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第四章 7

庹政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


事实证明叶山鹰的预测不太准确,他们没有等待半年,也不是三个月,仅仅过了两天,从八月一日开始,行情突然启动,由于三大政策救市,这一轮大牛行情来得比他们想象中更加猛烈和短暂,仅用一个多月的时间,上证指数突破一千大关。王祖顺欣喜若狂,每天看着一遍遍翻转的红色数字目瞪口呆,收盘之后立刻驾车去向他的朋友宣布他的节节胜利并进行例行的庆祝。因为叶山鹰总是拒绝参与,在没有女行长缺席的时候,他毫无例外地每一个夜晚的最后一站定为明珠广场,有时是一人,有时是情趣相投的同志。九月中旬,叶山鹰向他提出准备退市,遭到了王祖顺的强烈反对。如果叶山鹰最初显示的英明预见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那么现在表现出的目光短浅让他断然认为愚蠢之极。难道他看不出按照这种涨势行情,突破两千上证指数不是指日可待吗?但是拥有绝对权力的女行长支持叶山鹰。或者是由于对叶山鹰神奇预见的迷信,或者是对王祖顺曾经因为贪婪而导致惨败的记忆,女行长再次显示了他的果断,王祖顺的反对无效,一天之内,他们出货完毕,帐面显示金额为一亿六千六百余万,清点战果,一个半月的时间,他们整整赚了一亿三千余万。

在还了中国银行的贷款之后,由王祖顺提议,他们馈赠给女行长一百万现金做为谢礼。叶山鹰没有异议,如果他要继续借助信托公司这个平台,在海南,没有这位女行长的帮助,是不可能的。至少,没有她的出面,就不能说服闻讯而来,喜出望外的其它几位股东,否决了他们分钱散伙的建议,保证了海天信托投资公司的继续存在,保证了王祖顺总裁,叶山鹰常务副总裁的继续存在。

在掘得第一桶金后,叶山鹰松了口气。这是一场赌博,虽然他们输的风险不大,但可能损失他更多的时间。如果他判断不够准确,也许他们会在股市上窝上半年,一年,甚至更多,但是他的运气足够好,或者说,命运总是垂青于做好了充分准备的人,正象一本书中这样写道:命运总是迎着强有力的人物和不可一世者走去。命运喜欢这些象自己那样不可捉摸的强者。他大大地节约了起步的时间,在实施自己的宏伟计划的马拉松比赛中,他抢先起跑,获得了优势。他现在可以从容地回过头来重新审视整个海南的经济环境,寻找下一个平台。并且,他的眼光投向更加广泛的地区。他再次认真研究了那些向他们申请投资中具有操作价值的项目,加以考虑。现在他们是真正有实力的信托投资公司了。同时,他享受了超额的常务副总裁权力。王祖顺见识了赚钱如此容易,似乎从此对实业再无兴趣,除了每天去股市看看,就是继续他的应酬饭局和歌舞娱乐。虽然,他们现在只有一百万资金还滞留在股市中。这是由于王祖顺的坚持,以保证他一个大户的资格,可以自由进入证券公司的贵宾室。但他关注股市这种习惯也许会一直保持很久。幸好他们出货后,行情一直保持平稳,没有更大的涨幅,让他失去了反击叶山鹰的理由。就在叶山鹰寻找实业投资项目的时候,他遇见了刘广成。

刘广成的个人资料和经历可以用很简短的话来概括:东北哈市人,农村孩子,师范毕业生,中学数学教师,善于算计,对数字有天生的敏感。在三十岁的时候,他捕捉到了他人生的第一个机遇。当市教育局长在一个夜晚摸进他隔壁一位女教师家中时,他没有犹豫,立刻拿起相机冲了过去,按下了快门。虽然相机中还来不及装上胶卷。两个月后,他如愿以偿调动到市教育局劳动服务公司,这个公司当时的主要业务是用教育局的资金在海南炒地。这笔资金包括教育基金,财政拔款,非法集资和一部分拖欠的教师工资,数目不太大,只有五六千万,但已经是一个市教育局的最大财力。刘广成的职务是副经理,但他全权指挥一切,教育局长支持他,纵容他,经理对此无可奈何。他的作用,是教育局长一个遮掩的幌子和最后用来替罪的羔羊。象一切初掌大权,自作聪明的人一样,刘广成在几次小胜后,雄心勃勃地向更大的目标进发,接下了这个危险游戏的最后一棒。跟王祖顺的命运完全相同,整个公司陷入困境,一蹶不振。但是游戏结束后,他滞留海南,绝不返乡。他的理由充分,为了善后处理劳动服务公司投资的房产。但整整三年时间他根本没有花太多的心思去考虑那幢毫无用处的烂尾楼,而是不停地尝试新的项目,寻找新的机会。他毫不在乎自己的使命和劳动服务公司的巨额投资,同样也毫不在乎自己的处境。至少,在教育局长下台之前,他是安全的,高枕无忧。如果市教育局的经济在局长的运筹下有宽余之时,他说不定还能东山再起。教育局长对他的任性无可奈何,教育局每个月还必须拔一笔费用来维持这个劳动服务公司的海南办事处。这一点跟王祖顺的信托投资公司也是大同小异。

他还有一点跟王祖顺相同。他在海南建立了自己的一定社会关系,犹如王祖顺与女行长的关系一样,他跟市交通局一位实权派的副局长成为挚交,情同兄弟,所以他计划成立一个汽车出租公司,发挥他的优势。这是一个好项目,证明了他并不是一个庸碌之才,眼光独到地预见了海南的发展,出租车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但是,他的所有资产跟两个月前的王祖顺一样,全部体现为一幢毫无价值的烂尾楼,就算营运权可以操作,但首期必须投入的购车费用是一笔不小的投资。他四处活动,施展雄辩的口才向每一位有钱人或者可能有钱的人推销他的计划,但是一年的时间一无所获,整个经济环境的萎缩让每一位投资者都变得小心翼翼,空手套白狼的把戏暂时失去了舞台。做为一种广泛的尝试,他的申请投资计划也递到了王祖顺的办公室,并不抱什么希望。他对海天信托投资公司的状况基本了解。事实也的确如此,这份报告被放到王祖顺的办公桌上,就没有被认真翻阅一次,直到叶山鹰来到海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