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记一位从冒烟手榴弹下勇救战友的老兵

依然阳光灿烂 收藏 35 11983

[原创]记一位从冒烟手榴弹下勇救战友的老兵


如果没有亲眼所见一位一杠三星的军官弹下救战友的那一幕,或许我不会知道他是一位曾从老山下来的老兵。在我看来,为祖国而战的军人都是英雄,牺牲了的烈士,我自缅怀;能从战场上活着走下来的老兵,我当尊敬。无论是在学生时代,还是在入伍后的政治教育中,我常常学习到有关英雄的先进事迹,以为英雄是离自己很远、属于可望而不可及的一类高高在上的人物。但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才发现:英雄就在我身边。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九九四年二月一日上午,部队组织我们全体新兵进行手榴弹实弹投掷训练。那天,天气如往常一样,轻风微拂,天空晴朗,万里无云。尽管已是初春,茫茫戈壁滩上依然带着丝丝寒冬的余威。放眼望去,巍巍祁连山身披着皑皑白雪,恬静而悠然。上午操课时,新兵们都在部队大操场集合。副团长训话后,接着上来了一位一杠三星的军官,该军官个子高高的、脸黑黑的,腰杆笔挺、双目炯炯有神,说起话来声如洪钟。后来得知这位军官是作训参谋,叫陈警贞,是一位从老山前线下来的老兵。陈参谋特别交代了在即将进行的投弹中应注意的安全事项。虽然部队训练有伤亡标准,但是,谁也不希望达这种标,毕竟不是好事。然而,偏偏是怕什么就出现什么。这是后话。

台下,全体军人纹丝不动。但是,我能感觉到心在“膨、膨”直跳。以前训练时,我们拿的只是训练弹,不管怎么样,那没有危险,有的老兵还用训练弹当锤子用来砸小铁钉。加上当兵前,我也很喜欢运动,身体素质在全体新兵中还算可以了。让很多新兵望而生畏的器械训练,我挥洒自如,投弹训练中也是轻轻松松地超越优秀。当然,经过系统的训练之后,我们新同志的整体军事素质有了质的飞跃,遂行任何任务时都是顺手擒来,每次总能圆满完成任务。

小时候从电影里看到手榴弹爆炸时,巨大的威力把小鬼子炸得四脚朝天,惹得我和小伙伴们高兴得把手都拍红了,更甭说我们的小嘴,一个个都合不上了。而现在面对真正的手榴弹,虽说训练时成绩还行,但对它的真正爆炸威力,仍然有点畏惧,心里也有些紧张。

从部队营房到实弹投掷场有一段距离。一路上,我们几个新兵连如蛟龙出海,一连接着一连。在副团长的鼓励下,我们开始了拉歌比赛。客观地说,部队唱歌不叫“唱歌”,说是“吼歌”也许更为实际。那哪叫唱呀?君不见,唱歌时,一个个战士似乎有发泄不完的精力,拼命地从丹田发出吼声,全连、整营甚至整团的声音叠加起来,那是气贯山洪、排山倒海,场面呀,一个词:壮观!拉完歌,各连气尤未尽,又都不约而同地吼开了雄壮的军营歌曲:《当兵的人》、《我是一个兵》、《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还吼起了我们的师歌:祁连雪、大漠风,戈壁滩上扎下大本营......,我们是无坚不摧的铁甲骑兵......我们是保卫祖国的钢铁长城!

我们边走边唱,偌长的距离仿佛在一瞬间就在我们的歌声中抛到了身后。到了投掷场,我们按要求坐在了相应位置。我们的投弹场在野外,除部队以外,该区域方圆数公里荒无人烟。在投弹点的右侧就是一道很深的沟壑,投弹时,我们只要把手榴弹扔到沟下面就可以了。陈参谋站在投弹手左后侧,他主要是为每一个新同志取弹,并监督投弹。在他身边放有一堆手榴弹――实弹!

一开始,陈参谋安排几位新兵班长作了示范。看到班长们轻松地投完示范弹、听到几声爆炸声之后,我的心便渐渐地平静了下来。接着,该我们新兵上场了。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真枪实弹,为了避免失误,也感觉新鲜,所以看得很仔细。和我一样,其他待投弹的战友们都在盯着投弹点。虽然气温有点低,较长时间没有运动,脚有点冷,我便不时地用手摩擦胶鞋,当然,我的视线没有离开投弹区。先投弹的同志一个接一个地,都按照平时的训练要求把手榴弹投出去了。

后来,轮到我们新兵排的一位来自青海湟源的穆*军上场了。陈参谋从弹药箱里拿出一枚手榴弹交给穆。穆按照要领拧开底盖,然后把拉环套在右手小拇指上,然后向指挥员报告“好”,接到“投弹”指令后,穆开始助跑。就在穆把手榴弹往后拉时,不知是紧张还是没有抓紧手榴弹,或者二者兼有之,弹体突然掉到地上并且冒烟了!当过兵的战友都知道,手榴弹从拉开拉环到爆炸只有极短的3.7秒!其爆炸直径有十多米!这时,穆呆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陈参谋一个箭步冲上前,一脚把正在冒烟的手榴弹踢到无人的空地上,几乎在同时,一手把穆扑倒在地并趴在其身上。“轰”,手榴弹爆炸了,我在离爆炸点约二十来米的地方,听到副团长喊“卧倒”后我条件反射地侧了一下身子。我看到空中倏地飞起来许多碎片,其中有一颗铅粒掉在了我的胶鞋上。

陈参谋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先检查了一下穆,看到穆没有受伤,便把他扶了起来,甚至于连他自己身上的尘土都没有顾得上去拍一拍。那份从容与镇定令我陡生敬意。我发现穆的脸色惨白,好象整个人变傻了。直到陈参谋命令他下去,穆才挪动脚步慢慢地走回队列。

尽管发生了意外,在陈参谋的组织下,我们的实弹投掷训练仍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直到投弹训练结束。

当时回连队后,我便写了一篇新闻稿,想托班长转交指导员送政治部门。班长要我自己去找指导员,我没敢去。第二天,驻地某县级广播电台播发了内容几乎和我写的一样的广播稿。可能是另有战友写的吧。我写稿的目的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知道我们的从老山下来的默默无闻的英雄、能理解和平时期的平凡而又伟大的共和国军人。

我们连队在家属院附近,部队首长上、下班时都要经过我连营区。后来,我每次见到陈参谋时,他的表情看上去总是那么冷峻,除了还礼外,从不苟言笑。但是,在我心中,陈参谋这位老兵形象却是好高、好高。

陈参谋的壮举在部队激起了很大的反响,他是一位当之无愧的“爱兵模范”。也就是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年,陈参谋转业了,据说去了嫂子的老家云南。

陈参谋:好人一生平安!


本文内容于 2007-8-7 18:11:45 被依然阳光灿烂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