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二十七节还是有个兄弟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在无法说服斯坦利的情况下,哈利斯决定自己单独行动,只要是中情局特别行动处批准就是下边的站长也难以阻止自己,他写好了任务报告提交给特别行动处。

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哈利斯看着窗外兰利市(CIA总部不在华盛顿在离首都不远的兰利市)郊区的风景,感觉自己坐在这儿很空虚,他的脑子里总是出现法庭审判的场面,许睿总是说着于自己不利的话,他当着众多记者的面,说:“中情局在颠覆很多国家的现政权,而且开公开干涉我们这些合法的外国企业在那里开展业务,我们签定了训练刚果警察的合同(包括军队和情报部门)他们确不让我们执行,并公开袭击在那里的美国公民,并威胁他们离开,他们用大型飞机不间断的向内战国家输送武器,他们必须为几百万死去的人负责,而不是我。”

这样的话就是噩梦,哈利斯刚喝下一杯热咖啡,就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带上国家安全特别法庭,检察官指控他泄露国家机密,没有及时使用必要手段促使机密外泄,最后法庭判他终身监禁,并有巨额罚款。

办公室的门开着,一位特别行动处的助理敲了敲哈利斯的办公室门,敲了半天哈利斯还是趴在桌子上睡。助理走过去,轻轻的拍了下他的肩膀。

哈利斯正梦见自己被联邦执法局的警官带走就猛然惊醒,“啊”,的叫了一声,哈利斯坐了起来感觉出了一身冷汗,看看熟悉的办公室,原来自己还在美国,还在总部的办公室,原来那是一场梦。

“什么事?”他一边故做镇定的擦着汗问话,一边看看空空的咖啡杯。

助理很能理解这些老外勤人员,常年活动在危险的地带,随时都有可能被敌人抓住,即使住在酒店里也不能睡个安稳觉,自己也做过几年外勤,也知道只有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才能睡着,“哈利斯先生,处长让您去一下办公室。”

哈利斯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出自己的办公室。

“哈利斯,你写的东西很有意思,为什么现在要干掉他呢,他早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也知道你干什么?”处长是个五岁多岁的白人老头,以前只是某个站的‘优秀’站长,白宫不喜欢这样的人出任如此重要职务,他怎么升上来的,听完处长的问话,他却想的是这些。

“是的,他以前帮助过我们。”哈利斯虽然有点走神儿,可一点都不结巴。

“怎么帮?”处长问。

“我知道他给刚果政府做事,我就和他在战场上打过几次,我们的顾问和特别行动队和他交过手,不是他的对手,他是我们推翻刚果政府的障碍,我们用暗杀的手段没有用,他防备的很厉害,他提前就认识我们,他是我们的学员,后来退学了自己当起了赏金猎人。”哈利斯抖搂出很多陈年旧事。

“他为什么退学,是你开除的?”处长过问那些自己不知道的事,中情局有十几万雇员,他不可能了解每个人。

“他不想当特工,他出国前中国的安全机关找过他,让他向我们渗透,可他两边都不愿意帮,也不打算当卧底也不打算给我们干,整天在学校打架闹事,后来还打了我和很多教官,他就被开除了,不过他签过保密合同的。”哈利斯讲的很流利。

“你们在刚果重逢以后交过手,你发现打不过他就和他单独议和,他给你提供政府军的情报,还承诺不攻击你和你的人,所以你能顺利的展开工作,帮助叛军扩大地盘?但议和也让你们暴露目标?”处长问的非常仔细。

“他给刚果政府当鹰犬,突袭了我们的地区指挥部,他包围了我们,并俘虏了一些特工,有的人他认识,所以才谈判成功,可不是我们主动跳出来的,和平解决是由局长批准的,现在我们能控制刚果的铀矿,多亏了没和他发生更大的冲突。”哈利斯把所有的事都讲了一遍。

“但我听说,他除了帮刚果政府打仗,还走私钻石、军火,另外还走私铀给朝鲜伊朗,还贩卖军火和人体器官,他这个家伙很坏,但是从不找妓女什么的,几乎没不良嗜好,简直是做特工的最好材料,走私铀的事还不确定,但他给五角大楼很买力气的做事,这让我羡慕,我决定暂不批准你干掉他,你在费点气力把他弄到我们这边,五角大楼有一百多万雇员,不缺他这么个有能力的,可我们全部加起来不到20万人,像他这样的我们太需要,明白么,如果有人杀他你就保护他,不过你已经派人暗杀过一次他,FBI在中国查过一个案件,有人在他喜欢呆的地方暗杀他而且没得手,你先去吧。”处长一番话就把他打发了。

