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 一 部 暗斗 第七回 台岛民情民意坚决阻遏台独进程 国际压力逼迫汹涌明流渐变暗流

爱在于包容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size][/URL] 二零零四年二次执政以后,田旱谷连续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外国,是敌国。在任期内要修改宪法,给台湾一个名份”等强硬的台独言论。大陆制定的反分裂法给其当头一棒,美国政府出于对台独的警惕而调整了对华政策,这都使甚嚣尘台独势力成为纯粹的一种色厉内荏、虚张声势的假招子。在田旱谷们的急独事态的发展与国际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


二零零四年二次执政以后,田旱谷连续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外国,是敌国。在任期内要修改宪法,给台湾一个名份”等强硬的台独言论。大陆制定的反分裂法给其当头一棒,美国政府出于对台独的警惕而调整了对华政策,这都使甚嚣尘台独势力成为纯粹的一种色厉内荏、虚张声势的假招子。在田旱谷们的急独事态的发展与国际强大的压力的形势下,台湾岛整个民意也开有了微妙的变化,这就是此间台湾“立法委员”的选举及年底的“三合一”选举,投票结果蓝营获得了胜利。这反映了国际形势的变化与岛内民众对台海战争的深刻忧虑,给错估形势的田旱谷、黎沃生们浇了一盆凉水。一时间,台湾岛内的舆论也众说纷纭。有的蓝营持乐观观点的媒体评论说台独主张就此会衰微下去,有的蓝营持悲观观点的媒体评论则讲田旱谷政府会就此利用手中的权力,加快实质台独进程,台独的危险性反而更直接了。


时间已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台湾地区白天的气温还可以升到将近摄氏30度。这天一早,居住在台北市郊区高级住宅区棕榈花园的政府退休公务员李建峰先生在八点多钟出了门,他要去市里拜访好友苏济人。按照每日的习惯,李建峰在小区出口的报亭随意买了几份报纸,然后准备一边读报一边散步到山下乘巴士去往市内。老李曾经是公务员,按老习惯《央中日报》是必买的。老李有观看报纸第一版社论与评论的癖好,所以买到报纸后总要先把头版头条读完。在下山的路上李建峰展开了报纸,他一眼就看到头版头条的大标题:《蓝营立委胜选能带来台海永久的和平吗?》老李摇了摇头,自从民国党失去政权以后,它的机关报也失去了往日中庸持重的文化,标题也大惊小怪、危言耸听起来。不过还是要看看其中的道理,老李戴上花镜、走在下山的柏油路上,开始阅读起来:


“二零零五年七月七日立委选举揭晓,结果大大出乎田旱谷与黎沃生们的意外。蓝营欢欣鼓舞,绿营目瞪口呆。这说明台岛民心所向有变。台独分子本以为以他们的政治手腕将台湾居民分为爱台湾和不爱台湾的对立族群,挑起的台湾社会的分裂会促进他们的选情,但他们大错特错了。去年的总统选举以正副总统同时神秘中弹而险胜告终,政治手段与阴谋诡计确实为他们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田旱谷认为时不我待。当他们在总统胜选之后,立即急不可耐地推行‘去中国化’的急独行动,修改历史,将中学生历史课本原中国历史分为台湾史与中国史,并明目张胆地把中国史列为外国史。田旱谷竟不顾商业规律,指示政府机构两年内要把所有标有‘中国xxx、中华xxx、台北xxx、中华民国xxx’的政府、国营企业、文化、体育及驻外机构名称改为‘台湾xxx’,为台独进行所谓正名,完全不顾这种更名会给台湾的企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看到此处,老李叹了口气,心想自己两次投了进民党田旱谷的票,总希望新人上台能励精图治有一翻新的政治气象,没想到中国人本质上都是一丘之貉,只要有了权力就忘了自我,进民党也是只以自己的利益集团为重、肆意妄为的狂悖之徒。根本不顾台湾企业与人民的生死福祉。这时身后响了两声鸣笛,使陷入沉思的老李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赶紧往路边靠了靠,让过后边驶过来一辆下山的房车,然后又继续一边走一边看了下去。


