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三十七章隐患

ddtt 收藏 3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URL] 被正式任命为参谋长之后,孟财知道自己的责任更重大,以前可以什么事情都请孟恩崇出面做,从现在一起,一切作战事宜都由自己做主,自己可以指挥几千人的孟家军,以前他最多指挥过一个营。 “祝贺少帅。”一些和孟财比较熟悉的亲兵前来祝贺。 “有什么祝贺的,以后一次战斗没指挥好,大家都会骂我的。” “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被正式任命为参谋长之后,孟财知道自己的责任更重大,以前可以什么事情都请孟恩崇出面做,从现在一起,一切作战事宜都由自己做主,自己可以指挥几千人的孟家军,以前他最多指挥过一个营。

“祝贺少帅。”一些和孟财比较熟悉的亲兵前来祝贺。

“有什么祝贺的,以后一次战斗没指挥好,大家都会骂我的。”

“报告参谋长,鲍有义那小子要吃饭。”看管俘虏的士兵前来报告。

“随便喂他点什么,别给我饿死他,知道么,饿死他,我和你都活不成。”孟财不杀鲍有义,是想靠鲍有义当诱饵,把佤邦联合军调动出来,再设埋伏圈予以歼灭,这是为了打胜仗,其次是如果自己不是佤军的对手,可以用鲍有义威胁前来打他的佤军,告诉佤军,如果在打就把他们的司令杀掉,另外如果和佤军停火,还能拿鲍有义换一笔钱,反正他家有钱,开口要上一千万美圆,不给钱,就继续打,反正自己手里的一个连又一个排很能打,打了好几天都没人阵亡。

孟恩崇知道儿子有本事,就不像继续在前线呆着,这样会影响儿子发挥能力,孩子么,总有依靠父母的心理,自己离开了,他才在心理上完全依靠自己。想好以后,孟恩崇骑上自己的马,带上一个轻步兵排,打算返回自己的基地,然后让孟福和孟贵来给他当助手。

孟财见父亲要走,马上集合亲兵排,并命令他们全程护送,到家以后火速返回前线。

“父亲,您这是要去那?”孟财问。

孟恩崇骑在马上,“孩子,带兵打仗是你的长处,为父的长处是做生意,我还是回去继续做生意,这里就全部交给你了,好好打,给咱家多打下点地盘,以后让跟过你的兄弟过上好日子。”

“知道了,父亲,还是带我的亲兵排吧,这个排没防护装备,战斗力不如我亲兵排。”孟财知道附近肯定有不少佤军到来,普通步兵排不是佤军的对手,他根本不放心,还是信任自己挑选出来的兵。

“好吧,既然把军权交于你,就由你安排吧,回去之后我多做几笔生意,给你买最好的枪。”孟恩崇向儿子摆摆手,骑马就离开。

山顶上只剩下携带重武器的两个机炮排和一个轻步兵排,孟财把重机枪班和轻步兵排部署到后山,把两个轻机枪班和机炮排部署在前山。

前山就有四门火炮,佤军是很难正面攻克的。调整完部署,让一半士兵休息另一半值班,完事后孟财回到帐篷里,打算好好补一觉。


邦康,佤联军司令部内,主要指挥官正在一起讨论最近发生的事。

佤联军总司令鲍有祥抽着过滤嘴香烟,坐在太师椅上,吐着眼圈,“老二怎么这几天没给我发电报。”

副总司令李自如说:“他说视察前线去了,我打了几次电话给莱三哨指挥部,值班参谋说他们也联系不上,正派出侦察兵四处找。”

副司令布莱康沉思一会,“说句不吉利的话,可能老二遇到什么麻烦,否则怎么不和我们联系呢,在打个电话问一下他最后一次发电报时候报告的位置。”

李自如拿起卫星电话,给莱三哨指挥部打过去电话,“你们司令最后一次发电报时写的他的地址是在那?”

值班参谋利索的回答,“说是在孟帕亚以东的一个无名高地上,我们派了一个营去查看,这个营有电台,但是没回信儿,我们计划在调些人过去。”

“知道了。”李自如放下电话。

“不行多派点人过去,估计是通讯设备坏了。”鲍有祥叫过参谋,“给南部军区第一师师长发电报,让他带一个师去孟帕亚以动寻找鲍有义,限他一日内急行军到那,次日必须找到。”

“是。”参谋走进隔壁的通讯室命令发报员发电报。


尖锐的哨声打破了中午的寂静,传令兵站在操场中间,使劲吹着哨子。

操场的四周到处是帐篷,帐篷内的佤军士兵一听集合哨,马上穿好军装,戴好军帽,拿上武器就跑出去集合。

一分钟之内,佤军南部军区第一师的三千人就集合完毕,第一师的师长戴着太阳镜看着操场上站的士兵,他背后着手,手里纂着一张纸,纸上用铅笔写着电台里收到的命令,这纸已经被手汗给弄湿了。

各连先是报数,然后向各营报告,各营又向各团报告,最后是三个团长跑步到师值班员面前报告集合情况。

师值班员跑步到师长面前,“报告师长,1师应到3100人,实际到3090人,报告完毕,请指示。”

“请稍息。”师长把倒背的手拿到前边,大声的对部下宣布,“师指刚接到总司令部命令,让我师一日之内前往孟帕亚附近寻找我们司令,现在骑兵连携带武器弹药已经个人装备,去北营门口集合,1、2团整理装备,10分钟后携带一周的补给向孟帕开进,3团待命,留守驻地,明白么?”

