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四卷 天涯何处是归途 第四十六章 剧变再生

sjw3989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size][/URL] 一、   “奥斯卡,好玩吗?”凌辕把刚两岁的儿子抱在怀里不停的转着圈,逗得孩子“咯咯”的笑个不停。   骆欣端着一个大蛋糕走了进来,嗔怪的看了凌辕一眼:“看你疯的,别吓着儿子。”凌辕把奥斯卡放了下来,一边喘着气一边说:“怎么会嘛,你看他高兴的不行,再说了我儿子怎么能被吓到,是吧”说着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奥斯卡,好玩吗?”凌辕把刚两岁的儿子抱在怀里不停的转着圈,逗得孩子“咯咯”的笑个不停。


骆欣端着一个大蛋糕走了进来,嗔怪的看了凌辕一眼:“看你疯的,别吓着儿子。”凌辕把奥斯卡放了下来,一边喘着气一边说:“怎么会嘛,你看他高兴的不行,再说了我儿子怎么能被吓到,是吧”说着用手扭了扭孩子胖乎乎的小脸。


还不怎么会说话的奥斯卡抬头看着父亲,还是“咯咯”的笑着,样子甚是可爱。


“好了,别闹了,奥斯卡,妈妈教你唱生日歌”骆欣把蛋糕上的蜡烛点燃,把孩子抱了过去。


一家三口正打算唱生日歌电话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凌辕抱歉的看了妻子一眼,拿起电话走到了里间。


“周先生,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搅你。”


“赫尔曼先生您客气了,我正在给孩子过生日呢,有什么事吗?”


“那真是对不起了,奥斯卡真是个可爱的宝贝,代我祝他生日快乐”


。。。。。。


“哦,好的,我马上过来。”


凌辕挂下电话,走回客厅,骆欣正抱着奥斯卡切蛋糕。


“对不起,我得出去一下”凌辕有些内疚的对骆欣说。


“什么事那么着急,明天不可以吗?”骆欣有些担心的问。


凌辕沉默着摇了摇头。


“别担心,我很快就回来。”凌辕故作轻松的笑笑,低头亲了亲妻子,然后又摸了摸儿子的头拿起外套开门走了出去。


骆欣给儿子拿了块蛋糕,然后心神不宁的坐了下来。


最近因为总统大选,局势有些动荡,骆欣总有些不安的感觉。


二、


汽车在安静的行驶着,凌辕坐在后排眉头紧锁。


所罗门这个国家有过排华历史凌辕是知道的,而最近的大选本来杰尼斯达尔已经获得连任,但反对党党魁本杰明却利用手中掌握的现政府部分秘密资金的使用情况煽动民众推翻杰尼斯达尔,在首都霍尼亚拉的大规模游行示威已经持续了三天,期间还发生了少量的暴力冲突。


从以往的情况看,所罗门在大选期间爆发动乱已经是家常便饭。而历次的排华事件总是以这样的动乱为导火索。


赫尔曼今晚紧急约见凌辕也和这次的动乱有关。不过Uepi岛历史上似乎没有什么大规模的动乱和排华事件,这次也不会有什么例外吧?凌辕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这几年的可怕经历使凌辕养成了小心谨慎的处事习惯,早在一年前赚了一些钱以后他就通过一个业务关系从美国订购了一套价值50万美元的独立供电感应式电网防御系统,这套系统能够为居所提供24小时不间断保护,只要有未经允许的人进入防御范围触发红外感应电网就会工作令入侵者失去行动能力。由于这套系统是独立供电,因此公共用电被断并不影响其工作,而感应式的工作原理并不需要供电系统一直工作,这就保证了持续供电可以超过12小时的供电系统在理论上只要不出现故障便可终生使用无需更换。


为了购买这套防御系统凌辕几乎花光了所有现金,要知道公司业务虽然蒸蒸日上但相比真正的大企业凌辕也不过是个刚起步的小商人罢了。为此从来对凌辕千依百顺的骆欣还生了一回气,说凌辕完全是神经过敏了。


但凌辕到觉得很值,毕竟经历那么多,他不想再发生什么意外,何况还是在这个有过排华历史的异国。小心驶得万年船啊,想到这里凌辕总算稍微放心了一些。


“先生,到了。”司机拉扎尔达的声音打断了凌辕的沉思。


“哦,好的。”凌辕打开门下车,又回头对拉扎尔达说:“你就在这里等我吧,我尽快出来。”


