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二十七章寻找实现自己价值的舞台

ddtt 收藏 3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URL] 向前行进的时候,孟财还在看地图,他知道鲍有祥军队十分强大,总人数估计最多能达到三万五千人,控制着缅甸东部,萨尔温江以东泰国北部边界线以北的大片土地,这些地都归鲍有祥所有。 他的三万多军队分散在广阔的掸邦高原上,重兵拱卫掸邦第二特区首府邦康(以前叫邦桑)。邦康处于南卡江西,在萨尔温江以东,地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向前行进的时候,孟财还在看地图,他知道鲍有祥军队十分强大,总人数估计最多能达到三万五千人,控制着缅甸东部,萨尔温江以东泰国北部边界线以北的大片土地,这些地都归鲍有祥所有。

他的三万多军队分散在广阔的掸邦高原上,重兵拱卫掸邦第二特区首府邦康(以前叫邦桑)。邦康处于南卡江西,在萨尔温江以东,地势是两江相邻,北靠中国南部边境线,这里没有其他部队,南部有临近泰国北部边境,其他武装也很难生存,这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打人家的老巢,肯定行不通,那太远,补给线成问题,不过在远离他老巢的地方,在他地盘的边缘展开无限制游击战(打击目标比一般游击战大)还是可以的,可以把掸邦第二特区当成一个大饼,孟财只吃这个饼的最外边,而且不往里边深入。

现在自己在的地方距离邦康的直线距离将近两百公里,实际的山路曲折的厉害,要从邦康派援兵至少要走八百多公里的山路,就是汽车也要走两天以上。在这里和佤军开打,地理上实在是太理想,自己可以进退自如,打下这里还可以以逸待劳打他援兵的伏击。

孟财看地图越看越高兴,就问刚返回的侦察兵,“他们营地的地形是什么样的?”

“山路旁边有一小路,沿小路走就能进入一片林中空地,他们的营地就在那,估计有一个连,没有火炮等武器。”侦察员把看到的如实报告。

孟财心想,你在平地上就好,我还就怕你在高地上,林中空地就最好,可以把一个排全展开,成横队推进,打起来的时候两个班快速向敌退路迂回。

他算计好,转身对三个班长说:“一、三班进入树林后分别在二班左右两侧,稍微靠后,成横队向前行进,二班停止前进后,你们两个班向敌后迂回。”

几个班长点点头。


孟财的亲兵排走到山路的一个岔路口上,孟财忽然看见一个佤军哨兵,这个兵穿着一身绿色的军服,他端起带消音器的AKM就打了一个冷枪,哨兵还没把肩膀上挂着AK枪摘下来,就被击倒,随后孟财下了驴,把驴栓好,他徒步行进,带二班沿着岔路往树林里走,另外两个班与二班保持五十米以上的间隔,成横队向树林内行进。

孟财走在最前边带队,二班的班长领着士兵暂时排成纵队前进,等能听到佤军说话声音的时候,孟财马上打手势,让士兵们自觉排成一个横队。

队列他们已经练习的很熟练,每个士兵保持10米的间隔,为了达成进攻的突然性,所有的AKM步枪都提前装了消音器,还把GP-25榴弹器装上了榴弹。

走在前边的孟财斜挂着AKM步枪,右手拿着自己的USP手枪,枪上装了消音器,他很快的又发现一个佤军哨兵,他没停住,边走边开枪,他轻扣扳机,一发9毫米子弹就把50米外的一个哨兵打倒在地。


时间已近中午,佤军的营地内升起袅袅的炊烟,他们正在做中午饭,几个军官正在用藤条抽打被俘虏的士兵。这些俘虏们躺在地上,上身光着膀子,满身都是血。

孟财已经偏离了小路,他把队伍带到路旁,沿着树之间的空地向佤军营地靠近,他猫的腰,双手端着调整到连发射击的AKM步枪,轻轻的向敌人的营地走过去。

林中的空地里也有一个哨兵,他端着枪,正来回走,哨兵的位置距离营地只有十几米,孟财马上打手势让二班停止前进,他独自蹲下,悄悄的往前走,右手从小腿绑着刀鞘里拔出一支飞刀。

孟财动作很轻,哨兵没听见有人往前走,只听见俘虏垂死的叫喊声,孟财爬到距离烧饼十几米的位置忽然直起身体站起来,哨兵一转身马上看见他,佤兵一惊,正端枪要问,孟财右胳膊使劲往出一甩,一支飞刀旋转滚动的直奔哨兵的咽喉。

佤兵还没叫出来,一支飞刀插进他的咽喉里,他双手握着飞刀,想把刀拔出来,但使不上力气,血顺社脖领子流出来,身体一晃,就倒在松软的土地上,孟财直接给后边的班长打了手势,二班的士兵马上加快步伐向树林边前进。

