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二十八章 至爱柔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月老亭,月满西楼,黑暗中的舞者,林-----苇”,龙天在心里默默地重复着,他的神情有些恍惚,表情略显呆滞,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之中,往事再一次历历在目,林苇清丽的脸庞频繁地闪现在他的眼前,还有她机灵的大眼睛,忽而幽怨忽而俏皮的性情,都让龙天在得知她离去的消息后有些怅然若失之感。


林苇,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性天真浪漫单纯,为了追求世间真爱,在经历了现实的挫折之后,憧憬着在虚拟的网络中邂逅一段神秘的罗曼蒂克,可惜却没有意识到网络虽然虚拟,但坐在网络另一端的却是现实中的人,静安的网友会面之行终酿成了惊天命案,香消玉殒在卧虎山上。


黑暗中的舞者,一个神秘莫测的网络女人,用一个从未被注册过的QQ,与龙天在虚拟世界中相遇,她了解龙天、关心龙天,甚至于超过了她自己,当她从网络走入现实的时候,龙天及其周围的人都为此饱受了惊骇与恐惧,不过最终随着卧虎山上“月满西楼”的唱响,随着月老亭中的真情述说,终被龙天所接受,也就是在月老亭中,笼罩在她身上的那层神秘面纱被轻轻地揭开,林苇的出现让龙天明白了一个道理,鬼也有真爱,鬼也有爱的权力,鬼是为爱而飘零的,还有,鬼也可以爱上人。


从网络上的黑暗中的舞者,到卧虎山上的白衣少女,再到月老亭中的林苇,这只年轻漂亮的女鬼正逐步地走入龙天的生活,也步入了龙天的内心世界,在龙天的身上,她倾注了所有的心血,也倾注了她所有的爱,在关键时刻,她挽救了白云,也挽救了琴韵,但最终她没能在龙天身上挽回真情,曾经她离这一步很近很近,不过最终她还是义无返顾地选择了做龙天的“鬼红娘”,直至随风而去,继续她的都市寻爱之旅。


“唉。。。。。。”,病房里响起了一声长长的叹息,龙天终于结束了这次漫长的回忆,回到了现实之中,视线又一次放在了白云身上。


刚刚龙天在发呆的时候,白云一直静静地坐在他的床沿,她没有惊扰龙天的思绪,只是一味默默地坐着。


“累了吧?睡会儿吧”,龙天看到白云的脸上有些憔悴,脸上还挂着已经干涸的泪痕。


白云没有回答,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一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多得令她的心理难以承受,虽然她感觉有点累,但却丝毫没有睡意,她睡不着,也不想睡,对她来说现在只想多陪陪龙天,因为她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独处的机会了,所以对白云来说,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弥足珍贵。


“白云,对不起”,看着白云的哀伤的神情,龙天无法再说什么,此时他只能说这三个字。


白云还是没有回答,她缓缓地站了起来,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钥匙,放在手心里仔细地端详着,眼睛一眨,泪珠又一次挂落下来,她摊开双手,将放在手心的钥匙慢慢地递到了龙天的面前。


这是龙天住处的大门钥匙,这还是在9月10日下午,两人在龙天的住处曾经有过一次差点突破底线的激情碰撞,在白云临走时,自感羞愧的龙天特意交给白云的,这把小小的钥匙上凝聚了龙天的真情,白云收了下来,因为当时的她很自信地认为她会成为这间临时住所的“女主人”,可惜世事难料,人生多艰,虽然白云手上有龙天的钥匙,却始终没能再走进住处一步,当两人在热恋的时候,白云就是一把钥匙,她可以轻而易举地打开龙天的心门,不过现在这扇门已经对她关闭了,就和龙天住处的大门一样,已经换上了一把新锁,原来的钥匙已经成了一段令人为之碎的伤心往事。


这把钥匙白云一直贴在心口,伤心的时候看着它,就会想到龙天,想到两人曾经有过的甜蜜恋情,但过了今晚之后,这把钥匙又将重新回到龙天的手中,因为白云已经不需要它了,尽管她还想保留,但是一把不能打开门锁的钥匙,留着它已经不再有意义了。


