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一节旁观不是上策

ddtt 收藏 1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URL] 许睿已经决定拿自己当诱饵,引出自己的仇人,然后配合雷雨田歼灭他们,这一步看上去有点危险,可他一点也不在乎,比起非洲的战场,城市里的这点危险算什么,要杀自己的人无非是请了几个人教他们玩导弹而已,总不会开出辆坦克把自己吓一跳吧?城里没地雷区和机枪碉堡,没有投炸弹的飞机和凶猛的大炮,战场比这里更危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许睿已经决定拿自己当诱饵,引出自己的仇人,然后配合雷雨田歼灭他们,这一步看上去有点危险,可他一点也不在乎,比起非洲的战场,城市里的这点危险算什么,要杀自己的人无非是请了几个人教他们玩导弹而已,总不会开出辆坦克把自己吓一跳吧?城里没地雷区和机枪碉堡,没有投炸弹的飞机和凶猛的大炮,战场比这里更危险,自己与死神已经见过几回面,没什么值得恐惧的。

“我们什么时候出去?”许睿不再继续用英语聊,改用汉语说,他不怕怡慧听到。

“现在出去不合适,因为我刚进来,先喝口水休息一下,让那小子熬一会猪眼,他肯定会把你的行踪报告给另一组人马,不过我猜他们没胆量在公共场合向你下手。”雷雨田还真猜对了,不过敌人不是没胆量,是没时间。


打完防空导弹没击落飞机,孟恩崇、哈吉、孟贵三个人怕招来警察,迅速丢下导弹发射器离开这里,开货箱车迅速逃离现场。

开着车在附近的村镇的兜了好几圈,天黑了才回到他们落脚的树林里,不过他们已经找不到他们自己的旅行车。

“没车晚上我们住那里?”孟恩崇担心的问。

“阿福去了那?”孟贵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可手机里传来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他意识到有可能阿福出事了,他马上找了一个手电筒,在旅行车停放的位置找车轮胎印,他用手电照着地面,寻找着车离开的方向,最后一直找到公路上也没找到旅行车,车肯定是被开走,或许不是阿福开走的。

“他可能出了意外。”哈吉发现湖边有不少血,孟恩崇马上走过去看,地上的确有不少血,是谁的很难说。

“顺着血迹找。”孟恩崇也拿出手电,顺着血滴的痕迹向树林深处走去,最后血迹消失掉,连脚印都没有。他们三个人什么也没找到,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回到货箱车上。

“这里我们不能停留。”虽然天已经黑了,可哈吉还是从远处的山上看到一个细微的闪光,他的经验告诉他,这是夜视设备的反光,山上有人用夜视设备监视他们,只是时间紧迫顾不上说这么多。

“为什么。”孟恩崇是个外行,不太明白其中的道理,孟贵知道他是个专家,就没问为什么,反正他说的错不了,他发动起车就准备走。


曹秉看到货箱车离开,马上拿手机发短信给雷雨田报告情况,好让他有所准备。

坐在咖啡厅里,雷雨田看了一下手机,“那帮家伙来了,我们开始准备”,他边说边发短信让自己的兄弟开面包车跟踪货箱车,顺便一口把放在面前的爱尔兰咖啡全喝下去。

许睿起身准备走,怡慧也拿起自己的东西准备走。“跟我走很危险的,现在有不少人想要我的命。”

“我不要你的命,你担心什么,不管你去那,带着我就行。”怡慧好长时间没见他,想单独和他呆上一会,自己反正也受过一次伤,再出现一次意外,自己也不会向上次那么害怕。

许睿、怡慧上了福特维多利亚皇冠轿车,雷雨田站在酒店门内,仔细看外边的那辆小面包车。

许睿开车刚走,面包车就小心的跟上去,雷雨田也上了旅行车,反正车是缴获的,打坏了或者是被警察扣了都无所谓的。


曹秉一个人在山顶上,拿对讲机喊:“他们的车走了,准备上公路,你们也上公路,等他们走你们再走。”

富安和江琦坐在金杯面包车上,迅速打火把车开到公路上,他们不能冲的太前,晚上路上黑,不容易根据车的型号找车。

占据制高点的曹秉看到货箱车上路,他才叫自己的兄弟开车跟上去,一场连串的追逐即将展开,曹秉没有交通工具,只能在山上呆着,估计自己的兄弟一出手就能把敌人干掉,管他是不是高手。


