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杂技演员被疑在美受奴役案开审

长安客 收藏 0 0
导读:中国杂技演员被疑在美受奴役案开审

7月以来,一桩涉及中国杂技演员在美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报道相继见诸美国报端,“中国杂技演员是否在美受到奴役”一时成为美国主流媒体和中文媒体追踪报道的重点。然而,随着此案进入司法程序,一种“此案系诬告”的质疑之声又相继传出,让人一头雾水

消息源头是美国司法部


据美国司法部网站7月3日发布的一则消息称,2007年6月27日一位自称是中国国籍的女子逃到拉斯维加斯警察局报案,拉斯维加斯警察局接到报案后遂将该案移交给美国联邦调查局驻当地的代表处。根据该女子提供的线索,该代表处认定,中国明星杂技公司的数名演员被非法关押在拉斯维加斯市西南部的一幢住宅里。


6月29日,联邦调查局调查人员、拉斯维加斯警察局警员、克拉克郡家庭服务局的儿童保护专家以及反奴役和人口走私联盟的代表与关押在住宅内的14名中国人取得了联系,这些人中有5名是未成年人,这些人被认定是人口走私的受害人。警方迅速地采取措施将这些人转移到其他地方进行保护性监护。联邦调查局在调查的基础上于7月2日下达了逮捕令,将涉嫌奴役杂技演员的李有智(音译)等3名华人拘捕。


联邦调查局介入此案后,美联社记者捷足先登,根据警方提供的初步材料率先对这起事件进行了报道,随后一些主流媒体以及中文报刊均做了报道。


据报道,报案者是该杂技团的一名担任翻译的女子尹莉娜。由于她不堪忍受非人般的待遇和为了救助那些同命相怜的杂技演员,于6月27日逃离住所后即来到拉斯维加斯警察局报案,称李有智等3人违背她和其他20名杂技演员的意愿,像奴隶一样地把他们关在拉斯维加斯西南区的一幢住宅中,让他们过着非人般的生活。


美国联邦调查局拉斯维加斯处处长马尔迪内兹日前宣布,以“非自愿奴役”罪名被捕的李有智等3人已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地区法院出庭接受了初审,法官判决在下一次法庭听证前3人均不得保释。


检方称演员受到“不公正待遇”


联邦调查局根据女翻译提供的线索,在两日内将“受害人”“解救”出来。联邦调查局发言人斯塔莱兹在描述“解救”现场时说,“调查人员到达他们的住地时,演员们与调查人员紧紧拥抱”。调查人员和社会工作者先后对14名演员作了讯问录,其中5名演员是14至17岁的未成年人。


根据检方的指控,李有智等人涉嫌“非自愿奴役”罪。经调查,这些杂技演员大多数是数月前来到拉斯维加斯,据一些人描述,他们被迫住在李有智家中,每个房间住6人,拥挤不堪。每天限食两餐,每餐只是少量方便面、米饭和蔬菜。他们每天必须早起晚睡,且每天必须表演两场。在没有表演时,他们还得为另一个华人做修整草坪、打扫房间和装修房屋等体力劳动。


这些杂技演员在全美各地演出,为学校表演杂技。李有智曾答应每月付给他们300-1600美元的演出费,但是一个表演柔体术的女孩,每月只能拿到50美元。一名男演员称他随团表演了两年,但每月的报酬只有100美元。


为了防止演员出逃,李有智还收缴了演员的签证和护照,还威胁他们,给家里打电话将会被监听。警方讯问过的一个少年演员说,他为此曾担心在中国家人的人身安全。


是否“受奴役”至今仍是谜


联邦调查局发言人斯塔莱兹称,这些杂技演员是何时从何处而来至今仍不清楚,但种种迹象表明他们是人口走私的受害者。


法庭初审记录显示,华人李有智曾在数月前在中国杂技圈内进行游说,以高报酬为诱饵,使得一些年轻的杂技演员昏昏庸庸地加盟了他的“中国明星杂技公司”。当这些演员到了美国后,一心想来美淘金的杂技演员难以实现当初的梦想。法庭为李有智等人指定的律师赖特为李等人辩护说,“这是一项文化交流计划。中国人来这里是为了向美国学习”。


在此案进入司法程序后,一些质疑指控的报道也相继刊出,“中国杂技演员是否真的在美国受到奴役?”的疑问越来越多。


据了解,从警方接到报案到联邦调查局搜查李有智的住所,到“解救”“受害者”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都与该团女翻译尹莉娜有直接关系。涉及该案的法律文件以及检察官的说词也基本上都是根据女翻译尹莉娜提供的材料成就的。然而,据该演出公司的另一名翻译向媒体称,尹莉娜在正式向警察局报案之前就已经离队两天。此前尹曾向其队友说,她已经悄悄同美国公民结婚,不打算回国了。尹的报案目的值得怀疑。


另有一些事实也与目前的指控对不上号:据了解,在联邦调查局搜查的李有智名下住所中共住了16名杂技团员,其中9名年纪较轻的团员已选择接受美国政府安排保护并被转移到别的地方,其余7人则不愿接受保护,留在原来的住处,并表示要为受到冤枉的雇主主持公道。那些打算为雇主作证的团员在接受当地一家中文报纸的采访时讲述的情况与起诉书的叙述相去甚远。他们说,从来就没有被责骂虐待过,屋里的两个大冰箱放满各种食物,人身自由也没有被限制,出去散步随时都可走。


至于李有智没收演员护照之说似乎也不成立,因为护照的集中保管对于护照安全和防止个别人不辞而别并无大错。至于是否雇佣童工的指控,更站不住脚,因为杂技很大程度上是年轻人的艺术,演员中有青少年演员是不足为奇的。至于人口走私之说更有些不靠谱,因为演员们都有有效签证和合法护照。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起事件的发生?目前众说纷纭,有人说报案人是出于私利的考虑,钻美国法律严格保护人权及劳工权益的空子,将一桩普通的劳务权益纠纷上升为刑事案件,以达到最终滞留美国的目的。


对于这桩“奴役中国杂技演员”案件的指控,法庭已于7月13日首次举行听证。根据美国司法部公布的联邦调查局拉斯维加斯处发言人斯塔莱兹的电话号码,本报记者日前曾试图联系采访该发言人,一位自称是斯同事的调查人员接听了记者的电话,当他得知我是一名关心此案的中国记者时,没容许我介绍完我的身份和意图就以“你去找美国司法部吧”的说法粗暴地打断了我的话。当我还想再次向他陈述我的理由时,电话的那一边早已响起了忙音。


目前这桩案件仍在法庭的审理中,至于李有智等人涉嫌奴役杂技演员是否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有待法庭审理的结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