“白云。。。。。。”,龙天并没有接过钥匙,而是替白云重新合上了双手,白云的手冰凉的,还有些发抖。


“龙天。。。。。。”,白云哭了,哭得非常伤心,她在为自己的不幸而哭,为不能重新得到龙天的爱而哭,她知道那天在丹桂花苑的卧室里,龙天之所以选择了她,只是单纯地为了补偿,就象他替龙俊飞偿还琴韵一样。


两人没有再说话了,只是面对面地相视而坐,互相默默地看着。天亮了,清晨的光线透进了病房的窗户,昭示着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龙天,我该走了,上班时间快到了”,白云站了起来,视线还放在龙天身上。


“白云,对不起”,龙天还是重复着这句话。


白云慢慢地转过身去,拿起了挎包,在即将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她突然间又站住了,低头抹了抹眼泪,在门边靠了一会儿,象是在思索,几分钟之后,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过身重新走到了龙天的身旁,手在挎包内摸索着,动作非常笨拙和缓慢,这个架式似乎这挎包并不是她自己的一样。


她的手终于抬了起来,好象非常吃力的样子,又伴着一声长长的呼吸,她的右手紧紧地攥着,伸到了龙天的面前,然后手心慢慢地摊开了,她盯着龙天的脸,似乎在观察他的反应。


白云摊开的手心里也是一把钥匙,不过不是龙天的那把,这是一把精巧的防盗门的钥匙,好象是新配的,一次也没有用过,白云的右手在剧烈地抖动,她的心跳也随之加速,她等着龙天的反应-------接或者不接。


龙天一眼就认出了这把钥匙,这是丹桂花苑白家的大门钥匙,白云此举其实是一种最后的试探,试探两人之间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面对泪流满面的白云,龙天的内心陷入了极大的矛盾和痛苦之中,无论接与不接,都会有一个女人被伤害,甚至于从此走向崩溃,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白云的这把钥匙对龙天来说,也是一道选择题,他最感到害怕的选择题,所以他很为难,但必须要在此时做出反应,否则沉默等于不接,等于否认,等于伤害。


龙天终于伸出了右手,手臂伸展的速度也很慢,甚至于他还想抽回来,不过最终他还是从白云的手上接过了钥匙,并顺势将白云拥进了怀中,双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白云的心情忽然间变得开朗了许多,她走了出去,脚步显得有些轻快,只留下在病房内发呆的龙天,他的眼睛一直盯在这把白家大门的钥匙上。


“龙天,你怎么了?咦,这是什么钥匙啊?”,白云刚走不久,病房里出现了钱艳薇的身影,看着坐在床上发呆的龙天,她又开始担心了,不过她也对龙天手上的这把钥匙产生了好奇。


“小薇,这把是白云家门的钥匙,她。。。。。。”,龙天没有隐瞒钱艳薇,不过后面的话他又说不下去了,他没办法向钱艳薇开口细述。


“不要说了,我明白,对你来说,无论要还是不要都是一个两难的选择,龙天,你做得是对的,这个时候白云的身边需要你,你放心,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不会怪你,我理解你,也理解白云”,钱艳薇的话大大出乎了龙天的意料,龙天本以为钱艳薇会因此醋兴大发,和自己闹个脸红脖子粗的,没想到钱艳薇竟然说出了这番话。


“小薇,谢谢你,我。。。。。。”,龙天现在的说话都只会说半句,后半句他想说但是说不出口,心中巨大的难言之隐由此可见一斑。


“你什么也别说,想知道在你离开静安办案的这段时间里,我和白云都说了些什么吗?我告诉你吧,那就是我们不会逼你,但我们都会等你,等你最终做出选择,无论你选择谁,或者谁都不选,我们都不会怪你,这一天可能会很遥远,但我们都会等下去,这是我和白云的约定,你能明白吗?”,钱艳薇说话时带着一股有些复杂的笑容,她的心情也挺矛盾的。


