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十四) (十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



(十四)

天意相助,一顺百顺。

沉寂已久的东方地毯公司终于焕发出机欢人笑的勃勃生气,领到补发工资的员工们一个个洋溢着喜滋滋的欢悦,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的那些下岗职工更是笑逐颜开,整个厂区一片紧张有序,生产繁忙的景象。

秦伟果真没有食言,如期送来了订单数量的毛纱。陶丽带领相关技术人员逐批进行了严格的检验,结果真不含糊,各项指标全部合格。萧天雄一声令下,丁大伟亲自督阵,各条流水钱顿时机声轰鸣,公司全面恢复了生产。

吴明倒算未成反遭其辱,连续几天神情十分沮丧。然而却在某一天早晨突然莫明其妙地象变了一个人,表现出异常积极的工作热情。他几乎每天都要主动地在萧天雄的面前谈想法,提建议,态度诚恳又谦虚,完全把自己放在了附属的位置。不仅如此,他还不辞辛劳地常常亲临车间现场,检查督促指导,态度认真又和蔼,完全是一副尽职可亲的领导形象。恢复生产之后,他居然还换上了工作服,任劳任怨地在工人们中间一同作业生产。全公司上下对此都十分诧异,只有萧天雄心中明白——吴明混迹官场多年,深有喜怒不形于色的心得,更懂得以退为进的韬晦之策。吴明表面上的积极实际上是一种示弱的谋略,用以争取相对宽松的空间,麻痹对手的防范意识,最终目的还是要讨回那些致命的录音证据。萧天雄理解吴明的心思,没有自己的配合周全,要想根除这个隐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为了求得一生的平安只能低下头来,创造时机,力图感化自己放弃前嫌,再度出手相助。萧天雄暗自好笑,如果吴明知道那些录音证据实际上是得而复失,一定会气急败坏地顿足捶胸,非把肠子悔青了不可!

吴明的示弱克观上帮了萧天雄的大忙,尤其在资产评估、股份重新分配和改选董事会的事项上,这位仁兄不但没有设置障碍,反而全力支持萧天雄的主张,结果一切进展顺利。全体职工按照工龄的差距人人都持有了相应的企业股份,继而召开了股东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新的董事会和监事会。吴明持有的股份降低到20%,相对还是第一大股东,自然继续担任董事长,萧天雄也继续担任副董事长。董事会的成员发生了较大的变动,陈慧慧和田野落选出局,陶丽、杨辉和丁大伟当选担任董事,整个格局实际上是把吴明的董事长完全架空,企业的决策权彻底掌握在萧天雄的手中!

就企业的发展而言,这个董事会仅仅是暂时的,将来与德国希尔曼公司合资后,还要产生有外方加入的更新意义的董事会。但对于现有的企业资产而言,这个董事会和股东代表大会则是长期存在的,将负责合资后中方任职人员的举荐和中方资产权益的决策。

在这一系列变革的操作当中,还有一个人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萧天雄深知,如此浩繁的评算工程,没有业务精通的专业人士是难以完成的。尤其是股份的重新分配,弄不好会引发新的矛盾和事端。为此,萧天雄委派吴明请来了那位名满京城的“金算盘”——胡平。

小别三年,老先生依然是一副仙风道骨的神采。再度相逢,可以说是江山依旧主人非,只有一杯清茶待客来。

萧天雄寒暄之后,笑着调侃:“胡老呵,我待客可不如吴总大方。没有给您准备酒宴,也没有桑拿按摩,更没有麻将侍候哟。”

“萧总经理取笑了。”胡老双手抱拳,尖瘦的脸上一片坦然。“只要贵公司没有非份的要求,老朽也就不能有非份之念。正常业务正常做,理所当然嘛。”

萧天雄故意恭维:“胡老不愧是业内高手,一语盗破玄机。”

胡老不卑不亢:“萧总不用给老朽戴高帽子,这是道上的规矩,人人皆知呵。”

萧天雄笑了:“我可是有要求哟,但绝不非份。”

胡老不动声色:“请讲。”

萧天雄正色道:“实事求是!”

