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六十七章两手空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枪击结束后,两个杀手意识到在这呆下去容易被警察翁中捉鳖,看也没看地上的尸体,拿着长短枪跑了出去。

远处发出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噪音,之后噪音远去。许睿推上电闸,二楼也重新恢复明亮,他从阳台上回到客厅,低着头对倪娜说;“他们走了。”

倪娜看威恩斯在场,不好意思和许睿吵架,用用洋鬼子不懂的广东话说:“你跑二楼做什么,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

许睿坐到她身边,楼着她,他也用广东话说:“让你受惊了,反正这样的场面你也见的多,不会有事的,我是有福之人。”

“他们是干什么的?”

“四年前的事,还是当赏金猎人时候得罪的人,我确定是他们。”许睿抱着倪娜哄了好半天,才算没事。倪娜很早以前就知道他当过赏金猎人,知道这个工作容易得罪贼,还容易被报复,反正这是第一次,希望以后可别出事。

威恩斯看他们俩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她也好奇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许睿从茶几下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里边装着一枚奖章,这是他协助洛杉矶警察局、缉毒局、FBI洛杉矶分句破获一个重大贩毒案件,洛杉矶市议会授给他一枚奖章,以表彰他作为一个市民与犯罪集团斗争的勇气。他把这个奖章递给威恩斯,威恩斯从资料上知道,这样的勇敢市民奖章他有很多,她在资料上看过,这小子的确就是那个十分了得的家伙。

“为了这个,我把美国的贼都得罪的差不多,我帮警察抓他们的时候,不少人倒在我的枪下,他们的同伙和亲戚的报复也是很正常的,如果没人报仇,反倒证明他们的亲戚和朋友是冷血的旁观者,人一冲动,做点错事是很正常的。”许睿把奖章放回抽屉里,他有时候也想,自己是不是总是在追逐那五万美圆的赏金,一步步的走到今天,躲到太平洋的西岸,也免不了麻烦。

威恩斯听他这么说,心里面对这个家伙有了新的印象,他是很清醒的一个人,连那些企图杀他的人,他都能理解,真是不容易。

“已经很晚了我们都休息吧。”倪娜拉着许睿往楼上走。


许睿回到卧室,打开笔记本电脑,打算看看能不能碰到自己的朋友们,他一上线就看到雷雨田的留言。

‘我们已经抓住孟财,他不可能跑出来暗杀你,还是你和老孟家的那件事,可惜孟财不说实话,不告诉他哥哥的下落,我们正在审问,打电话保密性不好,网上联系。’

许睿心想,孟恩崇这个人真是的,他和他哥哥成年后就不在一起,虽然都在缅甸做毒品,可大多时间都不在一起,一个总往欧洲跑,一个往美国跑,都忙着构筑自己的毒品王国,他们兄弟俩感情这么深?非报仇不可?自己明天最好审问一下。

他也留了一段话,‘有两人已经对我家发动袭击,希望尽快查明,明日你来我家接我,见面再议。’

关掉电脑,他才躺到床上。只要能找到这两个玩火箭筒的人,就可以干掉他们。


南郊城乡结合部,一座出租的院落中,有很大的仓库,也有出租房间,位置比较偏僻,正合适存放人质。

70年代建造的厚重的仓库早就成了雷雨田的临时据点,仓库里点着昏暗的灯,吊着一个人,孟财光着身体,被打的满身是血,他已经被鞭子抽了十几个小时,打他的人都累的回去睡觉。

雷雨天把打人的体力活儿交给其他人,他在院内的正房里好好睡了一个晚上,早上起来,直接去了仓库。

“你他妈的装死?”雷雨天拿凉水把孟财泼醒。

孟财醒来后感觉浑身疼痛,他看着雷雨田,以前这个人是多么熟悉的一个人,现在变的是这么陌生,几个月以前他还带着孟家军四处打地盘,和土匪和其他毒贩子没完没了的打,为孟家军扩大了不少生存空间,后来升至参谋长,深得父亲和其他孟家军成员的信任,论人品,他不贪财不好色,几次父亲送他几个女的,他都不要,即使推脱不掉收下也只当保姆,不当妾,钱财方面他几乎没有普通人应该有的金钱意识,经常刚到手的工钱就请人喝酒吃饭,自己不留一分,打了胜仗从不说自己有能力,总是让其他人领赏。他几乎什么都不贪,一个与世无争的人,他居然就是常胜军的创始人,冷血的常胜军杀人如麻,可自己与他交往的时候,发现他对俘虏很好。

