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8.1征文][原创]听老师说对越反击战

[杂谈8.1征文] [原创]听老师说对越反击战

我在就读大学时,学校史无先例的开授一门《军事理论》的课,这门课当时在全国高等院校非军事院校中是屈指可数的几个学校才开授的。上这门课时,我们刚刚结束军训,所以对这门课印象很深刻。对我的这门课的老师更是印象深刻!当时他大约38岁左右,我们军训那年刚刚从部队转业到我们学校里来当老师。老师身材不高但是非常强壮,我们看过他的肌肉,块的很!(他退伍前在部队里一直没有拉下锻炼)大约1.68左右,永远的寸头,声音特别大,有时训斥课上睡觉的同学,一声断喝“谁在那睡觉?”,声音在能容纳100多人的大阶梯教室里穿透所有的障碍物。老师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兵种是装甲兵。那时他才刚刚20出点头,老师对他能经历这场战争是无比的骄傲,对他部队取得的战功更是无比的自豪,老师说为了给我们进行革命教育,经常在课上给我们说起关于在那场战争中的事情,有时说的我们哈哈大笑,有时我们听的热泪盈眶!我现在凭着我的记忆,把老师给我们说的一些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他经历的故事......


一.喝着革命的小酒冲过越军的封锁线。


那是老师他们装甲队伍要在夜晚穿越过越军的一段火力封锁线,老师他所在的装甲车的驾驶员也算是个老兵了,但也是第一次上战场,也没有穿越敌封锁线的经历,稍微有点紧张。老师他们连队的指导员看出了驾驶员的紧张,组织了一个会议给全体人员打气,也是缓解驾驶员的心理压力。但指导员还是有点放心不下,心里担心,万一在受到敌攻击时,装甲车驾乘人员不能及时冷静第处理好突发敌情,不仅会带来一定的损失,更重要的是此次的任务完成不了!指导员在焦虑中去了驻扎在附近的兄弟连队,他是想去观察下其他连队是否存在着一样的状况。指导员和其他连队的连长,指导员一碰头,知道在兄弟连队或多或少的存在这样的一种紧张的心理。到底怎么办呢?怎样才能放松驾乘人员的心情,顺利地通过敌封锁线?几个连干部凑在一起冥思苦想,大家你一句,我一言,纷纷献谋划策。也不知是谁说了句,“每人喝他个半斤酒,晕晕呼呼的,什么都会怕,更不会在乎什么越军的封锁!”连干部们几个一想,就决定就用这个方法了。到了临出发的之前,每个驾驶人员发了半斤茅台酒,也不敢放开量供应,要是真的醉了,那可不得了。一个装甲车了,老师他们其余人员一共只有一瓶茅台分享,因为他们不驾驶装甲车辆。指导员说,“今天晚上我们就渴着革命的小酒,剩着酒兴,轻松的穿越敌人的封锁线!”当晚,在穿越越军封锁线时,每个装甲车辆的驾驶员把车开的很快,虽然喝了半斤茅台,但开车的技术动作没有一点错误,而且对落在车辆旁边的炮弹根本没有什么感觉。最后,老师所在的连队,凭着指挥人员的聪明才智,凭着驾驶人员的高超本领,全部顺利通过敌人的封锁线,并且无一辆被敌击中。事后,老师所在车辆的驾驶人员都有点不相信那晚他是怎么开着装甲车,在敌人的密集的枪林弹雨中,毫发无损的冲过了敌人的封锁。大家后来都开玩笑地说,“都是革命的小酒的功劳!”


