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笑说我家的公务员考试 (二)

kailai1974 收藏 2 393
导读:笑说我家的公务员考试 (二) 2007-08-04 23:08:52 大中小 标签: 教育杂谈 考个公务员这么容易?深圳的吏政这样清明?要真是这样,哪怕有千军万马来挤这条独木桥,我等自信有一“考”能在手,举家迁深,考公务员估计是条最简便实惠的路了! 于是,我调来深圳第二年,在长沙教书的老婆也来参加了深圳的公务员考试,考的是宝安区观澜街道一个教育科员的职位。 来深圳半年,多少也听说过公务员考试里的“黑”,于是早在报名之前,我就动用了一

笑说我家的公务员考试 (二)


2007-08-04 23:08:52


大中小

标签: 教育杂谈


考个公务员这么容易?深圳的吏政这样清明?要真是这样,哪怕有千军万马来挤这条独木桥,我等自信有一“考”能在手,举家迁深,考公务员估计是条最简便实惠的路了!


于是,我调来深圳第二年,在长沙教书的老婆也来参加了深圳的公务员考试,考的是宝安区观澜街道一个教育科员的职位。


来深圳半年,多少也听说过公务员考试里的“黑”,于是早在报名之前,我就动用了一切可能动用的关系,去打听每个符合报考条件的职位的“后幕”。以免碰上那种“内定”的职位,白赚一场忙乎。


这种所谓的“内定”,一般是说,上无高层领导子女指名关照,下无原单位工作人员定向“扶正”。早有人告诉我,30岁以上的人报考公务员,想找到什么没有“内定”的职位,一般很难:07年以前的公务员考试,有个年龄划定,而凡是年龄要求放宽到30岁以上的职位,绝大部分是“定向”了的。所以,那年我老婆能符合的报考职位虽然有好几十个,可当我发挥记者特长一个个打入高层剌通消息了解下来,却仅仅剩下这个宝安区观澜街道教育科员的位置。


我的一位领导,曾任宝安区委书记秘书多年,帮我找着了观澜的一位兰副书记。朋友办事,风风火火,半个小时后,回话说,这个教育科员的职位,并没有“内定”。关外虽然远了点,但既没人内定,又与老婆的职业相关,就考它罢!


咱家的人,考试能力都还不错。果然,虽然报考这一职位的有三十多人,可咱老婆也没辜负期望,笔试成绩出来,也是一个第一。


第二天政审,看见了另外两位入围面试的考生,两个男性,单从长相来说,都符合水浒里常用的一句话----身长不过五尺,鼠眉獐目。听他们开口,我更是信心大增:一个操着一口听不大懂的安徽普遍话,而另一个是个严重的口吃。只是有个不好的征象令人担心:那个政审的负责人,观澜街道的组织委员,眉目间似乎跟那个口吃的考生关系密切,而对我老婆的审查仔细得有些吹毛求疵(我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早指导过我了,可千万别小看政审这一关,许多单位为了保证让“内定”的考生顺利通过面试关,往往在政审时,就找些小岔子,把最有实力的竞争对手给“审”掉了。),尽管我做了充分的准备,那个组织委员还是从那堆材料里找出一个问题:我老婆是按我的分居配偶的身份以深圳户口报考的,可她的计划生育证明,却是从长沙开出来的。这个组织委员当即就不给我老婆发准考证。----还是我那十多年记者忽悠能力帮了我们的忙:找到现场总负责的宝安区组织部一负责人,然后祭出他们组织部一位部长的大名,说咱是他熟人(反正他又不会查),求得他与那位观澜的组织委员现场协调,最后签了一份什么保证书,这才领到了面试准考证。


接下来,继续动用一切关系,找一切与观澜街道领导们有关系的人,以图为老婆的面试扫除“障碍”。通过另一途径,又找到观澜街道分管党群的一位副书记。告诉我一个让人紧张的信息:这个职位当初确是没有“内定”的,可他们街道另一个部门的一个职员,也就是那个口吃的小子,姓谢,自己报考了这个职位并且入了围。而这个人,已经在单位工作了八年!


让老婆在家安心备考,我继续发扬湖南台记者的钻营能力,把点小道消息打听得满天飞扬:甚至知道了那个小谢找了街道书记,搞定了组织委员,也知道了另外那位入围的小伙子是宝安区环保局长的小舅,也在上天入地地寻找关系。当时一个强烈的感受,是我辈小人物,上无荫遮,手无财源,徒怀一份于连式的悲愤,上窜下跳,四处碰壁,只寄望于“公开招考”的清明政治奇迹,还我一个公道。----至今后悔当初要有台偷拍机在手,把这些过程拍下来,一定耸人听闻甚至上达天听,最后扭转乾坤也未可知。


可惜当时没有这样的预见性,于是现在只能口诛笔述。试绘其中一幕:某日,我到观澜街道走访某领导,在门口,正见这位小谢出门。见到我,呲牙一笑。居然就和他到大堂茶位上落座,攀谈了一番。

小谢:我知道你,知道你们部。你们部长叫刘##,是不?赫赫。(意味深长一笑)

小谢:知道那个谁谁谁么?他是我们环保局局长的小舅子,关系硬得狠咧,我们书记,都快顶不住了。(又吡牙)

小谢:哎,你们当初,就不打听一下,这个职位是不是内部有人考的?唉,其实这个位子,当初就是为我设的,特地把年龄定到三十以上。你老婆考试成绩这么好,要是考别的职位,希望很大啊,可现在碰上我这情况,真是挺遗憾啦,赫赫(又吡牙!!还吹牛!!)

小谢:唉,这种考试,就这么个规则啦。下次,还是要先打听清楚啦……


我心里,早把拳头狠狠揍在他那老吡出来的暴牙上了。不过面上,还是一直保持着莫测高深的笑容。至少,我在他眼睛里也发现了一丝以为别人还另有底牌的慌乱。----他也不是百分百的自信,我们也许还有等待奇迹发生的机会。


终于到了面试那一天。考场安排在宝安区党校。早上八点,考生就进了考场,门外留下了几百个翘首等待的家属朋友。看了看考试流程表,发现我老婆那个职位安排在最后。


大约十点钟,我打了个电话给一位朋友引见过的观澜领导,报告我老婆的考场和大概考试时间。那位领导说,知道了,不过按照考试规则,各个考场的考官是随机抽调的,想打招呼,估计没什么用。听了我心里一宽:既然随机抽调,舞弊的可能应该会降低,倒也许还有公平竞争的机会。然后那领导在电话里说,靠自己好好发挥,考出自己水平就行,最后似乎不经意地问了一句:你爱人进去,带了手机没?我回答,带应该带了,不过在考场的等候室里,不是都会被收去的么?领导呵呵一笑,便把电话挂了,其实,事后想来,这位领导应该是深谙公务员考试的游戏规则,此一随便之问极有深意----只可惜当时我并没有孙悟空被敲脑袋的醍醐灌顶,等后来领会真谛,已经太晚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