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四卷 天涯何处是归途 第四十九章 宝岛奇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台北。


与著名的凯达格兰大道相连的仁爱路边上一个不起眼的单位有一间“凯达格兰汽车俱乐部”,能在台北政治单位集中的凯达格兰大道周边立足的物业不用说都有些背景和势力。


实质上,从俱乐部“凯达格兰”的名字上就可看出业主肯定是正宗的绿营人士。“凯达格兰”本是最初居住在台北地区原住民“凯达格兰族”的名字,凯达格兰大道原名介寿路,是为了纪念“中华民国前总统”蒋介石先生而命名的,但后来那个著名的阿便总统任台北市长期间以“象征外来者对台湾原住民历史和文化的尊重”为由将介寿路更名为凯达格兰大道。


“凯达格兰汽车俱乐部”便是某个绿营大佬的侄子开办的为贵族汽车提供服务的机构,卢宝根的表哥卢水根在台北经常参与绿营人士组织的政治活动,后来通过朋友介绍包下了俱乐部的洗车行。到这里洗车和做汽车美容的都是台北的达官显贵或富豪们的千金公子,这些人出手大方所以洗车行也是收益颇丰。


凌辕跟着卢宝根来到洗车行也有一段日子了,虽说只是出出劳力洗洗车,不过每个月10000新台币的工资让凌辕也比较满意了。洗车算是体力活,但其实也不怎么费劲,而且吃住全包,这样总算在台湾落下了脚。


唯一让凌辕比较郁闷的一点就是不得不每天给这些台独分子陪着笑脸。说起来卢氏表兄弟除了政治观点凌辕不接受以外其他的都还不错,从普通人的角度看算得上讲义气,爽快,厚道。特别是卢宝根和凌辕也只是萍水相逢但他本性纯朴憨厚,对凌辕也比较照顾。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凌辕早已学会隐藏自己,如果是以前,难说他还要站出来和人家理论一通,也是,大陆的年轻人哪个没点“愤青”潜质?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就算看在钱的份上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二、


又一个普通的工作日,时近中午,从早上8:00起就已经浩浩荡荡聚集到凯达格兰广场参加“爱台湾 爱自由 争取独立”聚会的绿营人士已经排到了“凯达格兰汽车俱乐部”的附近,他们狂热的喊着“誓死保卫台湾共和国”、“台湾人爱台湾”、“中国人滚出去”等台独口号和人数少很多的蓝营人士展开论战。


凌辕在车行里给一辆保时捷跑车打蜡,对门外近在咫尺的集会游行充耳不闻。最近两岸关系由于台湾当局的渐进式台独政策日趋紧张,这样的集会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凌辕早对这种“盛大场面”习于为常,见惯不怪了。车行里的人多数都是原住民子弟,也是坚定的独派分子,一连几天都去参与活动,凌辕找了个借口留在车行。车行的人本来就觉得他寡言少语,正好也缺个人看门,现在凌辕主动提出留下,他们也正好顺水推舟。


“为什么要独立呢?大家都是中国人,所有的历史资料都证明台湾自古就属于中国。”


一个清脆的女声操着不太流利的港式普通话发出了质问。


凌辕不由得有些好奇,放下手里的活走出门外。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正在和台独人士辩论着。


“你闭嘴,你不是台湾人,台湾不欢迎你。”


“台湾是从日本国手里独立的,说到哪里都和中国扯不上关系。”


“你懂不懂历史,知不知道马关条约和二战的旧金山和约?”


台独分子七嘴八舌的反驳着。


女孩子听到这些不知廉耻、强词夺理的言论,加之国语又不太流利,又气又急,情急之下喊出一句:“你们和汉奸有什么区别?”


这下整个人群一下炸开了。


“中国人滚出去”


“打死中国婊子”


“剥光她的衣服,带她去游街”


一时间群情激奋,污言秽语铺天盖地,人群围了上来。


凌辕一看情势不对,也来不及多想,一把拉过女孩,刚转身一块砖头砸了过来,凌辕用手臂一挡,血流了下来。顾不得疼痛,凌辕拉着女孩朝车行里面跑去,然后从后门钻进一条甬道。占着对周边较为熟悉,一阵狂奔,两人七拐八绕从一条巷子里面绕了出来,这里已经离凯达格兰大道有五六个街区了。


三、


确定没有人追来,凌辕将外套脱下胡乱在流血的伤口上裹了一下,挡住了伤口。


“哇,你的手受伤了!”


