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杀90后的“火星文”是不是小题大做?

帝乙之后 收藏 15 2324
导读:一早的《青年报》上又有专家为“90后”的孩子们语言能力担心。中国的专家、学者们似乎马不停蹄地关心着这,关心着那;一会儿说什么80后是迷茫的一代,一会儿又说什么90后是浮夸的一代,总的来说他们只想表达一句话:一代不如一代。 中国人有一个优良的传统,那就是尊老、敬老,本着“百善孝为先的理论”走过了5000年的文化历程;但是中国人也有改不掉的坏毛病,没脑子,喜欢盲丛,盲从的背后大概只有那些专家、学者的话值得信赖,其他的呼声、观点都是狗屁;这就是为什么千百年来,变法维新多次有的受挫,有的失败的跟本原因

一早的《青年报》上又有专家为“90后”的孩子们语言能力担心。中国的专家、学者们似乎马不停蹄地关心着这,关心着那;一会儿说什么80后是迷茫的一代,一会儿又说什么90后是浮夸的一代,总的来说他们只想表达一句话:一代不如一代。


中国人有一个优良的传统,那就是尊老、敬老,本着“百善孝为先的理论”走过了5000年的文化历程;但是中国人也有改不掉的坏毛病,没脑子,喜欢盲丛,盲从的背后大概只有那些专家、学者的话值得信赖,其他的呼声、观点都是狗屁;这就是为什么千百年来,变法维新多次有的受挫,有的失败的跟本原因。从商鞅变法,到王安石变法,从戊戌变法,到如今的改革开放,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历来一种思想一种制度的变化牵系着的是一部分人的利益,而这一部分人也就是那些习惯了指指点点的人,习惯于小题大做搬弄是非的人。他们本着倚老卖老的思想,对于新的思想嗤之以鼻,却对陈旧与落伍的东西大加褒奖,这不是闭关锁国,不是孤芳自赏是什么?一个人犯错误犯一次尚可以理解,但一直犯同一个错误,那只有一种解释,就是这个人是个蠢人,是个傻子。这点上,在没有深入了解新文化的根源的情况下而否认一种新文化的存在,否认一种新思想的兴起,无异于将大清朝的封建历史重蹈覆辙一遍,岂不可笑?


中国现在的这些个所谓的专家偏偏就喜欢拿点芝麻大的事说事,不去好好地研究怎么解决中国人现实生活存在的问题,比如医保、助学、失业等实实在在的问题,却喜欢跟“80后”、“90后”尚在成长期的后生晚辈斤斤计较。当初,70后的那代人踏上社会的时候也被说得里外不是人,上大学要父母帮着洗衣服,找工作面试要父母陪着去,结果呢?“70后”不是一样成为了如今社会的顶梁柱了么?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思维逻辑,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生活方式,一代人也有一代人的个性脾气。如今的“80后”正处在社会与学校交接的时候,处在从家庭生活向社会生活角色转变的时间,需要的是更多的时间,更多的帮助,更多的理解,而不是指责和评论。且问那些个“50后”“60后”的人们,当你们踏上社会,为新中国创业的时候有没有人给你们这样或者那样的评价来否定你的想法?有没有人对你们的失败嘲笑或者讥讽来否定你的创意?人有一种习惯,需要磨砺,需要适应才能成长起来。不幢南墙不回头并不是坏事,相反却让人理解到了南墙幢了很痛,以后不再幢了,那就是最大的进步。遗憾的是这些新中国的首批创业者对于尊老敬老报着绝对尊崇的看法,对于爱幼助幼却冷言妄语。不怪乎韩寒要大骂专家、学者,也怪乎“80后”、“90后”会对于前辈们白眼相加。


那条对“90后”发明“火星语”的评论仍然在我的脑子里转悠,匆匆一扫也记不清那些个专家是怎么对“火星语”横加厉斥的。但我知道,他们对于这种“90后”文化不满的观点不外乎两种,一种是与传统语言表现方式相反,缺少正确的语法观和语言逻辑,只是通过象形符号来表现,是一种语言的倒退,有必要担心下一代的语言能力;另一种是认为缺少文化观念,缺少社会性,是一种低俗的文化,不宜倡导,对于中国语言文字的未来有负面影响。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美国的好莱坞是人人皆知的影视制作乐园,它之所以能制作出独一无二的电影就是因为它包罗万相,包容一切。美国社会的层次性有很大的差别,从高级白领到低层的社会氓流,只要社会的基层存在着一些一毫的可以被文化化东西,就能够吸引到创意制片中来,成为一种影视文化的元素。它认为文化元素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平民化、草根化的文化是一种文化形式,知识化、贵族化同样也是文化的形式,在平民窟里有黑人音乐,黑人影视剧;在出入高级宾馆、饭店,身穿奢侈品服饰的人中,一样有高雅的音乐剧、芭蕾、电视电影。正是这种海纳百川,接受各种文化意识的思维逻辑才形成了好莱坞特有的影视文化。换而言之,在中国从***时代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到如今的海纳百川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义,听上去似乎都在将文化的层面进行改革和阔大,而事实上中国的文化仍然走不出“高不成,低不就”的各局,如今竟然连一个“90后”的“火星语”都接纳不了,这难怪如今人们习惯拿“中国现代文学已死”、“中国电影尽出垃圾”等来评论中国的文化,这正是长期文化的瓶颈造成的恶果。


已经造成这样恶果了就应该去寻找造成这种结果的根源,应该接受一切创新、发展的思想,接受一切创意即使它不一定成功,至少可以证明这是一种不可行的文化,而不应该在还没有确认它的无用论就给它安上一个死罪。“火星语”现象亦是如此,第一,专家不用去单心所谓的正确的语言逻辑观,网络语言是网络语言,只要网络语言不影响到书面语言,那它大可以生存下来,只要它能被接受就是一种成功;第二,也不用去担心中国语言逻辑的倒退,这是根本没有依据的,既然高级语言已经生成,低级语言只是一种参照与模仿,就好像人们追求复古一样,只是生活的一种宠物,如果硬要拿语言能力倒退来假设真是杞人忧天;第三,对于“90后”的文化尚不足以担忧,文化层次是随着人生理、心理的发展变化而变化的,在“90后”接受叛逆这个过程中,如果产生了这么一个群体性的文化,那就有必要接受它,思考它的价值,认同它的现实意义,同时也思考它存在的必然原因;第四,不要莫视任何一种文化,任何一个群体都有它本身的意义,这个意义在每个人每个成长阶段都是不同的,没有必要把某一种文化作为低俗或者高尚的来形容。抛开这几点,也就能宽容地接受“火星语”了。它是90年代出生的人对于社会的认知标志,也是90后这个人群独特的一道风景线,有必要相信人群中不会只是这一群人,文化多元化的形式依然存在。杞人忧天的想法只能让社会对于某一群体产生反感。


言至于此,还请那些戴着专家、学者帽子的人把下巴托住了,在评论任何一个群体的时候注意影响和思考的角度、深度,切莫把现象拿来当本质,将一个原本很小的问题扩大化,随随便便地批评别人,尤其是自己的晚辈。比个不恰当的例子,对于晚辈的不尊重就好像老子骂儿子“王八蛋”,那老子等于把自己也骂了进去,他就是“王八蛋”的父亲——老王八。没有必要将老的少的关系闹僵,在中国社会提倡和谐社会的今天,要得到别人的尊重首先得学会尊重别人。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