“田旱谷的这种急独危险行为引起了国际严重关切。美国一直把台海不战不和,互相牵制、保持现状视为美国在亚洲太平洋战略平衡的最佳选择,认为这样才符合美国最大的国家利益。二零零四年以后至今这个时期,美国处在干预阿富汗与伊拉克的战争泥潭中,同时对伊朗和朝鲜核问题虎视眈眈。他们感到田旱谷台独确实会使台海滑向战争,急独已成为美国面临的一个切切实实的危险。所以美国连续让国务卿多次在重要的国际场合重申美国政府坚持一中原则、绝不支持台湾独立的立场……”“这是明眼人一看便知的事,台独的诉求只是向大陆索取更大政治经济利益的法码,绝不能作为一种国策去实施。”老李自言自语着,以他多年政府工作的经验深刻地了解这一点。他摘下眼镜,揉了揉老花眼继续一边下山一边看报。


“此段时间大陆也积极开展外交话动,大陆领导人与互访国家的领导人都反复声明: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绝不支持台湾独立。这样,在整个国际形势的提醒与压力下,台湾原来支持台独,盲目跟进进民党的一些理智人士开始产生变化,他们开始认真地独立思考:如果独立,大陆真的不敢进攻吗?美国会冒着牺性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士兵的生命、花费数万亿美元的经费来支持台海之战吗?战争阴云也许就在眼前。这种换位思考,改变了一些绿营人士及中间人士的态度,他们深刻地认识到,在台湾这个岛内不能让进民党一党独大,那样就会给台湾带来现实的危险,必须有一种力量制约他们可能采取的自杀牲疯狂行动。在岛内长期政治活动中,民国党领袖梁震先生与民亲党领袖楚湘仁先生的稳健、诚恳、实干的政治风格赢得了这一部分人的肯定。觉得这两位领导人最起码不象田旱谷们那样诡计多端、危险善变。所以,在那次立委选举中,蓝营得到一百一十票历史性胜利,充分表现台湾民意向理智方向转变。大陆与国际社会都为这积极变化而鼓舞,认为这样的台湾政治格局可以为台海间带来长期的稳定,减小因台湾独立而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对这段论述李文科心中深有同感,他不由得赞出声来:“对,这一点讲的不错,政治格局中只有相互监督,才能不发生重大的失误。”


看报的时间久了,眼睛有些发酸。可老李还是努力地看下去:“但是,使人担忧的是,这些善良的愿望代替不了事实,忽视了田旱谷们在这种国际压力下铤而走险的可能性。现实台湾面临的真正危险是:一旦极端台独分子利用手中的行政权力擅自改变岛内的政治游戏规则及至发动政变,反而会加速独立的进程,使台海产生突发性危机。本报认为:首先一点是立法权约束不住行政权。田旱谷四年前是在中华民国总统选举中赢得了总统的职位,他就任的是中华民国总统,是按着中华民国宪法宣誓遵守中华民国宪法所规定的权限与责任来行使权力。但他四年来的言与行,都严重违背了这个宪法,这样的总统在真正的民主国家早已被弹劾、被追究法律责任,而在台湾这个地方,他能天天做着台独这种叛国的事情而安然无恙,没有人追究他违法违宪,真是天大的怪事!”


“更有甚者,在田旱谷执政以后,近年来他在政府、警察、情治机关、司法机关内开始进行秘密整肃。凡是不赞同台独、或者不积极支持台独理念的长官甚至一般工作人员,都被以各种理由辞退或调任他职,实际上台独分子已经掌握了所有行政权力与执法权力。一旦田旱谷利用总统权力宣布一个非常时期,台独分子振臂一呼,就有人群起响应。非常时期立法机构形同虚设,绝对无法抗衡据有整个国家权力资源的行政权力。第三,这些年来,台湾军队是最早开始去中国化的部门,所有的高级将领,百分立九十五以上团以上军官、政教官,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下级军官、士官都定进民党骨干或台独背景人士,一旦发生事变可以立即出动军队进行镇压。这些人与大陆打仗不一定勇敢,可镇压手无寸铁的民众,肯定是绰绰有余的。综上所述,田旱谷们已经具备了用武力夺取国家政权进而推行台独的强制能力。民主制度在和平时期,立法与司法力量可以制约行政权力。但是在非常时期的独裁者掌握的行政权力,就不是立法与司法力量所能抗衡得了的东西了。二战前德国的希特勒与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引导国家走向法西斯专制以至走向战争就是前车可鉴!台湾和平发展了六十年,人民生活富裕安定,岛内经济蓬勃发展,社会一步步走向更加合理、更加民主进步的方向。我们享受着充份的民主自由,有着普选而产生的政治体制,没有任何外人干涉过我们的幸福生活,没有任何外来力量来摧垮我们的民主政体。大陆方面也只是要求一个形式上的统一。我们为什么非要追求一个空洞的独立名份,而去冒着毁灭我们几辈人奋力拚博来之不易的今天呢?台湾人的本性是和平理智,我们要用全体人民的政治智慧与大陆人民寻求一个政治折衷点,使两岸人民永享和平、繁荣和幸福!防止岛内发生因田旱谷们疯狂政治举动而毁灭台湾!


