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二十四无形的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感觉怎么样,结婚很好玩儿么?”关宁喝着酒用法语问许睿。

“没什么,感觉很塌实,至少财产有了继承人,保险有了受益人。”许睿拿着酒瓶不停的给自己的杯里倒酒。

“那你还不赶快要个孩子,赚这么多钱总需要有人帮你花吧?”关宁不知道自己已经触动了许睿的一根敏感神经。

许睿现在害怕听见这个词,主要是被怡慧给折腾的,她总在自己面前说这个词,这个词也成了他的心病,“给老婆花还不是一样,拿钱买开心吧。”

“你说我们做的事什么时候被查出来,真的有一张保护伞在我们身后么?”关宁手上不干净,也不知道自己能逍遥法外多久,自己的手从到非洲的一刻起就没干净过,自己不停的杀人,先杀的是抢夺矿业公司财产的土匪,然后是各种各样的土匪,之后是各路叛军,自己杀的人多,拿到的薪水也多,矿场主、刚果政府不停的给他们的公司发钱,后来公司也做点小生意,在各路叛军中找生意做,谁出钱就为谁出力,战利品公司会拍卖了分给有功人员,连敌人的尸体俘虏的尸体最后都变成美圆,美国无数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从他们手里获得器官,人体的角膜心脏肾脏最能卖钱,一个刚死去的敌人身上的零件就能买十万美圆,如果雇佣的外科手术师动作快点,他们至少能从一百个敌人尸体上获得一百个以上的人体零件,鲜活的人体器官就边成绿油油的美圆。

联合国不准经营雇佣兵,他们专干这个,不准血钻买卖,他们以这个谋生,不让走私小型武器,他们就指这个吃饭,联合国不让走私人体器官,他们租用美国情报部门的飞机空运人体器官,甚至租下一架707飞机改成空中医院,把病人直接从美国拉到刚果,病人不用下飞机就能做手术,手术以后住进当地医院恢复治疗或者再坐飞机回美国。

他们的公司什么事情违法就专做什么,因为这个利润大,只是他们不做黄赌毒而已,比一般的犯罪分子稍微显得干净点。


“这个保护伞也可能杀了我们,别以为我们给他们做了事他们就放了我们,他们最自私最贪婪,否则他们也成不了世界第一大国。”许睿明白自己就像汪洋里的一叶小舟,随时都会粉身碎骨。

“那我们离开中国,也不回美国。”关宁战场上不怕死,就怕离开战场有人暗算他,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不能在家里也穿着防弹背心,更不能一辈子出门都戴防弹头盔。

许睿笑了笑,“那还活的有什么意思,逃亡的生活是很有意思,但你能过了一辈子么?只希望我别上法庭就好,不想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我靠什么发财。”他说完,拿出一个塑料杯,里边放满了各种窃听器,有无源的有源的很多种,杯里还有水,显然这些都是报废的窃听器。

“他们开始监视你?”关宁惊恐的看着一大杯窃听器。

“是我监视的他们,装几个小东西算什么,我家里为什么家具这么少,就是怕有人装这个,每个房间我宁可空着也不放东西,免得有人装这东西听我们说话。”许睿在很多地方都安装了有红外传感器的袖珍摄像机,威恩斯只要在房间里走动摄像机就跟踪拍摄并录像,没人的时候红外传感器也不跟踪目标,摄像机也就不启动,从偷拍的录像里,许睿基本找到她安全的所有窃听器,毕竟中国有海关,FBI的人入境的时候带的窃听器是数量不多的几个,自己还有专门搜索窃听器的设备,很容易找到的。

关宁叹着气继续喝酒,他用西班牙语问:“那老女人很喜欢你吧?”

