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四十一章暗算佤军

ddtt 收藏 6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除了山,就是茂密的树木,剩下的只是些讨厌的蚊子毒蛇和蚂蝗,对于在城市里长大的孟财来说,简直是种折磨,为了赚钱,他在丛林里快呆了十年,住着简陋的竹楼,吃着简单的饭菜。现在自己贩毒赚了很多钱,想离开这里,可父亲未必想离开,他似乎习惯了住这里,他从大城市里回来,也没显得特别留恋。

为什么不出去闯闯呢?家里有这么多钱,父亲完全可以去大城市,做其他合法的生意,再说他也会英语,去外国也不成问题。他们这些人为什么非要呆在这个贫穷落后的山区里,一代一代的生存,怎么就不想移民出去呢?在这里除了贩毒以外,做其他事就是混饭吃,也没什么发展。

自己早就想离开,无奈外边还有家仇未报,如果报了仇,以后自己做什么,父亲和哥哥做什么?继续在山里贩毒?反正自己不会留在这,就算是贩毒,自己也会去外边做,做K粉、冰毒、摇头丸,做什么不行?他已经想好,必须离来这个闭塞落后的地方,以后再也不想回来。

其实报仇这个事,也和自己没多大关系,死的人又不是自己父亲,只是他伯父,死就死了,难道非要找个人当垫背?伯父的贩毒组织的确是因为出了内鬼完蛋的,但就凭许睿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要说报仇,除了打死许睿,还要把美国算上难道就因为伯父贩毒被美国法院执行了死刑,自己这个家族就要和美国对抗?就他们这点实力,比拉登,比扎卡维,那个不比自己强,结果呢,能把美国怎么样?要非要报仇,那不如把全美国的警察全杀掉,那可能么?

孟财想杀许睿,其实只有一半原因是因为报仇,另一半原因是他想和这个家伙决斗,看看他到底有没有那么神,听说伯父被逮捕的当天,警察、FBI、毒品管制局派出大批警力,包围了伯父的仓库,他手下的保镖和打手拿着枪和警察展开殊死战斗,利用地形死守给警察造成很大伤亡,许睿拿着枪就在里边,他忽然暗中下手,把伯父的上百个保镖给打死打伤。许睿是和厉害的家伙,换成别人家,早就放弃报仇这个想法,因为对手太强。

可自己总是想和他动手,比画几下,看看谁厉害。自己不是真正想报仇,孟福、孟贵才想报仇呢,死的是他们的父亲,他们肯定会坚持追杀许睿,可就他们那点本事,见了许睿估计连手都没出就让人家敲了脑袋。这俩人又挑不起大梁,什么事都要自己做,谁让自己和他们俩是堂兄弟呢。

报仇,去杀一个只知道名字和长相的人,有那么容易么?他在那,他住那,他在那出现,这些重要问题还没解决,解决了之后,谁把谁放倒还难说,世界上太多的事做起来不容易。

孟财仔细回忆,老师给自己讲课时候不光讲打仗,还讲过情报收集,找人也算收集情报吧,首先要确认大概位置,许睿大概在老家,雷雨田和余飞都是被派回绥州以后失踪的,估计他们就在这个城市里,听说这个城市不大,也就两百万人,找人比去北京上海要容易,人少就好找么。锁定他大概位置后,下一步是精确定位,怎么定位呢?他想了一下,大陆不是有居民委员会么,他们掌握着很多信息,可以用寻找失散亲属为名,利用他们帮自己找,无非就是花几个小钱,还有就是拉拢一个户籍民警,大陆警察的每个派出所都有电脑,可以登陆到市民档案数据库,输入名字和年龄就能找到人,这个人身份证号多少,住址在那,一下就搞定,不过这要花大钱,重金贿赂警察,这到没什么难度。

以后知道他住那,是进他家下手,还是蹲守在他家附近等机会下手,还是跟踪他到僻静地方,或者把他约出来?明着挑战他,让他出来与自己见面,比较光明磊落,暗中下家伙不符合自己的习惯。

打算好以后的事,孟财就准备好大打一仗,把自己历练成一个名将,把两个堂兄和部下都锻炼成精兵强将,自己才从百战余生中挑选随从,日后带他们收拾许睿。


“报告参谋长,佤军三个骑兵连已经到了山下,正在吃午饭。”侦察员跑到孟财身边。

“距离多少,山下五里地扎营,正割草喂马。”侦察员顺手指了一下。

孟财知道敌人的先头部队是骑兵,人也不多,但主动下山和人家打,是要吃亏的,骑兵机动能力好,自己追不上人家,但人家可以轻易的杀个回马枪,骑兵做追兵的时候,威力还是很大的。

