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12月6日韩光武宣誓入党之后立刻召开会议再次布置“反扫荡”任务,参加这次会议的都是地方的主要干部。韩光武主要强调以下几点:1、最后检查一次坚壁清野的工作,一定要藏好所有的财物把老百姓的损失降到最低。封闭和伪装所有水井让鬼子进入根据地后没有一滴水喝。2、最后一次检查各个村子里的地道、野外的地道和隐蔽点,充分准备,要让群众在野外藏得住。没有准备这么冷得天老百姓在野外藏不了多长时间。3、干部必须下基层亲自参加反扫荡以稳定人心和积累经验。4、民兵和区小队全部进入战斗状态、地雷挂上弦、陷阱去掉标志。

本来作为地方党委书记应该张成鼎布置这些工作,但他只是象征性的讲了一下就让位给韩光武滔滔不绝了。根据伪军那里传来的情报判断鬼子的扫荡会在半个月内开始,这里所有人除了几个老红军都是头一次面临这等规模的扫荡心里都没底,张成鼎只好把韩光武当成主心骨了。

布置完任务张成鼎问“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就散会,大家赶紧去忙。”二分区的高大全站起来说“书记、团长,我觉得咱们的部队是不是能抗住鬼子不让鬼子进来啊?咱们一直说咱们保护老百姓不让鬼子欺负,可是鬼子一来咱们就跑让老百姓怎么想?我们也没法说呀。”

有几个干部立刻响应,其中铁凝喊得最响,还提出要求把老百姓都撤到山区,集中根据地的部队和民兵保护老百姓。

这个提议搞得张树正都笑了一下。韩光武不厌其烦的给干部们又讲了一遍不能和鬼子打阵地战的道理,但是丝毫没有透露作战计划。

张成鼎最近让韩光武支使得晕头转向,很少过问军事上的事,送走了地方干部们他有些不安的问起作战计划。韩光武就拉着他来到作战室,周青指着地图介绍到“现在鬼子的部署已经基本清楚,由其部署推测在扫荡开始后鬼子会从维县、胶州、莒县方向分别以四千人、两千余人和两千余人分头以后寨为中心向心突击已达到围歼游击队于后寨附近山区的目的。”这是鬼子的惯用战术,韩光武闭着眼都能猜出来。

“那我们岂不是哪一股都吃不掉?”张成鼎问。

“对,不但吃不掉如果被其中一股粘住就可能被包围。”周青说。

张成鼎又问“那么能不被粘住吗?”

张树正笑笑“这个没有问题。鬼子三支部队之间缝隙这么大很容易跳出去的。”

“鬼子找不着咱们部队不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祸害老百姓了?”

韩光武说“不会的,这次鬼子应该是奔着后寨来的。以鬼子的性格有了确定的目标他们会不顾一切的本着目标其他的事情则很少顾及。所以咱们得守住后寨给鬼子一个饵,牵着鬼子鼻子转让他来不及祸害老百姓。”

张成鼎明白了又问“那么说就是让鬼子在山里转了?怪不得要把机关和工人都搬到船上去出海。可是这样咱们的部队就这么多,怎么能守住呢?”

韩光武说“我们不是单纯的守,实际上根据地要想坚持下去就不能单纯的防守。必须是战略上采取守势而战术上要坚定的采取攻势,只有让鬼子忙着到处救火他们才来不及进攻根据地,一旦让他们闲下来我们就有麻烦。所以一定要把站火尽可能引向敌占区,要不然根据地破坏殆尽,怎么能坚持八年?这次我决定以部分兵力吸引日军大部队于后寨,其他部队跳出包围歼灭鬼子有生力量。消耗到一定程度鬼子就会退兵的。”

韩光武说的几个人连连点头。张树正忽然问“你估计这仗要打八年?”

韩光武一愣:坏了,又说走嘴了。连忙把这话圆过去“哎,看着形势,怎么也得打个十年八年吧。”看看大家没有再追问偷偷输了一口气。

9日晚上韩光武集中兵力袭击了石鼓镇的据点,用步兵炮和迫击炮轰击据点的广场,广场上堆积的弹药物资付之一炬。从附近赶来增援的鬼子钻进伏击圈被打死200多人,等到维县和沙河的日军追来只能跟在游击队后边踩地雷,天亮之前游击队消失在旷野中。

家南少将得到报告之后并不非常生气:大日本皇军财大气粗这点损失还看不到眼里,这个时候游击队还四处袭击说明他们感到脖子上被套上了绞索,他们害怕了。“我喜欢收紧绞索的感觉”,家南心想。12日家南下达了攻击命令。

得到各路日军开始行动的消息后韩光武问周青“这次一下子来了这么多鬼子真的不好打啊。现在我准备了几支小分队吸引一部分鬼子远离后寨。但是队长要胆大心细的那种,人选不好找。我看是不是让李战杰也领一队?”

周青头摇得像拨浪鼓“那怎么行?他还是个小孩儿呢。这次小鬼子凶的很,他到时候不得拉稀?”

正坐在门槛上的李战杰一听蹦了起来“你看不起人。小鬼子有啥了不起,俺就根本没放在眼里。不就是遛小鬼子吗,这点活俺要是干不了那不是白跟了团长这么长时间了?”

韩光武若有所思的说“可是这一次任务非常艰巨,既要把鬼子拽住还有不能伤着自己,还要避开有老百姓的地方。这么冷的天要在荒山野岭待上至少十多天,这个罪也不好受。”

李战杰把胸脯一挺和一只小公鸡一样“放心吧,咱有咱的办法。团长你就让我去吧。”

韩光武作出一幅毅然下定决心的样子“好吧,周青,给他一个小队。”

“我不,我有人。”

这倒是出乎大家意料,韩光武说“是吗?好吧,不过你选完人之后我要看一看。”

“好来。”话音没落人已经到了院子外头。

一直旁观不语的张树正问韩光武“就这么派出去了?你就这么放心?”

