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沉的舰炮(雪亮军刀姊妹篇) 第一版 十七、蛰居重庆

雪亮军刀 收藏 3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2/[/size][/URL] 朝天门到中央公署一带慢慢的有了很多起色,从大后方逃亡的重庆的越来越多,这一带集中了很多办公机构,于是变得繁华起来。 每天傍晚,张定海总是带着妻子傅月在这里散步。他是汉口沉船后的第三天被解职的,因为指挥不当,并且违抗港务军官的命令,再加上沉船丢掉了四门火炮。张定海被解除了职务,去了行营做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2/



朝天门到中央公署一带慢慢的有了很多起色,从大后方逃亡的重庆的越来越多,这一带集中了很多办公机构,于是变得繁华起来。

每天傍晚,张定海总是带着妻子傅月在这里散步。他是汉口沉船后的第三天被解职的,因为指挥不当,并且违抗港务军官的命令,再加上沉船丢掉了四门火炮。张定海被解除了职务,去了行营做个闲职。

在武汉呆得百无聊赖的张定海于是就请假回重庆看看自己的家人。张父也在重庆,还有张定海五岁的幼子,一家四口在这战乱中倒也勉强度日。经历了战场上血腥厮杀的张定海,也难得如此逍遥自在。

张定海还记得刚到重庆的那天,当时海军的很多家属都被安排在朝天门边上的一条巷子里。那天听说在江阴阻击过日军的张定海要回来,那天朝天门附近的很多老百姓都围过来看热闹。

江阴一战,尽管我军最后丢掉了江阴,但此一役,我军所表现的英勇顽强的精神,也惊动了军委会,后来委员长亲电112师霍师长予以嘉勉:“刘兴总司令转霍守义师长,该部坚守要塞,奋战多日,使后方友军从容布防,南京可保无虞矣,特电嘉奖,中正”。

一听说这次回来的张定海,在江阴打过,很多老百姓也暗自佩服。所以张定海从黄包车上下来,也被吓了一跳,只见巷子口里,妻子傅月领着幼子,老父亲由边上的街坊扶着,边上围了几十个街坊邻居,还有不少是海军军官的家属,都在等着迎接张定海。

尽管大家都很想知道江阴之战的经过,但张定海却一般闭口不谈。对于张定海来说,江阴之战是他心底的一个伤疤。九里山、大洋桥,更是戳在张定海心尖子上的一根刺。没想到陆平率部血战保下来的火炮,最后还是丢了。

换句话说,此时的张定海早已不是在江阴要塞上面血脉贲张,决心把这场战争打到底的那个军官了。江阴一败,再加上汉口丢炮,张定海心里最后的那点打下去的希望破灭了。

转眼间就到了旧历的新年,国破山河在,市面上也萧条,年味儿少了很多。张定海有时看到这萧条破败景象,打心眼里开始怀疑战事还能支撑多久。

日军四个月袭破苏南,打下华北,眼看着就要南北大会师。而国军呢,在淞沪会战中抛头颅洒热血,结果呢?还是敌不过日军的战舰大炮。但淞沪一役,国军精锐几乎消耗殆尽,海军也必须自沉舰艇,空军更是拼了个精光。张定海想到这里,心里如同灰烬一般。

此时的战事,就如同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赤手空拳,却要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恶犬,这仗可怎么打啊。

不仅是军内,这段时间政局也开始动荡起来,特别在重庆这个大后方,亡国论的观点时不时就冒了出来。很多官吏认为,中国枪不如人,炮不如人,没有飞机大炮,四个月丢掉了华东、华北。与其这么打下去最后被日本一路打败,还不如和日本谈判,争取国联的斡旋,或许还能有一线希望。

如果照着这个速度再打下去,那么中国无外乎又是一个阿尔及利亚,当时意大利军力和今日日本相比,也不外乎如此。等到真的打成了阿尔及利亚那个窘境,再想找国际友邦斡旋,可能就没希望了。

张定海有时候强迫自己不去想前方的战事,今日之中国,内外交困,真不知道战争能不能再撑一年。要知道民国至今,我们内部始终战乱不断。从北伐结束,到抗战打响,我们内部也无时无刻不在互相残杀。

先是一九二九年,中央收归权力,查处桂系擅自任用湖南省主席,然后逼出了蒋桂大战。虽然蒋介石收复韩复榘、秘密扣押了李济深,最后打败了桂系,李宗仁、白崇禧二人逃到国外,但毕竟开了北伐之后的战端。

此后,西北军冯玉祥,联合阎锡山反蒋,蒋冯之间又大打一仗。刚刚没太平几天,张发奎不服中央遣散他的部队,发动兵变,联合唐生智,还有桂系的李宗仁、白崇禧,一起打蒋介石。