李文科一口气读完了剩下的文字,他即感到一丝快感,可又有一些政治理念上的茫然。这篇评论立论很正确,可它讲的后果是不是太严重了一些?台湾这些年政党相互攻讦早已成了政坛上的一个公式,让选民们真是有些无所适从。“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真不知应该相信谁的话了。”老李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时他已走到了山下,身上已经有些汗津。他掏出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站在离站台不远的一丛茂密的棕榈树荫之下。


随着车身的晃动,老李并未欣赏车窗外那在台湾随处可见的旖旎秀美的热带风光,年老的他像一切老人一样在车身的晃动中有些昏昏睡意了。为了驱赶瞌睡虫,老李又随手打开了第二张报纸。这次他看到的大标题是《统一是中国历史大趋势台独势力对大陆决心的错误判断会使台湾走向毁灭》。“现在报纸上的标题全都是耸人听闻!”李建峰喃喃地叨念了一句,可当他看到作者署名是陈慕尧时又心有所动。老李知道,这个陈慕尧祖籍台湾,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大陆内战时陈家老父被征往大陆服兵役,台海两岸分治后便留在了大陆,并定居下来。陈先生生于北京,从事自由撰稿人的职业,现在是一位世界著名的和平主义人士,是大陆少有的言行一致、不为集团利益所左右的无党派的人士。他现任北京燕京大学外聘的人文科教授,同时也是个虔诚的基督徒。老李知道陈先生历来立论公允,行文于史有据、文笔犀利,值得一读。于是他耐心地读了下去——


“中国历史上最残酷的血战是什么性质的战争?是维护大一统天下的统一战争。中国历史上被以为是最不可饶恕的行为是什么?是背叛祖国背叛民族的叛国卖国罪行。中国历史上最不可遏止的大趋势是什么?是统一!”刚读几句老李就不由叹道:“观点鲜明,言之凿凿。真有醍醐灌顶之功!”他急切地想知道下文的内容。


“在中国,从繁华的大城市到偏僻的乡村,你随便拉一个行人问他:把中国的某一个地方分裂出去,成立一个独立国家好不好?他都会对你翻翻白眼,认为你是精神病而懒得答理你,甚至把你当成恶意的敌人。因为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中国是一个不可分割、天经地义的统一家园,维护这个家园的统一是每一个人根深蒂固的传统理念。夏、商、周的中国国家的初步形成不用再提。自秦以来,每一次社会的动乱最终结果都是建立了一个更加巩固的大一统封建王朝。从汉初的异姓三王之乱、刘姓的七王之乱到汉末的三国归晋;从西晋五胡十六国大乱、南北朝到隋、唐接续的盛世;从安史之乱、黄巢征战到宋太祖黄袍加身;从契丹、金、蒙古交替兴起到明王朝定都石头城;从大清扫平一舆、界定中国大版图到辛亥民国初创;从军阀混战、国共争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其间经历的一次次血战让人触目惊心,牺牲的中国人总数可能要以亿为单位计数。可不管分裂势力一开始有多么强大,不管分裂势力中不乏力拨山兮的豪杰项羽,不乏割据江东的黄瞳小儿,不乏号称率胡人二十万大军的安禄山,不乏转战东南十几省的大盗黄巢,不乏文采飞扬风流倜傥的陈后主,也不乏先降后叛的吴三桂。但最后总是一个分裂力量化为齑粉,统一是最终不变的结果。请问进民党有上述这样的杰出人物吗?与这些先人相比,田旱谷、黎沃生之流只能算是入不了流的政治跳梁小丑。中国历代政治大走向己向世人清楚地表明:中国的统一是不受时代制约、不受世界意识形态影响的历史走向,是一个铁定不变的结局。绝不是任何组织、个人的意愿所能抵抗的!”车子驶过一段正在修整的路段,车身的摇晃加剧。老李只得摘下眼镜,看着窗外的棕榈树以释放眼睛的酸胀。坐在高高的巴士行驶在五颜六色的车海之中倒是很有一览众山小的愉悦,老李又有了一番别样的心情。待车子行驶平稳以后他又迫不及待地读了起来:


