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离婚了,离婚的二姐在城里打工,可她的户口至今还在原来婆家的村子。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农民的身份似乎成了她找寻新的幸福的无法回避的障碍。


二姐的心气很高,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的她一直在村子里做代课老师,利用课余时间她完成了大专函授课程,凭着多年的教书经历,她应聘到了城里一家不错的私立学校任教。


姐夫原来是某国有单位的员工,谁想不久就因为改制下了岗。姐夫的身体好象很不好,不能做重体力活,失去了工作的他似乎就很难在农村里立足。


二姐闹婚已经很多年的事了,他们多年来一直又没有孩子,少了这份牵扯似乎就简单方便多了。办了手续,二姐什么也没要,孤身一人就离开了那个她生活了多年的家。


大姐很快为二姐在城里介绍了个男朋友。男人有正式工作,女人似乎是攀上了高枝和人跑了。二姐很满意,只是没多久便传出他们分了手。打电话给二姐,二姐说,不行的,他们两个人只能做普通朋友。可我明明听说,二姐已经为这个男人怀了孩子。怀了孩子的二姐不得已只有做掉了,放弃了今生第一次做母亲的机会。而其中更多的内情我们不可能知道。


二姐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离婚以后就没有回过,她一直住在城里。父亲说要去看她,她总是制止,甚至躲着不见。打电话给她,她总说好着呢,不用大家为她操心,听她的语气似乎也很快活。一遍遍叮嘱她,早些把自己的个人问题解决了,她也总说不急,好象忙得顾不上,教着书不说,还在搞什么推销的工作,真是够她忙得了。听她这么讲,我就不想再多说什么,我能想象得到,她既不想让家人为她操心挂念,当然也不想听父母无休止地在耳边叨叨,内心里的孤单与寂寞也许少不了,怎能不心焦,只是这不是急就能轻易办到的事,她大概不会再把这放在第一位了。


我对妻说,二姐的婚事现时真成了难题,在农村找,她一定看不上眼,或许也很难找到能配得上她的;但是在城里,象她这身份似乎又很难碰到合适的,真正成了高不成低不就的了。说实在的,这真的很让人忧虑与担心。现实的因素有很多,我们总是要多方权衡与比较才能加以抉择与取舍,而不是仅有感情这一回事的,让心无顾地经受太多的折磨与煎熬。


只是我想,在二姐做出最终的离婚决定之前,她一定想到了这一点,要不然她也不会犹豫踟蹰了那么多年,她心里一定做了充分的预想与准备。爱不是唾手可得的庸常之物,缘份更多的时候也靠得是天赐的良机,不是人为所能决定的。所以我们必须有足够的耐心来等候这份幸运的莅临,同时也必须具备经受一段时间孤独与寂寞煎熬的毅力与信心。


爱会不期而至,但爱的不期又不知会是何期。因为真正的爱情我们也许无处去找寻,我们看不见她,不知道她藏在什么地方,离我们会有多远,我们只是茫然地向前行进,心里怀着那份最美的期待与渴盼。而这也许就足够了,我们也只能做这么多。


现今,有一位网友告诉我,她似乎也正在面临离婚的危险与边缘。我知道一些,她和男人生活了多年可能算不上有感情,男人的行事与做为很让她讨厌与鄙弃,而近来他们的矛盾似乎到了无法弥合的地步。但我还是想告诉她一定要慎重。现实的婚姻也许很糟糕,但起码还能作为暂时的容身之处,虽然无奈,心也孤单,生命却还可以得到一时的休憩。破釜沉舟勇往直前的勇气与胆魄,也许不是普通人所能轻易承载得起的。茫茫人海,何处才是我们心灵的归属,有些人也许穷其一生都不一定能如愿以偿地找到。


我告诉她,“爱是不容易找寻的。”


她回我,“我没有想要寻找真爱的打算。”


“哪你离婚以后想要找寻什么呢?”我追问。


“我说了,置死地而后生。没有爱情我也活了那么多年,我不相信爱情,我只为生命的精彩而活,为孩子而活。”


我想也是,置死地而后生,起码比现在生得要好些,哪怕不为爱情。


“有了这两个目标,我还会寂寞吗?”她问我。


“是不会寂寞,只是有孤单与无助的时候。”我补充道,“还有性,这是无法隐讳的需要。”


“不需要,没有爱,性对我来说完全失去他的魅力,感官的刺激太廉价了,我不屑为此付出我的珍贵的性。”


好的,不屑为感观廉价的刺激而付出珍贵的性的女人,我想你一定能获得你想要的精彩。比如二姐,她在城里一定过得要比我们想象的幸福,虽然看起来似乎很让人失意与惆怅,虽然在父母眼里她还是孤单一个人,但她活得可能会很轻松与快乐,绝不比婚姻的时候差。


离婚的女人,如若抛开了爱不谈,也许会演译出生命更多的精彩。只是让我更多的给她们以真心的祝愿,爱会不期而止,让那曾经受伤的孤单的心得到挚爱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