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队 第十六章 惊浪似浮霜 第 1 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纪刚就这样牺牲了?平凡之下涌动着壮烈!这就是你们军人!那三个昼夜的劈荆斩棘、风餐露宿和最后击毙凶残的二丁瞬间,你只给我们作了平铺叙事,可谁又知道这平铺叙事的背后还深藏了多少披肝沥胆的伟大?以后再给我慢慢讲吧。那位战士张青呢?”朴璇眼含着悲悯又充满着崇敬,颇有很多的感慨,她望着一时两眼潮湿、沉浸在对战友无限缅怀之中的石军,关切地问道。

“哦!张青被打中了左腹部,没伤到要害,当时就被战地紧急救护后送到了总队医院,几个月后就康复了,他荣立了个人二等功,接着就被保送到了指挥学校学习,现在也是我们的基层指挥员了!只可惜了纪参谋,一个和蔼的大哥!一颗要命的子弹穿过了他的心脏!到现在我还有一个遗撼:我当时真不该对丁纬蒙生生擒的念头,应该打掉他!为此,我常负疚!于是在报我二等功时,我极力婉辞,最后组织上还是给我授了个三等功。呜呼!”石军动起了真情,喃喃啧啧。

“怀情未必不丈夫!刚中蕴大情,这就是我们军人!”伍平总在平时与石军逗嘴戏,其实在他的心里,石军就是他的偶象,他的楷模。

“二丁呢?”朴娟好奇地问道。

“这也是我的另一个遗撼。丁纬是被打成了蜂窝煤,但那丁坊被我的点射分别打中了肩腿,当时还在滚地呻吟。唉!我们的战地救护队人太少了,都忙于去救治纪参谋和张青了,丁坊被抬下山时便因失血过多,见阎王去啦。我想,要是也把丁坊救活过来,公安部最感兴趣,二丁东北作案后,能辗转数省逃匿了两年多,又接而连三地作了七、八起惊天大案,还有没有背后的情节、背后的窝藏、背后的人物?现在说不清了!”石军是制暴者,不是侦案者,但他总习惯于将自己所参加的案例进行推理分析。

石军的手机响了,将击毙二丁的议论打断。电话是市局刑侦支队长郭扬打来的,郭扬的声音很激动:“石队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广州警方已将‘八哥’王连新扑获,咳!是个大家伙!云南的毒枭同伙也都随之落网了,缴获颇丰啊!广州、云南两地都表示要重谢我们,市局也要重谢你们哪!市局就要协调你们支队党委,给你们武警的参战人员请功!”

“张副参谋长指挥有方,给他就请个人功吧。至于我们,我们是机动中队整体,不分彼此!不过,我正式告诉你,请你转告市局党委,破获这起毒品大案的真正功臣是南山分局刑侦队的朴璇,是她的‘线人’提供的线索。”石军听完郭扬的喜报,并不兴奋,双眉凝成了一线在想着问题:怎么?市局就准备这样草率结案庆功了?但嘴里还是在郑重回话。

“朴璇!小姑娘入行不久,这次可要立大功了!她应也是我们刑侦支队的下属序列呢!我这就马上去与局长汇报!”郭扬益是兴高彩烈。

“郭支,不是我要说你们!也不是我想把这起案件想得太复杂!市里就没有牵连了?就没有主使和同伙了?就这样囫囵吞枣地结案庆功,是不是太不负责了点?”石军语气生硬,毫不客气。

郭扬那头沉默了片刻,似有难言之隐,一会,话筒里传来郭扬无奈的声音:“二牛的嘴里再难深挖了,就是宁死不讲!法制国家,‘事实求是、重证据’是我们的办案原则啊。我也是心有所疑,但怎么办呢?明知道悬崖那边有贼,可就是无桥过去!好,我再继续组织突审,案子在公安这边还有时间,看能不能最终捅开二牛的牙关?”

“着眼‘宏大’!”石军理解郭扬的苦衷,新时期的办案难,头顶上有很多条条框框在约束,于是补了一句。

“谁要你给我表功呀?我自己不会呀!”朴璇等石军接完电话,撒娇般地冲出一句。

“你和我一样,也是‘粪土当年万户候’的人,我不说,你绝然不会主动去说。我可不敢造次,受人恩赐、建功立业而掩没了你这巾帼女英的功劳!”石军打着哈哈。

“知道我们一样就好!”朴璇说出这话时,甩了甩秀发,满脸挂着憧憬、寄着幸福。她心里真的期望石军和自己是同一血型的人。

“怎么了?大门洞开,敌人来了怎么办?轻敌!丫头!武警客人来了吗?都下来看看我今天挖到一棵奇根!”楼下响起了朴铁夫中气充沛的宏音,一连串的战争语言,使人感到诙谐和幽默。

“走,去见我父亲!”朴璇忙说。朴娟却迎了下去。

石军和伍平即整了整形象,扬起军姿,迈了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