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痕 第三十五章 征服

妖少粉丝 收藏 6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0/


时间:一年后!

地点:中国某舰队潜艇基地

“战侠歌,黄志鹏!”

战侠歌和黄志鹏挺直腰肢齐声叫道:“到!”

负责传达命令的是一名中尉,他道:“先放下手中的工作,艇长叫你们立刻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是!”

战侠歌和黄志鹏丢掉手里的维修工具,抓起一块棉纱随手擦了擦满手油污,略略整了整自己被汗水浸透的军装,跟着那名中尉一起走出平均气温超过四十二摄氏度的潜水艇。

一年时间过去了,在潜水艇这种环境最恶劣,危险系数最高的工作环境中,战侠歌和黄志鹏看起来都瘦了一圈,不同的是,黄志鹏的嘴角还是带着一缕玩世不恭的微笑,他在背后打量那个中尉时,眼睛里还有一种高干子弟面对基层军官时,特有的不屑。说得夸张一点,也许这整支舰队,也只有战侠歌才能让他另眼相看。

战侠歌并没有刻意去做,但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能从一三六军特务连中强势崛起,成为一百多个眼高于顶,谁也不服谁的高干子弟中主导性灵魂人物,没有非凡领导魅力的人,绝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如果说一开始黄志鹏还有几分不服气,存着较劲的想法,在和战侠歌一起用SU-27战斗机去强行撞击入侵中国领空的侦察机时,黄志鹏却真正感受到了战侠歌面对死亡时的嚣张与从容。那是一种蔑视一切,敢于挑战一切的最可怕精神洪流!一把M9手枪就顶在脑门上,黄志鹏知道自己绝对不敢再把手里的高跟鞋狠狠砸下去!从这个时候开始,黄志鹏真的把战侠歌当成了自己的大哥!

战侠歌是一个比他绝,比他狠,比他更不要命,比他更会玩,更会捣乱,更能闯祸的大哥!

但是在这一年里,战侠歌却变沉稳了。

他的一双眼睛里,再也没有原来的轻佻与张扬,有的是他在深夜中辗转反侧一次次自我反省和鞭策后慢慢学会的隐忍和包容,但是当他如暗夜星辰的双瞳在灿烂的阳光下微微一闪,那偶尔爆发出的光芒,却好像一柄屹立在万仞孤峰上的绝世神兵,带着一种绝对的骄傲和压迫力,瞬间就可以刺破任何一个人的心里防线!

是的,假如他愿意的话,他的确拥有了骄傲的本钱!

一年前战侠歌还是掉进大海里,就会被活活淹死的旱鸭子,黄志鹏不只一次用这件事嘲笑过战侠歌。但是在八个月后,战侠歌硬是单枪匹马,用自己近乎骆驼的体力和忍耐力,征服了一条四十公里长的海峡!当时他的身边没有救援设备,没有一个人,当他筋疲力尽的爬上海岸线时,他立刻进入了长达三天的长眠。

他们服役的这艘潜水艇艇长是一位少校,曾经批评过战侠歌这种做法,战侠歌默默的听完了艇长的训话,在他返回工作岗位之前,战侠歌望着面前茫茫大海,轻声道:“这是一座我已经征服的山峰!”

听到这句话,艇长愣住了,他默默的望着战侠歌那个笔挺的犹如一杆标枪,却有些孤寂和无助的背影,他真的愣住了!

从此艇长孙静成了战侠歌的朋友。


孙静不只一次的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气,对战侠歌道:“如果真的爆发了大规模战争,军队的用人制度就会被打破,只要你不死,不需要一年时间,你就会成为我的上级,那时候还请你多多关照我才好。”

战侠歌和黄志鹏在得到批准后,走进孙静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孙静却仍然端着领导的架子,“战侠歌,黄志鹏,你们到我这艘潜水艇里已经工作了将近一年了吧?”

黄志鹏答道:“报告,是十一个月零二十一天!”

战侠歌却一言不发的盯着孙静,迎着战侠歌犹如万载寒潭般清澈幽冷的目光,孙静不由举起了双手,道:“我投降!不要用这种对待阶级敌人的眼光来看着我,战侠歌你不知道,你的目光简直比我小时候隔壁张屠夫手里那把杀猪刀还要锋利,贼亮得让人心慌!天知道你上辈子是不是就是杀猪的!”