下山招逗骑兵是很冒险的事,不过不把骑兵引到火炮的射程内,火炮就用不上,倘若抬到山下,又容易被人家缴获,山下的阵地无险可守。孟财看看地形,现在不如把两个机枪班拉到山下,自己带亲兵排,骑着运输辎重的马,也假装骑兵和他们拼一下。

想好以后,孟财起身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把弹药包装装满,背上自己的AKM步枪,招呼亲兵上马,一起下山出战佤军。


半小时以后,佤军第一师的师长正躺在吊床上喝着水抽着烟休息,侦察连的士兵跑过来报告,“师长,三十余个骑兵从山上下来。”

“是么?”师长下了吊床,喊:“骑兵连集合,跟我去会会他们。”他也拉过马,披挂整齐翻身上马,带一百多骑兵迎着这支不明身份的队伍就过去。


为了迷惑前来找人的佤军部队,孟财寻了个树枝,挂起一块白布来,这样拿在手里,一般人看见了不会开枪,都知道打白旗是和平的意思。

下山之后,孟财命令,“把榴弹装好,子弹上膛,枪斜挂在身上,右手腾出来,就放在枪上。”

亲兵们一听着命令,就知道要暗中下家伙,大家都很熟悉参谋长的打仗套路。“我要把白旗丢下,你们就放开手打,先打榴弹,再来通连发,我不喜欢俘虏。”

亲兵知道要下黑手,心里都乐,因为敌人不知道他们的计划,又能搞个措手不及。

亲兵排跟着孟财来到佤军阵前,佤军一个连一字排开,百十来匹马站成一行,师长在队伍中间,师长拉着缰绳,提马往前走了几步。

孟财让队伍停下来,与敌人保持两百多米的距离,成散兵线排开,骑兵队伍一下拉开间距,这样敌人扫射的时候可以降低伤亡,孟财骑马往前走了几步,“对面是佤军长官么?”

“是的,请问你是?”佤军师长打量着孟财,自己并不认识他,但感觉这个家伙不一般,居然穿着防弹战术背心,这东西他见都没见过。

“我是本地的一个小混混,没什么名号,小名叫常胜军。”孟财肯定不能说实话,不能告诉对手自己的真实身份。

佤军师长听了汗毛竖起来,感觉到通身的凉气,身上不由的打了个冷战,手不听使唤的拉了一下缰绳,战马就倒退了几步。他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常胜军,这支队伍不知道谁拉起来的,主要将领身份都很隐秘,人们就知道他们很凶残,习惯挂黄色的旗,用的枪都是AKM,听说还是很漂亮的折叠金属枪托,他们打仗靠的是子弹多火力猛,机动靠马,头顶盔身穿甲。

再仔细一看,的确为首的人是有盔有甲,枪也是AKM还带GP-25榴弹器,他们真是传说中屠杀一切贩毒分子,而且实行连坐,一个人贩毒,牵连全家,这也是他们屠杀平民的借口,他们这群人坏透了,早该被灭,没想到他们就三十来人。

“你们是否见过我们鲍有义司令?”师长十分客气的说。

“你们是找对人了,他擅自侵入我军防区,我们就解除了他部下的武装,关押了他。”孟财打起官腔,还是有一套的。

“是否能释放我们长官。“师长问。

“我们要一千万美圆的赎金,你们三天之内把钱拿来,好了,我们回头见。”孟财说完,拨转码头就走,即将回到本队的时候,他把手里的白旗丢在地上。

亲兵们就等这个信号呢,白旗撒手的时候,所有的亲兵都把右手从枪身上快速移动的枪柄上,白旗继续往下掉,孟财的战马继续往回跑。

白旗掉在草地上,三十支AKM忽然抬起枪口,这个准备动作是十分快的,佤军师长吓的脸都白了,他们居然在谈判结束后下手?这怎么可能,难道他们不想要一千万美圆?他们凭什么动手,他们为什么要动手,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都开出条件。

还没等佤军师长反应过来,三十支AKM步枪下边挂着GP-25榴弹器一齐开火,三十来声沉闷的响声过后,榴弹像风一样飞过,落在骑兵连的队伍里,顷刻间骑兵连还没反应过来,榴弹就炸响,爆炸成连成一片,火光烟幕惨叫声一起出来,佤军骑兵怎么也没想到,征战金三角这么多年会被别人暗算,这太不可想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