“可是白云,她。。。。。。”,龙天又说了半句,不过这次他做了个手势,那就是他把钥匙举了起来。


钱艳薇看看龙天的样子,一把接过了龙天手中的钥匙,看过之后,又笑了起来,钱艳薇的笑和刚刚白云的哭都让龙天有些心有余悸,特别是钱艳薇,似乎笑得非常舒心。


“白云的这把钥匙,其实是她不自信的表现,我想应该是她昨天晚上看见我们在邀月亭里的举动,让她感到有些自卑,你知道的,毕竟白云现在还没有离婚,虽然我和她做过约定,不过这种强烈的自卑心理还是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压力,所以她用这把钥匙来试探你,还好你接过了钥匙,否则的话,白云很有可能会和昨晚的琴韵一样了,明白吗?”,钱艳薇分析得头头是道,毕竟她的社会阅历比白云要丰富很多,甚至连龙天都比不过她。


听钱艳薇的一番分析之后,龙天也舒了一口气,心中暗叫好险,按照钱艳薇的说法,看来自己接过这把钥匙就对了,至少会给正处于茫然和无助阶段的白云一个心理上的安慰,不至于让自卑占据她的心灵空间,龙天很清楚这种自卑心理给人造成的负面作用,这种心理有时候就是悲剧的开始,可以直接毁掉一个人的前途甚至是生命。


“哎,对了小薇,琴韵你是怎么安排她的呀?她还好吧?”,龙天听到钱艳薇提到了琴韵,这才想起来昨晚的事情,也想起了他答应过秋香要善待琴韵的请求。


“这个你放心吧,我把她安排在了酒店的818房间里,并且和总台打过招呼了,不许任何人靠近房间,不过咱们都只能在晚上见到她,而且还不能开大灯,想想也怪可怜的,还不都是你们男人干的好事,真是的”,作为女人,钱艳薇非常同情琴韵的遭遇,也开始对龙俊飞有意见了,不但如此,这种意见还不自觉地转移到了无辜的龙天身上。


凌晨的时候,钱艳薇把琴韵带进了静安大酒店,为她安排了818房间,也就是10月11日“重阳惊魂夜”的事发地,钱艳薇熟悉,琴韵也熟悉,那天晚上差点把钱艳薇吓傻过去,要不是林苇的及时提醒,要不是龙天的及时出现,钱艳薇肯定会被琴韵给逼疯的,一只女鬼错认了“相公”,和一个现实中的女人在这里上演了一出“争风吃醋”的恐怖大片,在龙天的眼里看来显得有些不可思异,当然对他来说,更是一出闹剧。


钱艳薇与琴韵自昨晚的邀月亭之行后,女人与女鬼之间都已经摒释前嫌,琴韵真不愧是“江州才女”,非常的知书达礼,在与钱艳薇的交谈期间,她先后三次向钱艳薇表示歉意,也向钱艳薇道了三次“万福”,这让钱艳薇深受感动,人与鬼的交谈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天亮时,琴韵瞬间消失在钱艳薇的面前。


钱艳薇对于古代历史简直可以用“一窃不通”来形容,对于明代发生在江州和静安的陈年旧事根本是答非所问,所以她们的交谈更多的集中在感情方面,无论是古代人还是现代人,无论是人还是鬼,感情是没有时间界限、没有阴阳之别的,所以在感情的话题上都找到了共同语言,钱艳薇对于琴韵为之等候了四百多年的龙俊飞非常感兴趣,琴韵也把自己与龙俊飞在生前的情感历程说了出来,听得钱艳薇不禁为之动容,说到伤心处,两人都热泪涟涟,女人的心事只有女人最懂,经过与琴韵的一番促膝长谈之后,钱艳薇已经彻底被琴韵的真情所感化了,不过钱艳薇并没有透露龙天的真实身份,在整个交谈期间,都用“他”,或者是“龙俊飞”来叙述。


“对了,龙天,你和白云还有那只我看不见的女鬼,都说过琴韵是个明朝的妓女是吧?不过,我怎么觉得一点儿都不象啊”,钱艳薇把与琴韵的谈话内容大致地向龙天复述了一遍,然后突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


“啊?不会吧”,龙天的眼神有些不相信,他怀疑钱艳薇的判断有误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