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抹残红(第一部:抗战悲歌) 第四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87)

zzfu2008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如今,王善人假借日本人的势力当上了维持会长,且拉起了自卫团,他知道其中是对着他来的,虽然他仍没把王善人当回事,可他也懂得,这个时候无论如何得和郑守义齐心合力对付王善人了。 过了好大一会子,郑守义才道:“最好能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让王善人得不到一粒粮食,又不让王善人有报复丁保长的理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如今,王善人假借日本人的势力当上了维持会长,且拉起了自卫团,他知道其中是对着他来的,虽然他仍没把王善人当回事,可他也懂得,这个时候无论如何得和郑守义齐心合力对付王善人了。

过了好大一会子,郑守义才道:“最好能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让王善人得不到一粒粮食,又不让王善人有报复丁保长的理由。”

刘阶民低着头,来回度步,眼睛咕碌碌地转着,沉思了一会,慢条斯理地道:“咱给王善人来个假送真劫,还要他王善人看见……”

交粮的那天,城楼上的鬼子和团丁,看到顺着大路来了两辆大车,没有驾辕的,是用人拉来的,车上影影绰绰像摞的麻袋。就有人去报告给王善人了,王善人自然是得意洋洋,仍坐在那翘着二郎腿喝茶。

大车走到一片树林跟前时,就见前面的那辆大车一歪停了下来,后面的大车也跟着停了下来。稍一停,丁保长一个人空着手向南安门跑来。

“太君!我们是五里坡来送粮食的,大车陷到窝蛰里坏了,快去帮帮忙吧!”

就有一个团丁道:“等一下,我去报告王团长。”

稍一会,从陷车的地方传来了一阵喊声,只见前面大车上的麻袋,被几个人搬到了后面的大车上,并有人牵来了三匹马,套上马,掉转过头来就走了。跟在后面的人便是一路小跑。

丁保长仰着头,“太君!你看那边是咋了?好象是出事了。”

就有一个团丁道:“你快去看看是咋回事?”

丁保长应了一声转身走了。不一会,丁保长哭丧着脸回来了:

“太君!不好了,粮食被八路抢走了。”

就在这时,森协和王善人也上了城楼,但见一辆大车被马拉着已跑得老远了,后面还跟着十几个人。尘土飞扬。

那片树林跟前仍有一辆大车歪在那,周围蹲着几个人。

森协和王善人带人去了出事地点,就见到了那辆被弄坏的大车,和满地的粮食粒。

王善人见那几个拉车送粮的人和当时在城楼上站岗的人说的情形一样,便对粮食是八路抢走的深信不疑了,只好自认倒霉,但也感到这事有点蹊跷。

森协什么也没说就带人回城了。

丁保长把大车修好,也带人走了。

丁保长回到家,李二爬子正在他家坐着喝水呢。丁保长正要说些感谢的话,李二爬子道:“丁保长,我那也缺粮食了。”

丁保长就道:“改天给你送五百斤去行吗?”

李二爬子站起来,拍了拍丁保长的肩膀,什么话也没说,笑笑带人走了。

隔了三天,二蹄子就把内情告诉给了王善人,新仇旧恨几乎让王善人发疯了,他恨不能生吞活剥了郑守义和李二爬子。如果这在过去,他也许会逆来顺受,可现在,他有日本人作靠山,而且他还有了自己的人马,他还会示弱吗?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把内情告诉了森协,还把郑守义攻打胡寨的事以及郑守义在小邱庄阻击俊一郎的事也一并告诉了森协。

森协就问王善人如何找郑守义算帐,王善人虽然怒火中烧,可他也清楚,现在要剪灭郑守义和李二爬子,如果不找个机会也难。在他看来,如果没有绝杀的棋,而轻举妄动,就会打草惊蛇使得其反,打蛇就该打在七寸上,一举成功。就对森协道:

“要是丁保长不找郑守义我们也不会被戏弄,要是不给丁保长点厉害,今后还有谁愿意维持太君?”

森协冷笑道:“明天一早,五里坡的干活。让五里坡的人跟郑守义算帐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