“台湾搞独立的那些政治人物应该认真地研究中国历史上为统一而进行的无数次血战,切不可低估大陆人民、包括台湾人民在内的全球华人,对台独这种分疆裂土叛国行为的极度憎恶。不要伤害了十几亿华人对华夏民族认同、对完整祖国认同的情感。台湾独立不但要问问全体台湾人民的意愿,也应该问问大陆十三亿人民的意愿,更应该问问同是炎黄子孙全世界华人的意愿。否则独立之战未起,民心已尽失矣!将大陆强大的政治实体、军事能力视为纸老虎,自以为具有高明的政治手腕,可以周旋于世界政治列强的游戏之中,实际上这是田旱谷们在进行一场以台湾全体人民性命为赌注的危险游戏,在这里不用‘福祉’而用‘性命’一词是有绝然不同含义的。因为有命才有福,一旦在战争失去了性命,什么都没有了。如果宣布‘台独’,就会发生战争,游戏规则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就要铸成大错!现在,台湾虽然高喊备战,但实际上整个台湾一直没有把大陆攻台的战事作为一个会真正发生的战争来对待。除了栗傲先生,台湾也很少有人认真了解中国历史上因为分疆裂土众多战事的历史与结局。这是进民党与联台党政治领导人从骨子里缺乏中国与世界政治格局大视野的、先天不足政治幼稚病充分而具体的表现。可更不幸的是,他们的智库也存在着同样致命弱点。田旱谷与黎沃生为了台独的政治需要,极力排斥能比较客观公正地看侍两岸关系、了解世界趋势的学者。重用那些台独思想偏激、学术研究上采用实用主义哲学的投机分子。这些无良的知识分子甚至就学习当年袁克定蒙蔽袁世凯视听的手法,专门天天假造一份全国上下拥护帝制的报纸一样,制作了很多虚假的研究报告。狂言世界各民主国家可以为了支持台湾的民主制度,不惜牺牲自己国家利益与大陆一战或实行广泛制裁等。这些假情报造成台独领导人及很大一部分台湾居民抱着一种侥幸心理,认为大陆为了经济发展是决然不会发动攻台战争的,使台湾政治领导人产生极大政治错觉。造成台湾政治领导人豪气冲天、大话连篇。形成了台湾社会‘无知者无畏’的虚燥风气。”“难道自己也属于这些‘无知者无畏’之人吗?”老李心里暗暗自问道。


“如果台湾当局不能正确估算利害,就会使错误的认识导致错误的决策,错误的决策导致致命的后果。最后像历史上一切认为自己可以成功的叛国者一样,被中华民族要求统一的民族意志所吞噬。这一点,提请全体台湾政治人物与台湾民众深思。”“唉!连出生于台湾的陈慕尧教授也这么偏激,看来两岸的矛盾是很难调和的了!”老李长叹了一口气。与只崇尚独立激情、从不深研问题的广大绿营民众一样,老李根本没注意到这是陈先生从历史的角度探讨了台独注定会失败的根本原因。这是对台独分子发出一个善意的警告。


两篇文章读过,睡意全无,可车子还未驶入台北市区。窗外在大陆人看来美轮美奂的台湾自然风光在老李早已是熟现无睹,百无聊赖的李建峰又翻开了第三篇报纸。他一眼看到在大标题《民意要反映人民对历史的正确选择》下面一篇长长的编者按:台湾西蜀大学国学教授谢朝明先生爱国之心不已,对台海关系恶化深感忧虑,对台湾人民的前途十分担心。老人在病榻之上奋笔疾书,在生命之烛将息时寄语台湾人民,希望台湾民众能表达出真正的爱国和平的主题民意。其辞铮铮,其意切切。读者惊心,阅者落泪。本报敬录全文示天下民众,以正视听、以达民意!老李定睛细看,其后又有一行小注:此文发表之时,谢先生已经与世长辞!


