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第四章 8

庹政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URL] 象一个老练,慎密的矿工,叶山鹰沙里淘金,第一眼看见这个计划时,就发现了它的价值。现在当他们真正恢复了元气,拥有了雄厚的资金实力,寻找下一个赚钱的平台时,他首先就重新捡出这个计划进行研究。结合海南的具体情况,加上自己的更高,更远的设想,一个从旧的计划衍生出来,超越旧计划,具有更大的利润空间和更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


象一个老练,慎密的矿工,叶山鹰沙里淘金,第一眼看见这个计划时,就发现了它的价值。现在当他们真正恢复了元气,拥有了雄厚的资金实力,寻找下一个赚钱的平台时,他首先就重新捡出这个计划进行研究。结合海南的具体情况,加上自己的更高,更远的设想,一个从旧的计划衍生出来,超越旧计划,具有更大的利润空间和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的宏伟蓝图,在经过几天认真的思考,搜集资料,同时对刘广成这个人以及他的办事处进行尽可能详细的调查研究之后,他的方案完成雏形,然后,他跟王祖顺进行了初步的沟通。

“我觉得还不如把钱拿去种印柬。那倒是实实在在的生意。至少,比被东北佬黑了去好。”王祖顺一开始就断然反对。他的理想还是重新把钱投进股市中去,他认为,那是最直接,轻松的赚钱的方式。在叶山鹰咄咄逼人的耐心说服下,他明显抵挡不住,最后,只好死死抓住最后一件武器:刘广成在他们圈子中声誉不好,不是值得放心的合作对象。

“我不反对种印柬。但咱们现在这点钱还启动不了那个项目。圈地都不够。当然我们有足够的资金实力时,我绝对支持开发印柬。也许,就是下一步我们的计划。但目前,我们还是回到我们实际的情况上来,在我们有能力把握的范围内,这是最值得投资的项目。我们只在乎合作的项目能否赚钱,何必过分去顾虑合作的对象是谁?我们有严格详细的合作合同,他不会从我们这里多占任何一点便宜。”叶山鹰振振有辞。在做了充分准备并且对于谈判对象有一定了解的情况下,他似乎可以说服这世上任何一个人。

最后刘广成终于宣布投降。他一生中也没有遇到这样友善,然而讨厌的对手,他只好暂时妥协,“那么,你先跟这个东北佬见见面再说吧。”他起身离去。叶山鹰可以肯定,他会立刻去向女行长请示。

叶山鹰拔通了刘广成的电话号码,是一串非常吉利的数字,一个女接线生礼貌周到地开始问话,声音柔美,但不带任何感情。这让叶山鹰多少有些意外,在陷入困境将近三年后,刘广成这个小小的办事处依然保持着一种正规大公司,正在良好运转的样子,至少这一点,远胜王祖顺唬人的信托投资公司。叶山鹰报了信托投资公司的名称,对方似乎有些意外,变得更加客气,告诉他刘总外出约见客户,请他拔打刘广成的移动电话,然后告诉叶山鹰号码,同样是一串非常吉利的数字。这个计划显然制定很久了,上面没有留下刘广成的移动电话,应该是那个时候移动电话还没有开始使用。拔通后叶山鹰刚刚报出信托投资公司,刘广成立刻在电话那边大声笑着问:“您是叶总?我听王总说起过您。”

叶山鹰吃了一惊,但立刻醒悟过来,这是王祖顺这一个多月来张扬他在股市上胜利带来的宣传效果。这个城市还不算大,同时能够在这样短的时间里赚到这样大的一笔钱,毫无疑问是一件流传很快的奇闻 “我看到你有一份关于出租汽车公司的计划,我想……”叶山鹰刚刚说到这里,刘广成就打断了他:“那好,你过来谈吧。我在老爸茶馆。你到了给我电话,我在门口等你。”然后挂断了电话。

这是一个反应很快的聪明人,能够举一知十,迅速了解对方的意思。在决定一件事的时候有些独断专行,并不因为叶山鹰是投资方而卑躬屈膝。同时,在茶馆商谈一桩对于他来说意义重大的投资,显示了这个人做事不拘常识,我行我素,这是叶山鹰对刘广成的初步结论。在叶山鹰的印象中,这种人常常因为过于刚愎自用而犯一些简单的错误,错过很多机会,并且不太容易合作。但是,当他们见面,简短地交谈了几分钟后,叶山鹰发现自己有些判断错误,过于主观。他们的谈话非常融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默契。刘广成聪明过人,他的这个优点弥补了他性格中其它缺陷,当他们开门见山地开始探讨出租汽车公司这个项目时,刘广成开始侃侃而谈,言简意赅,鞭辟入里。显然这个计划已经烂熟于胸,而且可以肯定,他就是这个计划的制定者,而非别人。同时,叶山鹰意外地发现,刘广成现在描述的计划跟他看到的计划有了很大的变化,有了很大的完善和提高,跟叶山鹰的方案大同小异,这令叶山鹰刮目相看。他不禁想到王祖顺对他的忠告,也许王祖顺对于刘广成不良的印象和诽谤,只是缘于一个弱者对于强者的敬畏,就如他对叶山鹰一样,暗中充满戒备和嫉恨。在刘广成的叙述结束后,叶山鹰坦率地拿出他的计划,开始补充。现在轮到刘广成震惊佩服了。在经过一个小时的互相促进和交流后,他们彼此佩服,惺惺相惜,在整个方案的实施上取得惊人的一致,同时对前途充满信心,但在新公司的控股上,两人发生了强烈的分歧,毫不相让,都要求自己控股,两个人甚至都没有考虑过百分之五十的对半股份。他们彼此都能了解对方的思想,口才相当,经过半个小时的激烈交锋后,他们都决定暂时结束这场明显是马拉松的战争。也许,只有另外寻求一种解决股份分配的方式,他们都意识到。何况,这样一个重大的投资,也不是一朝半夕能够决定的。

“我想问一个问题,刘总。为什么这样明显有利可图,前途广阔的项目,搁置这么久,难道就没有人发现它的价值?”叶山鹰最后问。

“当然不是。”刘广成方方正正的脸上露出真诚的笑意和不屑。“有两个问题。第一,有钱人都被这两年的经济环境吓坏了,把钱捂在手中轻易不敢使用。象叶总这样眼光独到,敢于冒险的人不算太多。第二,就是我们刚才争论的,我必须要控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