阎锡山助蒋介石平了这次兵变,阎锡山就此坐大,又联合冯玉祥、桂系、张发奎通电讨伐蒋介石,中原大战就此打响,打了半年多,死伤无数。关键时刻奉系张学良拥蒋,带兵入关,最后中原大战结束,蒋介石也坐稳了江山。

一九三零的中国,早已被战乱折磨得民不聊生。而日军关东军也正好看准了这个机会,二十万奉军在关内,东北空虚,关东军冒险挑起事端。九一八事变爆发,短短数月,东北就丢了。

东北丢了之后,国府之懦弱更是可见一斑,一步步退让。集中了兵力打南方的共产党。最后察哈尔、热河也相继沦陷。

此后中央军围剿共产党,逼得共产党的军队丢了根据地,中央军尾随入川,乘势插手西南西北军阀割据,中央的势力也扩充到了西南数省。

最后红军入陕,本来东北军调过去围剿,没想到人家红军联合了东北军,要一起北上抗日,最后逼蒋放步,国共两党合作,这才平息了内乱。

反观两国两军,我国在国土一步步沦丧之时仍不能精诚团结,自一九三一年之后,依旧军阀割据,国家四分五裂。军队也是各自为阵,直到一九三五年,中央才开始备战,但也只是煞费苦心勉强整编了五十多个整编师。可惜,这五十多个师,也是咱们最大的一块家当,淞沪会战一役,多少将士在那个血肉横飞的战场上玉碎了。

再想想日本,轻而易举占了东北,不惜退出了国联,形成事实占领。又扶持了汉奸傅义建立了伪满政权。东北原本是个富庶的地方,钱粮、物产丰饶,占了东北,也让日本有了大打一场战争的资本。接下来是进犯察哈尔、热河,谋求华北自治。日军是稳扎稳打,对于战争的准备非常充分。

张定海回想民国北伐之后,直到卢沟桥事变的这段往事,他心里也开始动摇了。这仗如何打下去啊,人家是准备充分,上下一心。我们呢,诸侯割据了近十年,内战不断,国力凋敝,军力不强。

要不是红军提出了联合各界抗战,要不是东北军兵谏,这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惨剧还不知道得折腾到什么时候。

难道这场仗真的会这么败下去吗?张定海每每想到这些,如同掉进了冰窖一般浑身发冷。

难道我们真的打不过人家?

难道中国真的要亡国灭种了?

今日之中国,该如何苦斗下去,该如何支撑下去?

这一系列的问题就像钢锉一般,每日在张定海的脑子里面来回地折磨着他。

蛰居重庆的张定海看上去似乎和别人没有什么不同,但心中的那种积郁,却是别人无法了解的。他天天沉默寡言,白天关在小屋里研读各种海战教材。其实他也不知道何时还能再指挥军舰,反正全当打发时间了。

也就是这段时间,张定海每天反复研究日军海军的各种战法,心里倒是颇有了一些心得。

每天中午下午,他必出去散散步。每天早晨,也依旧保持着早起做操跑步的习惯。这如同一个军人骨子里的东西,张定海尽管不在军营了,但还是保持着军人的习惯。

转眼间过了年,重庆街头也难得热闹了几日。张家过年很朴素,只是大年夜才加了肉,张定海那天也破例喝了点酒。一家人闲来说说话,张定海勉强也排解了一些心中积郁。

时间飞快而过,一眨眼到了元宵节。按照习俗家家也都挂了灯。那天下午,傅月见张定海又一个人闷在屋子里看书,便强拉他出去逛逛,也算是见识一下重庆过节的热闹。

两人走出小巷子,从朝天门往中央公署那边走,街上人流攒动,好多人举着标语,敢情是一帮学生正组织起抗日游行。张定海也是好奇,便挽着妻子上前看个究竟。只见中央公署门前的广场上,有学生用几张桌子支起来一个演讲台。

在演讲台的下面,混杂着很多人,粗略一看足有几百人,有学生也有市民,警察也不管,只在外头维持一下秩序。而在演讲台上讲话的是个女学生,圆圆的脸蛋白皙,穿着深蓝色棉袍,脖子上围着一条红围巾。听口音这女学生像是湖北人,日本两个字在她嘴里听起来像是二本,她讲到动情处,只见眼泪夺眶而出,声音哽咽。

下面人都在鼓掌,女学生擦了眼泪,继续说道:“同胞们,刚才我讲了那么多,就是想让大家知道,我们的将士们在前方抛头颅洒热血,他们在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抗击日寇。同胞们,日寇想灭亡我们,但他们想错了,中国不会亡。因为有我们国军将士在前方,因为有这些热血男儿在反抗侵略。同胞们,如战端一开,地不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

这段铿锵有力的话,引得下面一阵高呼。这时女学生示意大家静下来,慢慢人群也安静了下来,女学生从下面的同学手中接过来一个纸箱子放在台上。箱子的外面用红字写着:重庆抗日民众捐献箱。

女学生又说道:“尽管我们不能上阵杀敌,那我们就尽自己的能力,有钱的出钱,无钱的出力,哪怕捐一两毛钱,积少成多,咱们也要买一发发子弹,支援前线的国军打鬼子!”

