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六十九章废弃的老巢

ddtt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URL] “我决不投降,这是你教我,不管在什么时候,即使是死,也要保持自己作为一个战士的尊严,你忘了你带着我在北缅的山区里打游击时教我的了?”孟福倒在地上,举着枪依然不肯投降。 “得了吧,你他妈的一个贩毒的还有脸称做战士?只有你在和土匪和毒贩子作战时候,你才是战士,你现在就是臭狗屁,你什么都不是。”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我决不投降,这是你教我,不管在什么时候,即使是死,也要保持自己作为一个战士的尊严,你忘了你带着我在北缅的山区里打游击时教我的了?”孟福倒在地上,举着枪依然不肯投降。

“得了吧,你他妈的一个贩毒的还有脸称做战士?只有你在和土匪和毒贩子作战时候,你才是战士,你现在就是臭狗屁,你什么都不是。”雷雨田说着,轻轻的蹲下,他知道地底下埋藏着许多轻武器,他轻轻的用手挖着坑,坑里边很快的露出一个油布包的东西,雷雨田迅速拿出来,发现是一枚手榴弹,这东西出现的简直是太及时,他左手拿手榴弹,右手继续探出来继续用手枪射击。

孟福迅速打滚,胸口朝下卧倒在地上,一只手继续开枪射击。雷雨田用嘴把手榴弹的拉环咬下来,手指松开保险针,在手中拿着手榴弹好几秒,等手榴弹快爆炸,才随手丢出去。

“轰。”孟福见东西飞出来就把头低下,依然被手榴弹炸的不轻,手榴弹爆炸以后破片飞过来,正好擦着脑袋过去,把他的头皮削下一片,血顺着伤口流出来,他拿手迅速捂着伤口,他和雷雨田肩并肩的战斗,知道他有几把刷子,是个及难对付的家伙,如果和他打下去,自己别说是被打死,这么相持着自己血流干了也会昏迷过去然后休克再死亡,这种死法漫长而恐怖。

在他想的时候,雷雨田从地里边挖出更多藏着的东西,有些是自己埋的,他找到两根绳子,在大树上拴了个死结,迅速顺着绳子并拿着另一个绳子从山顶上下来,下到一个比较平缓的坡上,他把另一根绳子拴在半山腰的树上,然后直接下到山底下。


在雷雨田拴绳子的时候,孟福因为伤口疼痛,另由于失血过多,行动已经缓慢,他拿起枪,瞄准树上的绳子连开几枪,也没打断,想爬过去用匕首割断绳子,可自己身体已经支持不了他的想法,他逐渐的昏迷过去。

雷雨田顺绳子下了山,迅速跑步穿越树林,在树林边他看见两台车,孟福的本田轿车也停在那里,他从地上找到一块石头,把车窗户玻璃砸开,他打开车门里的锁,坐到驾驶位置上,他对这种古典式偷车方式十分熟练,砸开钥匙孔,把里边的点火线接上,开着本田车冲出树林,把没油的面包车留下来。

本田车的油箱里有不少油足够返回市区,雷雨田开着本田车,向市区内狂奔。


孟贵坐着出租车回到自己租的仓库,车到门口,他迅速下了车翻墙进入仓库,从自己的行李箱子里拿出几张零钱,转身对哈吉说:“你别出去。”他自己跑出院子,把车钱给了,然后锁了院子门。

“怎么了?”哈吉看他两手空空的回来,好奇的问。

“我被人家打了埋伏,把身上的东西全给我搜刮干净,幸亏给了点面子,没杀我,否则我就回不来。”孟贵从箱子拿出自己的一个旧手机,里边还有个SM卡,幸亏还有点剩余费用,足够他先使唤一阵的。他给大哥打了一个电话,等了好半天,才打通。

“大哥,你在那,怎么还没回来,你得手了没?”孟贵以为他那边比较顺利。

“我在市郊北边的一个山上,山下有水库,我的胳膊和头受了伤,现在躺地上动不了,快来救我,带上药品。”孟福感觉自己没了力气,就挂了电话。

“我大哥出事了,我们必须去救他。”孟贵又找了一个包,把武器弹药,手电筒等东西全部装进去。

“我们开什么车去?”哈吉不舍得开这么好的房车上大马路,这样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不是有辆车么,就开它,我们快点出发。”孟贵打开院子大门,哈吉开上车出了院子。


雷雨田把本田车丢弃在一个停车场里,走在马路上,打许睿的电话,“你搞的怎么样。”

“我正在家做中午饭,那小子水平不行,我把他的装备全部缴获,连坐车的零钱都没给他留。”许睿站在自己家的厨房里,正忙碌着做中午饭,倪娜自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你要保持警惕,你不舍得杀他们,他们可舍得杀你。”雷雨田不想在国内杀人,他在缅甸,在刚果没少打仗,因为中国警察无法在这些地方调查自己杀人的事,也没精力去查,可在国内不一样,国内是一个国家,一个太平盛世,只要杀了人就是大事,警察不管你杀的是好人坏人,他只追究你杀人的责任。

