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二十八章威胁

ddtt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别这样,旁边还有人呢。”倪娜没人的时候胆子很大,有保姆在旁边有点不好意思,免得她有问自己最近几次呀什么的。

“没事,她是我们家的成员又不是外人。”许睿心情不错,也管不了这么多,反正她看见就看见吧,这样也容易让他不抱什么幻想。他把倪娜抱起来然后当着怡慧的面就亲倪娜。

怡慧认识他好几个月,在他家当保姆也快三个月,一直还没见过他亲过他老婆,这明白着不是给自己看么?


“我们还要再办一次仪式,我的好朋友们都要求尽快办。”吃过饭以后许睿坐在书房和倪娜商量着。

“我要照婚纱照,家里连个结婚像都没有。”倪娜在香港时候就没照相,以为父母不高兴她也没心情,这次要都补上。

“你也知道我不喜欢照相的,先说在那办酒席呀,大家可都等着呢。”许睿花钱的时候都和她商量,尽量让她满意。

“找个能做粤菜的酒店,最好鲁菜也能做,你那些朋友兄弟主要爱吃这两种菜,具体在那里自己定吧,我那天要穿什么衣服去呢,在香港穿了一次婚纱,这次我想穿旗袍,中式的结婚礼服我还没有呢。”

“好,我陪你做,但我不穿中式礼服,穿上去像过去的地主一样。”许睿最怕照相其他的也无所谓。


波音747飞机降落在绥州机场上,辛迪克终于又回到这座城市,他拿着行李箱走出机场,坐上出租车他闭着眼睛思考着如何把案件调查出来,现在主要能把他弄回美国就行,随便什么罪名都可以,必须让中国的司法机关同意帮自己抓他,并同意引渡他。

弄个什么罪名好呢,必须材料上写上犯罪发生地在美国被害人在美国,再加上他的美国国籍,引渡他应该不成问题,但做假证据是严重犯罪,搞不好这二十年特工就白当了。

这或许行不通,不如使用打草惊蛇这一招,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你做了很多坏事,海牙国际法庭,FBI都想了解情况,希望你配合,如果他做贼心虚就能知道他到底有罪没罪。


许睿和倪娜办完结婚仪式又忙着照结婚照,一连忙了好几天。

倪娜请了好几天假,准备在家好好休息。

沉默了好几天的手机又响起来,许睿接起电话看是陌生号码就问:“你好,你找那位。”

“我找你呀,很久没和你联系,想和你聊聊天好么?”威恩斯笑着和他说话,假装自己很高兴。

“电话里不能说么?”

“我的车就在你家外边,只占用你一会的时间。”威恩斯以前对他的感情投入很大,总是想方设法的让他高兴,可她发现这个家伙比自己的任何一个前任男朋友都难以对付,怎么哄他都没用,也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什么,难道世界上真有很专一的人?

“好吧。”许睿挂上电话心里想这洋鬼子到底要干什么,不如出去看看。


出了小区的大门,威恩斯降下车窗户玻璃和他打招呼,“嗨,上车吧。”

许睿也没客气,坐到车上,这是辆很新的长安福特轿车,他刚上副驾驶座位,车窗户玻璃就升起来。威恩斯把一盘磁带放进录音机内按下播放按钮,录音机开始播放磁带里的内容。

“你好,请爱的赏金猎人,你可一点都不可爱,你带着雇佣兵在刚果境内胡作非为,屠杀俘虏焚烧村镇,你简直是魔鬼,你杀了那么多的人,可以说你毫无廉耻,你把死人的内脏卖钱,还帮着很多叛乱武装走私钻石,你还走私军火帮助叛军和政府军增加冲突的规模和强度,好了先说这些,我是FBI国际合作局特工辛迪克,你有权利沉默,但你的沉默不可能让你不接受法律制裁,因为你是个职业罪犯。”录音机里的这段话几乎让许睿全身的汗毛竖起来,居然有FBI知道自己做什么,难道他们有证据起诉自己?

车后排的门打开,上来一个中年白人男子,许睿认识他,以前有个外国人暗杀自己未遂就是这个家伙来调查的,这家伙居然现在来调查自己,看来除了美国黑帮外,FBI也想找自己的麻烦。

“我不想直接拿出手铐逮捕你,因为你还是做过些好事的,你是个一点都不可爱的家伙,现在海牙国际法庭在调查你在刚果内战中的责任,如果你逃跑你就像卡垃季奇(已经定罪的国际战争法庭罪犯,前南内战中塞族领导人)那样东躲西藏的当老鼠吧。”辛迪克没和他客气,很直接的把话说开。

“我等你的证据,你随时可以来抓我,你怎么把我抓住就必须怎么把我放走。”许睿也摊了牌,他并不怕这些人,自己才二十来岁,日后五角大楼有的是生意让自己做,他们舍得自己死掉么?