“你问这个做什么,我不喜欢她就行。”许睿也跟着改用其他外语说话,免得被老婆偷听到。

“那就是她真的喜欢你?我可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不少东西,你老婆要发现了你怎么办,还是把她弄走吧。”关宁替他担心,也不知道他怎么想。

“我知道该怎么办,我不和她有什么关系不就行了么。”

“你胆子太大,居然敢弄到家里,换成我吓死也不敢。”关宁不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什么。

其实许睿有自己的想法,第一他是想让老女人看看自己的家庭很和睦,让她从内心深处打消和自己过的念头,其次是想拉住她,让他帮自己的忙,自己现在把很多钱都变成了固定资产,但很多固定资产还都欠着贷款,如果自己能利用她手里的自己,用自己的门路和能力,就能赚更多的钱,自己手上也不过十来万美圆,这点儿钱不论是玩股票还是做期货,都是很难赚大钱,要是和她搞好关系,就能用钱赚钱,况且她做的地产业在能赚也不如股票市场上能赚,当然他做的不是中国股市。中国做股票买多少套多少,你一买要么就跌,要么就套,这在全世界都是十分稀罕的。


早上,倪娜吃过早饭去上学,她开着自家的宾利出了家门以前的保镖们就开着奥迪跟在后边。她自从和父母绝交以来,她家雇的保镖依然在尽职尽责,还有一名保镖以应聘校工的方式渗透到学校,生怕她有什么危险,人真是越有钱命就越值钱。

关宁大清早以早锻炼为名,自己一个人溜出去,免得自己在他家碍着他的事,至少有事没事自己躲出去,万一老女人转移火力,那自己不成下一个目标了么?


家里只剩下两个人,怡慧在家里睡懒觉已经成习惯,她早起也要八点以后,现在需要每天六点就起床,六点半前做完早饭,这可是巨大的精神折磨,等倪娜吃过饭离开家,怡慧才洗了脸贴上面膜,懒洋洋的穿着睡衣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继续睡回笼觉,不到九点半她才懒的起来。

许睿早上陪倪娜吃过饭,还要帮她把书桌上的东西收拾好,她从小就没自己收拾东西的习惯,许睿每次都要按照课程表帮她把书和作业本装进去,免得她找不到东西还打电话问自己。

通过她上学以来的折磨,许睿才知道什么叫生活不能自理,真是被保姆照顾大的孩子和普通的不一样,以前只给她当保镖没发觉她有这么多缺点,还好这些小毛病自己能容忍,她离家出走自己不照顾她,她能指望谁。


倪娜大清早开上车,先跑到乐轩家大门口,把她接上,然后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开车往学校赶。她们俩现在不怕迟到,学校门口的值周生抓不住她们,只要学校大门关了她们俩就爬墙过去直接进教室,教室里边班主任大多时候都不在,迟到几分钟自然也没人管。

乐轩认识倪娜以后两人除了一起写作业还一起上街买东西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互通有无,乐轩从小好动不好静,没事爬个树爬个墙都像走平地似的,后来还学过几天跆拳道什么的,她一有时间就把这些手艺传授给倪娜。倪娜学了以后才知道原来站在树上和墙上感觉很好玩,以前她想都不敢想自己可以做这些事情,要让父母知道还不骂死她。

宾利轿车几乎每天走的都是同一条路线,这让保镖们很担心,日子长了贼都知道大小姐的车总走那条路,以后对她的安全不利,可她们只能暗中保护,面的大小姐不开心。


一个总爱早早的上街的交警吃早点的时候总能从快餐店里看到一辆宾利车从路上经过,去的方向正好是自己值班的岗位,他一直都很好奇,本地不是发达地区,大老板不过开个宝马7或者奔驰S500,还没见过这么奢侈的进口车,他决定有机会一定要看看去,看看开车的是什么人。

今天早上6点50他就戴好大沿帽,系好武装带站在岗位上,连自己的证件也挂在胸前。他等了一会宾利轿车终于从马路上开过来,交警站在路口一伸手就是一个停车手势,他倒不是发现车有什么违章的地方,就是想看看开车的人是谁,最好是年轻漂亮的有钱女人,认识一个这样的人以后还是不错的,如果有可能发展一下关系。

交警拦住车,还没等车窗玻璃降下来,“请出示一下驾驶证。”

倪娜降下车窗玻璃,“你没资格查我,你已经违反法规,执法要求两人以上,一个人没资格执法。”她说完就踩油门开车闪了。

交警还没看清楚车里的人长什么样,车就跑了,他反复琢磨着刚才那女孩说的话,感觉她说话声音很好听,但不像本地人,这女孩长的还是很漂亮的,也不知道父母是做啥的家到底住那?自己还没仔细看人家就跑了,看来这次行动很不成功,下次的吧,反正车里的人穿着中学的校服,应该她们每天上下学,见面的机会更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