二.比谁胡子长。


大家都知道,对越自卫反击战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没有采用军衔制度的。这在战场上带来了很多的弊端,在紧急状态或突发事件中,不知道听从哪个指挥官的调派和指挥。老师当时就亲眼看到了这样的一个事情。那是一个大雾弥漫的清晨,老师所在的队伍要开往前方,要通过一做小桥,该桥只能一次单方向通过一辆装甲车。老师的连长正在指挥全连车辆通过,车开到了大约桥中央的位置,连长发现从桥的另一边也有个装甲车辆队伍要通过,他们的车也刚开到了桥上,也有一段距离了。桥只能一次通过一辆装甲车,因为车已经开到了中间,连长想对面的兄弟部队先倒退回去,让老师的连队先行通过。老师的连长是个火暴的汉子,如果他能心平气和地和兄弟部队的指挥官进行协商,这个问题一定可以轻松解决。连长大步流星的跑到兄弟连队的指挥官面前,命令地说,“我连车辆已经先行上桥,你们部队先退下去,让我们先行通过,快点!”这下把兄弟连队给惹火了,凭什么让我们先退,我们也上桥了,你们先退。这样两方的指挥官就争吵起来了,谁也不想让步。连长说,“我是连长,请让开!”另一个说,“我是营长,下级要服从上级指挥,你们先退!”因为没有军衔,谁也不认为对方说的就是真的,就是自己的上级。所以大家就这样僵持住了,双方都气呼呼的不肯先让步。大约过了有几分钟,大家都意识大这样僵持肯定是错误的,如果对贻误了战机是要上军事法庭的。但谁不想先低头,指导员看到两个人都是大胡子,就提议到,“你们俩比比谁的胡子长,谁的长就是上级,可以优先通过。”这两个人一看有个台阶下,都同意这个方案比胡子的长短来决定这次通车的顺利。结果,连长的胡子比对方稍稍长了3个毫米左右,老师的连队就先行通过这个桥。连长非常得意,还俏皮的对那个自称是营长的战友说,“兄弟,先走了,以后可要把胡子留长点啊!”事后查明,那个自称是营长还真是个营长。老师连长可真是汗颜,说下次见到他一定向他敬礼。不过,很遗憾连长没有实现这个愿望,因为那个营长把他的鲜血和躯体永远地留在那南疆的热土里!


三.战斗中成长。


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直有着不怕牺牲,英勇战斗的优良传统,在对越反击战中这种优良的传统依然在闪光!战斗刚开始,我军有的指挥员思想还停留在以前的作战方法,没有与时俱进,指挥方法老化,因越军的骨干大多在我们的昆明陆军学校受过训,熟知我军的战斗打法。所以,一开始,我军吃了一些亏,有一些伤亡。一次老师他们装甲连奉命,协助一个步兵营攻打一块山头阵地。我军官兵确实英勇,前扑后继的向山头冲锋。但狡猾的敌人在山的中间开凿了一个岩洞,形成了一道无法通过的火力网,装甲车因射角的问题,无法帮助步兵消灭这个火力网。在连续冲锋了几次后,一个连干部又带领几名战士向上冲锋,但敌人的火力非常猛,而且有个神枪手在里面,把这次冲锋的干部给击中了,我军的这名干部壮烈牺牲了!这次的冲锋又失败了!此时通过远程火力支援,已经把山头的敌人消灭干净了,就是山洞里的敌人还在负隅顽抗!老师的装甲连也是无能为力。这时,几名指挥官开了临时的会议,有的连长还是说要进行强力冲锋,拿下那股敌人。营长通过观察战情,已经有了主意,引导大家说,“为什么我们一心要从下往上攻?不可以从上往下攻?”一语惊醒大家,对啊,山上的敌人已经被消灭了,可以从侧面派几个战士爬上山头,从上面往洞口攻击。于是,上下部队依然在佯攻,一个班的兵力由侧面向山头进发,这些人都是攀岩高手。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山头,然后慢慢运动到洞口,敌人此时是毫无知觉。勇士们从上往下向洞口里扔手雷。随着手雷的爆炸声,就这样山洞里的顽敌被全歼,阵地被按时攻克。这就是我们英勇的解放军,能迅速地在战斗中总结教训,及时改变战斗策略,取得最后的胜利!


我们的老师还有一些故事就不讲了,下次吧。如放映真实的战争记录片给我们看,当然是在他家了,小范围的几个人看的。我想通过老师说的一些事情,我们可以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光荣的队伍,勇敢的队伍!有了他们的存在,必定能保卫祖国的安定团结和领土完整!


本文内容于 2007-8-8 19:55:37 被月苍海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