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子英雄 第六章 第七章一节

ludongnan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size][/URL] 第七章一节 这些人离开不久,翻译官大少爷就提着大包小包大步朝自家门楼奔来。 宴席结束后,他跟随山本少佐回到了用帐篷临时搭建的皇军营地。在山本少佐的房间,他笔直挺立,目视前方,山本少佐走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坐下吧。” “佐藤君,在大学里的时候,你常常谈起你的家乡,你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


第七章一节

这些人离开不久,翻译官大少爷就提着大包小包大步朝自家门楼奔来。

宴席结束后,他跟随山本少佐回到了用帐篷临时搭建的皇军营地。在山本少佐的房间,他笔直挺立,目视前方,山本少佐走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坐下吧。”

“佐藤君,在大学里的时候,你常常谈起你的家乡,你的家人,日夜盼望早日归来和亲人相聚,如今梦想成真,你心里一定很激动,想尽快见到他们。如果我不允许,你会怪我不近人情,不过你我毕竟都是听从了天皇的召唤而被派遣到这里来的,所以一切都应以噶日本帝国为重!”——听到这里,翻译官赵家大少爷“刷”地站起来大喊一声“嗨”。山本少凿凿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又边走边说。

“这次皇军能顺利进驻大槐镇,除了大日本帝国皇军的武威浩荡以外,我知道和你的精心安排也是分不开的。因此我破例给你半天假作为对你的奖赏。”

“谢谢少佐”。他忙起身致谢。

“回家以后,代我向令尊、令堂问好,近几日军务会比较繁忙,过些时日我再前去登门拜望;还有中午的热情款待,你一并代我表示谢意。”山本少佐说完一回身,他便立正敬礼退出。

来此之前,他在县城找到了兄弟继发,让其照他的吩咐回镇做好欢迎皇军进镇及其它事情的安排。现在看来,办的还算妥当,没有出现大的纰漏,他一直紧悬的心到现在稍得安。现在,他已经站在自家门前,想到这是自己东渡留学八年后第一次回到日思夜想的家,心潮起伏难以平静。当双脚一踏上大槐镇的土地,他是多么想奔回家,马上见到父亲,马上见到母亲,——可他不能。因为他是一个要绝对遵守纪律的人,因为他是一 个一切行动都要听从于别人的人,所以,——他不能。此刻他终于见到久别的亲人,他只觉得心激烈的在胸膛里跳动。

他走上台阶,轻轻推开门,望着魂牵梦绕的无比熟悉的家,无比亲切的每一砖每一瓦,双腿却如灌了铅变得异常的沉重,沉重得快要抬不起来,然而,每迈一步却又是如此的轻,轻得没有一丝声响,像是怕踩着什么;走入天井,转过花坛,眼前便是客厅,他脚步稍作迟疑,转而快步向里走去。

苟得时听门人通报大少爷回来了,便忙起身迎接,出门见大少爷正朝他走来,他忙上前满脸欢悦问候,“大少爷”,又忙接过大包小裹背在自己身上。

跟着苟得失出来的是赵继发,他也忙上前叫道:“大哥”。大哥使劲拍了拍他的肩头,没说话,抬脚走进客厅。

客厅正堂高大的八仙桌旁,一左一右两把宽大的太师椅上端坐着两人;左边一身老爷装束,六十多岁,一脸严肃,上唇一抹浓密的胡须,更使他一本正经的脸上抖添一股威严,这便是赵家老爷赵富生。右边是位老太太,年近五旬,穿着朴实而不失讲究,面目慈祥,手执一串念珠,她就是赵富生的原配夫人高氏。

他两眼一热,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到,伏在地上叩拜不已。

待儿子行过大礼,老太太颤巍巍上前捧起儿子的脸,满含泪花的眼左右端详个没够。

“母亲”/他叫道。声音颤抖。

“哎——。我的儿,让母亲好好看看你。你一走就是八年,连封书信也没有,可把怒亲惦念坏了,天天在菩萨面前为你祷告,保佑你平安。”“都是儿子不好,害母亲担心了。”“现在好了,你终于回来了,我也就放心了”。老太太年抚摩良久才收回手,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平静,依旧如平常般安详慈和。他缓缓的对儿子说:“有话你就和他们说吧,我要去佛堂为你上柱香,多谢菩萨保佑你平安回来。”说完转身去往后院。