私人侦探边开车边用对讲机报告许睿的位置,但忽略了身后跟踪自己的旅行车,三辆车很快的在市区的环城路上展开追逐。

孟贵的货箱车根据私人侦探的报告,很快的追上了狗咬狗的车队,孟恩崇、哈吉、孟贵三人都一眼就认出来前边的那台旅行车是他们的,可他们的视线完全被前边的旅行车吸引住,没注意到后边有辆金杯面包车正在跟踪他们,五辆车间隔几百米,在马路上跑成一条直线。


许睿的车若无其事的走在最前边,他把车开的很慢,打开车上的收音机听着电台里播放着的流行歌曲,音量开的很低,他想仔细听后边的动静。怡慧坐在他旁边,无聊的抽着女式香烟,她喜欢的男人就在自己身边,可自己无法左右他,不能让他喜欢自己,她自己也感觉自己有点失败。

她的生活中并不是缺乏一个男人,而是家里缺少一个像样的男主人,打算娶她的男人多的可以站满篮球场,这些人无非是喜欢她的前而已,不可有人真心喜欢她,她也就把别人对她的感情放在很次要的地位上。既然找不到爱自己的,不如就找个百分百自己喜欢的,只要自己爱他就行,至少可以维持一个幸福的家庭,可就在自己身边的他几乎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他不接受自己的爱,更不需要自己的帮助,并且非常痛恨她,尴尬的局面就是神仙来了也难以扭转。

听着音乐,她无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干脆想什么说什么,“你就一点也不爱我?“

“爱你干什么,不爱你我活不成了?或许我混的快饿死的时候会爱你,至少你可以帮助我让我不被饿死,现在我活的不那么困难,爱不爱谁也没多少关系。”许睿也不打算和她吵架,说说实话也无妨。

“你还是个实用主义者,难道你现在的女友是帮助过你的人了?”怡慧对他的一切都很好奇,她想多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

“那当然不是,我靠兄弟的帮助和我自己才混成今天的样子,和她没任何关系。”许睿或许信仰实用主义,但没在生活中应用。

“那你为什么喜欢她,为什么选择她。”怡慧问出一个自己很关心的问题。

“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没什么原因,或许在梦里见过她。”

“她那里好,今年多大,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她?”老女人继续追问下去。

“她气质好吧,看上去天生像个贵族,她比我小六岁,我认识她的时候是给她当保镖,那时候她是个很安静的小女孩。”许睿讲了一些过去生活的片段。

怡慧仔细一想,她大概是十六岁,他二十二岁,那他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他才十八,她十二,他居然不喜欢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孩而去喜欢一个小孩子,有点变态,不会是恋童癖吧?那小孩会慢慢的长大,他会一直喜欢那个女孩?他不会继续喜欢其他女孩吧?那他就真是变态。老女人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己也是见过那个女孩的,她长的的确不是绝色美女,但气质确实不错,她坐在宾利车里,所有人都不会怀疑她是搭车的,都认为她是主人,许睿给她开车一点不像她的男朋友,怎么看也只是个司机或者保镖而已。


“妈的,车开的还很稳当,他奶奶的,你小子跟踪人还很认真,我让你知道马王爷几只眼。“雷雨田一边自言自语的骂着那个该死的眼线,他戴着手套的右手扶着方向盘,把笨重的旅行车开的很稳当,左手按下电钮把车窗户玻璃降下来,左手又从挎包里摸出带消声器的M-9R型手枪,脚轻轻的踩下油门,从小面包车的右边追上去,与这个小车保持平行,随后他举起枪瞄准开车的人就打了一枪,随后把枪放回原位,继续开车向前走。


小面包车的玻璃被打出一个洞,玻璃还完整的留在那,只是变成一片白色,细看起来像一张很密的网。

面包车内,从开车的私人侦探的脑袋里喷出一股血,撒在了副驾驶座位上,前挡风玻璃和车窗玻璃上也都沾上还冒热气的血。私人侦探保持的开车的姿势几秒,身体一歪靠在驾驶座上,他的脚也不再踩着油门,面包车速度一下变慢,旅行车超过去。

私人侦探死在自己的车里,面包车借助惯性向前滑行了几十米,撞到路上的隔离栏杆上,车熄火停在那,车灯还亮着。撞击的一瞬间,尸体向前移动了一下靠在了方向盘上,随后车的喇叭长长的发出鸣笛声,吵人的声音一直持续着,很是让人心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