下面的人群有些骚动,但这帮学生组织能力却颇强,很快将捐献的市民排成了队。市民有序地走过捐款箱,有捐纸币的,还有太太们捐了钱,又将首饰捐了进来。每每有捐了首饰、手表的,引来市民阵阵喝彩。

张定海也动了心,拉着妻子在长长的队伍排上了。他摸摸口袋,倒是还有一块多法币,又想了想,自己的派克钢笔应该也值点钱,就掏出来捏在手里。

这时市民一传十,十传百,过来的市民也越来越多,广场上面很快水泄不通,队伍也越来越长。这时张定海见着一个双腿残疾的乞丐,他坐在一块木板上,用手一步一步地挪着,浑身泥污,头发蓬松,身上一件旧夹袄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洗过。这乞丐艰难地去排队,后面队伍里有好心的市民不忍心见他行动如此艰难,便过来两个后生抬起他的胳膊,让他到队伍的前面插个队先捐献。

只见那个乞丐坐在地上,台子上的捐献箱够不着,便要台上的学生帮忙。边上人就把捐献箱拿下来放在那乞丐面前,那乞丐从夹袄里面取出一个布包来,一层一层打开,表情珍重地从里面取出几张纸钞,还有十来个铜板,倒进了捐献箱里。

围观的人都沉默了,看着那个乞丐,似乎声音一下子被堵了起来。那乞丐捐完了钱,也不说话,依旧用手挪着木板,一步一步地朝远处去了。直到那乞丐走出去十几米,才有人拍了一下巴掌,紧跟着又有人轻声拍巴掌,如同风暴突然袭来一般,瞬间整个广场响起了掌声。

中国会亡吗?这个答案在张定海的心里瞬间明朗,或许我们没有强大的国力和军力。但这么一个民族,连一个双腿残疾的乞丐都决心打下去,连一个乞丐都知道我们要抗战到底,这样的民族会亡吗,会被征服吗?

不,决不,我要打下去,为陆平打下去,为今天所有捐钱的百姓打下去,为这个乞丐打下去!

张定海一边想着,一边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他看着那个浑身肮脏的乞丐,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那些困扰张定海的问题,没想到被一个乞丐这么平凡的举动完整地解答了。张定海坚定无比地挽着妻子走近了捐献箱,他把纸币和钢笔放了进去。学生见是国军的军官,连忙行礼,边上的百姓见国军军官也来捐献,大家也都很鼓舞的样子。

“长官,你是哪个部队的,咱们现在打得怎么样了?”

“长官,咱们什么时候能打回去?”

“长官,据说日寇要打徐州,真的假的。”

学生都围过来七嘴八舌的问。

张定海无言以对,他看了看妻子,又看了看殷切的百姓,他觉得自己无地自容。张定海清清嗓子说道:“诸位,我叫张定海,国军海军的代理舰长,我军守江阴的时候,我任江阴一个炮台的指挥官,江阴丢了,我有罪啊。诸位,我张定海今天发誓,江阴,我们总有一天要打回去的。”

学生们听完了都在鼓掌,这时边上的市民也群情激愤,很多人振臂高呼起来。

“打回去!”

“打回老家去!”

“打到东北去!”

“我们会打回南京去!”

“打回上海去!”

“打回察哈尔去!”

张定海的心里明白,或许这场抗战就是如此,失地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失去斗志和血性。失地了,咱们还能打回去,但要是失去了斗志,那么这场仗就真的打不下去了!开战至今,多少人当了汉奸走狗,其实他们或许在人格上,远远不如那个乞丐!

而最后抗战也确实就是张定海想的这样,一群披肝沥胆的爷们,苦苦支撑着,用最恶劣的装备,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最终打了回去……

(注,乞丐捐献这段,历史上是有原型的。据冯玉祥回忆,当时他在四川亲眼目睹,募捐的时候,甚至乞丐都上前捐出仅有的几个铜板。

有时候我在想,其实抗战之胜利,并不完全是什么政党的英明领导,而是我们的老百姓,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最终苦苦打完这场战争。昨夜因写作需要,重读战史,不由得为之感叹!如若中国再遭外侮侵略,我相信,即使是物欲横流的今天,不仅还会重现当年的踊跃捐献,甚至很多有血性的国人,是绝对愿意捐出自己这条命的。

或许,这点才是我们这个民族骨子里面的那份不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