“好的,先生。”拉扎尔达一如往常,恭敬有加。


拉扎尔达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今年22岁。从小拉扎尔达就和普通的Uepi岛原住民一样和父母一起靠捕捞珍珠以及在码头出卖劳力为生,后来捕捞珍珠已经无法维持生活,而因为操劳过度拉扎达尔的父亲又一病不起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困境。


骆世达为人乐善好施,偶然得知情况后就一直尽力接济拉扎达尔一家。六年前拉扎达尔的父亲病重去世,不久母亲也离开了他,从此16岁的拉扎达尔成了孤儿,依靠骆世达介绍的一些类似送货、跑船的工作生活。拉扎达尔纯朴勤快也深得街坊邻居的喜爱,凌辕的公司起步以后看他可怜于是便送他到霍尼亚拉学了驾驶执照后留在公司为凌辕开车。


凌辕在家里并没有请佣人,拉扎达尔除给凌辕开车以外也帮骆欣做些家里的事。而拉扎达尔与骆欣也算认识多年所以也没拿他当外人,经常都留他在家吃饭。


应该说拉扎达尔算是凌辕最信任的员工了,凌辕还打算等情况在好些就送他去霍尼亚拉学习,毕竟拉扎达尔还年轻,只做个司机可惜了。


但是,就在凌辕转身按响赫尔曼居所的门铃时他没有看见身后注视着他的拉扎达尔眼中闪过一丝怨毒的光。


三、


拉扎尔达从兜里掏出手机迅速拨通一个号码低声说了几句然后收起电话发动汽车一溜烟消失在街尾。


半小时后汽车停在凌辕家门口,拉扎达尔从车上下来左右张望了一下确认附近没人,然后拍了三下巴掌。一瞬间从黑暗里窜出七八个手持棍棒和长刀的男人。为首的一人走到拉扎达尔跟前点了点头,拉扎达尔犹豫了一下转身按响了门铃。


“谁啊?”话筒里传来骆欣的询问。


“哦,是我,拉扎达尔。周先生让我回来拿个文件”拉扎达尔答道。


大门一开藏在后面的一群人跟在拉扎达尔的身后进入了院子。


骆欣刚把房门打开,一群人冲了进来。其中一人迅速拔下了电话线,另一人占据了门旁报警装置所在的位置。


骆欣一下子惊呆了,她紧紧盯着拉扎达尔,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与疑问。


“拉扎达尔,怎么回事。。。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拉扎达尔嘴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出来,一看骆欣盯着自己,头不由自主的低了下去。


“塞曼莎小姐是吧,你可真是个美人”为首的一个匪徒拿起手里的铁棒一边轻佻的说着一边用棒子从骆欣的下巴慢慢滑向她的胸前。


“对不起,我是周太太,请问你们有什么事?”骆欣拨开铁棒,毫不退缩的直视眼前这个满脸横肉的匪徒。


骆欣在这短短几分钟已经看清楚了来人,他们都是清一色的所罗门本地人,有几个还比较面熟,正是成天在街上鬼混的小混混。


骆欣心里明白她一直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这些人明显就是臭名昭著的排华暴乱分子。此时的慌张与软弱只会更加激发他们的兽性。自己虽然也是华人,但毕竟有着所罗门血统,而且已经移民很多年,保持镇定想必他们还不敢乱来。


可是骆欣哪里知道这些丧心病狂愚昧无知的暴徒早已串通拉扎达尔谋划已久,今天总算接到拉扎达尔的消息找到了一个好机会又怎么会轻易善罢甘休?


本来他们是要求拉扎达尔做内应里应外合对凌辕一家下毒手,但在拉扎达尔的要求下,同时又考虑到凌辕华人商会秘书长的身份,如果能够利用骆欣抹黑凌辕就能取得更大的舆论优势,从而达到加剧原住民与华人之间仇恨的目的,这才找了这么一个凌辕不在的机会下手。


果然,骆欣冷静的一问使得这个暴徒愣了一愣,然后又色迷迷的看着骆欣说:“美人儿还挺辣嘛,不知道在床上是不是也够味。”


周围的暴徒发出一阵淫笑,眼睛都盯着骆欣娇挺的胸脯,似乎想要用眼神撕裂那身薄薄的睡裙。


骆欣又羞又气,一声怒喝:“拉扎达尔,你从哪里带来的人,全部给我滚。”


