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他们已经放弃了这个落脚点,我们还是慢了一步。”雷雨田从新给手枪上了保险,装进自己的挎包里。

“现在我们怎么办?”曹秉打人打的都很疲惫,下午十分想休息一下。

“撤。”雷雨田进了驾驶室,开面包车离开,他估计孟福受过伤,拖累的其他人短时间内不能发动袭击。


天慢慢的黑下来,树林内的空地上点起一堆篝火,哈吉、孟福、孟贵三人围坐在篝火旁边,一起吃着面包饼干。

“人手不够,现在我受伤,这可怎么办?”孟福内疚的吃不下东西,他以前没想过自己的能力如何,现在和雷雨田一过招,自己的确不是他的对手,许睿的党羽太厉害,有个雷雨田在中间自己的报仇计划就难以实施,还有腾出手对付他。

哈吉反复拿着市区地图看,他在市区里兜风的时候把很多楼层的高度都用层数标出来,从地图上一看那个地方高那个地方低就一目了然,他发现距离许睿家不远的地方有几个大酒店,酒店的层数都在二十层以上,如果在酒店的顶层租一个窗户对着许睿家方向的房间,那不就很容易监视他的出入,把房间变成一个监视哨,可以用对讲机随时统治携带武器的其他人,如果距离小于三公里,可以使用AT-3反坦克导弹对他家进行打击,也可以在他走出自己家院门的时候向他发射导弹,他想好以后,把计划说出来。

孟福、孟贵两人几乎同时伸出大拇指,这个办法对他们来说,太好用,典型的非接触式暗杀,可以不必和警察的检查站打交道,不用贴近他家展开行动,这个办法十分好。

孟贵回车上整理自己的东西,他知道这个办法不错,哈吉去做这件事不方便,太惹人注意,孟福受伤,还是自己去吧。

在车上换上西装,孟贵提着一个行李箱走下旅行车,“我今天就去。”


旅行车溜进市区,把孟贵放下来,随后消失在灯光璀璨的市区。

孟贵假装像个外地来的商人,徒步走进一家四星级的酒店里。

门童走上前问:“先生需要服务么?”

孟贵什么也没说,摇摇头自己走到前台,“要顶楼的房间,最好是阳面的。”他把几张100元的人民币递给收银员。行李箱里装的东西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东西再重也不会让门童拿的。

拿到钥匙后,引领带他走进电梯,他根本没心情看酒店大厅的布局和装修,现在就想进入房间把门反锁,拉开窗帘用望远镜观察与目标的距离。

酒店大厅休息区的沙发上坐着一些等人客人,他们没看出刚进入电梯的那个家伙是做什么的,以为是和他们一样的商人。孟贵用眼角余光留意了一下周围人的目光,感觉这些人的目光没什么特别,看来自己已经能与周围的环境容为一体,只要没人看出自己不对劲,这就伪装成功。

酒店平静的把一个杀手迎接进来,所有人还不知道。


走出电梯门口,引领把他领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孟贵随口说:“谢谢。”拿钥匙打开房间门走了进去。

他把行李箱子放在房间内,仔细听了听楼道内的声音,确认没人以后他把门反锁,然后快步走到箱子前,打开箱子,把双筒望远镜拿出来,走到窗户前,先大概辨别了一下方向,然后举起望远镜看别墅区,一大片别墅里,他很容易的找到许睿住的那一座,孟贵感觉拿着望远镜在这里监视实在是太累,放下望远镜,坐到沙发上,思考着如何下手。

他家住的这个地方周围的确没高大建筑,是个不容易从制高点俯瞰的地方,这么远,架起反坦克导弹向他发射导弹,也是有点难度的,现在自己只有三个人,怎么能保持连续监视他呢?自己不可能站在楼上一直观察他,对他监视必须采取另外的手段,可以把监视他的任务交给私人侦探,这样工作难度就降低,自己也不用太累。


