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理泰:从金门大撤军看台湾的顾虑

眼下两岸关系如履薄冰,间不容发。台湾国防部宣布,自今年11月起将从金门大规模撤军,撤军过程或许会影响到两岸关系,不啻雪上加霜。读者在某个早晨惊闻海峡狼烟再起,亦不足骇异。

金门防卫部所辖兵力,最高峰曾经达到13万人;1987年7月台湾解严时,金门兵力降至5万5000人;1996年台海导弹危机时,已经降至2万5000人。


自从台湾军方落实精实案以后,金门防卫部已经从司令部降为指挥部,辖下各师级单位降编到旅级单位。


这次驻军继续缩编,金防部自“军团”级降为“军”级,金防部炮兵指挥部、金东第119旅、金西第127旅分别降为炮兵群、金东守备队、金西守备队,指挥官均由少将降编为上校。


金、马战略地位逐渐下降


联勤金门支援指挥部指挥官也由少将降编为上校。整个金门兵力将锐降为5000至7000人。


台军方重新评估未来海峡军事形势,认为金门、马祖的战略地位已经大幅度降低。这就是导致台北决定从诸离岛逐步撤军的军事层面因素。


上世纪,作为国共内战的后遗症,金门、马祖犹如两座坚固设防的要塞,屹立在厦门、福州的对面,紧紧地封锁住福建省的出海口。金门、马祖与台湾、澎湖之安全休戚与共。


解放军方面,对付岛上坚固设防的台湾驻军,难免大动干戈,牵一发而动全身。军委必须从北京和台北的总体关系来权衡轻重,所以在和平与亚和平时期,对金、马列岛上的台军往往投鼠忌器。


解放军如要对台湾发动三栖登陆作战,必须远自浙江、广东各个海港多点登舰远航,航程增加约一倍,航渡的时间延长至一昼夜以上,运输军火、补给的舰船航渡的时间也需要接近两天的时间。


金门、马祖在扼制解放军向台湾、澎湖发动两栖登陆战役时,能起到战略作用。明乎此,则可以理解为什么即使台北放弃反攻大陆的方针,台湾军方也要紧紧抓住金门、马祖两个群岛不放的原由。


迈入21世纪以来,有迹象显示,台湾军方已认定,如今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已经拥有相应的武器装备,具有绕开金、马,从对海发动三栖攻势,直取澎湖、威胁台湾的能力。至于常规导弹部队隔海精确打击的能力,以及海军潜艇部队对台湾实行封锁的能力,更是不消细说。


于是,台军作出了结论,自从解放军2000年在东山邻近区域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以来,在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和常规导弹部队迭次演习中,均清楚地显示出中央军委的用兵意图:一旦两岸爆发军事冲突,解放军会撇开金、马,直接对澎湖发动三栖攻势,攻占澎湖,从而兵临城下,紧紧扼制台湾的咽喉。


封锁大金门后勤台湾将受困


笔者相信,台军是鉴于解放军在对台湾用兵时,已经将金、马“虚级化”了,于是在其相应部署兵力时,也将金、马驻军“虚级化”。然而,台军重新对金、马等离岛的“战略作用”作出的评估,仅是最近台北决定从离岛大规模撤军的考量之一而已。


另一层原因则是从国际政治、岛内政治着眼,不让离岛驻军在日后“内战狼烟”再起时成为北京手中的人质,从而改善台军战略态势,这一层底蕴目前只是没有说破而已。


长期以来,北京任由解放军福建前线部队同台湾在金、马的驻军相安无事,还有一层战略上的考量。北京认为,台北在金、马驻军,置身于解放军直接火力打击范围之内,北京伸手可及,随时可以发难。这种战略态势远远好过台军退居台湾本岛和澎湖,同大陆隔海对峙,形成泾渭分明、壁垒森严的局面。


诸离岛台湾驻军的给养,主要靠驻地设在高雄港的台湾海军勘务舰队(142舰队)运补。每次运补舰船约10艘,每月三四个航次,运输重要军事物资则由坦克登陆舰承担。


台湾大部份运补舰船船龄老,维修差。大金门早就在料罗湾近侧修筑了码头,由于深度疏浚花费太大,码头泊位水浅,运补舰船每天只能等待涨潮时靠岸或离岸一次。


试问:一旦北京宣布“内战再次爆发”,封锁大金门后勤补给,台北如何因应对付呢?这种事即使发生在50年前,就足够台北衮衮诸公疲于奔命,穷于应付;此情此景发生在今日,足以迅速让台独诸大老窘态毕现,徒呼负负了。


当然,北京也许不会听任台北实行从离岛实质性撤军的计划,而是采取反制措施。假若解放军采取封锁行动,离岛后勤补给必然立即戛然终止。台北面对岛内外压力,难免要同北京走向谈判桌了。


·作者是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本文内容于 2007-8-6 17:00:18 被长安客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