拉扎达尔似乎被骆欣震住,居然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躲到了暴徒们的身后。


和骆欣说话的暴徒忽然目露凶光,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说:“我叫塔阿德,是所罗门人民阵线的执法官,我们要把中国人全部赶走,不会伤害所罗门人。只要你在这个控诉书上签个字我们不会为难你。”


“控诉书”是以骆欣的口吻写的,大致内容是周峰谋杀了骆世达霸占了骆家的产业,并通过胁迫、欺诈、贿赂的手段夺取原住民资源,以强迫手段占有骆欣。现在民主阵线解救了骆欣,在此揭露周峰的丑恶嘴脸并与其划清界限云云。


骆欣大略看了一下,对着塔阿德轻蔑的微微一笑,一字一顿的说:“我不会签字。我是周峰的太太,我爱他。这份颠倒黑白的“控诉书”恰恰说明你们才是所罗门的败类。”


塔阿德已经恼羞成怒了,见骆欣并不合作于是恶狠狠的说:“你身上流的也有所罗门人的血液,不值得为一个中国人而伤害了自己,你要是不合作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骆欣并未说话,甚至没有看塔阿德一眼转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塔阿德头上青筋暴现,看上去是愤怒到了极点。


拉扎达尔眼看不对,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足勇气走到骆欣跟前:“周。。。塞曼莎,我看你还是签了吧,签了就没事了。”


“啪”——一个耳光结结实实印在了拉扎达尔脸上,骆欣猛的站了起来,扬手给了拉扎达尔一巴掌。


“我们全家没当你是外人,你为什么要出卖周先生?”


骆欣大声质问拉扎达尔,拉扎达尔一声不啃,捂着脸退到了塔阿德身后。


塔阿德一把将拉扎达尔拽到前面,“拉扎达尔,这个女人已经不是所罗门人了,她只不过是一个喜欢和中国猪猡做爱的婊子。你不是一直想搞她吗?现在把她当成一个下贱的妓女干死她”说完将拉扎达尔朝骆欣身上推去。


拉扎达尔好不容易稳住脚步没有跌到,抬头看见面前的骆欣怒目而视后背升起一股寒意。拉扎达尔用颤抖的声音对塔阿德说:“不是说好不会伤害她吗?”


塔阿德冷笑一声:“那得看她合不合作啊,你是不是也想和她一样成为所罗门人的叛徒?”说着塔阿德从另一个暴徒手中拿过一把明晃晃的长刀在拉扎达尔的脸上轻轻的刮着。


拉扎达尔一阵恶寒,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塔阿德大哥,我怎么会,你知道我的,我不会。。。”拉扎达尔知道塔阿德的手段,他亲眼见过塔阿德将一个被怀疑泄露了组织秘密的人当场开肠剖肚。


“那现在就照我说的做。你不是一直喜欢这个女人吗?就是因为那个中国人的出现才让你失去了心爱的姑娘,现在是你得到补偿的时候了,去啊,证明给我看,证明你是真正的所罗门男人”塔阿德又把拉扎达尔推了过去。


骆欣眼里闪过一丝惊愕,随之又变成愤怒。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拉扎达尔骆欣轻蔑的说:“拉扎达尔,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你这个懦夫,如果你敢动我一下你一定不得好死。”


拉扎达尔顿了一下,回头看见塔阿德扭曲的脸,歇斯底里的大叫一声冲上前将骆欣扑倒在沙发上,拼命撕扯着骆欣身上的衣服。


不知是因为心虚还是因为骆欣的奋力反抗,拉扎达尔撕打了半天还是奈何不了骆欣,脸上反而被抓了几条血印。


“笨蛋”塔阿德大吼一声,对同伴使了个眼色,几个五大三粗的暴徒冲上来拉住了骆欣,骆欣拼命挣扎却动弹不得。


塔阿德上前推开拉扎达尔,三下五除二将骆欣身上的衣物撕了个七零八碎,一具成熟女人的美丽裸体呈现在快要流出口水的暴徒眼前。


“还要我帮你脱裤子吗?”塔阿德恶狠狠的瞪着拉扎达尔。拉扎达尔努力抑制住身体的颤抖,手脚却不听使唤,好不容易才将裤子解了下来,无奈胯下那玩意却软塌塌毫无反应,引得暴徒们一阵哄笑。


塔阿德一把将拉扎达尔推倒在墙根脚,自己把裤子一脱,淫笑着走了过去。


拉扎达尔蹲在墙角不住的发抖,他实在不明白,朝思暮想的那个女人的裸体呈现在眼前的时候自己怎么会吓成这样?


