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枭雄 世纪之风 第十二章.酒会背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2/


一.


卢氏家族的庆贺酒会是在卢氏集团的下属凯旋饭店举行的,非常热闹,港澳界赌坛名人,商家都到会祝贺,不同以往的是,一直没露面的卢秉川老爷子出席了酒会。

由于卢氏股票一直下跌,引起不少人在看热闹,突然,召开庆贺酒会引起大家的好奇,纷纷准时来到酒会。

酒会先是卖关子,由卢孟和讲了一通客套话,然后宣布由卢秉川老爷子讲话。

卢秉川老爷子身材俊朗,步伐矫健快步走到台上,他高声说:“我先不说事情,请大家看看录像。”

卢秉川老爷子打了个手势,饭店宴会大厅的液晶大屏幕上,兄弟盟誓,徒弟拜师,妻子拜夫一幕幕展现开来。

局势渐渐明朗,一些人捶胸顿足大呼,后悔,纷纷打电话安排下一步吃进计划。

香港是个商业社会,商家店铺,生生灭灭。

天天都有开业剪彩、日日都有周年庆典,但绝大多数不用正式宴会方式,更很少摆繁缛的“套餐”。

轻松的酒会,是最普遍的。

会场上不设饭桌、座位,场边的长台上摆着饮料、食品,客人可以随意自取。有的酒会,准备的东西样数多些,量也大些,足够“以此当饭”者吃饱。

有的则纯粹是“意思意思”,只准备很少的东西,好像生怕吃的多了会“喧宾夺主”——影响谈话似的。


香港举行的酒会,除了简单的饮料外,只有两三服务员端着盘子穿行于忙于交谈的客人之间,送上几样小点心。这既能表达 “广交好友”的欲望,又展示了不乱用钱款的勤俭清廉作风。

而被邀请与会的人,都觉得很荣幸也很轻松,绝无被轻慢的感觉,更没人嫌弃主人 “小气。”

卢秉川老爷子大声宣布:“有请我的老哥哥,神秘赌帝独孤锋老先生。”

此言一出引起全场一片哗然,随后响起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但凡赌坛有点知识的人,谁不知独孤锋啊!

这个赌坛神秘人物的徒弟,有三个进入世界赌坛前五名,两个进入前十名,两个进入前二十名,去年有一个险些得了第一名。

香港的富豪们在搞公司庆典时,也多用酒会形式。

独孤锋施展轻功飘逸飞上讲台,是那么潇洒自如,得心应手,近百岁的老人有如此之功力,不得不令人佩服,全场响起一片叫好之声。

独孤锋用他那亮如洪钟的嗓音压住了场内的喧哗,他不用话筒,也不习惯那个玩艺儿:“我只简单向大家说三件事:第一,首先借此机会要先谢谢卢秉川老弟,是他给了我和大家见面的机会。

第二,我要说的事是,我今天有幸与卢秉川老弟弒血为盟,结为异姓兄弟,同生共死齐进退。

第三,我宣布:收黎云天我的为关门第子,并准备让他在适当挑战世界赌坛,如哪位不服气,可趁我还没教他,和他玩玩儿,杀杀他的傲气。

她的三个赢来的老婆,也由我的徒儿黎云天代他的师哥景福全收为徒弟。

成为我门中之人。



二.


卢秉川老爷子在独孤锋讲完话后宣布:“将遵守赌场诺言,赌坛规矩将孙女卢蔚婻和干孙女凯丽,黛娜同时嫁给黎云天为妻。

在适当时机,择日完婚欢迎大家出席结婚庆典。

具体时间得由老哥哥独孤锋作主。

黎云天同时拥有多重国籍,娶妻不受限至,成婚之前,他们会办好合法的法律文件。

黎云天是美国肯特投资基金组织亚洲区主席,美国黎氏国际投资发展公司董事长,总裁。

美国华盛顿大学的数学,博彩管理双学历博士学位。

在一般大集团下属的酒楼乔迁、开业典礼,他们也只是搞了个简单的酒会,并没因为自己有钱,开的又是餐馆而大宴宾客。

“寒酸”的酒会,并没使那些“头面人物”丢面子。酒会更适用于多数人的聚会,日常范围的公、私应酬,现下而更流行的商务是“饮茶”。

但请莫误会,香港的“饮茶”,可不是只有“清茶一杯”,其实也是一种吃饭形式。

但与宴会不同,“饮茶”不备酒,不上大菜,只吃小菜和点心。

大到重要的商务会晤,小到两三密友的私叙,都可以采用这种很随意、很“简陋”的待客方式。

卢蔚婻,凯丽,黛娜是酒会最活跃的女客,俨然以已婚女主人的身份出现,一张口就是我老公怎样,怎样。

有密友悄悄开玩笑说:“你们三人伺候他一个,不会争风吃醋吧。”

卢蔚婻骄傲地说:“我们三个哪里够啊,不被人骗走,就烧高香了。

这样的优质股,作为女人谁不抢。

我们三人能看住就不错了。”

凯丽,黛娜更会说话:“我们老公不怕贼偷,他比贼灵,就怕女人算计,见漂亮女人他准晕,老老实实让人骗。”


黎云天为给大家助兴,摆下了流水擂台,此举有两个目的,展现他的超人本领,同时告诉那些不服气,想要生事的港澳华人不要自相讨没趣。

果然一些好事之人看黎云天年轻出来挑战,结果个个被黎云天杀得铄羽而归。

最多时他一人对十二人。

观看的人,围得水泄不通,有个香港地区围棋冠军在挑战人多时也来凑热闹,结果,黎云天不但赢了他,还在棋盘上留了字,天外有天。

清楚地告诉他,不要自满。

围棋冠军佩服地点点头,当然能赢他不易,在棋盘上留字更难。

他和黎云天相差不是一点。

请客者负担不重,被请者无须拘礼,双方都不为“吃”所累,而是“以吃佐谈”,轻轻松松,更重要的是完全用不着正式宴请时那种凑数的“陪吃”者。

“饮茶”的时间也不拘一格,可以随意“见缝插针”,早茶、午茶、下午茶都行。“饮茶”之所以能在香港大行其道,多半与港人发达的商业头脑有关。

既要讲效益,讲效率还不能失礼,省时省钱的方式自然最受欢迎。

饭吃了,事谈了,礼数到了,费用、时间都不多,何乐而不为?

如果所有往来应酬都正式摆酒宴,不光是钱财浪费,恐怕时间也是“赔”不起的!

不少港澳高手也自叹不如。

从此断了挑战黎云天的念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