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穹 二卷 横空 第四章 毫无头绪

尘云扬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2/


而令得三人遍体生寒的是,小波比说的那句话,所用的语言,是尔丹王国边地的一种特有的语言,如果不是舒维雅喜欢到处游历不光会大陆通用语对各地方言都有一定研究的话,舒维雅自己也不一定听得懂。

杰克的脸色变了,他忙问道:“他说什么?他刚才说的是什么?”

舒维雅好一会出不了声,因为自己的心中,实在人惊骇了。

舒维雅只是定定地望着波比,看波比的样子,在那片刻之间,充满了怨恨,他面上的肌肉,在不断抽搐着,双眼之中,射出怨毒之极的光芒。

杰克也被波比的神态吓呆了,他没有再问下去,只是和舒维雅一样地瞪视着波比。

就在舒维雅和杰克两人,目瞪口呆之际,波比突然又用同样的尔丹王国边地土话骂了一句难听之极的粗语,那种粗语,无法宣诸文字。舒维雅又给了烨儿一个信息,烨儿在波比背后立刻使用了 “宁曲唱诗” 这个凝神的神圣系法术对于亡灵绝对有震慑的效果。

圣洁的光芒笼罩了波比的全身,可是接触亡灵会产生的效果并没有出现。接着,情形便改变了。

只见波比脸上的神情,突然变了,他变得和正常的孩子一样,带着对他老师的恭敬。

杰克说什么,但是他还没有开口,舒维雅便己向他作了一个手势,令他不要出声,而自己则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波比呆了一呆:“我?我没有说什么啊!”

舒维雅用那种尔丹王国边地语言逼问:“你说那是谋杀,不是意外,是什么意思?”

舒维雅说这种方言,就得相当生硬,如果波比会说那种方言,那么他一定应该懂得自己在说些什么的,可是波比却只是眨着眼,用一种全然莫名其妙的神情望着舒维雅。舒维雅没有再问下去,因为波比显然听不懂自己的话,但是,波比刚才明明讲过那种语言!

舒维雅呆了半晌,向杰克使了一个眼色:“杰克,我们应该走了!”杰克的神色骇异,但是他对舒维雅的提议,没有反对,几人一起站起,波比有礼貌地送我们出来,波比的妈妈在杂货铺里向几人笑了笑。

当几人来到街上的时候,杰克已急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

舒维雅皱着眉:“不可思议,像是另一个人的灵魂,进入了他的体内,不时发作,那时,波比就变成了另一个人!而且居然神圣系法术也没有效果?奥雷老师,你相信灵魂?”

杰克呆了一呆,自然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但是杰克立即反问舒维雅:“刚才的情形,你是看到的了?”

舒维雅低着头,向前走着,杰克和烨跟在身边,回过头来说:“他刚才用的的确尔丹王国一种很偏僻的土语,说他掉进水中去,不是意外,是谋杀!”

杰克呆了一呆:“谁会谋杀他?那纯粹是一件意外,我亲眼目睹!”

舒维雅摇着头;“我想,波比用那种尔丹王国语言讲出来的意外,是指另一个人,在这个湖中,一定有另一个人淹死过。又或可能真的有人使用了那样的古代高阶法术。”

杰克站定了身了:“你的意思是,有一个人,被人谋杀了,死在湖水中,而在波比跌进湖水中去的时候……”

舒维雅说:“我的设想是那样。还有可能是在入水的时候有人启动了那样的魔法。”

杰克笑了起来,他笑得十分异样:“你的设想……请原谅我,传说中的魔法我以前还是听说过一些的,而且我虽然魔法没有您的实力强,但是我也是五级魔法师。如果真的一瞬间能启动那么强大的魔法我想我还是知道的吧?何况刚才这位小姐的神圣魔法不也没有作用吗?”

舒维雅也无可奈何地笑了起来:“你有什么别的解释?”