败逃到中国国内的孟恩崇来到绥州,他虽然是只身狼狈逃出,可一点都显不出寒酸。他随身携带的信用卡上存的他几十年以来贩毒赚来的钱。

去了昆明就买了几套名牌西装,行头一换,有点大老板的感觉。他把枪找地方藏好,拿着自己的身份证买到机票坐飞机从昆明直奔绥州,路上没太多颠簸劳顿。

从机场回到市区,他拿卫星电话给孟福打电话,让自己的侄子给自己安排个去处。

“阿福,你们在那,我已经到绥州。”孟恩崇还以为这几个小子住在五星级大酒店好吃好喝的挥霍钱财呢。

“我们住在水库旁边的山下,阿贵去踩盘子去了,我和哈吉在一起,你在那我马上开车过去。”孟福把阿贵送进市区,自己又回到水库边的树林里,坐在篝火旁边发呆。

约好了见面地点,旅行车又进了市区,顺利的把孟恩崇接上车。


“这车可真阔气,不像是国产的吧?”孟恩崇发现旅行车很大,有客厅、卧室、厨房、洗澡间,就是一座流动的房子。

“他不方便住酒店,外国人进这个内陆城市,走大街上会被一群人盯着看的。”孟福开着车往郊区走。

“恩,这样做也不错,在大陆租房子,就会被无孔不入的居民委员会发现,然后片警会找你麻烦,又办暂住证又要交这个费用那个费用的真麻烦,住酒店还有登记身份证号码,警察想找个谁一找就找到。”孟恩崇坐在驾驶室后边的客厅里,靠在舒服的真皮椅子上,把空调开关打开,他在美国欧洲做生意的时候见过很多旅行房车,自己一直出门坐飞机进门住酒店,没机会住这个旅行车。

“我们有这个车就能打游击,不让那些警察发现我们,我开车只走没有装监视器的路口,这个车从外边看像个货箱车,交通警察就不会太关心我们。”孟福感觉大陆的警察数量很多,在其他地方就很少,自己来做违法的事他当然不想碰到警察检查他的证件。


私人侦探事务所早上一开门,孟贵就进了他们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的是一个和他岁数差不多的后生。

“请坐吧。”私人侦探所的工作人员很客气的请他坐下。

孟贵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年轻人,从外表一看是一个很精干的年轻人,怎么做了这个行当,他没直接先谈生意,问:“这么年轻就做这个呀?”

年轻人淡淡的一笑,“我是侦察兵出身,在部队呆了三年,回来就分配到公安系统,可这几年实行公务员制度,我文化程度不高,没通过公务员考试,也没法律专业的文凭,裁减人员我就下来了,我开这个一年多,客户都很满意。”

孟贵找了一些测试他反应的话题和他聊,感觉这家伙不是太笨,就拿出许睿和照片,还有许睿住宅的地址还有自己的电话号。

“你找到他,发现他离开家就打电话给我,他停下来就报告他的位置,事成以后给你50万,是美圆。”孟贵开出急剧诱惑力的价格,这可是400万人民币,他一辈子能赚这么多钱么?

“事成是指什么?”私人侦探问。

“呵呵”,孟贵笑了一下,不想多说,他估计这个侦探不傻,既然客户开出这么多钱,肯定不会是什么合法的事,他应该很清楚。

侦探拿起许睿照片看看,“我在派出所上班的时候,见过这个家伙,那是好几年以前,他去开过什么证明,还听邻居说他办出国留学手续,后来一直没见他,他居然回来了。”

“你认识他?”孟贵好奇的问。

“找他好找。”私人侦探收下资料,“请交部分定金,看着给,没固定数目,只是个形式。”

孟贵不小气,直接拿出十张100美圆的钞票放在桌子上,还留下一个个头大的对讲机和备用电池以及充电器,“用这个比打电话方便。”

私人侦探拿起对讲机看,发现还是进口的摩托罗拉对讲机,在国内很难买的到,这是台军用的那种对讲机吧?


雷雨田、曹秉、富安、江琦四人的目的没达到,回到自己的老巢以后,见了孟财就想往死打。

江琦把KM-23手枪拿出来,想一枪结果了他,雷雨田问:“你干什么?”

“他害我白们白跑路,看他没什么用,弄死他算了。”

“用不着这么麻烦。”雷雨田拿来一个一次性注射器,随便抽了点水,对准孟财的血管把针头扎进去,把一管儿自来水推到他体内。

过了一会,在昏迷中的孟财就一点反抗没有的死去,他本领再大,也逃不出这几个人的手掌心。

“我们上山,把他的尸体处理掉,然后都别回这里。”雷雨田知道山上储备了不少野营用品,还有不少武器弹药,去那还能顺便看看孟福死了没有,如果死了就把他一起烧掉,这些人祸害中国也不是一天了,早该死了,他们买的毒品足够杀死上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