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第二章 步入华夏 误上贼船

shuqiuping 收藏 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3/[/size][/URL] 林幸星一觉醒来,身体也好的个七七八八了,不过抬眼一望,惊异的差点从床上掉下来。只见自己躺在一张雕花的楠木床上,墙四周挂满了世上都已成绝品的书画,其中还有很多是画圣吴道之和书圣王羲之的,平常人只要搞到一副这样的书画,就一辈子可以躺着吃喝了,而这里却挂了这么多,真不知道该主人是多么的富有。房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3/


林幸星一觉醒来,身体也好的个七七八八了,不过抬眼一望,惊异的差点从床上掉下来。只见自己躺在一张雕花的楠木床上,墙四周挂满了世上都已成绝品的书画,其中还有很多是画圣吴道之和书圣王羲之的,平常人只要搞到一副这样的书画,就一辈子可以躺着吃喝了,而这里却挂了这么多,真不知道该主人是多么的富有。房顶则挂着一全巨大的水晶灯笼,地面上铺上了一层猩红的波斯地毯,宽大的八仙桌上摆满了各种奇珍佳肴,旁边还坐着一个年轻的婢女打扮的女孩,可能是太累的缘故吧,正托着香腮睡的正香,浅浅的微笑很自然地露出了珍珠般的贝齿和甜甜的酒窝……

林幸星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狠狠地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剧烈的疼痛瞬间由神经传入大脑,不由一大叫一声“啊!”这声音使他认识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而同时也惊醒了熟睡中的那个小女孩。那小女孩看到林幸星醒了,丝毫没有追究其打扰自己睡眠一事,眨着大眼睛,兴高采烈的说道:“公子爷,你终于睡了,真是谢天谢地。”听到这句公子爷,简直又是晴天一霹雳,难道自己不是在做梦,而是的的确确回到了古代?想到这里,心里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哎,这些千奇百怪的事总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呢,是不是我前生做错了什么啊?别了,我最亲爱的父母;别了,我最热爱的故土;别了,我最挚爱的籽毓。诶,怎么会想到她呢,躺她都来不及了,还最挚爱的,真是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了,真是失败。此时,大狸狸恨不得赏自己几个耳光,以报这该死的想法。想着想着,心中也豁然开朗,既然这已成为铁一般的事实,那就既来之,则安之,不在这里做一份轰轰烈烈的大事,建立千秋霸业,名垂千古,还真的没有面目在九泉之下见江东父老……

那小女孩看到林幸星一会儿眉头紧锁,一会儿又在那偷偷地傻笑,真怀疑他脑子是不是有点烧坏了。慌忙问道:“公子爷,你没事吧。”林幸星只顾自己想入非非,却忘了旁边这个小女孩的存在。忙低差头,抱歉一笑,说道:“没事,没事。哦,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这又是什么地方啊?最重要的是这是哪朝哪代啊?那小女孩看到他一下子问了这么多问题,还最后问了那么愚蠢的问题,也忍俊不禁,“噗!”地笑了出来,不慌不忙地说道:“这当然是在2004年的华夏,而此处便是我“华夏”组织总部所在地,在这里大家都啊我小诗,以后有什么吩咐,只管告诉小婢一声就行了。”语音一顿,接着说道:“哦,你已经晕迷快有五天了,这些日子滴水没沾,一定饿坏了吧。”听完这话,肚子还真的抗议起来,刚刚满脑的惊异倒不觉得,还真是饿的不行了。最重要的是没有回到古代,只是到了一个喜欢仿古的组织,心也安了下来。

飞速的迈向桌旁,正准备对那些美味佳肴实行三光,却被那小女孩挡住了,原因是刚刚醒来,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吃这些东西肠胃可能消受不起,况且那些菜已经凉了,吃了对身体不好。说完,变戏法似的从食盒中取出了一大碗清粥和几碟小菜,给林幸星用小碗盛了一碗,还未入口,清香早已扑鼻,不由使人食欲大增。林幸星丝毫不懂得欣赏,狼吞虎咽般把粥通通消来,顺便还风卷残云似的把那些不准动的美味佳肴吃的个底朝天。他这吃相也太“雅观”了,惊异的那小女孩眼晴睁的像灯笼似的,暗骂道:真是牛嚼牡丹,暴殄天物。惊异归惊异,作为婢女还是本能的给他倒上了一杯香茗,茶刚入口,其味早已侵入五脏,仿佛吃了人参果一样,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无不舒张起来。林幸星虽不知道这茶叶的名字,但意识其价格绝对是一两值万金,还有可能没处买。那茶杯好像也是寒玉制作的,那盛粥的碗也绝对是景德镇官窑里精制的,在这里随便拿走哪一样,还不是大发特发了。这个“华夏”倒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真TMD不是一般的有钱啊。

