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父女相认

妙心幻玉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戒王躺在床上,已是感到胸闷气短。 他大口地喘着气,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他强忍着支撑起身体,却猛然喷出一口污血。 乌黑的血溅满雪白的床单。 戒王心下一沉,显然他是中了毒。 这时,房门被推开,苏老子带着阴冷的笑走进来。 戒王冷哼一声,道:“是你下的毒?” 苏老子瞟了眼乌血,道:“你中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戒王躺在床上,已是感到胸闷气短。

他大口地喘着气,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他强忍着支撑起身体,却猛然喷出一口污血。

乌黑的血溅满雪白的床单。

戒王心下一沉,显然他是中了毒。

这时,房门被推开,苏老子带着阴冷的笑走进来。

戒王冷哼一声,道:“是你下的毒?”

苏老子瞟了眼乌血,道:“你中的慢性毒,这些年我每天在你饭菜里加一点,直到我听见你要把乞丐门传给第五长醉,才将一整包药放进去。”

戒王长长地叹了口气,躺下身,良久才道:“我早就怀疑乞丐门里有内奸。”

“但你却不知道是我?”

“你跟着我这些年,做了很多事情。”

苏老子恨声道:“但你却要把乞丐门传给第五长醉。”

“我有权力决定传给谁。”

“你现在必须传给我。”

戒王冷笑一声,没有答话。

苏老子怒喝道:“戒王令放在哪儿了?”

戒王道:“你找不到戒王令,门徒我已经遣散了,你这辈子都找不到他们。”

苏老子眼中闪着恶毒的光,一个箭步冲到戒王面前,抓住他胸前衣襟,道:“快说,放在哪儿了?《武学经卷》放在哪儿了?”

戒王突然大笑,道:“就凭你这资质,三百个师父加三百部经卷,再给你三百年时间,你也练不成高深武功。”

苏老子咬着牙,道:“一定就在这屋里。”

他一把推开戒王,拿出别在腰后的斧子,冲到那口看似乎非常笨重的木箱前,对准铁锁狠狠劈下去,铁锁顿时掉落。

苏老子急不可待地打开盖子,却猛然全身一颤。

木箱里空空如野,什么东西都没有。

只见他额角青筋突突乱跳,双眼布满红线,愤怒地大吼道:“快把戒王令交出来!”

戒王却冷笑着道:“我早就怀疑你了,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虽不确定你是谁的人,但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露出真面目。”

苏老子疯狂地把屋里所有角落翻了个遍,就差挖地三尺,但却始终没有找到。

他愤怒地冲到戒王面前,厉声喝道:“快交出来。”

戒王道:“我早把戒王令和《武学经卷》藏在安全的地方了”

“你该不会已经给了第五长醉?”

“你想知道?”戒王抬了下手。

苏老子以为他将要说些什么,便稍微附下身。

但就在这与此同时,戒王突然从嘴里吐出三枚钢针,正中苏老子前胸。

苏老子连声惨呼,仰面摔倒在地上,四肢开始抽筋。

戒王一阵剧烈地咳嗽,喘过几口气,道:“钢针上本没有毒,是我喷出的那口毒血让它沾上了毒。”

苏老子的嘴角已经开始淌血,他提住一口气,道:“我有解药。”

戒王冷笑道:“再多解药也没用,你的心脉已经完全断了。”

苏老子露出绝望的表情,他大瞪着眼睛,眼角也已开始向外流血。

戒王看着他,直到他的四肢停止抽搐,双眼现出一片死灰色,才长长吐出口气。

他平躺着身体,过了很久,他才道:“来人。”

立即,从门外跑进一个叫花子。

叫花子看见苏老子惨死的景象,脸上立即露出惊恐的神情。

戒王道:“快去把第五长醉和隐玉找来,要快。”

叫花子领命,飞奔着跑出去。


隐玉进屋一看见戒王便不禁眼眶湿润。

第五长醉跟在她后面,也面露悲痛之色。

苏老子的尸体已经被抬出去,屋里也简单收拾整理了一下。

戒王抬手示意他们坐在他近前。

第五长醉道:“苏老子竟下此毒手,他到底是谁的人?”

戒王苦笑道:“人都死了,也没必要再去追究。”他将目光投向隐玉,里面竟透出温暖之色。“隐玉……我就是靖南王……你的父亲……”

隐玉吃惊地睁大眼睛,半天才道:“你……是我父亲?”

第五长醉却没有半点吃惊之色,自从他第一次见到戒王,他就隐约感到他是靖南王。

戒王稍稍抬起手,隐玉情不自禁地握住,他道:“二十年才再见到你。”

隐玉已泪流满面,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还活在世上,她以为自己就是一个可怜的孤儿。

她已泣不成声。

戒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叹息着道:“我们父女刚刚相认,就又要面临生死离别。”

隐玉紧紧握住他的手,哭道:“不会的,苏老子那儿一定有解药。”她扭头看着第五长醉,“长醉,你快去找。”她用手推着他。

戒王却轻轻一笑,道:“没用的,已经太晚了。我守住最后一口气,是想向你们交代一些事情。”

第五长醉道:“请戒王吩咐,晚辈一定照做。”

戒王沉默了片刻,道:“我是先皇的第七个儿子,被封为靖南王,在诸多皇子中,我与九皇子走得最近。”

隐玉道:“是我师父?”

戒王道:“就是赫子修,我对权力没有欲望,只一心钻研武术,那时的赫子修看上去似乎和我性情相投,所以我们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切磋武艺……

“有一天我多喝了几杯,听他提起古国宝藏的事,我竟一时头脑发热,跟他说我是武林盟主,拥有紫金印。他当然也知道紫金印是开启宝藏的钥匙。”

第五长醉不禁插话道:“你一直是武林盟主?”

戒王苦笑着点点头,他歇了会儿,接着道:“我并不想让武林中人知道我是王爷的身份,皇族的人也不知道我是武林盟主,那时我的名字叫墨虚子。”

第五长醉听他师父百变葫芦说起过这个名字,但几年后墨虚子似乎是在一夜之间便销声匿迹,紫金印也跟着失踪。

戒王道:“我酒醒后深感后悔,但赫子修却再也没有提过此事。”他抬起手,轻轻抚摸着隐玉的头,“那时你才两岁。”

隐玉勉强笑了笑。

戒王道:“总有小鸟围着你这件事,我总是小心的隐藏着,但还是被赫子修发现了。”

他顿了顿,“皇上对我也不放心,其实他对哪个皇子都不放心,尤其是我会武功,又有一帮武林中的朋友,所以他一直想除掉我。正好东方印德暗中送信,说我要谋反,他便带着兵马,烧了靖南王府,东方印德趁乱偷走紫金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