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抹残红(第一部:抗战悲歌) 第四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85)

zzfu2008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王善人连连点头。 森协回到办公桌上,挥了挥手,就让欧清山把王善人带下去了。 欧清山带王善人去了一家餐馆。 王善人不知道森协如何考验他,就有些忐忑,哪里喝下酒。 欧清山就劝了王善人几句,且说还有他呢。王善人心里这才塌实了些。 就在这天晚上,已是十点多了,王善人刚在欧清山那躺下,就被欧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王善人连连点头。

森协回到办公桌上,挥了挥手,就让欧清山把王善人带下去了。

欧清山带王善人去了一家餐馆。

王善人不知道森协如何考验他,就有些忐忑,哪里喝下酒。

欧清山就劝了王善人几句,且说还有他呢。王善人心里这才塌实了些。

就在这天晚上,已是十点多了,王善人刚在欧清山那躺下,就被欧清山叫醒了,说是森协队长在钟鼓楼呢,要他马上过去。王善人知道这是森协要考验他了,就有些紧张,哆哆嗦嗦了半天才穿好衣服。

原来是说书的王老三在钟鼓楼附近说《说岳全传》。

“……兀术细看那山,中央阔,四面都是小山抱住,没有出路,失惊道:‘今我已进谷口,倘被南蛮截住归路,如何是好,不如出去吧。’正欲转马,只听得一声炮响,四面尽皆呐喊,竖起旗帜,犹如一片刀山剑岭。那十万八百儿郎团团围住爱华山,大叫:‘休要走了兀术!’只吓得兀术魂不附体。但见帅旗飘荡,一将当先:头戴烂银盔,身披银叶甲,内衬白罗袍,坐下白龙马,手执沥泉枪,隆长白脸,三绺微须,膀阔腰圆,十分威武。马前站着的是张保,手执浑铁棍,马后跟的是王横,拿着熟铜棍。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兀术见了,先有三分着急了,只得硬着胆问道:‘你这南蛮姓甚名谁?快报上来!’岳飞道:‘我已认得你这毛贼,正叫做金兀术。你欺中国无人,兴兵南犯,将我二圣劫迁北去,百般凌辱,自古至今,从未有过。恨不食你之肉,寝你之皮!今我主康王即位金陵,招集天下兵马,正要捣你巢穴,迎回二圣,不期天网恢恢,自来送死。吾非别人,乃大宋兵马副元帅姓岳名飞的便是。今日你既到此,快快下马受缚,免得本帅动手。’兀术道:‘原来你就是岳飞。前番我王兄误中你的诡计,在青龙山被你伤了十万大兵,正要前来寻你报仇。今日相逢,怎肯轻轻地放你走了?吃我一斧!’拍马摇斧,直奔岳飞。岳飞挺枪迎战。枪来斧挡,斧去枪迎,两个杀做一团,真个是:棋逢对手,各逞英雄……”

正说的起劲,听得出神,谁知森协带着几个人却在这个时候来了。大家赶快收场,但已来不及了。

森协一见大怒,抓住王老三道:“你的深更半夜还在替胡子做宣传,蛊惑人心,死啦死啦的……”转眼感到这是考验王善人的大好机会,就让人去叫王善人了。

等欧清山和王善人来到后,森协也不和他们搭话,就又对王老三道:“你的替八路军宣传,大大地破坏了‘中日亲善’关系,严重地影响‘东亚新秩序’的建设,罪恶大大的,应该杀头。但你却是八路军的忠臣,他们会承认你功劳大大的,会追认你为烈士,你是死得其所,所以你要表现的英勇些。”然后就叫人把王老三五花大绑,又叫王善人用一条新毛巾将王老三的眼睛捂住,之后,就把所有在场的人带到南安门外了。

王老三被迫面向西而跪倒。那些听书的众人,被持枪的日军押到了一边。

森协把王善人叫到了王老三的身后,就把自己的战刀交给王善人,又让一个日军持枪站到了王善人的身后,然后道:“王洪宣,你不把这个赤化分子砍了,你也得死啦死啦的。”

王善人用颤抖的手拿着森协交给他的战刀,扭头看了看身后在月光下泛着寒光的刺刀,腿已软了,望了望欧清山,见欧清山连忙转过了脸,就暗暗叫苦不迭。事已至此,见再没了退路,就横下心,一声狼嚎,手起刀落,就把王老三的头砍了下来。

王善人被溅了一身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