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30、如此温柔的杨靖宇将军 30、如此温柔的杨靖宇将军

幸运特快 收藏 27 7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于效飞还要进一步摸清西田的计划,他问道:“假如你抓住了那个从上海来的人,你会怎么办呢?”

西田得意地一笑:“那个嘛,就是一个谋略的问题了,你知道吗?抗联,不光是共产党,还有国民党的东北军,老百姓的义勇军,甚至还有好多胡子,就是土匪。以前共产党讲阶级的时候,他们的队伍几乎全都垮了,现在他们比较宽容了,所以才成立了联军。要是派一个纯讲阶级斗争的官员进去,那些有钱人立刻就跟共产党分裂了。

另外,最重要的是,这些抗联全都在自己的赤区活动,那儿的老百姓全都给他们提供粮食和武器,通风报信,每次进行讨伐他们都会事先逃走,而讨伐队却屡次受到伏击。要是把他们从他们的根据地弄出来,他们就象鱼离开了大海,很快就会被皇军彻底消灭。”

于效飞深深点头,接着说下去:“这确实是个好主意,不过,还是我说的,这要是只抓住一个联络员,冒充联络员的身份进去,是不能起到这种作用的。还是要从他们的省委之类的派一个什么特派员或者叫什么特委书记的,这样才能领导他们,给他们下命令,才能起到这种作用。你觉得呢?”

西田表示同意:“有道理。我早说过,你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权势显赫的大人物,你的头脑非常出色。我这就改变计划,到哈尔滨去。”

他们这么说着,车到了长春。日本鬼子一直想把国都迁到长春,所以称呼长春为新京。西田和于效飞一起下了车,西田朝一个宪兵亮了一下证件,来到了车站的一个大办公室,西田示意于效飞坐下,拿起电话,找了一个人。没一会,一个警察少将进来了,西田对他说:“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于效飞,是个前途无量的优秀特工人员,以后大家要互相提携。”

那个少将连忙上前握住于效飞的手说:“鄙人是满洲国警察厅特别刑事厅厅长吴兴,能为您效劳十分荣幸。”

西田说:“你们慢聊,我必须得走了。”

看来他对帝国的事业还真是热心。

于效飞看着西田的火车开出了车站,这才对吴兴说:“我是来看亲戚的,我亲戚在山里,病得很厉害,可是听说进山有很多手续,非常麻烦,是不是?”

吴兴一边带着于效飞走出车站,上了他的小汽车,一边说:“既然是西田君这么郑重介绍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那咱们办事还有什么麻烦呢?只要我一句话,所有手续立刻就会办妥。你到鄙人的家里住几天,先在新京玩玩再说。”

于效飞说:“恐怕不行,我刚刚为帝国立了功,现在是奖励的假期,如果我回去晚了,局长会派人来找我的。”

吴兴的脸上充满了羡慕的神色:“真羡慕你呀,能进日本特务机关工作。”

于效飞明白了,这是一个真正铁杆的汉奸。

于效飞在吴兴的办公室坐着,等着他的手下把进山的“边境证”办好。吴兴是专门负责搜捕敌人特工的,他对抗联活动的规律,进山时候需要注意的东西知道得不少,于效飞一边等着,一边听他讲这些常识。

半个多小时后,于效飞的证明办完了。于效飞起身告辞。

出了长春,于效飞才知道东北的“天气嘎嘎冷”是什么意思,这时的气温有零下20多度,到了夜间会有零下40多度。于效飞已经穿得很多了,可是他还是觉得象是光着身子站在雪地上一样。到山里的镇子去有一班长途汽车,可是已经错过了,于效飞决定不等了,自己雇一辆马爬犁进山。

马爬犁是当地的一种马拉的雪撬,只是特别宽,特别大,比马车小点有限,可以坐几个人,用来拉人拉货,是当地唯一有效的交通工具,就是很矮。赶车的车老板好心地说:“老客,是从关里来的吧?你穿这么点衣服不行啊!这是没进山,到了山里,得冻成冰棍啊!”

于效飞知道,从自己的服装上人家一眼就能看出自己不是本地人。那些联络员就是这么暴露的。

于效飞模仿着车老板的当地口音,顶着风喊道:“大爷,我在北京念书,我姑病了,让我来送药。”说着他一举手里装电台的小包,“我走急了,没想到天冷得这么快!你知道在那儿能买衣服吗?”