“妈咪。。。哇。。。”


就在塔阿德尽情肆虐的时候两岁的奥斯卡从卧室走出来,被吵醒的孩子看着眼前这恐怖的一幕吓得大哭起来。一个暴徒拦腰将奥斯卡挟起,一只手粗暴的捂住孩子的嘴。


“不要——”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骆欣看见儿子出来一下晕了过去。


四、


“局势不容乐观,据可靠消息你已经上了暴乱分子的黑名单,我建议你还是先离开所罗门避一避。”


赫尔曼拿出雪茄点燃吸了一口,褐色的眼睛里满是无奈。


凌辕沉默着没有答话。刚才赫尔曼已经对他说了很多所罗门当前的情况。凭借在所罗门政界的关系赫尔曼的消息还是比较灵通。


凌辕没有想到情况已经糟糕到了如此地步,这次的暴乱由于涉及到政治斗争,甚至还有不为人知的国际势力介入导致事态极为复杂。


过去一直还算平静的Uepi岛现时已是暗流涌动。虽然凌辕的公司从经济层面来讲微不足道,但由于他华人商会秘书长的身份以及与现政府的一些来往也引起了暴乱势力的注意,所以从霍尼亚拉秘密潜入Uepi岛的暴乱分子与岛上本来就敌视华人的原住民势力勾结准备在Uepi岛煽动暴乱,同时凌辕已经被列入暴乱分子要“处决”的黑名单。


赫尔曼正是通过在霍尼亚拉相关部门的关系得知这一消息所以才找凌辕商量对策,同时也提醒他注意自身安全。


“赫尔曼先生,那您有什么打算?”沉默半晌,凌辕抬起头问赫尔曼。


“呵呵,我能有什么打算?本来我的祖父也是从所罗门出去的,我也是打算回来为所罗门的复兴出一分力,不过现在看来。。。。。。”


赫尔曼摇了摇头,又吸起了雪茄。平时精神饱满的赫尔曼此刻看起来却苍老了许多,老人实在是很失望了。


“不过这样的事我也见的多了,无论暴乱如何严重他们主要是针对亚裔移民,以此转移矛盾。对我他们不敢怎么样,至少人身安全不会有什么问题,大不了也就是离开所罗门。”


叹了口气,又说:“我老了,也该退休了。”


凌辕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都还自身难保又怎么安慰别人呢?


顿了顿,赫尔曼关切的看着凌辕:“我看你还是早做准备,这次他们针对的就是你啊,至少在Uepi岛华人圈里你是他们最大的目标了。”


又沉默了一会,凌辕站起身来对赫尔曼说:“赫尔曼先生,谢谢你提醒我。我现在就回去先做些准备。”


赫尔曼点了点头,起身准备送凌辕离开。


刚走到门口赫尔曼的管家迎了上来:“赫尔曼先生,是不是让罗德送周先生回去?”


没等赫尔曼说话凌辕忙说:“谢谢,我的车就在外面,我自己回去就行。”


“哦?可是周先生刚进来您的车就离开了啊?”管家奇怪的问道。


凌辕打开门一看汽车果然已经不见了,忽然“嘭”的一声,天空中爆起一串烟花,闪烁着诡异的光芒纷纷散落,在漆黑的夜空中显得极其突兀,凌辕心中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赫尔曼先生,那就只有麻烦您让司机送我一下了。”


