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特工战 29、这次撞到枪口上 29、这次撞到枪口上

幸运特快 收藏 33 1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于效飞不知道这个来找他的西田幸三是什么人,不由得愣住了。

西田笑了起来:“你下车的时候我看见了,你不是东亚经济调查局的人吗?”

于效飞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

西田笑得更加厉害:“怎么你不知道吗?你们局长和我都是满铁调查部出来的,而且我们又都是黑龙会训练出来的。你们的车一过来我就认出来了。”

于效飞赶紧鞠躬施礼。

西田问道:“你在那儿是那个部门的?”

于效飞掏出自己的证件递过去。

西田一看于效飞的证件,生气地说:“你怎么能够允许他们检查你的行李呢,你这是对帝国军人尊严的侮辱!你是高级职员,相当于少尉军衔,怎么能让一个军士在你面前吆五喝六的呢!真是一个傻瓜蛋!走,到我的包厢去!”

站在旁边的日本宪兵看得目瞪口呆,赶紧立正向西田和于效飞敬礼,可是西田连理也不理他,转身就走。于效飞正要去拿自己的行李,那个日本宪兵连忙上前,帮助于效飞把行李拿到西田的包厢去。

于效飞到了那儿才知道,原来西田自己占着一个包厢。他本来就是满铁的人,又是执行特别任务的,所以权势大得惊人。西田大模大样地坐在那儿,一副老前辈的模样。于效飞也很有礼貌,又是敬烟又是点火的。

西田问道:“你这是去干什么?”

于效飞说:“我这不立功了吗,有几天假期,所以去看看亲戚。”

“噢?立功?什么功?”

于效飞把这几天的事情经过大致跟西田讲了一下,西田惊讶地一下子靠到座位靠背上:“噢,真是帝国的骄傲啊!刚刚加入机关,就立下如此大功。你将来一定是一个优秀的间谍!”

可能是西田觉得心理上有些不平衡,开始向于效飞讲起自己的“光辉事迹”。什么日本还没进入东北时候他冒死进行中国资源的勘测呀,什么他对张作霖的行程进行全程跟踪,终于暗杀了这位中华民国的大总统啊!

西田的经历听得于效飞惊心动魄,这个日本特务的历史,就是一部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的历史啊!原来于效飞对日本鬼子只有仇恨,他知道的,只是他看到的东西和一些别人讲述所见抽象的理论,等到西田这么一自我吹嘘,他才真正地从这些内幕中深刻理解了日本鬼子处心积虑地侵略中国的野心。

看到于效飞那聚精会神地听讲的样子,西田感到极大的满足,他对这个虚心听讲的晚辈非常满意。另外,西田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现在只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将来一定会是一个优秀的间谍,一个权势显赫的大人物。所以,西田决定预先布下一个棋子,和这个年轻人搞好人际关系,以便将来适当的时候可以加以利用。

假如一个人在当年冈村宁次只是一个少佐课长的时候和他交上朋友,几年后他当上了日军在全中国的总司令,那会怎么样呢?

想到这儿,西田向于效飞传授起他的特工经验来。跟当初训练于效飞的外国教官不同,西田的这些经验是他在中国进行多年特工活动中总结出来的适合中国特点的宝贵经验,有极高的实用价值。于效飞认真地听着,最后还掏出一个本子记下来。

这更让西田感到满意,他越来越喜欢这个谦虚好学懂礼貌的年轻人。他越说越详细,不断地结合他参与的具体特工行动进行讲解。比如怎么在中国老百姓中进行隐藏,怎么对付各种中国的军队和官员,怎么发现共产党的地下工作人员,怎么发现国民党的特工人员,针对不同的汉奸应当使用那些不同的收买方法。

这种日本特务机关的实用工作技巧真是千金难买,于效飞一边认真学习,一边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还就外国教官讲述的那些国际间谍方法向西田请教它们的实用性问题。

这样一来,西田更加欣赏于效飞的才华和他的好学精神。他也边想,边和于效飞讨论起那些外国特工技术可以在中国和日本使用,那些完全不适用。

说到了后来,西田慢慢把自己正在进行的工作告诉了于效飞,而按照保密要求,他是不能把工作中的细节向不相关的人泄露的。

西田得意洋洋地向于效飞夸耀自己是怎么轻易地破获了天津的抗日锄奸团的经过,对完全不理解中国人的松本二郎大大地嘲笑一番。听到这儿,于效飞心里象是被猛地刺了一刀,他这才知道,原来张国华就是被眼前的这个鬼子杀害的。如果是以前的于效飞,他早就把西田的脖子捏得粉碎了。不过,现在他有重任在身,他不能轻举妄动。于效飞还是装出了一副笑脸,继续听西田吹嘘。

西田是一个感觉极其敏锐的老牌特务,他还是从于效飞表情上的轻微变化发现了他的心理波动。他立刻问道:“怎么,你觉得我做的不对吗?”

