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二十七章 旷世情缘

天目飞龙 收藏 0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从头至尾,秋香的叙述一直非常平静,平静得让龙天的后背感到嗖嗖的凉意,她似乎是在给龙天讲故事,而不是在供述案情,在提到饶幸逃脱数劫的钱万胜时,秋香的眼睛里突然冒出了凶光,手上的指甲也在猛然间又长了两寸,看得出来,秋香还在为没能吓死钱万胜而感到耿耿于怀,这不免让龙天有些担心,一只会杀人的女鬼,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又会起杀念呢?龙天已经不愿意再看到有人死了,因为每死一个人公安局的档案里就会多出一起“一号悬案”,由此引发的问题将会更多,对社会稳定的负面影响将急剧加大。


“秋香,答应我,以后不要再杀人了,好吗?”,龙天思考了片刻之后,他走上前一步,盯着秋香的眼睛,真诚地恳求她。


“公子放心吧,秋香一心只想为小姐报仇,别无其他,现在秋香心愿已了,不会再妄动杀念了,只希望小姐能与公子平安相守,如此秋香即使化为清风而去,亦从容心安了”,秋香提到琴韵的时候,也开始动情了,看得出来,她们之间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否则秋香也不会不顾一切地用自己的身体去色诱复仇了。


有了秋香的承诺,龙天这才舒了口气,提着的心也慢慢地放下了,虽然说阴阳相隔、人鬼殊途,但龙天发现很多时候,鬼往往比人要重感情,而且是最真挚的没有任何私心杂念的感情,眼前的秋香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还有林苇,特别是琴韵,为了所爱的人,为了一份爱情的誓言和承诺,殚尽竭虑,苦守终生,甚至在死后依然矢志不渝,这份感情放眼世间古今中外,能与之相提并论者少之又少,越是少就越显得弥足珍贵,龙天总算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在琴韵身上,龙天感觉他已经找到了爱情的真谛。


“秋香,谢谢你,向你致敬”,龙天望着眼前略显单薄的秋香,庄重地对着她敬了个礼,不过他这也是习惯问题,他一心只想对秋香表示一下自己的敬意,却忘记了秋香是明代女鬼,她是不懂得敬礼是什么意思的。


果然秋香被龙天的这个“怪异”举止给吓了一跳,轻盈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了一步,眼睛里不停地闪着波光,连脖子也歪了一下,显得有些不明所以,龙天也在这个时候突然醒悟了过来,他尴尬地笑了笑,心里不停地在自我嘲弄着。


“对了秋香,不要告诉琴韵我的身份,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我想以后再慢慢地告诉她真相,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龙天回头看了看,琴韵还站在亭边向这里焦急地张望着,看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龙天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一种“护花”的心理油然而生。


“公子放心吧,秋香明白,秋香也谢谢公子,如若不是公子,我家小姐只怕是已经失去心志了,对了公子,我家小姐就托付给你了,希望你能善待我家小姐,切莫再让她孤苦零丁、在午夜无助飘零了,秋香在此先行谢过公子”,秋香说罢对着龙天又行了一礼,她的语气有点伤感,眼神中流露出厚望与寄托。


“这,这能行吗?”,龙天情急之下连忙去扶秋香,不过又扑了个空,秋香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就是希望龙天能接受琴韵,做一回真正的龙俊飞,这可就让龙天为难了。


本来今晚的“倩女幽魂”,龙天只是临时客串的,替男主角龙俊飞跑跑龙套,当个替身逢场作戏而已,为的只是让琴韵不致于因为伤心过度而癫狂,却不料,入戏太深了,还真的找到了当年龙俊飞的感觉,而就在这时秋香竟然要让他这个跑龙套的扮演男一号,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毕竟琴韵只是一只女鬼,而自己是个大活人,真要是被琴韵缠上了,这人鬼之间今后会发生什么奇情怪事,目前还不得而知,还有,即使龙天愿意接纳琴韵,那两个将自己当成商品推来推去的女人,能不能接受还不一定呢,女人天生就爱吃醋,万一醋性大发,局面就将是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龙天面露难色,他看看秋香渴求的双眼,又再次回头望望邀月亭中的琴韵,仰天闭目沉思了许久之后,终于对着明月,对着静湖,对着忠心侍主的秋香,重重地点了点头,此时他的脑子里乱成一团,心里也在七上八下的,但拗不过秋香的恳求,更重要的是他不忍心置琴韵于不顾,也是为了替那个不争气的龙俊飞偿还欠下四百多年的“情债”,他咬咬牙一狠心答应了下来,不过他还是希望琴韵的这件事情能得到钱艳薇的首肯。