自己离开哥哥,连手机里的卡都扔了只留下一部空手机,这样是为了不和他们再联系,现在看,这样也好,至少他们不会知道哥哥的手机号,他们三个人现在还是很安全的,只要他们不死,干掉许睿还是有希望的。

雷雨田看他不说话,“我知道,现在至少有俩人在暗算我大哥,那咱们就来吧?看看到底鹿死谁手?”说完他转身离开,开孟财的面包车去找许睿。


雷雨田开车去许睿家的路上,打开收音机,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他没敢开车直接去找许睿,只好打电话把他叫出来,一起研究下一步的事。

孟福和孟贵开本田车打算去许睿家附近在侦察一下,可他们刚进城东区,就发现这里到处是警察设立的检查站,他们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开着车缓慢的掉头走另外的一条路,去其他城区转悠。

一辆白色面包车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这车是孟财买的,牌照号孟福和孟贵当然记的,他们俩开车追上去,把黑色的车窗玻璃升起来,然后孟福加油门开车超过了面包车。

超车的时候,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孟贵看的清楚,车里坐的开车的人是雷雨田,副驾驶座上的许睿,他们俩原来真是一伙的。孟贵也知道叔叔派雷雨田去杀许睿,结果雷雨田一去不回,他已经猜到他们是一伙的,现在终于可以确认,现在自己兄弟的车被他开着,雷雨田肯定是用手段绑架了自己的兄弟,这可怎么办?

还好,自己在暗,他们在明。“把车开慢点,我们跟着阿财的车,看看他们去那,准备好武器,我们去救阿财。”

孟福开着车减慢速度,巧妙的跟在雷雨田的后边,两车开车一条直线。“准备武器,我们找机会下手。”


“后边有人跟我,感觉是孟贵,他就坐在进口本田车的副驾驶座上,真该死我没带防弹衣,就带了一支M9才15发子弹,他妈的,真是不带香碰上鬼拉。“雷雨田虽然久历战火,但没头盔没防弹衣,他的战斗力就下降了一半,在加上武器不顺手,弹药不足,他基本没什么战斗力。

许睿和他也差不多,甚至雷雨田的个人能力还比他高点,他都信心不足,那自己怎么办,自己啥都没带,家里来了外人,唯一的一支袖珍枪都被他藏在车库里,其他主要武器都埋在城北的山上,真是关键时刻两手空空。

“我的家伙埋在北山上,还有很多缴获的家伙,我们开车出城吧?”许睿想先拿到武器弹药再做打算。

“车里油不多,万一停下来加油,那俩小子打伤我们把我们俘虏,那就难办,闲杂你先下车,进商场里,电话开着,我单独对付他们俩,我手里有人质,他们不敢杀我,你是他们的主要目标,你先跑。”雷雨田加快车速,打算找一个商场门口把发放下。

白色小面包停在一个人很多的路口,许睿马上下车,这里有很多过往行人,有交通警察,还有巡警,在这样的地面上,他们估计不敢开枪吧。许睿大步往路边的商场里走,里边人多地方大,和他们兜几圈。

本田车也停下,孟贵也下车,打算徒步追杀许睿,孟福开车去追雷雨田。


现在是一对一,孟贵下了车,他只带了两支M9F手枪,很想从腰上把枪拿出来一枪打死许睿,可这里人多,虽然枪上有消音器,可人们看到拿枪的自己,还是会乱跑乱叫的,警察一来,这种一对一的力量平衡又将会被打破,到时候自己会处于很不利的境地,还是跟踪他,找个人少的地方干掉他,孟贵忍耐着,悄悄的跟着直往人群里钻的许睿,孟贵的脚步加紧,他可不想跑,一跑容易暴露自己,警察上前盘问也很耽误事。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商场,许睿是本地人,虽然常年在外,可一年也回来几次,经常在大商场里转悠,他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混进人群就不见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