老头儿喊着说:“我家小三他老姑的亲家的女婿在前边有个烧锅,我领你上那儿去!”

于效飞乐了,这亲戚的弯子绕得可真不小。烧锅就是酿酒的地方。于效飞在那儿换上了一些暖和的当地服装,穿了一件一直拖到脚面的大皮袄,戴上了一顶足有半尺厚的狗皮帽子。老头儿又从前边拿来了两瓶酒:“大冷天的,造两口特别暖和!”

进了镇子,于效飞下了爬犁,马上有一个穿着黑衣服的警察过来问于效飞是干什么的,于效飞掏出了“国家”警察厅开出的证明,那个警察立刻点头哈腰地说:“先生在这儿一定要小心,杨靖宇的胡子前几天刚到过前边的张家窝铺,有事你赶紧叫我们,自己别乱走。”

于效飞心里一阵高兴,脸上还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他在镇子上转悠几圈,看看没人跟踪,就又找人带他进山。可是,没有人肯去,他出多少钱也不行。于效飞正在着急,一个人小声说:“兄弟,抓得严,没法子。你自己往里边走,到了山根上,就有人能带你进去了。”

于效飞点点头,自己进山去了。

于效飞打听过张家窝铺的方向,朝那儿走去。出城不远,到处都是崇山峻岭,皑皑白雪,覆盖着群山,极其雄伟壮观。于效飞被这壮美的景色所激励,心里陡然升腾起一股豪情,他轻轻跃起,施展踏雪无痕的轻功,全速奔跑起来。

跑了一阵,于效飞忽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以我的速度,应该已经跑出几十公里了,怎么还没到地方啊?而且怎么看着周围的景物这么眼熟呢?对面这块巨石,看着好象是见过似的。

坏了,迷路了!

于效飞正在想着,忽然听到远处有声音,他急忙闪身进了树林,轻轻跳到一棵松树上,藏在密密的树枝里。过了一会,五六匹马跑了过来,马上是几个穿着日本军大衣的人,他们也戴着狗皮帽子,所以于效飞没认出来这是什么队伍。

其中一个人说:“咱们追了这么半天了,怎么还没追上,咱们弄错了吧?”

另外一个人说:“是不是跑过了,要是进山去,还能比咱们的马跑得快吗?”

后边一个人用日语喊起来:“你们两个在说什么!那个人在那儿?”

他们又用日语说起来。于效飞明白了,他这个打听进山的外地人还是引起了鬼子警察的怀疑。

一个人说:“地上没有痕迹,没有人进山,咱们回去回去地!”

几个人拨回马头,就要回去。于效飞一听急了,你们走了,我又迷路了,我上那儿找抗联去?他急忙折断了一根树枝,发出“咔吧”一声响。几个人立刻带回马头,朝树林里边张望。

这时,于效飞已经悄悄跳到几棵树后,绕到了这几个人的身后。这些人没有听到其他声音,正要转身,于效飞已经一个纵跃到了马后,再轻轻一纵身,用少林大力金刚掌拍到后边的人的后心上。那个人晃了一下,慢慢朝马下摔下去。于效飞接连几掌,把几个人都打落到马下。

剩下的那个人看得目瞪口呆,于效飞也不管他,从一个鬼子身上解下了枪和子弹,背到自己身上。剩下的那个人这才明白,急忙一拉马,于效飞不等他走,已经用枪对准了他的胸口。那个人不敢动了。于效飞笑着说:“麻烦你带路,我要去找抗联。”

有了向导方便多了,于效飞很快进了山。在当着一个老乡的面把那个警备队员打死之后,那个老乡马上带他去见抗联。

接应他的人领他进了一个叫马架子的非常简陋的小木屋,几个穿灰布军衣的人正围在一起烤火,不久,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军人走了进来,他微笑着说:“我叫杨靖宇。”

让于效飞惊讶的是,杨靖宇态度非常温和,连大声说话的时候都没有。很难想象如此温柔的人,就是那位威震敌胆的杨司令。事后他听说,杨靖宇在抗联中有崇高的威望。他处处以身作则,平易近人,非常谦虚谨慎。从来也没有人听说过杨靖宇骂过人,就是在最气愤的时候批评同志,他也只说一句“岂有此理!”

其实也正是这过分的善良,最后害了他自己。

于效飞说:“杨司令,我给你们带来了你们上级送来的电台和密码本。”

当天晚上,杨靖宇来找于效飞:“我们已经跟莫斯科联系上了,可能要有新的行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