忽然,又一漂亮婢女走了进来,说道:“林公子,你终于醒了,请跟我来,我们宗主要见你。”说话声音虽然很温柔也客气,但给人的却是一种不可商量的语吻。林幸星此时也有强烈预感,自己绝非这里面的任何一人的敌手,又加上此时满腹疑论,不由自主的跟着她走着。一路上的环境让其更是吃惊不已,放眼望去,城楼耸立,金光闪烁,琉璃瓦,紫砂墙,各处都是金碧辉煌,洁白无暇的白玉护拦上雕着各式头案,直径数米的镶金的大理石柱上浮现出一条条栩栩如生的飞龙,各楼各阁及重要路口都有身披重甲、手挚长戟的护卫……看到此处,不由想起《阿房宫赋》中描写的场景,简直是惊人的像似,这简直是一个皇宫的复制品嘛。看到这里,林幸星的颖惑又加深了几重,身上也打起了冷颤。

也不知道转了多少弯,越过多少宫殿,总算在那叫信“宗主室”的宫殿前停了下来,那女婢示意林幸星推门进去,自己却转身走了,林幸星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缓缓的推开了那觉得的大门。室内空荡荡的,一个年约六旬的老者背对着他在那来回踱步,仿佛在思索着什么。许久,那老者才转过身来,林幸星却吓得差点趴下。只见那老者紫色滚龙袍,头戴乌金王冠,脚踏虎皮靴;瘦脸、厚唇、阔耳、剑眉,除了一双贼亮贼亮的眼睛外,和那些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在大街上随便一抓就是一大把。而能让林幸星初次见面就恐惧成这样,一来是因为其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霸气使得万物臣伏:二是因为看见那老者既然身披龙袍,头戴王冠。林幸星又联想起刚才看到的景像不由提胆颤心惊起来,更何况其组织还取名“华夏”竟同我国家民族同名,狼子野心,是人便知,其心当诛。哼,看其相子便知是哪支皇室后裔,密谋造反复辟,我林幸星虽不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但就算粉身碎骨也决不会让你阴谋得成,即使我还有三寸气在也要和你们拼个鱼死网破……

那老者看见林幸星一进门就是发呆,表情也时怒时怪,便集中精力用异能把思维伸入了林幸星的脑海中。窥查别人思维本来是非常困难之事,假使一方思想集中,或者另一方功力不够,那后果不堪设想。而此时一来林幸星没有丝毫防备,二来那老者功力高出林幸星太多。因此,林幸星所思所想便如一张显示屏一样在那老者面前暴露无遗了。那老者看到林幸星的想法,顿时哑然失笑,恨不得冲上去赏他几个爆栗。

于是打破这沉默,说道:“林公子,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我们想密谋造反,想脱你下水啊!而你准备和我们拼个鱼死网破?”听完这话,林幸星更是吃惊不已,自己想什么他怎么完全知道呢。记得有一种叫做摄心术的术法,难道这老者会?不过这样也好,也不用拐弯抹角了,什么话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于是冷冷地说道:“难道不是吗?你身披龙袍,头戴王冠,所修建筑全是按皇宫规模和样式而建,你不是想造反而想做什么?莫非你想告诉我,你钱多,一切都是为了好玩吧!”听完这话,那老者不怒反笑,说道;“哎,你错了,而且错的太离谱了,我们这组织的存在一切是为了保护华夏民族而存在的,我们组织是我们民族当之无愧的基石,只会阻止造反,我们又怎么会造反呢?至于这身行头,乃是轩辕黄帝传下来的,我穿着也觉得不舒服,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你看那些帝王龙袍是黄的吧,而我这是紫的,你还没看出来。”听完这话,林幸星也有了几分动摇起来,但还是冷笑道:“你这话谁信啊,骗三岁小儿都已不可能。今晚只要我能活着出去,定将你们的阴谋大白于天下,令你们成为众矢之的。你们或于很强大,但你们再强,能强大过整个华夏那庞大的国家机器吗;人再多,能多的过华夏十四亿人民吗?”林幸星此时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起话来也是慷慨激昂,刚才那畏惧也一扫而光。那老者想不到这个时候,眼前这不及弱冠之年的小子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由重新生打量了他一番。心里也暗暗高兴起来,看来假以时日定会成为是我华夏的又一王牌。

那老者沉默了半晌,长叹了口气,才开口说道:“你有没有耐心听我讲一个很长很的故事?”林幸星隐约看到了老者眼晴中闪烁出的诚恳,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这个故事还真不是一般的长,足足讲了四五个时辰,才仅仅把华夏由来和数千年来所为我们民族做的巨大贡献描述 了下。听完这个故事,林幸星对那老者的话也相信的八九不离十了,而且那老者还举出了证明让其乇底征服,要是林幸星还有疑惑就去国殇碑看看,那里清楚的记着组织中每一件事,每一个人。

