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早晨的游泳池水很凉,许睿每天吃过早饭都要下水游几圈,要是不喜欢游泳他才不花钱买带室内游泳池的别墅。从倪娜走了他就在水里游着,游的累了就爬到冲气小船上休息,他看看防水表,现在已经7点半,是去喝早茶的时间。擦干身上的水,换上衣服回到客厅。

许睿看怡慧像个病猫似的躺在沙发上睡觉,“起来吧,没睡好先回房间睡。”

“不行,大清早就折腾我,你不知道我很累么?”老女人翻过身,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她把面膜拿下来,“每天让我起这么早,折腾死我呀?”

“我还不是一样,只是我不用做饭,以前我每天5点50就起来做饭,你以为我很舒服呀?”许睿坐在沙发上,往茶壶里添上热水,一个人喝起茶来。

“谁让你找了个少奶奶,她比我都会享受,早上就吃现蒸三鲜包子,还有海鲜汤,一顿早饭就要四个菜,怪不得你受不了呢。”怡慧从厨房找到个菜单,上边排出一周的早餐,都是以前许睿每天做的,自己来了以后就随便些,那么多菜自己可做不来。

“我能受的了只是我想腾出点时间做点事情,你也看见了吧,照她这个样子花钱我很快会破产的,我要花点时间研究一下怎么赚钱。”

怡慧多聪明,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想找我借钱还是找我合作?”她知道地产业的利润很大,风险也想对小,每次花钱把政府一打点政府出面拆迁自己买下使用权,普通的商品房不到一年就能交工赢利,很多人都想找自己合作还不是看重了自己公司能赚钱这一点?只是她不想让别人分享,所以一直都是独资经营,如果是他想和自己合作,自己肯定能接受,撇开自己很爱他这一点不说,就说她以后要真有个孩子,自己虽然和他不是夫妻,但也自己孩子的父亲,现在自己没儿子,只有个成年的女儿,自己要那么多钱也没什么用,除非自己再有个儿子,和他合作也能帮他,自己多赚了也能留给孩子。


“我能向你借钱么?我只是想合作,我在美国股市上有点钱,但倒腾来倒腾去的赚不下几个,本钱实在太少,才十几万美圆,我想让你投资给我,我负责操盘,赚钱后的纯利润按投资比例分,另外我想用你的钱投资一些基金,赚钱后我拿个辛苦钱,你看怎么样?我可以把房子、飞机、汽车的产权证给你做抵押,做砸了你也能捞回些成本。”许睿从当雇佣兵赚到钱以后,就开始研究股票,当然他大哥没少教过他,他用钱赚钱的速度很快,迅速积累起现在的固定资产,目前借的钱都接近还款期限。

“你说这么多,我还能说个‘不行’么,我还有余地说不行么,不说给你面子也要给这孩子面子。”怡慧有意讨好他,挪了一下身体坐到他旁边。

“别拿孩子吓唬我。”

“好了,这事以后不提,先说合作的事吧,孩子的事等我把他生出来再研究,你要多少钱,我把钱打到那个账号上?”怡慧很痛快的从自己的包里拿出PDA,准备把账号记下来给他拿钱。

“不多用,你先兑一百万美圆吧,其他的钱我再想办法。”许睿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接上卫星电话,上线看看股票行情,他看看行情以后,把需要买进和卖出的股票用电子邮件通知在美国的证券交易公司,由他们具体操作,如果在开盘的时间,他自己就能在网上买卖股票。


林飞宇和怡菲坐出租车来到许睿家门前。

“这家伙过的还很气派,房子比咱们家的还大呢。”怡菲拿出钱给出租车司机,一边整理着包一边准备下车。

林飞宇先下车,给老婆打开车的右后排车门,等老婆下车,“他这么有钱还借我们钱,有点为富不仁吧?”

两口子走到别墅门前,按门铃。

“你去开门吧?是我哥和我嫂子。”许睿看看监控器屏幕上的两个人,都是和自己很熟悉的人,他要好好装装门面,让哥嫂好好惊讶一下。

怡慧穿着拖鞋和睡衣就走到院子里,打开大门,很客气的说:“请进。”

林飞宇和怡菲站在门前,看到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女人,老女人皮肤细腻白嫩,又穿着高档冰丝睡衣,一看就像有钱的太太,那股气质又不像阔太太,有点像久经商战的生意人,可脸上又没有酒色过度的那种气色,实在让人搞不懂她到底是干什么的,是全职太太么?到是听说这小子结婚了,不会娶会来个妈吧?

