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队 第十六章 惊浪似浮霜 第 2 节

南山石 收藏 10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二牛在“里边”,尽管屈大毛每天得到的消息是没有受到任何株连,然而,他住在医院里却始终还是象热锅里的蚂蚁一样恍若奔命,整天心惊肉跳,如坐针毡。尤其是当他听说二牛已将广州的“八哥”招供了,更是惶惶不可终日!几次在梦中梦见石军又飞腿横肘击来,给自己戴上了锃亮的手铐,接着就把自己凌空拎起,丢向了一处土墙草堆,石军还是端着那支自动步枪,用刺刀顶着自己的左胸,开枪了!“妈呀!饶命!”屈大毛经常是这样于哀嚎中被惊醒。

“不行,这样自己会神精错乱而速死的!二牛既然抵不住‘条子’的逼审、诱审、巧审,能招供出广州的‘八哥’王连新,也就保不住久而会供出自己!狗肉朋友是靠不住的。所幸的是:自己当时还算谨慎,没有贪大冒进,没有与王连新直接联系和交往,王连新并不知道二牛的后面还有自己。时不我待啊,要先发制人!”屈大毛在病房中打圈踱步,苦思冥想。

屈虎提前解除了治安拘留,此时拎了个皮箱如出差一样回来了,他进了病房们,叫了声:“叔,你的伤还好吧?老大出了面、讲了话,我才提前了几天出来。”

“我知道。老大这样假手他人、迂回托话,把你提前弄出来,他也是最终为了自己!”屈大毛对“那人”在这次二牛的事上表现消极和迟疑深为不满:“‘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都不懂!就不怕我反水捅出来?!”

偶愤中,当屈大毛说到“他也是最终为了自己!”和“就不怕我反水捅出来?!”时,眼睛一阴,计上心来。

“他怕!他表面搪塞、应付着我,其实他此时的心里比谁都恐慌!因为他知道:一旦我进去了。他也得进去;我被杀头了,他也得身败名裂、锒铛人狱!他明知我递纸条就是要与二牛串供,也不得不亲自给桂超打了电话;屈虎提前解除治安拘留,我并没有去求他帮忙,他却办得妥妥切切,事后还主动给我通气。他确实怕了,他怕他的巨额受贿和腐化渔色的事实被公诸!他怕我和我的亲信落入法网、拔箩卜带泥!对!我就是他的‘死穴’,他就是我的保护伞,鱼死网破、唇齿相依。我要象孙猴钻进牛魔王的肚里,去控制他的五脏六腑,去寻求刻心的庇护。第一,敦促‘那人’摇控警方尽快结案,速将二牛送上断头台,我从此洗手不干,永绝后患;第二,对‘那人’要加力敲山震虎,摆出以命赌命的架式,逼他赤膊上阵、背水一战。他在生死之间会有办法的;第三,继续输财输色于他,一手硬、一手软,既表示我的‘孝敬’如前,也让他更加不能自拔。”屈大毛一介流氓,平时面大腹空,但他常常在紧要关头也会灵光一现,也有些极端的奏效手段,否则,他也不会拥着“宏大”座大。

“把那娼妓小红叫来。”屈大毛搜肠刮肚地想了一阵,透切了“那人”命脉,随之断然吩咐屈虎去传唤小红。

这位小红原是“凤仙”休闲屋的按摩小姐,年仅十七八,长有姿色,却有着三四年的卖淫史。屈大毛包过小红半年就厌弃了,后来便冠以“宏大”的文秘献给了“那人”。“那人”老牛吃嫩草,说不尽的龙马精神、风流快活!以至二人如胶似漆、难舍难分,最后也不问这小红的出身来历,床第好,什么都好,索性给小红买了套二居室,金屋藏起娇来。

小红虽然当了“官二奶”,但对屈大毛还是畏惧的,她怯生生地趋身进来,直望着屈大毛发怵。

屈大毛挥手将手下唤出,两手即把小红揽入怀中,肆意轻薄了一番。小红哪里敢拒绝?只得闭目任其所为。

“好了,我今天无兴趣,不要你。叫你来,是请你就办一件事情。老大每天晚上都要去你那里吧?你替我送一张金卡给他,里面是他这个月的红利,就说是我派人送来的。这里还有一封信,你不能看!须亲手交给他。”屈大毛堆起满脸横肉,一只淫手又在小红的胸前抓了一把,发出狞笑。

“这几天他都没有来了,今明两天也说不定。屈总,你还是跟他直接联系吧。”小红战兢兢地回道,她本是风尘女子,也可谓是见多识广,她从屈大毛的神色中看出了一丝不善,她怕趟一切与屈大毛有关的混水,显是紧张了,借词推却。

屈大毛脸一沉,愠道:“翅膀硬了?背靠大树了?我的事都敢不办了?我这个人其它的本事没有,成事不足,但我败事有余。你应该是清楚的,挖墙角、拆台就是我的唯一业务!屈虎!”

屈虎推门露出一个头,问道:“叔,有事?是杀人还是放火?”问完转脸,用一对凶狠的眼光瞪着小红。

娼人性浪而不性烈。小红害怕了,她被屈大毛包了半年,更了解屈大毛的凶残秉性:仗着有两个臭钱,不可一世,动辄打杀,做事从来就不计后果。在被包养期间,有一次屈大毛事先没打招呼来到住处,小红却临时去“凤仙”休闲屋会以前的难姐难妹了,回来晚了点,屈大毛便恼羞成怒,关紧门窗,解下身上的牛皮带就劈头盖脑地一顿猛抽,非要小红说出是去会哪位嫖客了?小红被抽得皮开肉绽,还被斥道不准哭!无奈只有拼命滚爬着直往床底下钻。屈大毛兽性突起,拿出菜刀就要爬进床底砍,吓得那小红赶紧爬出来,跪地磕头求饶:“我真的没有啊!”

屈大毛神精质般地吼道:“没有?哼!狗改不了吃屎!让我检查!”说罢,三下五除二便剥光了小红的衣服,喝令小红作狗爬状。

当检查了周身没有异象,屈大毛立即脱去衣裤,一丝不挂地扑了上去。

“那天差点就送命了!”小红恐然暗忖,随后朝屈大毛点了点头。

“好!再带一句问候的话:我屈大毛请他多多自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