胡老轻松一笑:“好说,一切请萧总放心。”

“我还有个不情之请。”萧天雄道出新的想法。

“请萧总直言。”胡老仍旧不动声色。

萧天雄沉吟片刻:“我想请胡老做我们公司的财务顾问,不知您肯否屈就?”

胡老深邃的眼睛透过鼻梁上的镜片倏然闪过一道光亮,然后“哈哈”一笑,“不知萧总能给老朽多少酬劳?”

萧天雄此时变得非常大方:“我知道胡老是金身,酬劳一定会让您满意!”

胡老又是“哈哈”一笑:“萧总爽快,老朽也不能狮子大张口。不知萧总请老朽顾问贵公司财务是要做真账还是造假?”

“当然做真账!”萧天雄十分严肃,“我做事的原则就是刚才说过的四个字——实事求是!”

胡老阴气沉沉的脸上忽然现出几分激动:“那好说,酬劳也无须太多,这个顾问老朽接了!”

一直在旁边闲坐的吴明终于有了插话的机会,不失时机地笑道:“这样一来,我们就变成一家人了。”

萧天雄也兴奋地表示:“能够请动胡老的大驾,我们深感荣幸呵!”

“萧总无须客气。”胡老的脸色变得开朗许多,笑着问:“敢问萧总可知老朽为何一口应承么?”

萧天雄笑而不答。

“是你萧总一个‘真’字感动老朽呵!”胡老用手梳理着稀疏的头发,颇为感慨道,“多年来,凡是找上老朽的公司无一不是做假账,或虚增或缩水,都是欺上瞒下!老朽为此也常常内心不安,平生所学都用在了助纣为孽,实在惭愧呵。你萧总一个‘真’字如醍醐灌顶,让老朽良心发现,既便没有一分钱酬劳,老朽也当仁不让!”

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令人荡气回肠。

萧天雄的心中也是几多感慨,这位胡老是在社会的阴暗中闯荡江湖的高手,难得天良尚存。看来,无论任何人,也无论他在社会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心灵深处都是存有一片净土。

吴明却是面露愧色低下了头。

“老朽还有一事不明,敢问萧总请教。”胡老又是双手抱拳。

萧天雄神色坦然:“也请胡老直言。”

胡老疑惑地问:“三年前,吴总相请,老朽曾有假算之嫌。如今萧总主持企业,财务乃系命脉,不知萧总为何不计前嫌偏偏看中老朽?”

萧天雄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着反问:“不知胡老对书画一行是否有所研究?”

胡老莫明地摇摇头。

萧天雄含意颇深地说:“在书画界有一种人,专以制造假画为生。此种人常常神龙不见首尾,而一幅幅假作却堂而皇之地混淆视听,精妙的赝品往往能够以假乱真。当然,造假不能恭维,但是造假者的神奇却不能不为人叹服。可以这么讲,能够制造出以假乱真的赝品之人,都是造诣非凡的丹青大家,如能弃假从真,也必然是妙笔生花的艺术珍品!”

胡老听出弦外之音,豁然心领神会,与萧天雄四目相视,两人同时发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声。

双方心意表明,再无需过多客套,胡老第二天便披挂上阵。数日后,资产评估完成。结果与清产核资的数目基本相同,而在资产价值细节的核算上明显突出了严谨和规范,具有不可动摇的真实性和可信度,强示着公正的严肃。萧天雄十分满意,马上安排以快递的方式将“资产评估报告书”寄往欧洲。罗德很快回来信息,表示将在近期飞来北京洽商双方合资的具体事宜。

又过了些许时日,企业资产股份重新分配的详尽方案也核算完成。萧天雄审阅时心中暗暗叹服,整个方案核算公式透明,条目分列清楚,数字计算准确,简直无可挑剔。这个方案公布后,全公司上下竟无一人提出异议。

胡老号称“金算盘”,果然名不虚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