林幸星此时疑惑已消,新的问题又浮了出来。向那老者问道:“我怎么会到这里的,还有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这是怎么一回事?”那老者微微一笑,把一叠厚厚的资料扔了过来。看完这资料,林幸星又是大吃一惊,这几乎是自己二十年的成长录,有的小事连自己都不记得了上面都还有记载,最可怕的是连自己喜欢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隔壁邻居的大妈的小狗叫什么名字都有记载,看来这组织收集情报的能力是全世界所有谍报机构也不能相比的。林幸星看完这令其毛骨悚然的资料,好奇的问道:“我记得当时好像是为了保护一个美如天仙般的女孩,和几个日本忍者对上了,后来失血过多不省人事,再后来就到这儿了。难道这一切都是你们安排的一出戏?”那老者看到情绪刚刚平复的林幸星又变得激动起来,赶紧说道:“当然不是了,那晚我们中的一个成员的确在执行任务时身中剧毒,后被其爪牙所追杀,还多亏有你,要不然我们组织又少了一个精英了。”话刚落下,忽语气一变又开口说道:“可儿,还不出来拜谢一下救命恩人。”话说完半晌,才见一女子姗姗而来,用宫廷礼节给那老者和林幸星行了礼。此时,林幸星已见过此女三次,一次是在梦中,模模糊糊的;第二次,是在救她之时,也只稍稍看了一下,这次才算真正的一睹其庐山真面目。

林幸星也忘了自己英雄救美不成成狗熊的事,早已以救命恩人自居,目不转睛的死死盯着她,弄得人家脸红得像西红柿似的还不罢休,恨不得时间在此永无停顿,鼻子也差点喷出了血,她的杀伤力还不是一般的大。林幸星此时想道:看来自己应该是无可救药的爱上她了,以前听人家说什么一见钟情总是嗤之以鼻,而今天却真正领略到了。若单论相貌而言,她与姜籽毓也是各有千秋,籽毓如花中牡丹,高贵、典雅,她便如夏荷清洁,脱俗,只可惜姜籽毓在林幸星心中留下的阴影太深,就算林有那种想法也不会承认的。

她看着林幸星目光始终放在自己身上,低着头羞愧地说道:“公子,别这样看着人家,怪不好意思的。我叫俞可儿,还未多谢公子的救命大恩呢?”这一句话一说出,只听的那老者哈哈大笑,林幸星眼皮再厚也不好再看下去,说了一大堆的客套话,当然与俞可儿的距离也拉近不少。

突然想到,自己很久没会学校了,怎么就没参加军训,回学校就算不被开除,也会记个大过。还没开学就背个处分,自己也算千古第一人了。慌忙向老者说了要走的信息,说的也算是诚恳了,自己都已经是声泪俱下,而回应的却是不行两个字。

那老者后来的话更是让林幸星差点气死:“小子,你今天看到听到这么多比国家机密还机密的东西你还想走?”林幸星此时也丝毫没想到一时好奇会出这么大的祸,真是好奇心害死一只猫啊,也无可奈何的说道:“我以名誉起誓,绝不向外面透露任何关于你们组织的东西这下行了吧。”那老者嗤的一声冷笑:“你当我们都是白痴啊,只有死人才能永远的保持秘密。”听完这话,林幸星身心一下又俱凉,早已猜出他们要杀人灭口了,还心存那么一点侥幸。哎,既然如此也只能破釜沉舟了,一下子把异能提升到顶点,虽知自己远非这里任何一人敌手,但只要一博或许还有万分之一的生机。那老者见林幸星杀气四溢,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你救了可儿一命,对我们华夏有着大恩,我们又怎么恩将仇报呢。不如这样,你就在这里呆上几十年,每日宝马香车相伴,美酒佳肴伺候,南国佳丽,北地胭脂任你挑选,帝王般的生活总比你在外面吃了上顿没下顿好的多吧。同样这里也有世界上最先进的设施,最仿真的模拟设备,绝对会让你乐此不疲,乐不思蜀的……”这诱惑还真不上一般的大,换任别人早就一万个答应了,可林幸星还深陷于“人活着是为了什么的死胡同中”不能自拔,考虑了半晌,终究还是没有答应。人活着是为了快乐自由,如真的过老者所说的那样生活那又和笼中的金丝雀,神庙中供奉的神龟有何分别呢?

那老者看到其好意被子拒绝不怒反喜,恰好此进林幸星垂头丧气的问道:“除此一途,真的别无他法了吗?”“当然有了,那就是加入我们。”老者欣喜地说道。接着又给林幸星讲了一系列加儿其组织的好处,如此的软硬兼施,恩威并济使林幸星不得不屈服。哎,那么丰厚的条件,再加上以后相对的自由,更重要的是为了那可儿,好只能牺牲绝对的自由了,终于还是在那“买身契”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盖了手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