“好的,没问题,你快让罗德把车开出来。”赫尔曼一边答应凌辕一边让管家通知司机。


两分钟后赫尔曼的那辆“林肯”从车库开了出来,凌辕与赫尔曼匆匆告别后急忙上了车。


车刚拐出大门,凌辕和司机罗德惊得目瞪口呆,在不远的街口黑压压一群人排成与街道几乎同宽的队伍,手持各种标语正迎面走来。


“暴乱分子?”凌辕和罗德不约而同的喊了出来。


“后面也有”罗德叫了一声,凌辕回头一看,街的另一头也涌进了不少的人。


罗德急忙倒车,庞大笨重的“林肯”一声怪吼退回了赫尔曼的官邸。


赫尔曼也在窗前看到了楼下的情况,急忙指挥管家让佣人把铁门关好,接着近一周一直住在官邸的一个班的武装警察也冲了出来,在大院中做好了防备。


五、


凌辕跳下车掏出电话拨通了家里的号码,话筒里传来“嘟嘟”的忙音却一直无法接通。


“周,你先上来,下面太危险。”赫尔曼站在楼梯口对着凌辕喊道。


凌辕向门口瞟了一眼,对赫尔曼点了点头,转身跟着他回到了刚才交谈的二楼客厅。刚坐下,凌辕稍一迟疑又掏出电话拨通了拉扎尔多的手机。


电话半天没有人接,楼下已经传来暴乱者们的吼声,“交出周峰”、“把中国人赶出去”、“包庇中国人就是所罗门人民的敌人”。。。。。。各种各样的口号、谩骂不绝于耳。


电话仍然没有人接,凌辕焦躁的站起来不停的来回走动。


就在凌辕心急如焚的时候电话终于被接了起来但却没有人说话,凌辕焦急的喊着,忽然话筒里传出一个陌生的声音:“周先生是吧?我是所罗门人民阵线的执法官塔阿德。”


凌辕心中一颤,没来得及多想忙问:“你是谁?拉扎达尔呢?你们要干什么?”


听筒里传来塔阿德令人毛骨悚然的阴笑:“周先生也知道怕啊?那么多问题,我得一个一个回答你。我现在在你府上,拉扎达尔在我身旁。至于我要做什么,我刚才已经说了,我是执法官,自然是代表所罗门人民来惩罚你们这些中国异教徒的。哈哈。。。”


“拉扎达尔在哪里?我要和他说话。”凌辕没心思理会塔阿德这些乱七八糟的理论,只是急切的想知道家里的情况,甚至还没有想到拉扎达尔已经出卖了自己。


塔阿德微微一笑,把电话递到拉扎达尔面前,拉扎达尔面带惊惧不敢伸手去接。


塔阿德目露凶光:“你难道不想和我们的敌人说点什么吗?”


蹲在地上的拉扎达尔看着凶神恶煞的塔阿德几乎就要崩溃。他也只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混混,被塔阿德灌了点迷魂汤就被所谓的民族大义烧得分不清东西南北,成天臆想着成为所罗门人的民族英雄把自己一直只能仰视的女人从别的男人手里抢过来,却没想到做坏人也是要有资本的。


看着面前杀机已现的塔阿德,拉扎达尔知道自己要是还不表现的坚定一点恐怕今晚就要成了塔阿德的刀下鬼。想到这里拉扎达尔定了定神,把牙一咬伸手夺过电话就没头没尾的嚷了起来。


“周峰,你这个中国杂种,我就是拉扎达尔,你杀了我父母,霸占我的女人,今天我要报仇了。。。。。”


看着拉扎达尔语无伦次歇斯底里像条疯狗似的泼妇骂街一旁站着的几个暴徒都露出了不屑和厌恶的神情。塔阿德眉头一皱,一把夺过电话,顺便一脚将拉扎达尔蹬回墙根脚,接着拿起电话对凌辕说道:“拉扎达尔因为过于愤怒已经没办法说话了。现在我代表我们的组织宣布,由于你对所罗门人民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我们将没收你的财产,并且处决你。至于你的太太,她已经背叛了所罗门人民所以我们将惩罚她。本来你可以亲眼看着这个背叛自己民族的下贱女人是怎么被所罗门勇士们干的高潮迭起的,可惜你溜走了,不过你可以听一下现场直播,哈哈哈。。。”


说到最后塔阿德完全没有了刚开始那种装腔作势的义正词严,纯粹就是一个荒淫无耻的流氓嘴脸。凌辕拿着电话脑中一片空白,这一切的剧变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直到电话中传来“啪”的一声他才觉得肝胆欲裂。


“喂,喂,你听我说,你不要动我的家人,你要什么我全部给你。。。。。。我马上回来。。。。。。你住手。。。”凌辕拿着电话大声喊着,可是听筒里只传来塔阿德无耻声音:“把这个婊子给我弄醒,让那个中国猪猡听听。。。”接着就是暴徒们肆无忌惮的狂笑和女人凄厉的惨叫。


凌辕一把扔了电话起身向着楼下冲去。赫尔曼从刚才凌辕与塔阿德的对话中已经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凌辕要冲出去赶紧示意管家和罗德阻止凌辕。几个人七手八脚好不容易才抱住凌辕,但凌辕显然已经散失了理智,嘴里一边叫着有什么冲我来,别动我老婆,一边拼命挣扎。赫尔曼无奈之下叫来自己的家庭医生给凌辕打了一针。


凌辕的身体终于软了下来,视线逐渐模糊,街道上嘈杂的口号与谩骂似乎远去。隐约中,一个酒瓶从窗口飞了进来,玻璃碎了一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