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抹残红(第一部:抗战悲歌) 第四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88)

zzfu2008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王善人点头称是。 次日一早,森协和王善人带着一大帮人包围了五里坡。入村后,森协带着鬼子冲在前,把一个拾粪的老头打倒了,接着把一个提水的妇女打倒了……丁保长刚披上衣服正要起床,忽然听到了枪声,就知道大事不好了,连忙把家里人叫起来,锁上门,都藏到了院子里的秫秸攒里。就听得外面枪声不断,到处都是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王善人点头称是。

次日一早,森协和王善人带着一大帮人包围了五里坡。入村后,森协带着鬼子冲在前,把一个拾粪的老头打倒了,接着把一个提水的妇女打倒了……丁保长刚披上衣服正要起床,忽然听到了枪声,就知道大事不好了,连忙把家里人叫起来,锁上门,都藏到了院子里的秫秸攒里。就听得外面枪声不断,到处都是哭喊声,半袋烟的工夫就有浓浓的烟味钻进来,呛得人直流眼泪……不一会就有些人进了院子,门被跺开了。片刻,就听王善人道:“他跑不到哪里去,搜!”这时,有人道:“秫秸攒里有动静!”就听得王善人一阵冷笑,“放火!”

丁保长就钻了出来,但见院子里有森协和四个日本人,王善人和七个自卫团的人。丁保长就冲笑着王善人笑道:“王会长,你这是演的哪出戏?”

王善人笑道:“你说这是演的哪出戏?我看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森协过来一脚就把丁保长踹倒了,恶狠狠地道:“八嘎!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给我带走!”

过来两个日本兵抓住丁保长两个胳膊,就把丁保长提了起来。

王善人对着秫秸攒喊道:“里面的人,快出来吧,不然我就叫人放火了!”

一阵哗哗啦啦的声响,丁保长的老婆和孙女刚钻出来,就被森协用枪打倒了。

丁保长先唾了王善人一口,然后破口大骂:“王洪宣,你个汉奸、日本人的走狗,我日你祖宗,看你能得好死……”

王善人擦了一下脸上的吐沫,用枪口点了一下丁保长,骂道:“我倒要看看你狗日的能活多大会,给我带走!”

丁保长被押到了一棵大树下,被人用绳子套着脖子吊在了树上。大树下是一片空地,不一会,村里还活着的人都被陆陆续续押了过来。周围是荷枪实弹的日本兵和自卫团的团丁。

王善人大声道:“乡亲们,下面听森协队长训话。”

森协道:“丁保长良心大大的坏了,破坏‘中日亲善’,戏弄大日本皇军,死啦死啦的有!”

丁保长就被吊死了。

之后,森协和王善人就带人走了。有的枪上挑着鸡,有的胳臂里挎着包袱,有的手里牵着羊,还有两辆马车拉着粮食……

他们的身后依然是浓烟滚滚,依然有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五里坡在颤抖。

当天下午,五里坡就有五个汉子去了徐家堌墩,把五里坡被血洗和丁保长被吊死的事一五一十地全告诉了郑守义,并要跟着郑守义打鬼子锄汉奸,为死难的乡亲报仇。

郑守义就在那坐不住了,发指眦裂,来回在屋里度步,突然刹住步,大骂道:“畜生!畜生!这些没人性的畜生!血债要用血来还,老子一定要清算这笔帐!”

李二爬子眼睛血红,目光凌厉,龇牙咧嘴道:“郑司令,我这带人把王善人的小老婆二朵杀了。”

郑守义摇了摇头,道:“冤有头,债有主,打酒的跟提壶的要钱,这事与二朵无关,不要伤害无辜。我还想用二朵钓王善人呢。对于王善人,只要机会来了,我们坚决不放过,搞掉他,以免后患!”

李二爬子恶狠狠地道:“郑司令,你我差点死在白清太手里啊,我看还是让我带人去杀了他个鸟人完事。”

郑守义道:“如果现在就把白清太杀了,王善人的对手可就只有我们了,就会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我们身上,对我们肯定不利!就现在的情况来讲,白清太还没和我们公然作对,再说白清太也不是什么恶人,不就是为了混饱肚皮或风光风光嘛,咱教训教训他,杀杀他的威风,肯定会对我们有利。现在王善人有日本人当靠山,自己又有人马,还不得反攻倒算?二朵被白清太睡了,我相信王善人会先对白清太下手的,而不是我们。吃柿子还捡软的捏呢。而白清太手里的人马也不是吃素的,两虎相斗必有一伤,不管伤了谁,都对我们有利。”

李二爬子道:“想教训白清太也不是什么难事,白清太新娶了老婆,还不得天天回白庙。”

郑守义道:“听说日本人给了他些三八式步枪,改天,你带几个人去白庙,逮住他,给他要十条来,再要五百发子弹,这岂不划算。若不给,再收拾他也不迟。”

李二爬子笑道:“白清太给了枪和子弹,肯定会被王善人知道,那日本人能轻饶了他?”

郑守义点了点头笑道:“到时候可够白清太喝一壶的了。”

这一会子,刘阶民未插一句话。从郑守义和李二爬子的这番对话,他深深地感到,郑守义这段时间变化不小。要在过去,郑守义那有仇不过夜的粗犷性格肯定会急于对白清太下手的,也无人能劝说的了,可现在居然能够站在全局的制高点上衡权利弊了。由此可见,郑守义已是勇谋兼备,注定要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真可谓前途无量啊!

时世造人!

这时,刘阶民的眼睛骨碌碌地转了几圈,缓缓地道:“我看五里坡的事有点蹊跷,森协和王善人为什么当时不把丁保长人等杀了,偏要过了几天去血洗五里坡?看来我们内部有奸细了。”

郑守义怒不可遏,“不怕出山狼,就怕藏家鼠。得抓紧时间把这个毒瘤挖出来。要不,可是后患无穷啊!”

看来郑守义之前没想到这一点,刘阶民就带着一丝微笑慢吞吞地道:“查查这几天都是谁离开了徐家堌墩不就出来了嘛,等给白清太要来枪和弹之后再收拾那个奸细也不迟,要不谁给王善人送情报啊!”

郑守义若有所思地道:“我们也该在县城和胡寨安插耳目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啊!”

李二爬子和刘阶民点头称是。

李二爬子稍微一想就认定二蹄子是奸细了,但他没有点破。

在五里坡耍弄王善人之后和到五里坡被糟蹋,也就六个人离开过徐家堌墩,二蹄子一个,刘阶民一个,采买罗大棒子一个,另外的三个人也都和罗大棒子一样,是他以前从老家带来的弟兄,都不可能和王善人或日本人有染,只有二蹄子是本地人,而且和王善人是临村的。又想起来了二蹄子在郑守义到王善人家赴宴时,曾唆使他哗变,就认定二蹄子是奸细了。想想二蹄子是日本人打来之前就跟他干的,就又认定二蹄子是王善人派来的卧底了。可也不排除二蹄子是日本人派来的卧底,这样的一个乱世,许多事情都可以在瞬间发生变化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