“唉!维世艰辛,人生苦短啊。刚刚名成功就,竟已垂暮之年,驾鹤西去。可惜呀,可惜。”老李知道谢朝明是台湾存续无几的国学大师,在甲骨文、钟鼎文方面很有造诣。而且为人古板正直、在学术界口碑极佳。为了谢先生在天之灵有所慰籍,也要耐心把文章看完。谢先生的大作也是直切主题:


“总统选举与立法委员的选举选出了绝然不同的结果,这在一个传统的民主国家里会被认为是民主制度成熟的一种表现,因为它体现了权力制约的原则。那么,我们的民主制度是否也成熟了呢?民意的选择是否也正确了呢?笔者的答案是‘否’!实际上,两次台湾选举表现出来的民意,表明了台湾人民在政治方向上的极度傍徨。台湾人民在总统选举中投了进民党的票,是源于对蒋氏政权专制的摈弃,希望民主与自由的政治体制。但没想到田旱谷们却在民主的外壳中加进了鬻官卖爵、分裂族群、制造台独的私货。到了大陆连续不断发出警告和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之时,台湾民意方才意识到面临的真实危险,因此又有了蓝营在立法委员选举中出人意料的胜利。田旱谷做着中华民国的总统,这个中华民国宪法是所有公民必须坚守国家统一理念,而他又是党章规定要分裂中华民国的进民党党员,他是反对中华民国本身的总统。这种行径在真正的民主国家是一种严重罪行。也是任何制度国家都不能允许存在的政治‘悖论’。而在台湾这个地区却实实在在地存在着。这种情况只在历史上发生过一次,那就是二战前希特勒法西斯的上台。当时德国人民的错误选择给全世界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也给德意志民族带来了死伤近千万的灭顶之灾。民主是人民的力量造就的,台湾人民是有创造力的群体。理智暂时的迷失不可怕,关键是全体台湾人民能审时度势,认清台湾本身的地位问题不是台湾一方意愿就可以解决的。台湾地位问题必须考虑十三亿大陆人民及全世界华人的意愿。这一点有史可查,有《开罗宣言》、《波茨坦协议》等国际法理的依据,有着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外交认可。就连唯一制定了《与台湾关系法》的美国也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他们宣布不能无条件保护台湾,台湾的前途必须由海峡两岸人民共同意愿来决定。中国有句俗语‘听人劝,吃饱饭’,这是有很深哲理的民间智慧的结晶,诚所谓当局者迷!统一不会带来灾难,独立必然招来祸端!”


“台湾人民也是一个有高度政治智慧的群体,希望不被短视的政治家所迷惑,不被自身错误的民意表达而被拖入苦难的深渊。无论有无外部支持,一旦战起,台湾六十多年来的繁荣肯定会被彻底摧毁!即使大陆没能登陆台湾,这个越来越强大的邻居还能像以前那样让台湾安安全全地和平发展吗?台湾还能过一天的安生日子吗?追求一个名义‘独立’付出这样的代价值得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了台湾经济的繁荣,独立只是个空洞的名词。吾己老矣,行将就木。人之将亡,其言也善!我以一个耄耋之年的老人的最后生命之火,在这里奋力高呼:台湾人民清醒啊!”


谢朝明先生遗言式的文章使李建峰有些动容,他像是在与别人讨论:“唉!这样的文章确实可以感动普通的台湾人,可无法感动那些已经有些走火入魔的当权分子。从田旱谷们跃上权力的顶峰以后,就彻头彻尾不再是那个邻家男孩了!”因老李深深地知道,田旱谷、黎沃生这些人就是蒋氏专政权力结下的怪胎。虽然两者口中的目标不同,可他们在相信权力与阴谋的政治手法上却是如出一辙、血脉相承的!巴士终于停在了文化路站台。台北市的街道上还挤满了衣着光鲜,脸上洋溢着幸福与富足神情的人们。“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台湾现在这个样子不是很好吗,真是不知田旱谷这些人还想要什么?”老李摇摇头小心地走下踏板,夹着那几张给自己心境带来很大不安的报纸向苏济人的家中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