于效飞一抬头,正好看见西田的目光牢牢地盯着他,在察看他的反应。于效飞立刻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没有什么,只是,我觉得,一次就杀了一千个人,这行吗?”

西田这才大笑起来:“你还没杀过人吧!你没参加过外勤的行动。你一定要记住,有些情况下,保密是最高要求,在这种要求下,杀人是必须的,不管数量多少。这是没办法的呀!”

既然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到了无话不说的程度,于效飞问:“那,西田前辈,你这次旅行,是回总部去进行日常工作呢,还是有专门的任务?”

西田意味深长地说:“满洲国的麻猴子闹得很凶……”

“什么麻猴子?”

“就是抗联。不久以前,我们发现,一个从上海来的人要进山去找他们,他在大山里迷了路,被一个日本把头发现了,警察逮捕了他,审讯之后,他供认,他是来和抗联取得联系的。根据他的口供,我们又抓到第二个从上海来的人。于是满铁调查部派我对铁路沿线的关东军、警察、警备队进行统一指挥,务必切断抗联和共产党军和国民党军的联系。活捉后面来联系的人后,在适当时候,派遣适当人员深入抗联内部,相机行事。”

于效飞吃了一惊,没想到,跟自己促膝谈心这么长时间的西田,正是布下天罗地网要活捉自己的人。这次真是撞到人家枪口上了。于效飞仔细想了一下,如果按照西田说的,日本鬼子是进行拉网、梳篦子的方法对跟抗联接触的地方进行反复搜查,抗联又行踪不定,自己从外地来的,人生地不熟,那么自己很可能没有找到抗联,就被鬼子发觉,逮捕了。即使不被鬼子逮捕,也可能冻死饿死在山里。所以,必须想个好办法来对付。

于是于效飞对西田说:“这么大的范围,要抓住一个来联络的人,希望不会太大吧?”

西田看着于效飞,象是要考试似的说:“那你以为应当怎么办呢?”

“是不是应当从抗联的活动规律上着手?抗联最近的目标是什么,你了解吗?”

西田沉思着说:“抗联行踪诡秘,确实难以掌握。目前杨靖宇的抗联第一路军在以通化为中心,东至桦甸、濛江,西至东丰、西丰,南至凤城等二十多个县的广大地区活动。抗联第二军……”

他把抗联各支部队的活动范围全都说了一遍。

于效飞心里暗暗高兴,开始下一步计划:“既然这样,想要在这么广泛的地区防备有人去跟他们接触,似乎有点愚蠢。我还是觉得你开始时的办法比较好。”

“什么办法?”

“我记得你说过,你想派人假装成来联络的人,打进他们的内部去。咱们可以这样设想,从上海来的人,在经过了几次失败之后,可能会改变他们的行动方式。比如他们可能不会再自己进山,而是去找和抗联一直保持联系的满洲省委联系,由他们代替他进山,或者是由他们来传递消息。那样,你在哈尔滨这样的大城市里边寻找一个有上海口音的人就容易多了。我刚刚从上海回来,我可知道,上海人说话那种让人难懂的程度。你想想,要是这样一个人出现在警察密布的城市,是多么容易被发觉?”

西田点点头。

于效飞又说下去:“那样,你就可以派人用省委的名义去抗联传达命令,然后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吧!”

西田大笑:“是的,你不知道,那些共产党经常在大街上举行集会,举着红旗游行,要抓他们是多么容易!好,我马上集中力量,对哈尔滨和新京的南方人进行大搜捕!”

于效飞暗暗发笑,好了,把西田的注意方向从抗联周围转移走了。下面我就要走进敌人的汪洋大海里边去了,离开了我熟悉的城市战场,进入一个几乎无法生存的冰天雪地中去,我还能够成功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