凌辕抬头看了一眼,女孩的眼泪流了出来。


“没事的,只是皮外伤,不用担心。”凌辕淡淡的说道。


“别哭了,你这样会惹人注意的。”凌辕四周一看,拉着女孩进了街边一个星巴克咖啡店。


要了两杯咖啡和一包纸巾,凌辕把纸巾递了过去:“快擦擦脸,别哭了。”


店员奇怪的看着两个满头大汗的人,一个还穿着洗车行的工作服,也许是情侣吵架吧?不过这两人也太不般配了。


“你——”沉默了一会两人同时开口。


女孩说你先讲吧。


“哦,我是说你不是台湾人吧”凌辕有点尴尬,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掩饰了一下。


“嗯,你也不是吧?刚才谢谢你。”


“没事,只是以后你别在象今天这样了,很危险的。”


凌辕这才仔细的看清楚眼前的女孩,人长的很漂亮,是青春靓丽的那种,心里不由一叹,自己真是老了。


“哦,我姓夏,从香港来旅游,你可以叫我Rachel,你呢?”


“我姓周,周峰”


“看你那么老了,我就叫你周大哥吧”女孩甜甜一笑,刚才的惊魂未定已经没了,青春少女的顽皮又显现出来。


凌辕摸摸快两个月没刮的胡子,不置可否的笑笑。


“周大哥,你怎么会在台湾?听你口音应该是大陆人吧,我去过北京的。”


凌辕笑笑没有回答。


夏靖宜,也就是Rachel拿起勺子搅着咖啡自言自语:“我说的有什么不对?为什么他们非要独立呢?”


凌辕从兜里掏出烟点了一支,“没什么奇怪的,台湾有150年的殖民历史,而且因为历史原因原住民和外省人的矛盾非常大。这些年台湾经济也不景气,在台独政党的挑唆和灌输下原住民和社会底层民众都倾向于独立。其实台湾社会的中高层人士都很清楚大陆给台湾带来的好处,他们是既得利益者,所以这些人多数不赞成台独,至少也主张保持现状,不过这些人虽然把持了台湾经济的命脉和大部分财富不过数量占人口比例太小。这些人怕打战,怕战争毁了财富,但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低阶层民众素质普遍偏低,既缺乏判断能力又有光脚不怕穿鞋的心理特征,而这些人才是在选民中占最大比重的群体,所以台独在台湾才有市场,绿营才会连续赢得选举。”


喝了口咖啡,凌辕接着说:“所以你今天的做法是很幼稚的,你说跑到狼窝里和一群大灰狼说你别吃小白兔啊,这样是不人道的。有用吗?只会让大灰狼把你当成小白兔给吃掉”


Rachel静静的听着,若有所思。最后听到凌辕这个“大灰狼与小白兔”的比喻,“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Rachel点点头:“周大哥,我有点明白了。看来还是我想的太简单了。那你说台湾会独立吗?”


凌辕笑笑:“不会。因为你,还有我,全世界的中国人都不会允许台湾独立。”


“好了,Rachel,我得走了,你还是赶快离开台湾吧。最近比较乱啊”凌辕叫服务生买了单,站起身对Rachel说。


两个人走出咖啡店,凌辕拦了一辆出租车将Rachel送上车,目送出租车离开刚转身要走却听见Rachel喊了一声:“周大哥,等等”。


Rachel让车停了下来,向司机借了纸笔,低头刷刷写了几行字然后下车跑了过来把纸片交给凌辕说:“周大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台湾,不过要是台湾呆不下去你可以去香港我朋友,他在香港有间公司。”说完竟踮起脚飞快的在凌辕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转身上了出租车。


凌辕站在街边苦笑了一下,低头一看,纸片上用英文写着:香港中环域多利皇后街50号百年大厦夏至诚先生,电话852-172-78715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