见母亲要离开,他忙快步来到方桌边打开包裹,从里面取出一只装饰精美的木盒,双手捧着走到母亲近前,“母亲,这是儿子在日本特意为你挑选的,是用檀香木雕刻而成的念珠。”老太太接过木盒,深情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客厅。

自儿子进 屋,赵富生一直板着脸,眼睛冷冷看着一身军装的儿子,不说一句话。

当小儿子从县城里跑回家,告诉他大儿子要回来,他也是满心欢喜的;当年他不惜花费送大儿子去国外留学,还不就是盼着有这么一天他学成回来好子承父业光耀门庭嘛。可当他又听说大儿子是和日本兵一块回来的,而且日本兵的翻译官,他育扑气又急,差点背过气去。他万没想到大儿子出国八年,好东西没学会,竟学会了当汉奸,要传扬出去,他在大槐镇还怎么做人!自己成天到处夸耀的最有出息的大儿子,竟会给他戴了顶汉奸帽子回来,让他这商会会长以后还咋有脸见人!

他自个儿躲在书房里痛恨大儿子不争气,他心里暗骂,这狗东西最好别回大槐镇,他要是回来,一进家门我就把他拉到宗祠,一棍子打死,就当没生这个逆子,省得丢人现眼,挨人戳脊梁骨。

就在还为大儿子的事情气愤不已之时,小儿子继发从县城里回来抱完信后就一直呆在家里不回去,而且还和苟得时整天在一起嘀嘀咕咕不知在搞什么鬼,不禁又让他大为光火。他气冲冲把继发叫到书房,斥问他为什么还不回县城,不怕颠仆让日本兵抢了。继发却说颠仆有日本兵看守,没事。这几个月他从县城买和运货可没少和日本兵打交道,虽然对自己还算客气,从未勒索银子克扣货物,可给看守货物,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小儿子笑他老脑筋,说大哥做了翻译官,哪个还敢来抢咱家的颠仆,不但不抢,还派兵看护。真有这事?!但他还是不放心。连催小儿子赶快回城。继发却称有大事要办,不去。他再三追问,才得知原来所谓的大事就是在家做好迎接日本兵进驻大槐镇的准备。

赵富生听罢,半晌说不出话来。他不想见到大儿子,更不想见到日本病夫;他心里现在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平平安安做生意,不去招惹是非。谁成想树欲静而风不止,越想躲越找上门来。他心里被搅得乱七八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他不知道日本兵为什么要到大槐镇来,他也不知道他们到大槐镇来要干什么,他更不知道这对他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唉,是福鄙视祸,是祸躲不过。谁让如今到处都是日本兵的天下,人家还不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别说到这小小的大槐镇我无可奈何,就是要我这颗老脑袋,我又能怎样,还不得乖乖的送上去,岂是你想抗就抗得了的。

他实在弄不明白大儿子为什么要去给日本兵当翻译官;等心平静下来,他觉得小儿子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要不是大儿子做了那个少年么翻译官,县城里那几处大买卖休想报得住,如果日本兵真得来大槐镇,他这一生辛辛苦苦积攒下的殷实的家资恐怕也在劫难逃。到那时,全家人是死是活还不一定呢。——唉,想到这里,他不禁连连叹气,不知这是幸,还是不幸,他搞不懂。

唉,儿子翅膀已经硬了,不由他了 管了,虽然脸还是那张脸,可他知道自己已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即使想管也管不了了。他对自己说,儿子都大了,该晓得事理了,他们想干什么就由他们干去吧,既然官不了那么多,他又何必去多余过问呢。近来不知为什么,他的脑子里常常冒出到佛堂坐坐的念头,也许是受了孩子母亲的影响吧,——他不知道。

“父亲。”大儿子的叫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回过神,定睛一看,大儿子双手捧着一只精美的白玉烟嘴正递到他面前。

他没有接,一摆手,大儿子便把烟嘴放到他身边的桌子上。

“见过你姨娘了吗?”

