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之H3版

腾逸风 收藏 0 8
导读: 英雄无敌酒馆的功能,是和别的酒馆不同的。除了提供英雄们饮用的酒之外,更重要的这里是英雄们出发和休息的地点。每个英雄,出发前都要领取一定配额的兵种,大抵由十几个到几十个最低级兵种组成--这是3个版本以前的事,现在只有头三个英雄有这样的资格,其余的只能配一个最低级兵种。倘若多花一点钱,就可以额外的得到城堡里更高级的兵种。如果再花500元,就可以买一本魔法书了。但在酒馆里的英雄,多半是些副英雄,没有这样的阔气。只有身怀绝技的主力英雄,才可以舒舒服服的带着魔法书,坐着等副英雄为他传兵送将。       



英雄无敌酒馆的功能,是和别的酒馆不同的。除了提供英雄们饮用的酒之外,更重要的这里是英雄们出发和休息的地点。每个英雄,出发前都要领取一定配额的兵种,大抵由十几个到几十个最低级兵种组成--这是3个版本以前的事,现在只有头三个英雄有这样的资格,其余的只能配一个最低级兵种。倘若多花一点钱,就可以额外的得到城堡里更高级的兵种。如果再花500元,就可以买一本魔法书了。但在酒馆里的英雄,多半是些副英雄,没有这样的阔气。只有身怀绝技的主力英雄,才可以舒舒服服的带着魔法书,坐着等副英雄为他传兵送将。


我从军校毕业以后,便在酒馆里当伙计,城主说,样子太傻,怕侍侯不了主力英雄,就在一旁做点事罢。传兵的副英雄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一个个的点齐兵种,高级低级分得清清楚楚。在这升级之后外形完全不同的样子下,把低级兵换成高级兵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城主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点兵数目之类的无聊事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呆在酒馆里,一次次的数兵种。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城主是一副凶脸孔,英雄也没有什么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每次格兰登来领兵的时候,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格兰登是唯一身怀绝技而做副英雄的人。他身材不高;格腮胡子,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戴着头巾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慢条斯理的。他原名Grindan,别人就根据英译中的惯例,替他取下中文名,叫做格兰登。格兰登一到酒馆,所有的英雄都看着他笑,他不理会,对会计说,“一只火鸟。”便排出1500大元。英雄们故意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着把350块钱留给自己了!”


格兰登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要不你哪里来这么多钱买火鸟。”格兰登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我自己的钱,自己用,不能算偷……自己的……,能算偷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自食其力”,什么“自力更生”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酒馆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格兰登确有当主力英雄的资格,他会慢行术,又天生会土系魔法。但后来不小心学了几个垃圾技能,升了好几级,始终没有学会专家土。时不等人,只好帮东家传传兵,捡捡钱箱的杂活。但他又常常把自己赚的350块金币藏起来自用,还偷偷摸摸的把捡到的钱箱换成自己的经验值。于是一来二去,没有人请他干事了。但他在酒馆的信用挺好的,虽然偶而欠帐,但周末的时候都会付清,从黑板上擦去格兰登的名字。


格兰登喝了碗酒,涨红的脸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格兰登,你当真会慢行术么?”


格兰登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那你怎么没有学会专家土呢?”格兰登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机会概率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酒馆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城主是决不责备的。而且城主见了格兰登,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格兰登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酒馆的伙计说话。有一回对我问道,“你将来想做英雄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既然想做,我便考你一考。力量英雄最重要的技能是什么?”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数我的兵,不再理会。格兰登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知道吧?——我教给你,记着!这些技能应该记着。将来做主力的时候,会让你选择的。”我暗想我离主力的水平还很远呢,而且据我所知也没那么容易学的会;又好笑,又不耐烦,一边数兵一边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布阵么。”格兰登显出极高兴的样子,点头说,“对呀对呀!……布阵三种级别的不同格数,你都知道吗?”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只管数兵。格兰登刚掏出笔和纸,想画给我看,见我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格兰登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w5d1,城主正在慢慢的结帐,翻弄帐本,忽然说,“格兰登还差我一个土元素的钱没付呢!”我才觉得他的确两个星期没来了。一个等兵的英雄说道,“他想来都来不了了,他被打了一顿了。”站长说,“哦!”“他总仍旧是偷着拿经验,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把捡到的天使联盟藏起来去换经验。天使联盟,藏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臭骂一顿,后来是殴打,把牙齿都打掉了。”“后来呢?”“后来被把牙齿打掉了。”“打掉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去了敌人那里,当主力去了。”众人哈哈大笑,城主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帐。


又过了两周,一天的下半天,还没有一个英雄,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买一只凤凰。”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站起来向外一望,那格兰登便在外面站着。他脸上黑且瘦,已经不成样子;骑一匹瞎马,带着一个农民。见了我,又说道,“买一只凤凰,要高级的。”城主也伸出头去,一面说,格兰登么,你上次的土元素还没给钱呢!格兰登很颓唐地答道,“这……下次一起补罢。这次有水银,要高级的。”城主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格兰登,你把别人的天使联盟偷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辨,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不是偷,怎么会被打掉牙齿的?”格兰登低声说道,“跌,自己跌到的……”他的眼色,很像恳求城主,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英雄,便和城主都笑了。我牵了凤凰,带过去。他从破衣袋里摸出2000块钱和一瓶水银,放在我手里。 然后,他把农民调走,带着凤凰在酒馆里呆了一天,就离开了。


自此以后,就没有格兰登的消息,到了w8d1,城主和英雄们谈笑之余还不经意会提到他“格兰登还欠我一个土元素呢!”城主说。到了w9d1可就没有说,到了w10d1再也没有人提他了。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这回格兰登终于是当上了主力了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