几十秒以后,二班的士兵全部隐蔽到佤军营地的边缘,这片几亩大的空地就是他们的表演本事的舞台。


对运动员来说,运动场就是他们的舞台,歌星们则经常在真正的舞台上,他们都有人欣赏,而且欣赏他们的人还需要从自己口袋里拿钱去看他们表演。

尤其是足球和篮球比赛,球场周围的狂热欢呼的观众就是球员的铁杆FANS,球员们就像在角斗场上的角斗士,在接受到观众的喝彩与欢呼的时候,他们的精神受到极大的鼓舞。可在战场上,没有观众,没人给胜利者喝彩,这是一个孤独的舞台,没人知道你的存在,没人知道你本事大。一切都是为了最后的胜利,就算好看,也没多少表演在里边。

为了被别人羡慕被别人崇拜和追捧,很多人向往自己是明星,或是影星或者球星歌星,干这些职业名利双收,出了名就是人上人,会有花不完的钱。向往功成名就,想做出一番事业的孟财不会打球踢球,不会唱歌演习,他知道自己做不成公众眼中的明星,但也要努力成为敌人眼中的明星,要让金三角所有的有军队的人都认识自己,想这样出名,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使劲打这些人,并把他们干脆利索的杀光。

他仰慕一切靠战功出人头地的人,包括打过他们的常胜军。如果每次都赢,那要不了多久,他就是金三角之王,为了自己也混个王当一当,就先好好打完这仗。


隐蔽好的孟家军士兵都趴在草丛里,端枪瞄准他们前面与他们相距百十来米的佤军士兵,全班士兵现在就等少帅先打,孟财对身边的机枪手说:“我打完,你马上开火。”

AKM的枪口指向那个正拿鞭子抽打俘虏的佤军军官,只有撕纸声音那么大的一声枪响,举起鞭子的那个佤军军官一头栽倒,其他军官没听到枪声,就看到脑袋被枪打出个窟窿的同伴倒在地上。

比较机灵的一个军官拿起哨子正准备吹,PKM机枪忽然开火,“哒哒哒”一次短点射把吹哨子的军官击毙。


正在休息的佤军士兵一听树林里有打枪的声音,马上从帐篷里往外跑,一个个提疲惫的精神,拎着枪出了帐篷,现在三十支带着消音器的AKM正好一起开火,向站在营地内的佤军射出要他们命的子弹。

树林外只能听到三挺班用机枪的响动,根本听不到步枪的声音,佤军以为敌人不多,马上分三组朝三挺机枪的地方开火,六十支AK步枪一起打连发,子弹胡乱飞向机枪手。

三十个步兵趁敌人没发现自己,猛打黑枪,有的打单发有的打连发,没到一分钟就干掉一个连的佤军,连枪榴弹都没发射,敌营就安静下来。

孟财等了几分钟,看敌人还没有能动的,他拿对讲机命令,“各班班长机枪手不动,步兵进入敌营,用枪往尸体上补枪,看一下营内的俘虏还有活的没。”


以前在电影里,没少见人家用带消音器的枪打人,不过那都是单对单,现在是群对群,当自己这帮人第一次齐射的时候,敌人突然中枪倒下,剩下的敌人都没听到枪声,他们都习惯性的先低头看同伴是怎么回事,这时候自己的人打第二枪,又有一群同伴倒下,剩下的敌人才缓过神儿来马上卧倒,但孟财的亲兵排已经放到九十来个人,敌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三个机枪上,可不是一个排一分钟就能歼灭一个连?以前自己刚听老师说一打三的时候,他就纳闷,你打敌人,敌人不还手呀?现在一下全明白了,茂密的丛林里发现一个不动的隐蔽的人的确很难,一般都从枪声判断敌人大概位置,在从枪火对敌人精确定位,然后才能还击,自己用上没声音的枪,敌人无法对自己进行定位,自然也就伤害不到自己的兵。

不过不是所有的人都认可使用消音器的枪,最先看出来这武器有战斗力的是美国,越战期间美国一个狙击班,每人携带一支M-21狙击步枪,加上了消音器的红外夜视瞄准镜,一个班在一年内击毙了一千多越南士兵,平均每人打死一百多人,他们则无一伤亡。


孟家军的兵冲进佤军的临时宿营地内,看到地上到处是他们的打死的佤军士兵。

亲兵都是孟财亲自训练的,对尸体补枪的意识都很枪,这些兵也不怕尸体,掏出M1911手枪就往死人身上打,有个别装死的惨叫一声也就真的死了。

孟财等补枪结束后,他走出丛林,来到营地内,他看地上躺着几个俘虏,已经奄奄一息,他蹲在地上,马上问:“你们是那支队伍的,需要把你们送回去治疗么?”

一个俘虏看他们把佤军全杀掉,就知道这是一支盟军,他用最后一点力气竖起大拇指,然后就死了,另外一个俘虏用生硬的汉语说:“我们不懂汉语,我们是克伦族民族解放军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