哈利斯住进距离许睿家最近的酒店里,他刚睡起觉,起来以后就拿望远镜站在窗户前张望,就发现许睿进了一辆轿车里,他拿出大倍数望远镜自己搜寻着,发现另一名白人男子也上了车,他不敢确定最后上车的那个人是谁,难道又是五角大楼的人?找他谈生意。

自己可管不了这么多,要尽快和他谈一次,谈不成就干掉他。哈利斯已经通过本市邮局发了一封信给他,信里面用暗语说的很明白,要么一起干,他做双面间谍,渗透进中国的国家安全局,自己为他提供情报让他获得信任,并让他为自己这边提供有价值情报,如果他不答应,自己就除掉他。

他也有可能被中国安全机关收买,然后潜入CIA当线人,收编他太危险,还是杀死他最好。如果能设计出一个圈套让他钻进来,然后借中国警察之手干掉他,那是最好,可怎么布置圈套呢,这可要牺牲好多脑细胞的。但第一次接触还是要按照上边的意思办。


许睿拉开车门下了车,现在他已经知道这两个家伙是FBI,FBI又有什么了不起,FBI的局长有五角大楼的掌门大么?谁大谁小不说,自己至少也是五角大楼的半个雇员,有很多事等着自己做呢。

在哈利斯的监视下,许睿下了车回到家里。

FBI现在用的一招就是打草惊蛇,和自己亮明身份无非是想看看自己的表现,如果自己逃跑,FBI就可以追捕自己,自己如果不跑,他们就无计可施,这招他太熟悉了。许睿带兵打仗的时候总用这一招,如果情报不准确的时候要攻打一处敌人的基地,就先派一支侦察分队还有企图都故意暴露给敌人,敌人要搞的很紧张就证明基地里有很多重要的东西,比如叛军首脑或者主将,还有贵重物资什么的。敌人要表现的很正常,就证明这里没什么高价值目标。


许睿刚到家,家里的固定电话就响,这电话很少有人打,一般人都是打手机。他拿起电话,哈利斯躺在酒店的床上拿着电话说:“你好,你一定是很不高兴的从车上下来然后回到家的吧?”哈利斯把看见的又说了一遍。

许睿头皮一阵发麻,感觉头发有点往起竖,他又被监视了。紧张过后坐回到沙发上,“你想干什么?”

“你先别紧张,我只想和你谈谈,你如果愿意继续为我们做事,就主动和安全局的人接触,然后告诉我们他们让你们做什么。”

“我不想给你们干。”许睿把他的话打断。

“别这样,你也知道各国情报部门之间也有地下交流方式,如果我们把你在美国接受训练的录像带给他们,我想你的后半生就会在监狱里度过。”哈利斯用的是一种很老套的威胁手段,就是以告发某人为威胁,迫使某人与自己合作,如果对方不合作就把他参与国外情报机构训练的证据邮寄给某人所在国的反间谍部门。

“你敢威胁我?你信不信你在回到美国的时候会有一辆黑色的货箱车在你家门口等你,有些穿军装的宪兵会告诉你,你违反了国家安全法,现在军事法庭批准逮捕你,你会被秘密审判,然后被关进军事监狱。”许睿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他。

“你可别吓我,我才不怕你,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这个人不喜欢打小报告,与其让国家安全局的人抓住你,不如我一枪打死你,免得你为暴政后台国家做事。”哈利斯现在就想弄死他,这样自己才有太平日子过。

“你请便吧,我喜欢和别人比枪法,因为我没输过,你这个混蛋死了以后我会把你死时候的照片寄给你的家人。”许睿把无绳电话丢在沙发上,“他妈的,都想使唤我,门儿都没有。”


怡慧出去买菜回来,看他一脸不高兴,虽然许睿从不把心事挂在脸上,可怡慧擅长察言观色,看出他有点不高兴。她坐到他身边,没紧挨着坐,怡慧知道他不喜欢这样。

“又怎么了,谁有惹你了?”她对他比对自己还关心。

“没事,忙你的吧。”

怡慧没来得及说话,就捂着嘴跑进厕所里,门都没来得及关,里边就传来呕吐的声音之后是一阵冲水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