杰克答不上来,停了片刻,他才说道:“那样,我想请一个牧师和学校请点有资历的老师,好好地对波比检查一下和谈一下。”

舒维雅立即反对:“那样,对孩子不好而且我本来就会神圣系魔法一般的牧师实力不一定强于我,奥雷老师还是因该想相信我的实力吧。我看我们还是分头去进行的好。我到我用我自己的方法去追寻那小湖有没有淹死人的记录,而你,我供给你一块能记录说话的水晶,将波比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录下来,拣出其中他用那种尔丹王国语言所说的话,来研究事实的真相。还有如果你没有时间你可以叫烨儿去帮你忙。”

杰克点了点头:“好,就这样。”

三人一起回到了舒维雅住的地方,烨儿拿来两块水晶交给舒维雅做成记录水晶,给了杰克和烨各一块。“那块水晶有强力的记录功能,不论波比走到何处,只要在七里的范围之内,他讲的每一句话,都会被你们手里的水晶记录下来。”

杰克和舒维雅分手的时候,约定五天再见面,舒维雅相信在五天之中,这两块水晶一定可以记录下波比所讲的很多怪语言了。杰克带着录音机离去,舒维雅休息了一会,对烨交待了一些什么事,让烨去找云易和加龙。便到径直去了城市里城守查理男爵的男爵府。男爵很热情的接待了舒维雅,毕竟“火玫瑰”在这个城里自己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立刻吩咐人带舒维雅去查看档案记录,接待人员真的很合作,替舒维雅查看历年来城周围淹死人的记录,每年淹死的人可真不少,可是,一路查下去,没有一宗发生在那个小湖中!等接待人员查完的时候,舒维雅的心头,充满疑惑,说:“不会吧,应该有一个人是死在那湖中的,唔,他是一个男人,尔丹王国迁徙过来的人,大约……三四十岁。”

所谓“大约三四十岁”,这句话连舒维雅自己,也一点把握都没有。

而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自己听得波比说那种尔丹王国方言的时候,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很粗,那种声音,听来像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人所发出来的。

那位接待人员用怀疑的目光望着我:“如果你发现了一宗神秘魔法谋杀犯罪或是重大的事件,应到你们魔法公会去报告,而不是到我们这一部门来啊。”

舒维雅实在没有法子向那位接待人员多解释什么,看看别人真的也尽心尽力的查找了。舒维雅只好忙道:“再麻烦你,请你查一查失踪的名单,看看是不是有一个和我所说的人相似的?”

接待人员说:“你说得实在太笼统了!”

舒维雅微微一苦笑,自己根本没有法子作进一步的描述,因为全然不知道那个附上了波比身上的灵魂,以前的躯体是什么样子的。还是另有什么内情。 而且,灵魂附体,借尸还魂魔法也还只是自己的虚幻的假设,天下是不是真有那样的事,那也只有天晓得了!

舒维雅摇着头:“请你找一找,勉为其难!”

那接待人员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舒维雅,火玫瑰到底是谁,毕竟舒维雅还是男爵大人亲自交待接待的人,还是只好将我所说的那些,写在一张卡纸上,交给几个专理城市档案的人员,去查这个人,这样类似的事。舒维雅也只好耐着性子等着,这一等,足足等了将近三小时,才有三四分档案卡,递到了自己的面前。

但是,那三四个人,显然不是舒维雅要找的人,他们之中,两个是妇人,一个是老翁,另一个年纪倒差不多,也是男人,但他是商人却是在一次河道运送沉木途中出事,被列为失踪者,他们四个倒全是尔丹王国过来的人。但是尔丹王国的地方很大,他们中没有一个是使用那种土话的人还真不知道。何况这个年代虽然没有大规模战争,但是死几个不是重要的平民还真的不值得这些地方的城守重视。殊无亚叹了一声,向那位接待再三道谢,离开了男爵府,叫了一架马车到那小湖边上去。那小湖的确很优美,湖边有不少小动物在跑来跑去,静静的,湖水很清,湖面上飘荡着一片片的落叶。这样美丽的湖,如果是夏天因该很多人来这游玩吧?很难想象有了这么多的不能想象的事。

舒维雅忽然生出一个怪异的念头来,‘我想,加累我潜水下去,不知道可能发现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