黄志鹏乐了,“对,没错,他上辈子就是杀你的!”

“我也不和你们废话了!”孙静瞪了一眼黄志鹏,道:“我要你们休假两个月!”

战侠歌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问道:“理由?”

“你们在最沉闷的潜艇里干了十一个月零二十一天,也应该出去好好玩一玩,去享受一下真正的生活了……”孙静再次举起了双手,无奈的道:“又来了,又来了,你不知道你小子眼睛一瞪,真的能让人心里发慌吗?”

“理由!”

“唉……”孙静慢慢收起了笑脸,“你和黄志鹏都没有正式办理入伍手续,换句话来说,就是纯粹的后门兵对吧?”

战侠歌和黄志鹏一起点了点头。

“我们潜艇连续三年评为‘标兵艇’,以技术过硬敢打敢拚不怕牺牲,总能保质保量完成上级任务而著称,这一次上级对给我下达了一个任务,要我带领艇内所有官兵,去试航一艘中科院刚刚改装后的核潜艇,并协助中科院两位院士,四位副院士,还有四位国防大学教授,完成十七项新型武器试验任务!怎么样,这真是够叫一个牛逼了吧!别看哥哥我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少校,但是抬出来,在我们整个舰队都是榜上有名的人物啊!要不然这么长脸的事情,怎么会落到哥哥我的头上?!”

看着孙静得意洋洋的面孔,黄志鹏低声道:“哼,今天我总算明白什么叫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

孙静猛然一拍办公桌,发出“啪”的一声巨响,当真吓了黄志鹏一跳,孙静指着沉静若水,脸上身上没有一丝变化的战侠歌,道:“阿黄你看到了吧,人家小战才是真正的男人,算是一个合格的兵,再看看你自己毛毛燥燥的,咋就长不大呢?!”

“你奶奶的,告诉你们,哥哥我原来最看不起的就是高干子弟。高干子弟有什么好牛逼的?不就是有一个好老子吗?!把军营当旅馆想来就来,想走时拍拍屁股,连招呼都不带打一个的调头就走,在社会上受气了,就敢跑回军营求援,在他们的眼里,把军人当成什么了?”

事实证明,孙静之所以能和战侠歌、黄志鹏混成铁哥们,绝对和臭味相投。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朋友会打洞这一系列成语、古语、谚语有关,他干脆站起来,挽起袖子,再狠狠一拍桌子,狂喝道:“当时上边又把你派到我的潜艇里,我心里那个别扭啊,就好像被人往嘴里硬塞了两只西班牙绿头大苍蝇,却不能吐出来,只好在那里干憋着!一开始哥哥我可是天天都在等着你们自动滚蛋,可是,嘿,他奶奶的,你们两个小子竟然硬在各军种中最苦最累最脏的潜艇工作岗位上挺下来了,战侠歌甚至成了我们这艘潜艇里的技术标兵!着实让我暗中汗颜了一把!”

战侠歌略略一皱眉头,道:“有事说事,别拍马屁!”

“嘿嘿……”孙静尴尬的笑了笑,道:“我绝对相信你们有资格参加这次试验,但是,你们毕竟不是真正的军人,我希望你们可以主动选择休假,你们没有必要陪着哥哥我一起冒险嘛!要知道试验新型武器,我们随时都会面对危险,我们一会沉到三百米深的海下,一会要试验求生设备,一会要在超过极限的水面下发射鱼雷,搞不好一个按钮拍下去,我们的潜水艇就会‘啪’的一声,炸成了四五百块,或者干脆沉到海底成了沙丁鱼罐头,做哥哥的总不能拉着你们一起玩命吧?!”

战侠歌突然笑了。

在这一年时间里,孙静还是第一次看到战侠歌的笑容,他真的不敢想像一个男人的笑容,为什么会给了他一种灿烂得犹如冰河解冻万物复苏的震撼与感动!

“谢谢,真的谢谢!”战侠歌凝视着孙静,轻声道:“死亡,不过是我要征服的另一座山峰!”

黄志鹏却收住了自己脸上的笑容,他沉声道:“我已经对自己发过誓,在战侠歌征服的山峰上,总会留下两排脚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