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军一个1947年入伍的女兵老战士回忆第五部分:随丈夫到北京、文化大革命、当军人服务社售货员

熟透了的男人 收藏 31 29368
导读:女兵老战士回忆录第一、二部分详情链接请见:http://bbs.tiexue.net/post_2120707_1.html 女兵老战士回忆录第三部分详情链接请见:http://bbs.tiexue.net/post_2126425_1.html 女兵老战士回忆录第三部分详情链接请见:http://bbs.tiexue.net/post_2131707_1.html 由于最近工作很忙,整理的不多,就把“百忙中”已经整理出来的作为第五部分先发出: 1966年前,24军的军首

女兵老战士回忆录第一、二部分详情链接请见:http://bbs.tiexue.net/post_2120707_1.html

女兵老战士回忆录第三部分详情链接请见:http://bbs.tiexue.net/post_2126425_1.html

女兵老战士回忆录第三部分详情链接请见:http://bbs.tiexue.net/post_2131707_1.html


由于最近工作很忙,整理的不多,就把“百忙中”已经整理出来的作为第五部分先发出:


1966年前,24军的军首长也频繁调动,先是张云龙军长调走,后来陈远波政委也调走了,后来是陈祥副政委,李钟奇副参谋长,朱志永副军长,蔡长远副军长、康林副军长纷纷调北京了,调入24军的军首长有万海峰副军长和李怀德主任等,这些首长的孩子们整天和我们孩子一起玩,今天这个走了,明天那个走了,闹的孩子也人心慌慌,小儿子唐建有一次看人家搬家,也抱着自己的被子非要跟人家搬家去北京。


那时,小五唐建3-4岁时,满院乱跑,首长们都很喜欢他,老逗他玩,有一次他不知怎么回事跑着跑着,一不留神钻到了张军长的车子下面,幸好被二儿子学军看见了,喊了一声,司机及时刹住了车,差点出了大事。


1966年春节,军里出了辆吉普车,我带五个孩子回了趟老家,住了十来天,老家过春节热闹极了,我二哥戏唱的好,还登台唱戏,那时都是演革命戏,如《红嫂》什么的。全家从老家回唐山不久,4月,军区下来调令,调维汉到北京军区后勤部任副参谋长,我们全家坐火车搬到北京,刚到北京先安排住在了前门那的解放饭店,并在那里过的五一节,五一节晚上我们到饭店楼顶看天安门广场看放节日礼花,北京的夜空在焰火的照耀下,街道建筑也在霓虹灯的闪烁下,显得格外漂亮。这个五一节全家过得高兴极了。


五一过后,维汉就到当时在东城帅府园的后勤部机关上班了,我们全家也搬到了米市大街红星胡同24号。在唐山时,朝雪在24军的子弟学校红星小学读完了小学,在唐山的中学刚上了几天初中我们就搬家了,保光刚上完四年纪,学军上完2年级,京辉刚入学,全都办了转学手续,到北京后,朝雪上了北京市灯市口女中,保光和京辉去了在海淀田村的军区后勤子弟学校育强学校分别就读五年级和一年级,学军考上了在北京甘家口白堆子的北京外国语学校学英语,都住校,家里就剩唐建一个,我因没分配啥工作,就没送唐建上幼儿园。


没多久,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街上大字报也越来越多,维汉每天下班回家也都阴沉着脸,进门第一句话总是,今天谁谁谁被打倒了。当时,后勤部还没乱,但已经有人开始贴首长的大字报了。


到北京后我的组织关系,转到了地方民政部门,调到了建国门街道办事处,在红星胡同居委会支部参加组织活动,担任支委和妇女主任,文化大革命大串联开始时,分配我参与接待串联红卫兵的工作,并分管伙食帐,那时每天每个串联到北京的红卫兵可以补助4毛钱伙食费,因为我学会了打算盘,由我负责登记串联红卫兵的来去和记伙食帐。


文化大革命进行一段时间后,北京乱了套,天天到处都文攻武卫的,红卫兵在胡同里四处抄家,开始是破四旧、立四新抄一些资本家的家,把好多东西都翻出来了烧,当时百货大楼都搞起了武斗,好多学校和机关都成立的对立的造反派组织,后来,几个孩子们也都回家了,因为他们学校都停课闹革命了,大女儿朝雪也加入红卫兵组织,到处折腾,闹的我也整天提心吊胆。


后来中央开始有指示要控制武斗,开始派部队干部去支左,后勤部也分配维汉到华侨大厦去支左,后来又被排到过保定支左,还派去几个地方记不太清了,记得刚开始参与支左工作时,陈毅元帅(当时还兼着外交部长)还专门叫维汉去外交部街西口一个地方谈话,谈的就是华侨大厦、外语学校的支左政策问题,中午还请维汉吃的小笼包子。后来,维汉刚去支左没多长时间,陈毅也被打倒了,只好又回后勤等待后面的支左任务。当时,我们思想混乱极了,心里想,怎么那么多老革命怎么就都成了叛徒、工贼、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了呢?当时扣罪名最轻的也是走资派。


那时,我很担心维汉在外面出差支左,说错话,站错队,但他确实很注意,他说,我就把握一条哪派都不支持,就没事,结果正因为他哪派都不支持,结果哪派恰恰听他的话,在保定支左的时候,因为那里武斗很厉害,维汉整天睡不好,吃不好,一直要处理两派纠纷,还要事事小心,结果从保定回来就身体不好,老头疼,赶紧到医院一查,得了血压高的毛病,糖尿病也更严重了。


又过了一段,中央又号召“复课闹革命”,原来部队的子弟学校都解散了,只好送孩子们就近在胡同里的西总部小学上学。


1967年,后勤部在石景山区高井的营建工作完成了,后勤的各个家属院也开始往西山搬家,我们全家也搬到了后勤大院的部长宿舍楼里,这个楼房条件非常好,有五套住房,厕所卫生间当时就觉得很高级了,在家里还有热水洗澡。大院里又恢复了部队的子弟学校,几个孩子又都送到后勤红旗小学上学,朝雪到大院外面的石景山中学上,保光毕业后也上了石景山的北京市九中。


因为那是个部队大院了,1968年3、4月份成立了后勤的装俱厂和服务社(商店),我也不想总是做街道居民工作的家属,想参加工作,就要求到服务社、装俱厂哪家工作都行,但那时后勤要先满足下级干部的随军家属正式工作安置,三级部长以上的家属都不给安排,就只好先到后勤一个专门做毛主席像章的小工厂做像章并且算临时工。每天就是做各种各样的纪念章。那时每天每个人给0.80钱,一个月给24元,尽管工作很累,但我因为有了工作,还是很高兴,只是觉得这是临时工作,所以非常担心。后来后勤服务社扩大经营规模又需要人,我死磨硬泡的终于在第三批参加工作的家属中进入服务社当起了售货员。



编外感受:帮老战士整理回忆录到这里,觉得心情也很不平静,作为一个解放战争就参加革命的老战士,本来是我军的正规野战军的一个革命干部,,后来因为成为高干的家属,就被迫离开部队,当随军家属,直到当上临时工后转为售货员,才有那么一点点工资。。。。。。。因又要忙工作了,先整理到这里。


后附:提及一些开国将领小史:

本文内容于 2007-8-7 18:06:22 被熟透了的男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