军官们一起声音洪亮回答,“明白。”

“开始执行。”师长转身里开。

师长的警卫把把师长的行李和武器弹药以及生活用品都驮到备用的战马上,警卫员牵着师长的马和备用马,骑着自己马等着师长。

师部警卫连,师直属侦察连也集合完毕,都在一边等着。

师长翻身上马,喊了一声“出发。”

警卫连和侦察连都有马,和骑兵连一样可以快速机动,警卫连和侦察连不用师长指挥,两位连长知道他们该干什么,一般是师长去那,他们就跟到那。

师长骑着战马,抽了几鞭子,战马四蹄腾空的跑起来,十几秒后就跑出军营,后边侦察连警卫连的兵也骑马紧随气候,两连人马出了大营以后,营门外的骑兵连随后跟上,三个连排成两列纵队从马道上快速向北边行进。


孟家军大营内,孟福和孟贵坐在大树底下,每人抱着一瓶子葡萄酒,吃着花生米闲聊。他俩人身边坐着一个白脸后生,这个后生头戴耳机,微闭双眼,身边放着一纸铅笔和一个夹板,夹板上的白纸上什么都没写。

这个后生两只手可没闲的,一只手拿着一个葫芦,不时的往嘴里倒酒,另一只手拿着一只鸡腿,使劲的啃着。

“你慢点吃,酒肉管够。”孟福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个纸棋盘,然后拿出两个棋篓,孟贵马上把棋盘打开,准备下围棋解闷。

电台上的信号指示灯忽然开始闪烁,耳机里传来“滴答”声,戴耳机的白脸后生迅速把酒葫芦放下,把鸡腿放在盘子里,两只手迅速的拿起毛巾擦了一下,随后拿起夹板和铅笔,往白纸上记录着东西。

孟福、孟贵马上意识到敌人正在发电报,他们俩没言语,等着收报员向自己报告。

过了一会,白脸后声摘下耳机,把电报翻译出来,“坏菜了,佤军总司令部命令南部军区第1师前往孟帕亚搜索鲍有义。估计少帅他们抓了这小子。”

“是么?一个师呀,这次可有热闹了。”孟贵高兴的看着孟福。

一队人马忽然走进大营,孟福和孟贵一看是当家的回来了,马上去报告。


“二叔,阿财把姓鲍的抓住了?”

“是的,搞不好会惹大麻烦。”孟恩崇对消灭佤军主力不抱什么太大希望,毕竟人家是自己的十几倍。

“佤军派了一个师去找这小子,估计一天内就要遭遇,阿财自己有把握么?”

“他叫你们俩去,顺便把他也带上,有个电台能听敌人的动静可真好。”孟恩崇看了看玩电台的那后生。

“好,我们早就坐不出住。”孟福站起来,带上自己的武器去叫自己的亲兵。

“集合队伍。”孟贵早想去前线。


一个安静的小教堂内,牧师正和许睿、倪娜商量婚礼程序的事情。

“该说什么记住了没?”牧师问这对年轻的夫妻。

“牧师,能能把程序简化,我就说个愿意,您也少说几句,我们时间很紧张的,办完婚礼我们要连夜坐飞机回家。”许睿感觉浑身不自在,他最讨厌穿西服,感觉整个身体都被捆绑进去,尤其是该死的领带,像上吊绳子似的。

穿着婚纱的倪娜到是很自在,同学朋友们都陆续的来到教堂,她不时的转过身和朋友同学招手打招呼。

小芸数了数倪娜同学朋友的人数,走到他们俩旁边,“人都到齐了。”

“开始吧。”倪娜微笑的对牧师说。


教堂附近的一条小巷子,一辆依维克小客车,客车外边涂装和警车一样,有警察的中英文字样,有警灯,任何人看不出来这辆警车有任何问题。

警车上坐着6个身穿黑蓝色警服的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他们都戴着警帽,表情稍微有点紧张,他们的身上装着和警察一样的枪套和配枪。

每个人手边还有一支立在旁边的M-16自动步枪,枪上没装光学瞄准镜,没有战术灯,和普通支援组的重装警察用的步枪没什么区别,只是真正的警察用的是威力稍微小一点的AR-15步枪。

没有行人注意这样一辆警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