想到邀月亭中还处于昏迷状态的钱艳薇,龙天快速地转身跑进了亭子,经过琴韵身边的时候,龙天露出了微笑,朝她点了点头,然后径自走到钱艳薇的身边,一把将她扶了起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天翔,秋香适才都与你说了什么?”,琴韵并没有吃钱艳薇的醋,她走到了龙天的身边,脚步非常轻盈,花朵般的面容,再伴着柔柔的话语,令龙天的心头为之一动。


“也没有什么,就是太多年没见了,叙叙旧而已”,龙天自己都被自己的话给逗乐了,这龙俊飞还真是不好装,叙旧,叙四百多年的旧,还真是闻所未闻。


“天翔,那我们今后该去何方啊?”,琴韵的脸上还带着一抹霞飞,自从龙天无意中喊了她一声“娘子”之后,她就已经认定了以后将追随龙天了,这叫“夫唱妇随”,在古代那是社会伦理,当然“唱随”之后还有“三从四德”,等等。


“这。。。。。。”,龙天被琴韵这一提醒,也开始为难了起来,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了,他的脸色非常难堪,眉头都皱了起来,看着琴韵急切的目光,龙天一时语塞了。


“琴韵姐姐,你就跟我住在一起吧,我单独给你按排一个房间,行吗?”,钱艳薇这个时候突然醒了过来,听见琴韵的话,再看看一脸为难的龙天,她笑了笑。


“恐怕不太好吧,妹妹是人,我是鬼,鬼怎么能住人的房间呢?”,琴韵很想跟龙天住在一起,不过她也知道“人鬼殊途”的道理,自从龙天现身于静安之后,她一直把龙天当成了“长命百岁”的龙俊飞,人与鬼之间虽然不能携手结发,但呆在一起还是可以的,当然这里面有个前提,那就是必须要晚上。


龙天发现钱艳薇一点儿也不介意,他感到有些意外,看来真如她所说的,自己真的有些“大男子主义”了,听到钱艳薇的话,龙天心里很安慰,本来他还想等钱艳薇醒来之后,再和她商量一下如何安排琴韵的问题,没想到钱艳薇已经有主意了,他心里一热,忍不住又将钱艳薇搂得紧了一些。


“小薇,那就辛苦你替琴韵安排一下吧,等我出院之后再决定下一步该如何处理,行吗?”,龙天低下头感激地看了一眼钱艳薇,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伤口又痛了起来,忍不住轻轻地哼了一声。


听见龙天低沉的呻吟声,钱艳薇一急立即脱开了龙天的怀抱站了起来,与此同时一旁的琴韵也发现了龙天的脸色有些痛苦。


“龙天,你怎么了?”、“天翔,你怎么了?”,一个女人和一只女鬼同时喊了出来,话中都带着无尽的关爱,也同时一左一右地围在了龙天身边。


“没事,没事,可能在外面的时间太长了,被风一吹,伤口有些发作,没事的”,龙天捂着伤口,看了一眼左面的钱艳薇,又看一眼右边的琴韵,很勉强地露出了笑容。


“还是别待在这儿了,赶紧回医院去吧,我的车就在外面,快走吧”,钱艳薇心疼坏了,她一把扶住了龙天的手,拉着他往外便走,看着龙天有些痛苦的神色,她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琴韵默默地站了一会儿,轻轻地转头环视了一下静湖的四周,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目睹着相互搀扶着的龙天和钱艳薇,她恬然一笑,然后款款地迈开了步子,轻逸地走出了邀月亭,月光洒在她的身上,显得愈发地娇艳欲滴、清新脱俗。


龙天并无大碍,只是钱艳薇担心过度了,一定要坚持扶着他走,不过此时龙天发现,湖面走廊上的秋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想起秋香托付过的善待琴韵的话,龙天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回头望了一眼走在后面的琴韵,等琴韵赶上来之后,两人一鬼才缓步地沿着走廊离开了静湖,走出了龙胄山庄。