“还没有。”

“不可失了礼数。……你一路车马劳顿也该疲乏了,见过你姨娘就到你房里休息去吧。”

赵继盛点头称是。

赵富生说完扶着椅子站起来,提着手杖迈着方步去了他的书房。

赵继盛目送父亲走出客厅,直至背影小时不见,他心里才长长吁了一口气。回家前,他最担心和犹豫的就是怕父亲见了他会横眉立目,严词训斥,因此心中一直是惴惴不安。

他出国留学本是为了学成归来帮父亲打理生意,希望将来能出人头地做个大资本家什么的。所以他没有同其他留学的同学一起去欧洲,而是选择了日本。这样做原因有三:一是路程近,二是花费少,三是文化的差异小于欧洲,适应起来比较容易。到日本后,他进了日本最有名的学府东京帝国大学,学习经营管理,几年下来一切还算顺利,后来却不知怎么的几番阴差阳错他不仅入了日本籍成了日本人,而且还加入了大日本帝国皇军做了山本少佐的翻译官。

其实山本少佐是根本用不着翻译官的,因为他会说中国话,不光会说,而且说得还和中国人毫无二致。初次见到他,赵继盛还以为他是中国人。经过交谈,才知道他是日本九州人,叫山本四郎,因对中国文化怀有极大的兴趣,毕业后遂留校做了研究员,专门研究中国文化以及中国历史。听说他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就主动找上门来和他叫朋友。几番交谈下来,赵继盛心中暗暗吃惊,想不到这位比他大不了几岁的日本人对中国的了解,对中国文化的研究竟会如此广播,连他这个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人都自叹不如。

既然如此,那还要他这个翻译官做什么?等他跟着山本少佐进了中国,进了青石县城,得志最终要去的地方是他的家乡发槐镇是,他才找到了答案。几为什么要千里迢迢来这小小的大槐镇驻扎,他不清楚,因为这是军事机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

去日本之前,他只知道它的经济比中国繁荣,——城市里的大大小小的货柜上满摆着无不是各式各样的日本货。等到了那里一看,他才晓得日本是怎样的强盛和发达,中国和其相比简直是地下天上,不可同日而喻。

“良臣择主而事,良禽择木而栖”,“识时务者为俊杰”,之类的话以前看过听过不少,却从未放在心上,到今日他才意识到这些先贤名言对后来者有着怎样的功不可没的指导意义,——尤其是当看到大半个中国已在大日本皇军的掌握之中,相信再有不多时日整个中国也将被划入大日本帝国的版图,所有的中国人也必将和他一样成为日本人,而大东亚共荣圈的建立也是指日可待的时候,他的这种认识就更加笃定和自得。而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封建 的老父亲未必有他这般认识。本来这也没什么,大槐镇不管是中国的大槐镇螟害是成为大日本帝国的大槐镇,他相信它不会有丝毫的改变;只是当得志他将跟随皇军进驻大槐镇时,他才一下子着急起来。幸好找到了留在县城看守店铺的兄弟继发,遂嘱托他先行回家打理妥当一切,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照他的话回家说服父亲。知父莫若子,他明白赵家买卖和家业在父亲心中的分量,以此为楔,果然令父亲不战而退。但他仍然料出父亲内心无可奈何背后隐隐的愤懑之情,所以他预先就吩咐赵继发在迎接皇军时由苟得时代替父亲出面,最后果如他所愿,一切顺利。直到此刻,他整个身心才真正轻松起来,担心和忧虑一扫而光,心中充满了愉悦,脸上现出了笑容。他刚想一屁股坐下,又想起了父亲 的叮嘱,他看了苟得时一眼,苟得时会意,走了过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