“我知道,出门玩我会尽量小心。”许睿知道对方有火箭筒,只要自己开车别被人跟踪,开车时速度快,就会没事,他想都想不到对方还有导弹。


雷雨田回到自己的老巢,气势汹汹的进了牢房(那间空旷的仓库),孟财还被吊在那里,自己的三个兄弟还在审问他。

曹秉、富安、江琦三个人正光着膀子,拿着鞭子正轮番上去抽打他,“你他妈的给我装死”,曹秉拿着一瓶子老白干往嘴里灌了一口,对着孟财的伤口喷了上去。

孟财疼的昏迷过去,富安拿过一碗辣椒水,“你他妈的以为你是革命烈士,我看看你骨头多硬。”他捏着鼻子把一碗辣椒水灌下去。

“你交代不交代,再问你最后一句。”江琦拿着一大袋食用盐,他往手里倒了一大把,全部按到孟财的伤口上,孟财疼的叫喊起来,显然他没昏迷,但嘴上的胶布让他的叫声非常小。

“停一会吧,你们几个不累,没吃早饭的去吃。”雷雨田把一大袋吃的放在一个破木头箱子上,他走到孟财面前,“你两位笨哥哥发动的袭击,没取得任何效果,你二哥他被打昏迷,装备全部被缴获,现在一定在徒步回家的路上,你大哥被我打成重伤,能不能活过今天,要看他的造化,你还蹦达什么呢?你只要告诉我武器储备在什么地方,谁和你们合作,再向我保证绝对不违反现行法律,并效忠祖国做个华夏族的好子孙,我就放了你,我喜欢屠杀外族人,不喜欢杀同胞,我在缅甸一直和佤军作战,在刚果杀那些坏人,我从不杀好人,因为我有良心。”

孟财抬起头,点点头,雷雨田知道他想说话,帮他把嘴上的胶布拿开,“我租了仓库,在电厂附近,我也说不清楚具体地方,总之在电厂西边,我已经告诉你了,你放了我吧。”

“恩,只要我大哥没事,我保证你一辈子好吃好喝的,不杀你,但也不放你。”雷雨田从新拿胶布把他的嘴贴住,拿出一支镇定剂,给他注射到身体内,孟财成了活死人,即使现在放了他,他也会躺在地上昏睡过去,加上内伤外伤和没吃没喝,还是没活的希望。

“兄弟们去电厂。”雷雨田打算趁早打掉敌人的老巢。

“好。”曹秉去院子里发动他们自己的一辆金杯面包车,他们所有的应手家伙和个人物品都在车里,车就是他们流动的基地和弹药库。


孟贵上了旅行车,他坐到驾驶位置上,看车舱内,里边有很多提包和箱子,“你怎么把东西都搬走?”

“仓库里什么都没有,我把东西全拿上车,我怕你的兄弟落在他们手里,暴露了我们的位置,我看过地图,水库附近有很多树,我们就住车上,隐蔽在那里,等他开飞机玩的时候,就去机场附近干掉他,这样最保险,要么就记住他的车型和车号,在他出没的地方干掉他,用火箭筒,我会亲自操作。”哈吉坐在驾驶座后边,把车窗上的窗帘拉住,他知道一个白人在亚洲是格外显眼的,他必须在白天时刻注意隐蔽。

孟贵对地形不是很熟悉,他打开车载GPS和数字地图,GPS可以告诉他车在什么位置,数字地图可以让他知道自己离目标有多远。

运气不错的他们在中午抵达水库附近的山上,很顺利的找到昏迷的孟福。

哈吉从急救包里拿出不少药品,他发现动脉并没什么伤,包扎了两处伤口,给他输上葡萄糖,“你把他背下山去。”

“谢谢。”孟贵把他哥哥背起来,慢慢的往山下走。


白色金杯面包车开到电厂附近的仓库,旅行房车已经远离电厂,雷雨田的车错过了来这里的机会,也失去一次全歼敌人的机会。

从车上跳下来他看见一个大院,这以前是某家国营工厂的原料库,储备化学原料的,现在荒废了,他不知道里边是否有人。雷雨田收拾一下浑身的衣服,跑了几步使劲一跳,两手抓住墙头,他一使劲,把腿跨上墙,骑在墙上,看看院子里没人,一片腿跳到院子内,掏出自动手枪,他轻轻的走到仓库门前,门开着,里边的电灯也开着,仓库内凌乱不堪,放着很多木头箱子,他走进去仔细看,发现所有的箱子里有不少报纸和草,看来运输的东西怕颠簸,他闻了闻,就闻出来枪油的那种淡淡的味道,“妈的,全跑了。”他转身出了仓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