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 北府豪侠传(四)小店相遇

又是黄昏,晚霞金灿,寒风渐强,重衫吹透,远远的可以看到一座大城矗立在原野之中,城门上有两个隶书大字“史州”。

阿辉加快脚步,不多时就走到城前。

城门前士兵戒备森严,约有三十余人,进城的百姓不多,眼见都是执刀挎剑的江湖人物,守城关兵倒也不严加审查,阿辉随大家一道进了城。

今夜城内肯定热闹,不过阿辉并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只要有酒喝比什么都好,他转过几条街道,选了个比较偏僻的小客栈大步走了进去。

里面果然仅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在用餐,阿辉选了个最里面的座位坐下,要了一坛上好的竹叶青,几个小菜,拿起酒杯慢慢地品味起来。

昏黄的灯光,寒冷的夜晚,偏僻的地方,孤独的浪子,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许任何人都会感到孤独与寂寞,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有的只是酒,酒可以让你忘掉一切,忘记你心头的任何烦恼,你可以大醉,然而,当你醒来的时候,烦恼与忧愁又会袭上心头。

一阵寒风袭来,阿辉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腰佩长剑的乩髯大汉大步走了进来,一屁股坐下,把桌子拍的震山响:“小二,拿酒来!”,声音如洪钟一般,小二急忙端酒过来,乩髯大汉一碗接一碗,直待一坛喝完又要了一坛。

夜色已深,星光稀疏,一轮弯月,色白如水。

阿辉不紧不慢地喝着,而那乩髯大汉身形已经不稳,恰在这时,一队官兵闯了进来。

为首的官兵眼光阴侧侧地环顾了酒店一眼,走到阿辉前面,看了半晌,摇摇头,又走向那乩髯大汉,眉头一皱,问道:“你是从那里来的?”

乩髯大汉“噗”地一声,嘴里的酒全喷在那官兵脸上,高声道:“滚!”

官兵头目人前受辱,这口气当然不会轻易咽下去,只听“仓啷”一声,拔刀砍向乩髯大汉,只见那乩髯大汉两手一夹、一扭,就把刀扭成两段,再一脚把官兵头目踢倒在地,那些随来官兵都拔出兵刃,把大汉围了起来,对峙片刻,官兵一起从不同的方向攻上,乩髯大汉脚下一踢,手里多了一张桌子,抓着桌子腿环扫一周,逼退众官兵,随手把桌子连同酒菜砸了过去,再一脚把另一桌子酒菜踢向一侧官兵,转眼间,众官兵皆被打倒,有的刚爬起来,就又被乩髯大汉拳脚相加,打的爬不起来。

乩髯大汉喝道:“滚出去!”

那些官兵吓的互相搀扶,慢慢地走了出去。

只听得一阵鼓掌声:“好功夫!”

乩髯大汉回身一看,却见一个书生面带笑意看着他,书生走了过来,道:“兄台好俊的功夫,可否到我那边吃上一杯?”

乩髯大汉也不客气,大步走到阿辉的桌前坐下,阿辉笑问道:“看兄台的武功不凡,想必是名门之后?”

乩髯大汉大声道:“我姓谢,名神剑,就叫我神剑吧”

阿辉惊道:“神剑山庄的谢晓峰是你什么人?”

神剑道:“那是小可祖上”

阿辉吃惊道:“原来你是翠云峰,绿水湖,神剑山庄的后人,失敬,失敬!”

神剑道:“正是,只可惜世道变迁,家道已大不如前了”

阿辉道:“既然是英雄之后,就让阿辉敬你一杯!”

神剑一笑,一饮而尽。

阿辉道:“今夜你把官兵打的落花流水,他们少不得还是要来的”

神剑道:“来了再打出去”

阿辉笑道:“正是如此”

二人一见如故,一杯接一杯喝了起来。

突然,客栈大门“嗵”的一声被人踢开,把阿辉吓了一跳,阿辉睁开喝的晕晕忽忽的双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来人,却不料来人是个年轻姑娘。

但见这贸然闯进来的姑娘虽然算不上是倾国倾城的美女,长的却很漂亮,白嫩的面庞,大大的眼睛,苗条的腰肢,尤其是她笑起来更增添了几分可爱。

阿辉眼睛瞪的溜圆,嘴巴张的大大的,久久合拢不上。

那女子瞪了阿辉一眼,大声道:“你没见过美女吗?干吗这样色咪咪的看着我?”

阿辉笑着说:“我没见过踢门进来的美女”

那女子气道:“我非打你不可!”

阿辉忙躲在神剑的身后。

那女子吃吃的笑了:“别躲了,我不打你,过来,问你点事”

那女子又道:“我叫茜茜,你们就这样叫我吧”

阿辉笑道:“茜茜,有什么吩咐吗?”

茜茜晃头道:“你们看到一个天下最美的美男子到过这里吗?”

阿辉和神剑一起摇了摇头。

茜茜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看那样子要哭。

阿辉忙劝道;“别哭,你的那位找不着了,不过,这里美男子多的很那,就说我们两个….”

茜茜脸一扭:“你们两个差的远了!”

阿辉道:“先不找他了,既然来到这里,有这么好的酒,你也喝一杯吧”

茜茜也不客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神剑取过酒杯,正待敬茜茜一杯,忽听外面人声鼎沸,有人在高喊:“堵住大门,把四面都包围起来,别让他们跑了”

阿辉冲神剑一笑:“找你的来了”

神剑起身就要冲出去,阿辉一把拉住他,再看茜茜,她却显得很镇定,没一丝慌张的样子。

三人转身走到楼上,从窗口望去,外面火把林立,把夜空都照亮了,是城里的官军出动了,看样子人来的不少。

短暂的平静后,二十几个官兵手举火把,举着兵刃闯上楼来。

阿辉和神剑忙一人抄起一把长条椅子,连抡带砸,力大势沉,把上来的官兵都赶下楼去,一时间打伤不少人,官兵见状不敢硬闯,商量一下都退了出去。

把个茜茜乐的连蹦带跳,口中直叫:“好!好!就这么打!”

沉寂了一会,外面的官兵突然施放起火箭,片刻工夫,房间左右都被火箭引燃,店里的客人都被吓的往外匆忙逃去。

阿辉对二人笑道:“咱们要换个地方了,茜茜,你轻功怎么样?”

茜茜忙道:“不行,不行”

阿辉道:“那好,你抱紧我,可千万别睁眼”

等茜茜抱紧后,阿辉对神剑一使眼色,施展轻功提纵术,几个起落,人便已远远出了包围圈,回头看着夜空中的大火,阿辉恨恨地跺了跺脚说:“讨厌!咱们的酒兴都让他们搅了!”

三人梢待片刻,转身提步消失在夜色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