哈利斯就不明白,为什么他这么容易被上司喜欢,就因为他做的事么,他可以在战场上把CIA的特别行动队和雇佣兵击败?不过也是,在阿富汗还没有人能把CIA的小规模渗透部队击败,如果他要被基地组织收买,去了阿富汗或者伊拉克,那情况更糟糕。

为什么他这么招人喜欢呢,CIA这么喜欢他中国的安全局也喜欢他,他真的很适合做个特工么?带着一脑子的问题,他又带上自己的搭档回到中国。

许睿借到资金又活跃起来,他有空就去安静的咖啡馆一边喝茶一边看很多外国网站,还有邮箱里的电子杂志,他想尽量多的阅读各种各样的商业新闻,以判断处某个上市公司下一季度的业绩。

上网买卖股票则更辛苦,美国股票市场开盘的时间已经是中国的深夜,收盘的时间正好在国内是吃早饭时间,每天开盘收盘两次交易,就让他的黑眼圈多起来,但负债也开始减少,他每次把赚来的钱转到林飞宇和怡菲的账号上。

还清他们几十万美圆是很容易,还清银行的钱是很难的。

雷雨田这几天很清闲,早上就把许睿约到茶馆里,打算帮帮他。

“你怎么折腾成这样?”雷雨田问。

“结婚了就该玩命赚钱,我买湾流公务机和海豚直升机都是贷款,欠了银行一千多万美圆。”许睿实话实说。

“你不是把飞机出租出去了么,应该赚到的钱可以还清贷款的。”雷雨田知道公务飞机坐一次很贵。

“国内的我都不想租给他们,免得把我的飞机弄坏。”

“那把两架飞机过户给我吧,反正我有点闲钱,可以帮你一下,你不必为几架飞机活的这么累。”雷雨田拿出一张泰国银行发行的银行卡,这可是从孟财身上缴获的,是孟恩崇贩毒二十年赚下的钱,自己的银行卡上也有差不多这么多钱。

“你要买下我的飞机?”许睿有点舍不得。

“我买下了你什么时候想用就什么时候用,你和老婆旅行也不过是每年三个月,其他时间飞机停着也是浪费,不如卖给我你也没了经济负担,出门依然还是可以坐公务专机。”雷雨田知道不义之财不能轻易拿,独吞对自己并不好,反正打孟家军他出力也不少,不如就送他吧,以前大家在刚果的时候,自己被他救了好几次,一直还没像样的感谢他一次呢,这次就大方点吧,他把银行卡塞给他,“别忘了还清贷款就把飞机过户给我,我也很想坐一千万美圆的飞机。”

许睿拿到这么大笔钱,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太感谢了。”

“兄弟,这话就见外了,我在战场上受伤,你背我跑了百十公里把我带到安全地区,你救我也不是一次几次,我觉得我这个人是富贵命,我的命怎么也得必须值这么多钱。”雷雨田和他逗着玩,就把一千多万美圆给了他。

有了钱,许睿一下就心情好了,一面给银行打电话把钱转到另一个账号上还清了美国银行的贷款,自己也无债一身轻,连大哥大嫂的钱也一起还了,这样他终于可以睡几个塌实觉。

晚上倪娜一回家就跑到客厅里,看保姆在洗菜,许睿正站在电锅旁边做饭,“怎么不玩股票了?”

“先休息几天,过几天再玩,好些日子没给你做饭,你整天在外边吃对身体可不好。”许睿一边做饭一边和老婆说话。这让在一旁洗菜的怡慧心里比边很不是滋味儿,自己一次给他一百多万美圆,为什么他就不关心一下自己呢?这几个月自己的身体有明显反应,看来自己想的终于快实现。

“我和乐轩在外边没少吃,这几天我都胖了。”倪娜走到柜子旁边,给他拿香槟,他最近都忙的连喝香槟都忘了。

把炒好的菜倒进盘子里,许睿拿过毛巾擦了擦汗又擦了擦手上的油,然后抱起倪娜,“来我看看到底胖了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