怡菲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不自信,她惊讶的睁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问:“这是许睿家么。”

面前站着一个浑身穿名牌的年轻女人,怡慧有些不自在,这女人虽然比倪娜大几岁,可比那小丫头更漂亮,气质也更好,不用正眼看就知道这也是位少奶奶似的人物,而且从眼神里感觉出她和自己是同行,也是开公司的,从她说话的口气上感觉她也像个大老板,她身上从头到脚全是名牌,而且很多都是绥州买不上的,感觉都是香港人喜欢的名牌,可能是香港人吧?

这一男一女长相可不像是南方人,南蛮子不是这个样子,怡慧隐约感觉他们俩像本地人,本地人看到本地人的时候总能感觉出一股气息,外地人是不会有气息的。

“这儿就是他家呀,快请进。”怡慧很客气的往里让。

林飞宇和怡菲互相看了一下对方的眼神,彼此感觉对方的眼神都很异样,俩人都真怕这个老女人是他们的弟妻,好好个年轻人干嘛找个老女人,又不缺钱。


进了客厅,许睿就发现哥哥嫂子眼神不对,他就知道有误会,马上介绍:“这是我家的保姆,也是管家,还是厨师,不好意思,她总穿成这样,让别人误会。”

林飞宇和怡菲提着的心才放下,许睿马上过去帮他们俩拿过行李箱,直接拿到楼上的一个空房间。

怡慧知道被误会,心里满高兴的,有人把自己当成他老婆,很不错嘛至少有点夫妻像,她请两位客人坐下,拿茶杯给他们倒茶。

“不好意思,我刚起床,我先去换一下衣服。”怡慧高兴的回到自己房间。


“她不是陈怡慧么,怎么混到他家当保姆,不可能吧?她可是本市地产界的排头,怎么回事呀?”怡菲小声的和丈夫嘀咕着。她认识这个老女人,她家以前没去香港做生意以前也在本地做地产,完成资本积累以后就去外地发展,怡慧以前还去过她家,而且在陈家这个大家族里算是亲戚,她们俩也是同辈人,只是已经出了五服。

“不可能吧,她很有钱的,又是你家远亲,你不会认错吧?”林飞宇也对本地的有名商人都有个印象,虽然没打交道可都从媒体上见过的。

“虽然六七年没见,但不能认错吧,我不行拿手机拍上一张照片发给我爸妈看,绝对错不了,那有保姆穿成这个样子的,那衣服是钱买的不是刮风得来的吧?”怡菲这次回老家可吃惊不小呀,第一站就碰到离奇事。

怡慧换了身不招摇的衣服,从新来到客厅,把水果点心什么的都摆好,她也知道人家不吃,看外表就知道人家是大户,要的是排场,摆上来只是看看,不会吃的,可作为保姆,这活儿必须做。

“姐姐,你不认识我了?我们虽然水数悬殊,可按照家谱算,我们是同辈,我是陈怡菲。”名字都是按照家谱起的,基本本家人一报姓名就知道谁管谁叫什么。

“是怡菲呀,我怎么不认识你拉,哎这么多年没见,你都长这么大,你是该这么大,你比我女儿还小半岁,是吧?”怡慧碰到亲戚,也不伪装直接就认了。

“姐,你不做生意跑这里躲清闲来了,你怎么认识他的,他可是我老公的兄弟。”怡菲其实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答案,她还是假装不知道的问一下。

“我喜欢他呗,就想在一起呆几天,他都有老婆了,就是单身也不会选我,另外我打算和他合作做点生意。”碰到本家人她就啥说啥。

“这你可找对人了,他玩股票还是很有悟性的,随便买点什么就赚,我还想请他做操盘手呢。”

许睿发现他们俩认识,还是亲戚,人家说话他都插不上嘴,很尴尬的站一边。


“你站那看什么,不知道我来做什么的,拿上钱就置办下这么多产业,什么时候还我家的钱?”怡菲把自己弄的好像是个真讨债的似的,其实她借给他的钱是不着急要的,她从认识林飞宇以后就认识了许睿,这小子父母去的早,生活比林飞宇还困难,后来自己扑腾的跟着林飞宇混,也没少积累钱财,他们又一起做生意,是个很能干的小子,如果地球上没林飞宇,或许他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她喜欢那些不靠父母自己独立发展的人,有几个人不靠父母能坐的起宾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