刚刚钱艳薇也楞了一下,那是她忽然发现湖边的白云不见了,她有些纳闷,不过细心一想似乎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她没有再说话,上了车之后直接把龙天送回了医院,而琴韵则呆在她的宝马车里,她有些怕强光,所以并没有陪两人进医院。


病房里白云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看见两人走进来,她突然间转过身去,手在脸上重重地抹了一下,然后才转过身来,微笑着替龙天铺好了被子,又和钱艳薇打了声招呼,今晚发生的事情她都看见了,心中就象是打翻了五味一样,个中滋味难以言表,不过看到龙天平安归来,她还是很开心。


龙天并不知道白云也去过龙胄山庄了,钱艳薇在来时的路上一直沉默不语,并没有告诉他,所以他打算暂时隐瞒一下今晚的事情,不过等钱艳薇走后,白云开始发作了,话中透出一丝的酸意还有伤感。


“琴韵姑娘真可怜”,白云陪护在龙天的病床边,有心地说了一句。


“是啊,咦,你,你怎么知道琴韵的?”,龙天无心地应了一声,不过他立即就反应了过来,睁大了眼睛盯着面前的白云。


“刚刚你们在亭子里的事,我都看见了,琴韵的事情也是林苇告诉我的,她真的太痴心,太可怜了,唉,我也是女人,想起来就让我感到难过”,白云的眼睛红红的,在闪着泪光,当她从林苇的口中得知琴韵的故事之后,给她的震撼相当大,她根本没有想到这世间竟然会有这么忠贞不渝、这么旷古绝今的伟大爱情,所以不自觉地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她深有同感,所以她伤心至极。


“白云,对不起,我。。。。。。”,龙天低下了头,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向白云解释了,还有关于他将琴韵留下来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对白云说才好。


“龙天,你别说了,我理解你今晚的举动,你是出于一番好心,更何况龙俊飞还是你的祖先,我知道你是在替他还债,我不怪你,也不怪小薇,小薇后来到亭子里去,也是我让她去的,只是想帮帮你们,在琴韵这件事情上,我们所作的都是对的,所以不要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之类的,没有人会怪你的”,白云今晚的情绪有些失常,感觉有一些莫名的烦躁,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龙天叹了口气,感激地望了一眼白云,此时他的心情也很复杂,那个胆大包天的林苇硬塞给他们的一段“婚外恋”,让他感觉非常对不起白云,毕竟错是自己犯下的,本来他准备负责的,不过白云离婚的事情现在变得扑朔迷离,感觉有些遥遥无期,这个时候两人是不能够有什么亲密关系的,龙天从心里不希望成为“第三者”,所以面对白云的时候,他还是感到了遗憾和尴尬。


“哎,对了,林苇呢?”,想到林苇这个“鬼红娘”,龙天忍不住问了一句。


“走了”,白云抬起头,眼睛微微地眨动了一下,脸上露出无限的神伤。


“走了?什么意思?”,龙天有些不明白,看白云伤心的样子,他觉得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走了,而且,而且不会再来了,她说她将继续在都市里飘零,继续寻找她的梦,还有她让我转告你,让你记住‘月老亭’,记住‘月满西楼’,记住------‘黑暗中的舞者’”,提到林苇,白云非常伤心,泪水又情不自禁地滚落了下来。


在走出龙胄山庄的时候,白云发现林苇的情绪也不稳定,询问原因的时候,林苇没有说别的,只是流着伤心的泪告诉白云,她将离他们而去,她说她还会继续飘零在都市的午夜,去寻找心灵的共鸣,去寻觅一份生前死后未圆的情梦,临走时她让白云转告龙天“三个记住”,其实她还有一句话白云并没有告诉龙天,那就是她还是希望龙天最终能和白云呆在一起,她会为龙天和白云祝福,为龙天和白云祈祷。


林苇真的走了,只留给白云一个随风飘荡的靓丽倩影,月光映着她清秀的脸庞,照着她曼妙的身材,她的脸上挂着泪,她的身体在颤抖,随着阵风的刮起,她向着白云挥了挥纤细的小手,转身融入了阵阵呼啸的北风之中,风吹动着她飘逸的裙摆,风吹动着她轻盈的身躯,渐渐地消失在了白云的泪眼之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