韩光武苦笑一下“不放心又能怎么样?这小子是块好材料将来能成气。但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任何名将在成为名将之前都需要一点运气。如果岳飞在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时候就被一支羽箭射中的话那么就没有以后的故事了。谁敢说岳家军阵亡的将士里没有以后能够成为名将的人?”

张树正没接这个话茬而是话题一转“我看这次作战还是由我指挥后寨的防御,你指挥转入外线的部队。我在敌人眼皮底下周旋的经历比较多有经验。”

韩光武把手一摆“这话不要说了。咱们的部队虽说已经建立一年多,但是这种大场面还是没见过,这个时候难免人心惶惶。不是夸口我和他们在一起他们的信心就会增加。所以还是我来守后寨。你们的担子也不轻,部队将要面临的无后方连续作战也是第一次,如果不能很好的控制部队最坏的可能是部队崩溃。所以我让你和周青、许立春都跟着外线部对。只要你们打得好我这里就安全。你们把鬼子打得越疼我就越安全。”

天刚擦黑张树正和周青就离开后寨赶往准备外线作战的部队集结地。这支部队包括一营、二营两个连和邻莒县大队一个连再加上两门迫击炮和一门步兵炮。后寨就只剩下二营两个连、炮兵队的一门土炮、一门步兵炮和一部分后寨村的民兵。村里的群众开始转移了,人们沿着街道搬运着几代人积攒的财产。有的屋子已经搬空了,连门窗都卸了下来只剩下黑洞洞的门洞、窗洞。

李战杰一晚上没露面,但是韩光武不担心。这小子很会照顾自己。

第二天一早韩光武一睁眼就看见李战杰坐在炕沿上,看到韩光武醒了就眉飞色舞的报告他找的人都来了。韩光武忙穿上衣服来到院子里,李战杰喊了一声从厢房里跑出十多个小伙子来弯弯曲曲站成一排。

韩光武扫了一眼,这十二个人都是十七八岁没有一个穿军装的,只有两个带着顶军帽,大都扛着土枪、梭标。他问道“你从哪找来的人?”

李战杰大嘴一咧“都是俺平时一块儿玩儿过的。”指着排头上一个背着土枪的敦实小伙 “他叫赵万发,他爹是猎户。他从小就在山里转悠,这里山上没有比他更熟的。”然后一个个介绍下去。

听完李战杰的介绍韩光武点点头算是认可,然后说“你们好好准备,去领几支枪。记住一定要减少伤亡,争取把人都给我活着带回来。”

李战杰没心没肺的笑着“没问题。”

下午李战杰带着他的人出发去和其他几个小队会合,韩光武由于不放心最后又把一个叫刘山的特工队员塞进队里。刘山老成持重,这支年轻的队伍里有这么一个人韩光武比较放心。

李战杰走后韩光武在空荡荡的屋子中央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来喝了口水然后闭目养神。这几天忙忙碌碌准备反扫荡生怕漏下什么,现在仗打起来了倒没有什么可忙的了。

梅应春在旁边坐下来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团长,咱们不去检查工作了?”

韩光武没睁眼“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都已经落实到人了。你不可能再去替每一个人去完成他们的任务,即使你心里再担心也不行,因为你只可以替一两个人,但不能替所有人。听过三国吧?诸葛亮是怎么死的?累死的。法国皇帝拿破仑入侵俄国的时候两军在莫斯科城外的波罗季诺进行决战,战斗开始前拿破仑和俄国统帅库图佐夫各自制定了计划,但是在整个战役中两个统帅都没有发出一道命令。要学会依靠下级、依靠同志。不称职的人会被战争淘汰,很残酷但是没有办法,这是规律。我先睡一会儿。”

家南少将这一次亲自披挂上阵率领五千部队直奔后寨杀来。进入邻莒县城比较容易,但是第二天出了邻莒县城没多远一直在前边威风凛凛开路的一辆八九式坦克在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中回到了零件状态。接下来走个三两步就要被袭击还抓不到袭击者,因为袭击者都会通过田野里的交通壕逃走。不久少将伤心地发现田野里竟然有这么多共事和交通壕——工兵报告很多交通壕的壁是石头砌的或是夯实的,看来平时可以作为水渠灌溉用。田野里还有很多一看就是新栽种的灌木形成一道道树篱,这些东西都成为游击队极好的掩护。即使偶尔有一支倒霉的小部队没来得及跑掉他们一般也会顽抗到底并伺机逃跑,如果实在跑不掉他们就会设法给皇军造成最大限度的伤亡。这些支那人完全不同于以前那些一吓唬就瑟瑟发抖的支那人。

皇军走走停停象爬行一样。更让少将恼火的是沿途的村子里没有一个人,甚至没有水可以喝,地图上标注的水井不是找不到了就是被污染了,士兵只好吃地上的残雪。走到天黑后方传来消息一支小运输队遭到袭击,6辆大车被烧毁。

虽然困难重重但是少将还是对前景信心十足,因为在队伍前方不时有火力比较猛烈的部队利用野战工事进行阻击。只有游击队的主力部队才有这样的火力,所以看来游击队已经被他抓住了。昨天晚上在大部队外侧进行搜索的一个小队遭到袭击只活下来6个人,派去增援的骑兵也被打死十多个,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必然是游击队主力了。

现在通过望远镜隐隐约约看到了后寨村让他暗暗激动不已,也许明天他就可以亲手砍下韩光武的头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