过吗?搞原子弹的比不上卖茶叶蛋的。总不能让文人永远甘于清贫,推开窗户满世界的铜臭,退避三舍也能让你沾上些味儿。”


梁伟军笑笑说:“文人不等于清贫。”


“你这话说得有道理,知道这家小店一年的收入吗?”


梁伟军想了想说:“不清楚,估计少不了,现在社会上附庸风雅的暴发户大有人在。”


张爱国说:“你不用刺儿我,邓老爷子说过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毛主席说过知识就是力量,你以为经商是摆地摊啊。你放眼看看,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暴发户现在还剩几个,如今资产过千万的老总哪个身边不云集着高学历高素质的人才。没有知识没有头脑,做大买卖?哼!那是他娘的给人民币按腿……”


张爱国坐下,拿起茶壶给梁伟军倒上茶,接着说:“如此高雅之处竟然失了口,你说的没错,我是在附庸风雅。物质生活满足了,自然要去追求精神生活,所以我也时常来这儿坐坐,受受熏陶。”


梁伟军问:“你早回来了?怎么不去部队看看!”


“这边的工程主要由副手来搞,我主要的精力在边境上。”张爱国疲倦地揉着太阳穴说:“我在搞有色金属交易,风险性太大,这家酒店就是我最后的根据地。”


梁伟军说:“有色金属价格跌涨一日三变,要早入早出,千万不要囤积抬价。国际市场的大买家太多,我们国家商人手里的那点货影响不了大局。”


张爱国一怔,惊诧地问:“你也在经商?”


“扯……”梁伟军吞下半句话,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是军人,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迂腐文人。周边局势、国际变化、社情、民情,都要分析掌握。最近有色金属价格暴跌暴涨,明显是有大商家在操控市场,吞并小户垄断市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的不是少数吧?”


张爱国用近似崇拜的眼神看着梁伟军说:“你不经商真是可惜了。”


梁伟军大笑,说:“商场如战场,我只不过闲来无事,把商场当成战场推演一番罢了,千万不要当真!”


“你说得完全符合现在的市场变化,现在国内搞有色金属交易呈千军万马之势,我最后一批货已经出手,准备把主要精力放在内地市场……”


梁伟军打断张爱国说:“我猜你准备从娱乐业入手。”


张爱国大叫:“还说你不是经商的人才,一眼就看到了内地市场的空白!”


梁伟军笑笑没有说话,张爱国看了看他肩膀上的中校军衔问:“你现在什么职务?”


“参谋长,副团待遇,刚宣布没几天。”


“埋没了,简直把你埋没了!”张爱国惋惜地说:“现在的职务与你的才干、学识、能力不相当。”


“这才说明,部队中人才济济啊!”梁伟军笑着解释说:“我的性格你还不知道,是我要求留在基层带兵的,年纪轻轻坐办公室没意思。”


一阵沉默,张爱国突然目光灼灼地盯着梁伟军问:“你工资多少?”


梁伟军明白他的意思,笑着转移话题:“没多少,娟子呢?听说你们那边挺流行换老婆养情人,你没搞一个?”


“犯过错误,吃过大亏,早就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在我最困难几乎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时,娟子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没有她就没有我的今天。生生死死十几年,她对我不弃不离,担心我经受不住考验,甚至亲自给我选女秘书。后来,我问她说,如果我动了那个女秘书,你会怎么办?娟子说,就是让你去动的。”张爱国激动地说:“当……当时我差点哭了,一个女人能做到这个份上,我要是再胡搞还能算是人吗?”



《兵道》全文阅读地址:/Book/13178/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